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很local地global? 
3884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3884,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如何很local地global? 

如何很local地global? 

早一陣子,有幸被邀請成爲吉隆坡的「TEDxPetalingStreet」年會講者之一,在過去幾個月,一直爲了彩排的事情而忙碌。在年會上,除了分享了自己在國際人道事務中的故事外(真心有點悶了),我很高興遇到一位很具啓發性的講者。她的分享内容給我確認了一些我對「全球化」(globalization)下一階段新動向的觀察。

這位講者名字叫張文婷,她來自東馬拉西亞的婆羅洲。
Image result for tedx 張文婷她成長自當地,其後到英國留學,成爲英國皇家建築師。本來在英國發展不錯的她,於前幾年突然回去東馬,成立自己的建築及藝術實驗室。她在分享中提出幾個觀點去解釋她這個人生決定。其中,她疑惑爲何大家總覺得紐約、東京和巴黎這些國際大都會才配是藝術之都 ?爲何婆羅洲不可以是孕育出國際級本土藝術的地方呢? 

其實,有關這個「國際中的本土意識」的議題,我最近在不同的國際會議、學術討論、以及文化人圈子的交流中都開始聽到。如果要嘗試給這個現象的出現作出解析,我看法是:第一,全球化這個話題開始有點舊,變成有點陳腔濫調的感覺。第二,從前全球化也許爲當代社會帶來很多新思維,但慢慢地它也帶來了「標準化」。故此,我們去到哪裏旅行都有一種熟識的感覺,到處都是統一的大型商場或消費主題模式,旅客在感覺沉悶的同時,也希望尋找新刺激。

Image result for 阿勒頗肥皂
(網上圖片)

其實,近年出現的「深度」旅游,也許就是消費者對標準全球化的反思而出來的產物。大家在追求「往外」看的同時,也期待在當地能深入的「往内」體驗。故此,我們慢慢見到很多這類以地方色彩爲主題的產品出現在不同的市場。例如:以體現敘利亞阿勒頗做肥皂傳統,及支持當地戰後重建,而在歐洲大行其道的「阿勒頗肥皂」,或者到烏克蘭切爾洛貝爾反思核污染遺害的旅行團,均帶著同樣的色彩。
Image result for Glocalization
(網上圖片)

近期,在不同的場合接觸到本地國際關係專家沈教授,他也屢次提及「Glocalization」這個概念。這個詞的當前翻譯是「全球在地化」。雖然暫時還沒有較統一的中文著譯,但從網上看過以後,我認爲較具體的表達可以是:人們該擁有思考全球化,而行動在地化的能力。看似來,在下一階段的全球化的競爭中,各國(特別是後進國)不能單靠往國際標準靠攏而脫穎而出。反而,我們不能忽略一個小地方的自身特色,繼而讓這些地方色彩發亮於全球。

在這篇感想完結前,我想再借用張文婷的兩句説話,希望大家能體會當中意思。

「在這個年代,走出去不是最大的難題,而是怎麽回家。」

「我們該想的是,回家以後,如何連接世界。」

(注:轉述文字如有任何出入,請見諒,但大體意思相同)

撰文:葉維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駐外代表

Jason早期任職投資銀行。於日本早稻田大學進修國際關係,獲推薦兼讀聯合國大學。其後,加入瑞士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從事人道外交工作。曾被派駐巴勒斯坦,阿富汗等戰區,經常與非政府軍事組織接觸,處理戰事民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