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專訪:網紅勇闖遊戲開發路
3598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359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業界專訪:網紅勇闖遊戲開發路

業界專訪:網紅勇闖遊戲開發路

香港著名YouTube屎萊姆,80後,因為「一開始的衝動和無盡的堅持。」至今頻道每月有700萬點擊,單一影片點擊達5000萬。自2013年自拍打機,辭去程式開發人員的工作,與太太北上成立遊戲開發公司Play Lazy,開發了遊戲「勇者神域」。追夢過程中亦不忘為青年人作分享做YouTuber和遊戲開發的成功和失敗經驗,為他們帶來正面的改變。最近,他還成立了個人品牌OVERSPICE。

說起創業的經驗,分享的竟然是自己的失敗之談。

屎萊姆甫在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就當上了程式開發員,在創業前曾編寫撰寫不同的遊戲程式。五年前是一個手機遊戲開發最蓬勃的年代,他誤打誤撞之下去了成都,太太又是成都人,對當地有一定認識,發現當地遊戲公司大概有一千間,尋找資金相對容易,政府又會提供不同類型的配套,針對遊戲開發coding人才亦多。於是決定和太太一起帶二十多萬人民幣到成都創業,他笑言自己當時都是「心口掛個勇字就衝左上去」。

公司開發的第一個手機遊戲就是「勇者神域」,遊戲開初上線的頭半年賺到的利潤其實十分豐富,期後利潤不斷減少到虧蝕,虧蝕的情況也維持了半年。在虧蝕到不能再應付的情況下,公司決定關閉「勇者神域」的伺服器,在直播關服的晚上在觀眾面前流下男兒淚。關閉「勇者神域」的伺服器後,公司更要面對裁員,合伙人都要離開,是非常難受,是網民的支持令他可以咬緊牙關走過。

筆者敬佩屎萊姆回想創業失敗的經驗時談及最多的是自己怎樣犯錯和現時公司發展如何避免重蹈覆轍。他回想遊戲關服告終是自己在過程中不成熟,決定錯誤所致。

遊戲投資、公司擴張錯時機

當時他在內地找到三家公司投資遊戲開發,最後選了A公司,因B、C的出價相對低一點,名氣也較低,但反思後發現當日的選擇錯誤,因A公司不能提供原訂資金額。於是,屎萊姆重新 與B、C公司洽談投資,但得到的回覆是該年度的預算額已經用完。如果要提供資金的話只可以等到下一個年度,但當時公司遊戲即將發佈根本無可能再等下一個年度。偏偏在資金未到位的時候,公司已經大規模擴張辦公室,錯誤計算遊戲更新所需人手致增聘至30名員工,花了幾十萬。他笑言:「幸好當時創業的基地為於成都,每月成本都只是30多萬人民幣,否則香港工資、租金會令容错率進一步下降。」最終,他要倒貼、問親戚朋友借錢去渡過無投資但開支急增的時間。

遊戲開發、發行欠分工

他亦反省個人以至團隊在過程中不成熟,第一次做遊戲,公司要同時兼顧遊戲開發、更新及發行的工作,初次創業做遊戲的小公司根本難以應付。「其實,公司當時沒有必要兼顧所有分面的。團隊根本無足夠的經驗去兼顧三個部分的問題,公司也沒有相應專業的人手。」我們太集中在遊戲開發,太想開發一個屬於自己的遊戲,但後來發覺這個單一系統難以維持。

由金錢堆砌出來遊戲開發,市場環境越趨困難

由投資到發行都需要大量的資金,遊戲開發的成本、投資門檻比以前更高,以當年開發「勇者神域」為例,在內地開發的成本總共用了大概一百萬,但現時的起始成本起碼要500萬或以上。而近年行內稱為「爆款」的遊戲,例如傳說對決、「食雞」遊戲,可以持爆紅手機遊戲真的不多。現在的手機遊機,產品週期大多是半年至一年,遊戲開發公司無利可圖,成都的遊戲開發公司由五年前的一千間跌至一百間。在他看來,倒閉、泡沫爆破也是正常。

