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2020年總會候任會長 – 鄭永翔參議員
4442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4442,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人物專訪:2020年總會候任會長 – 鄭永翔參議員

人物專訪:2020年總會候任會長 – 鄭永翔參議員

本年度總會周年大會已於九月完滿結束,當中最可喜可賀的莫過於本會2012年會長鄭永翔參議員成功當選成為2020年總會會長,這是太平山首次有會員當上總會會長一職。在鄭永翔參議員正式上任之前,我們有幸與他進行訪問,跟大家分享他在太平山的趣事及來年抱負。

曾擔任過的青商職位:
2019 – 國際青年商會民間合作伙伴事務委員會(亞洲及太平洋區)委員
2018 – 總會執行副會長
2017 – 國際青年商會技能發展委員會(亞洲及太平洋區)委員
2016 – 總會副會長
2014, 2015 – 總會培訓及發展委員會副主席
2013 – 總會企業傳訊委員會副主席
2012 – 太平山青年商會會長
2011 – 太平山青年商會副會長
2010 – 太平山青年商會公共關係幹事

圖為本會鄭永翔參議員及黃銳華在2019年總會周年大會當選2020年總會會長及總會副會長一識

Q:黃洪銓
A:總會候任會長暨2012年會長鄭永翔參議員

Q. 你一開始如何認識JCI?又為何會加入太平山?
A. 我是2009年加入JCI,那時工餘時間覺得有點悶,想找有意義的事做,將自己能力貢獻,又不想只當義工,於是上網找到了JCI,便在網上報名了,然後被總會派去太平山青年商會。

Q. 你加入JCI已經十年了,由會員一直至總會會長,是什麼驅使你這麼這麼投入JCI的?
A. 我在JCI的時間,每年都有新挑戰,只要有機會給予我,我便會二話不說去做,而且都做得很認真。其實我要當總會會長也沒有特別很早地計劃過,都只是這一兩年才有前輩建議我去做。一個有質素的會員在JCI內是很自然有人給予機會的。

Q. 你本身的職業是什麼?
A. 我是一名航空保安顧問及培訓導師,是認可的培訓導師去教授業界人士有關空運貨物之中危險物品相關的條例及知識。危險物品即是平時乘客不可攜帶上飛機的東西,例如電池、打火機等。相關業界人員完成培訓,獲得我的證書後便可以為貨物簽署聲明,從而進行危險物品的貨物空運。第二項工作就是貨物保安,我是民航處認可的人士,教導貨運公司按程序防止貨物有非法干預,以及爆彈性物品。相關條例都是國際性的,我也有些國際性的牌照,所以在行內是很佔優的。

Q. JCI的多年經歷對你工作有何幫助?
A. 我在2016年當上了總會副會長,要做總會指派執行委員,到其他分會監督,那時我才深深體會到其他分會的不同管理文化。在2017年時我開始把JCI所學的在公司內運用。我把以往覺得很難的事情教導同事,我用了一年時間教導。以往我自己要做兩天的報告,同事們學懂了,我也只需要用兩分鐘時間撿查他們做的報告。這是實實在在的領導及管理技考,同事們有所得著,我也可以騰出更多時間。

Q. 加入JCI以來最難忘經驗是什麼?
難忘經驗是有很多的。第一個是2010年新加坡亞太大會之中的「香港之夜」當籌委會成員。這是我在總會的第一個工作計劃,我要負責物流的事宜。那時籌委會主席是前總會會長關德仁參議員,不論主席還是其他籌委會成員都很強,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我深深感受到籌備總會活動的認真。當晚參加人數便有二百多人之多,安排運送物資及船期等都是很大的挑戰。

第二個是2015年總會65周年會慶,我是籌委會副主席,要負責節目活動及儀式,包括協調畫劇表演,以及三百人大合照等,都是很有挑戰性的事情。活動籌備了半年,完成後是很有成功感的。

