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網的人 – 花花
811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81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不上網的人 – 花花

不上網的人 – 花花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從不同的人身上,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有些風景看得到,有些卻需要經歷才知道。在這個手機網速判斷一個人的年代,我萬萬沒有想過身邊有這樣的一個八十後的朋友,使用最新款的手機卻沒有上網。我不禁問道,那你怎麼跟人WhatsApp?他說:安頓好再回覆,不急不急。

30歲出頭的他在一家教育機構擔任管理工作,早上上班、晚上進修,行程非常充實。不過,在過去一段非常長的時間,他並無如時下年輕人一樣轉用智能手機。歷經iPhone 3、 iPhone 4、 iPhone 5好幾代電話的潮流,到現在連iPhone都開始被Samsung比下去的當下,他才勉勉強強地用上了iPhone 6,但電話仍然沒有上網,用的是只有通話分鐘的月費計劃。

不上網,不無聊嗎?他指,每日朝早晚五,時間逗留最多的不外乎是辦公室與家,兩處都可Wifi上網,與其他人的分別在「行走中的時間」與「餘暇的時間」,與能夠即時回應。

「步出家門到巴士站,每個站頭都有10分鐘的免費Wifi,午餐時不少餐廳也有Wifi,或者政府免費的Wifi,如果有需要使用的話。」他說,坊間免費上網的資源比想像中的多,只是在平價無線上網的年代,大家都沒有發掘這些社區資源。

他其實並不缺手機上網的幾十甚至幾百元的月費,他貪圖的是什麼?幾經追問,他才坦言不上網的手機就貪圖那些瞬間的寧靜與勿擾。「老實說,是有點不方便,沒有隨身隨行的訊息功能而已,但所有移動中的時間都屬於自己,無需受訊息操控,那有何不可?」對於這一點,他甚至有點驕傲地說:「我是辦公室裡唯一一個手機沒有上網的人。」

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這個八十後的他還是獨身,偶爾會被同事嘲笑找不到女朋友,笑笑說趕快手機上網聯誼一番,認識新朋友。沒有走向電子話的一段,他確實以自身的行動走在潮流的另一端,走在不被電話控制的一端,貌似回到中學時代,繼續過著少些干擾的生活。

不能不說,這種少干擾的生活著實也讓人嚮往。但大多數的香港人如你我甚少在香港這片土地尋找這樣的愜意,因著忙碌的工作、纏身的任務,我們似乎也沒有放下電話度過一天半天的勇氣。或許只有在放個長假,離開香港,我們才能呼吸一口「不那麼資訊爆炸」的空氣。

相反,自由如他偶爾在中環海邊買一杯啤酒看看雜誌,流連在不同的博物館看看展覽,獨自在海濱的小徑跑步運動。

看著他,有時也在想,到底可不可以放假的時候試著不帶電話出門,試著把手機的上網功能關掉,試著在香港活出那份自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或者某天我自行試驗一下,才能再跟大家分享。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