話雖如此,史萊姆仍然以遊戲開發為自己主要事業,原因是面對伺服器關閉的期間,「我收到很多玩家、支持者的留言。有指罵的,但更多的是支持和鼓勵的說話,令我非常感動,就好像得到別人的託付和期望。希望有日,「勇者神域」可以重新上線。但需要資金投資,相信自己比以前可以做得更好。」

現時公司定位、生存空間

公司吸取了失敗的經驗,「在整個遊戲開發過程時,我們會與其他公司合作,發行的工作分發到他們公司安排,自己的公司會集中資源做好開發的一塊。好處是,發行的公司有更大的網絡及用戶流量,變相宣傳遊戲的成本會更低。」另一總模式是,其他公司已經事前鎖定了某款遊戲為目標,就會提供一畢資金去購入遊戲的版權,變相令公司的發展項目有了一定程定的保證。而遊戲開發方面,「我們集中研發一些生命週期三個月至半年的小遊戲,例如Twenty Nine Days,雖然本地市場暫時未有利潤回報,我們亦期望遊戲推到海外可以帶來更大的收益。」

意外打開YouTube版圖

沒想到在創業途中閑來無事拍下的一條打機片可以達十多萬人點擊,拍片的成果令他嘗到打機和當網紅的樂趣,YouTube成為了他另一個有協同效應的事業版塊。他分析打機深受歡迎的原因:「 首先,是有部分觀囚無時間打機,亦冇時間鑽研過關的技巧,所以會以影片內容為他們的打機攻略。另一種觀眾是透過遊戲的影片間接地得到打機的樂趣。」

YouTube搵食也艱難

現時不少人以為YouTuber賺錢快兼易,其實是錯誤的想法。賺錢真的不多,YouTube分紅,100萬點擊只會分到八千至一萬元。

內地有「美女經濟」,開17 直播同觀眾互動一下就會收到錢,直播打機會收到捐款。他指出:「現時不少人以為YouTuber賺錢快兼易,其實是錯誤的想法。」大部分新手YouTuber面對的問題是如何接觸到第一批的觀眾繼而擴大收視。而現存YouTuber面對的是生存問題,在香港YouTuber作為一個全職職業,其實風險很大,「老實說,賺錢真的不多,YouTube分紅,100萬點擊只會分到八千至一萬元。」

用肝臟換取影片點擊

觀眾對影片的要求愈來愈高,以往剪輯一條影片只需要兩個小時,但現在觀眾要求的影片質素需要八個小時去剪輯製作。拍攝、後期製作的技術都有所提升,但製片的時間卻不斷延長

現時,香港的YouTuber每月達100萬點擊的,也不超過20人。觀眾對影片的要求愈來愈高以往剪輯一條影片只需要兩個小時但現在觀眾要求的影片質素需要八個小時去剪輯製作拍攝、後期製作的技術都有所提升但製片的時間卻不斷延長100萬點擊連早期最一線的YouTuber也維持不到……但屎萊姆興奮的說:「我每個月都過七百萬點擊!」。在開初YouTube拍攝見到成績時,大概有二百至三百萬點擊,但走到今天的七百萬點擊,其實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即使生病發燒,也要拍下去。不斷改善拍攝、嘗試,才有今天的成績。

投入金錢製作影片

他說:「是對拍片的興趣、成功感和潛在的機遇令我在無收入甚至倒貼的情況下繼續拍下去同開多一條頻道。」。他舉例:「新開的屎萊姆三次元的生活頻道,曾經歷超過一年完全無收入兼倒貼的階段,畢竟生活題材的影片支出很多,例如旅行影片,都要自付旅費、機票及酒店等開支。」

由點擊轉化為不穩定廣告收入

他感慨道:「其他YouTuber如果做不到這樣的成績根本不會有廣告商的青睞,基本上,他們難以靠YouTube成為自己主要而穩定的收入,因為基本收入太低。」即使有廣告商的支持,在他看來,廣告片的收入卻令YouTuber處於非常被動的位置,一但該月沒有廣告,單靠YouTube分紅的一萬多元根本不可以過活,更遑論拍片的基本設備、題材所於的開支呢?像他這類一線的Youtuber收入極不穩定,高峰期一個月來自廣告方面的收入可達十多萬,但有時完全沒有廣告收入也是經常發生。

