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專訪:兩屆花式跳繩世界冠軍何柱霆
3826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3826,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業界專訪:兩屆花式跳繩世界冠軍何柱霆

業界專訪:兩屆花式跳繩世界冠軍何柱霆

何柱霆(Timothy),23歲,畢業於香港專業教育學院,8歲時一次跳繩作體能訓練時,令他與跳繩結下不解緣。當時的教師發現他跳繩的潛能,即使是花式也易上手,鼓勵他參加跳繩的興趣班和代表學校出賽。雖然第一次出賽Timothy未有取得佳績,但他沒有放棄更在翌年的校際比賽取下全場總冠軍。他在教練鄭淦元(Ken)的帶領下,訓練和比賽的經歷累積了對花式跳繩的濃厚興趣,建立了師友關係令他一跳就跳了15年。

2007年起,Timothy加入了香港的代表隊代表中國香港跳繩總會出戰亞洲賽和世界跳繩錦標賽。2012年他代表香港首次在團體賽中奪得世界冠軍,連同14年及16年香港隊在世界跳繩錦標賽男子成績也是總冠軍。在2016年「男子組4×45秒交互繩速度競賽」創出671.5次的佳績,再度打破世界紀錄,為港爭光!個人賽方面,Timothy在2014年及2016年在世界跳繩錦標賽奪得個人男子總成績冠軍成為首位連續兩年 奪得 個人總成績世界冠軍的華人,2018年個人總成績為亞軍。Timothy認為雖個人未能成功締造三連霸,但他強調香港隊在男女混合團體可以首次進入三甲,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突破。每次香港隊在世界賽事中取得好成績都會得到鋪天蓋地的傳媒報導和市民的掌聲。作為運動員 Timothy覺得十分高興,因為正正透過媒體的宣傳才可以令市民更加認識到花式跳繩這項運動。

不過,掌聲背後花式跳繩作為非精英運動項目,即於「精英資助」評核中獲取7.5分以下的運動項目,未能得到政府的資助、精英訓練計劃、全面運動科學和醫學支援、參與賽時的資助及運動員發展支援。因此,現時推動及維持整個跳繩運動產業鏈的不能單靠政府的支援,商業機構、花式跳繩業界和運動員本身正默默付出。

任職了五年全職教練及運動員的Timothy:「十分為滿分的話商界對花式跳繩有七分的支持度, 因為商業機構一方面會為運動員提供運動服裝甚至參加比賽的贊助,另一方面提供不同的演出機會和慈善表演,我們可以賺取更多收入去應付生計。」  Timothy 說:「隨著花式跳繩運動的普及,香港中小學平均都有 20%的學生學習花式跳繩。比較五年前的狀況,大概增加了一半,暫時收入還算樂觀。」

儘管如此在香港以花式跳繩運動員為職業面對的挑戰也不少

在經濟方面,花式跳繩屬非精英運動項目不會受到政府的資助。花式跳繩運動員不會因為全職運動而獲取薪金,反之他們還要支付教練學費、參加世界性比賽的註冊、住宿,甚至是醫療 。一般來說,要參與外地的世界性比賽平均開支達2萬港元, 而比賽後,只有獲得佳績的運動員才可以獲得香港心臟專科學院提供的津貼獎金,但獎金不足以全額涵蓋比賽費用。而成為全職教練及花式跳繩運動員的收入勉強等同精英項目的非全職運動員。如果不能像Timothy一樣成為受商業贊助的運動員的話,經濟壓力可能更大。

在場地方面,屬會的運動員訓練需要自行覓地進行,例如屬會的工作室和租用中小學的室內場地。只有出任港隊由總會統籌的訓練計劃才能使用康文署贊助的場地。Timothy解釋:「室內有避震設計的場地對花式跳繩運動員十分重要,因為花式跳繩涉及大量的跳躍動作,如果訓練在混凝土地面、戶外或冇避震設計的場地進行,不但會增加運動員雙腳的負擔,還會增加我們受傷的風險。」

在學業平衡和家長期望方面,Timothy坦言自己的父母給予自己很大的自由度。在小學時,父母會提醒自己以學業為先,完成家課和溫習才能進行訓練,令他可以培養自覺性。直至到中學文憑試,家人也沒有反對他去訓練。Timothy認為學業與運動也一樣盡全力做好就可以令夢想與學業得以平衡。

在15年的跳繩生涯中,成為世界冠軍又破了世界紀錄,怎可能無受過傷呢?他分享曾經最嚴重的受傷經歷,「在2011年練習空翻的花式動作時,一次在硬地練習時手部著地令我手腕無法發力,要休息三個月。」每次遇到傷患他都要自行求醫,負擔醫療費用。他期望隨著花式跳繩運動發展,政府可以提供更多的物理治療和醫療服務予運動員,令他們手腳的舊患可以有更好的治療。

Timothy正面地想:「花式跳繩在香港或者世界各地仍處於起步的階段, 即使困難重重,這也是每個新興運動被社會接納過程中的必經階段。自己作為非精英運動員付出與精英體系的運動員一樣待遇截然不同,卻從沒想過要轉至其他精英體系運動項目。 能夠堅持15年,絕對是對花式跳繩單純的熱愛每次完成一個又一個的花式動作,為我帶來極大的成功感,花式跳繩動作構思更有無窮無盡可能性。作為花式跳繩運動員,我一心只想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爭取好成績做好表演令大眾知道花式跳繩這項運動多姿多彩的魅力。」

訓練Timothy的鄭淦元(Ken),是香港花式跳繩會教練總監,分享當非精英運動員難,當非精英運動推動者更難。

香港跳繩總會主要負責港隊訓練及為世界性比賽的報名、選拔作統籌。而香港花式跳繩會是香港跳繩總會的屬會,負責為運動員提供訓練。屬會的財政壓力比運動員還要大,一般來說花式跳繩運動員一年需花費3萬港元,而屬會因此要為教練到世界比賽出席、日常行政及推廣花費數十萬港元。日常為運動員的訓練其實處於收支不平衝的狀態,因此香港花式跳繩會近年積極為運動員尋覓更好的跳繩教學工作、商業表演和贊助為運動員及屬會帶來更多收益。香港花式跳繩會一方面在商業表演水平上不斷提升其專業性、觀賞性和名牌效果,另一方面會商業贊助的舉辦大型的跳繩比賽透過入場人數和直播觀眾去為跳繩運動提來商業效益。

總的來說,Timothy和Ken都認為香港市民對香港跳繩運動員最大的支持就是更多關注、入場欣賞比賽。或者,香港人不只撐港足還可以撐花式跳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