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貿易戰就已經很不錯
3689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3689,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如果是貿易戰就已經很不錯

如果是貿易戰就已經很不錯

受到中美貿易戰加劇的陰霾所影響,港股近期屢屢重挫,甚至有策略師警告港股已步入熊市,可見中美角力,香港事實上也是首當其衝。之不過,筆者覺得可笑的是,全球股市竟數度因為貿易戰會否開打而大上大落─即使特朗普是性情中人,貿易戰也不是說打就打、說停就停,更何況中美貿易戰背後的大脈絡及主因乃中美二強的霸權之爭,那就更不為特朗普的性情所左右。所以嚴格來說,將這場惡鬥視為貿易戰,根本就毫不準確,以貿易的角度與邏輯去理解更只會一葉障目,更難窺見大國霸的全貌。

Image result for 中美貿易戰

(網上圖片)

說到大國霸,不可不提的是由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T. Allison)所提出,並廣為世界所知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這一詞彙,現在已成為了大國權力轉移和霸權戰爭的代名詞。而習近平過往也曾以修昔底德陷阱,以及中國自創、用以勸說美國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新型大國關係」概念,把奧巴馬及美國人耍得團團轉,為中國爭取了多幾年的戰略機遇期,功不可沒。不過特朗普卻看破了中國這一計謀,並且不惜賭上美國的國運,與中國正面交鋒,來一場21世紀霸權戰爭。

Image result for thucydides trap

(網上圖片)

之不過,假如我們將貿易戰和特朗普因素放到大國爭覇或修昔底德陷阱的框架裏,卻有其特殊作用及意義。沒錯,現時美國打擊中國的背景與情况,的確與修昔底德陷阱相若:「伯羅奔尼撒戰爭之所以無可避免,肇因於斯巴達對雅典崛起的恐懼」(“What made war inevitable was the growth of Athenian power and the fear which this caused in Sparta.”),但與伯羅奔尼撒戰爭不同,特朗普選擇以貿易戰,而非軍事形式揭開這爭覇戰的序幕,這不僅勝算較高,而且亦不會輕易將美國捲入戰爭, 這種與近年中國及俄羅斯設法不引起美國軍事反應,但實質上達到其目標的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現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可見特朗普高明的地方。

Image result for thucydides trap

(網上圖片)

另一方面,有人指出修昔底德陷阱的真正教訓,在於不要讓你的國家被誘入戰爭(Don’t allow your state to be manipulated into war)。事實上, 歷史上斯巴達和雅典都不想要戰爭,但由於弱小的代理人與盟友的驅使,令雙方陷入一場大規模戰爭。

Image result for thucydides trap

(網上圖片)

因此, 一定程度上現在特朗普就是為了不讓美國墮入修昔底德陷阱,而主動以貿易戰的手段,先行修理中國。如果成功的話,不但可使中國屈服,並且亦消弭了一場大國戰爭。 所以說如果這次交鋒是以貿易戰形式落幕的話,就已經很不錯了。

撰文:袁彌昌博士

政黨政策總裁及大學講師

英國雷丁大學戰略研究博士,倫敦經濟學院國際關係碩士,香港大學社會科學榮譽學士。現爲政黨政策總裁,並於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任教。著有Deciphering Sun Tzu: How to Read “The Art of War”,其專欄文章定期於《明報》筆陣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