廣告申報

他面對廣告內容定必小心處理,亦會光明正大講明是廣告內容。 「只要有講清楚,其實觀眾都會接受這類影片,呃得一次好難呃觀眾第三、四次。如果植入廣告但無申報,但慢慢觀眾會發現YouTube的影片都是在介紹這個產品,到時他們就不滿覺得被騙,其實三方都輸。」有部分廣告商亦會要求不要明示影片的廣告性質,問到屎萊姆會怎樣處理,他二話不說:「拒絕。」,不過佢亦會體諒廣告公司員工,會讓他們留下截圖交差後,在內文加上廣告的提示,影片亦絕對會講明是來自那一家公司的禮物等等。問到怕不怕拒絕廣告公司的要求後,以後失去與品牌合作的機會,他坦然說:「其實到頭來都視乎自己如何經營取捨,觀眾受落收視好,同觀眾有良好的關係品牌沒有理由不找你的。」

YouTuber經理人公司幫到手?

屎萊姆有所保留,覺得這類公司對youtuber尋找工作機會的幫助不大,大部分的成果都是要靠YouTuber自身的努力去換到觀眾支持,才會有更多的廣告、公司合作機會,只要真正紅起來,廣告商自然會找上,公司的角色大概是行政上的支援,會否提供到大量工作機會都是視乎自身努力。更令YouTuber卻步的是,一旦自己得不到公司的重用,公司對其投閒置散,無工作機會之餘,更有機會因公司與品牌的其他合作而限制了自己的製作內容。

由被動收入轉為主動收入也荊棘滿途

曾有YouTuber試行收費$8,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可惜當時觀眾的期望未有被好好管理,覺得付款的內容不是自己之前所看的風格而失望,亦有網民覺得為何一貫免費的要變成收費的。激烈的爭議暫時令YouTuber未敢試行收費。「雖然全世界Haters都一樣,但香港YouTube生態不像台灣的Haters和粉絲都比較盲目地撐或反,令雙方的聲音可以抗衡,

香港的支持者比較少願意發聲為自己喜愛的youtuber平反,像是一個「食花生」的旁觀者,發聲的只有比較核心的粉絲。」不過,屎萊姆仍覺得主動收入重要,亦成功令觀眾變支持者再變成品牌OVERSPICE消費者,商品開賣兩星期已有數千人購買。

成功爆紅不單要努力、有運氣,還要跟傳統媒體競賽!

當初爆紅竟然是因為一條毫無製作的影片,「個個都以為打機好易,但唔係個個有呢個天份,

最終爆紅靠的大部分都是運氣,但紅左可唔可以維持同增長靠的一定是努力去把握機會。」屎萊姆說到做到,努力改善、握緊機會由線上明星變成線下明星拍攝電視廣告。「可惜的是,香港傳統媒體對新媒體有很大的對抗性,有點固步自封,而台灣、歐美地區的網紅可以變成線下明星的主要原因是他們的社會傾向擁抱新媒體而尋求更大的協同效應。」他期望,香港觀眾可以展示多點的支持和欣賞,這樣才會令香港傳統媒體對新媒體可以有空間融合,畢竟最終的商機其實是由觀眾的支持度所主導的。

寄予想入行做YouTuber的人

外人看來覺得YouTube好像好風光,門檻低,經營一下,就會有錢有禮物。但真相是,要紅,談何容易,好像藝人,識唱歌不等於會變成一個好紅星

「外人看來覺得YouTube好像好風光,門檻低,經營一下,就會有錢有禮物。但真相是,要紅,談何容易,好像藝人,識唱歌不等於會變成一個好紅星,真的要認真想一想,要投入付出怎樣的努力才可以換到人家風光的成就。如果為賺錢做YouTuber,我都不建議。」

我們經常聽到人家的成功經驗,但從屎萊姆的故事看來,失敗的經驗才是最寶貴的經驗、自省和改善令他有今天的成績。

撰文:洪倩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