《詭屋驚凶實錄2》– 陳廣隆
916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916,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詭屋驚凶實錄2》– 陳廣隆

《詭屋驚凶實錄2》– 陳廣隆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2013)絕對是千禧年後最出色的恐怖片之一,續集一出,當然令觀眾期待,可是成績卻不如理想。讀導演溫子仁的訪問,他談到個人最愛五部恐怖片,《鬼驅人》(Poltergeist,1982)是其中之一,相信那也是本片重要的參考範本,特別是本片的鬧鬼電視機和刺刀殺人樹,雖然屢見於荷里活恐怖片,但也分明脫胎自杜比賀帕(Tobe Hooper)導演那三十多年前的名作。當年《鬼驅人》的監製是史提芬史匹堡,影片並不專賣恐怖,單以驚嚇程度而言,還頗不如溫子仁,不過《鬼驅人》歌頌一家人守望團結的力量,其實也正是上集《詭屋驚凶實錄》好看之處之一,續集於此反而沒寫得那麼齊心、動人了。溫子仁又說最愛包括中田秀夫導演的《午夜凶鈴》(Ringu,1998),當本片男主角在末段走進地牢「落水」時,我就不禁想到會否出現像菜菜子「落井」找貞子般的情節呢?

Film_Jul_3

上集《詭屋驚凶實錄》敘事有條不紊,慢慢帶領觀眾走進凶宅,邪靈不到最後不現真身,今集急著處理受邪靈滋擾一家與驅魔夫婦一家的兩條故事線,顯得甚為吃力,而且惡靈主謀又過早出場,每次都睜眼咧嘴彈出來,看慣恐怖片的,自然覺得無甚驚嚇可言。事實上,今集比較用心經營的恐怖位,幾乎都在前半,到了中段華倫夫婦到達英國協助事主一家後,劇情雖未必人人猜得到,卻也不再令人緊張——看恐怖片,最令人心驚膽跳的,就是不知怪物何時現身,早早就清楚表露邪靈真身,恐懼感就減半了,何況今集後段的「靈後靈」設局,其實溫子仁在《兒凶續集》(Insidious: Chapter 2,2013)已玩過一次,影迷更不覺新奇了。

Film_Jul_2

今集另一個教人可惜的是,溫子仁不時賣弄電腦特效,不單用於呈現邪靈的形體變化,也用於攝製視點在屋中上下來去的長時間鏡頭,鏡頭移動繁瑣得來又沒有意義,既有礙營造秘靜肅殺的氣氛,也破壞了上集簡潔踏實的作風。上集導演喜歡順著人眼視點的高度拍攝,平穩自然,今集過於賣弄,時刻令人感到攝影機的存在,就破壞了敘事流暢了,特別是開場「阿米蒂維爾凶宅案」(The Amityville Horror),我幾乎以為在看別的導演的戲,幸好到中段溫子仁已漸回復節制,但整體而言還是令人失望呢。

 

 

陳廣隆(Horace Chan),中學教師,《信報》「電影講座」專欄作者之一,文章散見於《立場新聞》及【映畫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