另一個當然是太平山以往的一個旗艦工作計劃「愛與望飛翔 – 殘疾人士就業推廣計劃」,我知道你往後的問題會再問,可一會再詳談。

Q. 太平山給你什麼感覺?
A. 我很感謝一眾前會長及資深會員,由我入會至現在對我的支持。我感覺太平山內大家都很隨和,很和諧,沒有競爭,有心的會員便可以做多點,有能力的會員就可以有機會提升上高位。一個工作以外的組織如果有很多潛規則,很多人事的問題要顧及,那是不會過得愉快的。

Q. 太平山那個活動 / 工作計劃你最深刻?
A. 當然是「愛與望飛翔 – 殘疾人士就業推廣計劃」了,能夠幫助殘疾人士就業是一件非常感動的事。我表弟是啟發了我想到這個工作計劃的人,他是一名殘疾人士,卻懂得很多東西 – 跆拳道黑帶、舞龍舞獅、拉小提琴,樣樣皆能。大約在十年前,他已完成學業準備投身社會工作,但多番嘗試仍未能找到工作。政府幫助是有的,但只是一些不同的進修課程,他名義上有了大學學位,卻未幫助到他找到工作,所以我在選會長時就很想幫助這一群人士找到工作。殘疾人士要上班未必是為了那一點點的薪金,更重要是可以挽回尊嚴,顯示社會並沒有違棄他們。當年經前會長蕭翠兒參議員幫助,找到明愛康復服務作合作伙伴,我們在一個會議的時間內已經完成全年的工作計劃時間表。這個工作計劃我們由零開始著手籌備,在2012年至2016為止連續辦了六屆。在2012年「愛與望飛翔」就為太平山獲得總會周年大會的首個獎項,也在2013年得到亞太大會的獎項,及在2014年亞太大會上贏得「最佳工作計劃」的獎項。往後五年都得到總會周年大會的獎項。

Q. 「愛與望飛翔」在2016年之後便沒有再辨,你會否覺得可惜?
A. 宏觀看是不可惜的,但個人情感是覺得可惜的。我們做工作計劃是要配合社會所需,例如後來太平山舉辨的「守望者」也很成功,找到社會所需要關注的事情。在個人情感上感到有可惜,是因為我認為在頭兩年我們一班前輩做得好之後,沒有認真想一下這計劃如何可以作長遠發展,否則我相信「愛與望飛翔」可以以不同型式延續下去。而且我認為最主要是我們沒有好好地教育新會員如何處理這樣大型的工作計劃,沒有好好總結前人經驗灌輸給新會員,所以每年的新會員都以自己角度自己的方式去處理,這樣工作計劃就不能進步,不能有效地推進下去。

Q. 你認為如何評價一個工作計劃的成功?
A. 很多青商前輩說工作計劃應該要以提升或喚醒業界、商界對於社會問題的關注為目標。在「愛與望飛翔」來說,我當年就認為不應該只是喚醒關注,而是要直接幫助到持份者找到工作,我只是想解決眼前問題,所以也沒有覺得特別偉大,這思維在2012年是比較創新。所以一個成功的工作計劃,有幾項是很重要的,一是要認清現像,要知道如何幫助解決問題;二是知道誰是受眾,要知道在那裡找到真正可推進事件的受眾,繼而找合適的合作伙伴及贊助單位;最後是要訂立一個可以量度的目標,以「愛與望飛翔」為例,計劃幫助到多少殘疾人士找到工作,做了多少配對,有多少商界朋友支持,這些都是可以量度的成效。

Q. 一個會員應以什麼心態參加工作計劃?
A. 我們最初與明愛合作,工作計劃六個籌委會成員當中只有一個是會員,其餘五個是準會員。我當時給他們做了三小時培訓,要令他們理解到一年後的效果是什麼,要定義什麼是好、不好,要如何量度成效。直至活動日當日,僱主們都來到作分享,殘疾人士也來參加面試。籌委會成員那時是親身體會到原來多撥兩個電話,就有可能幫助一個活生生的人,甚至幫助到一個家庭。會員知道工作計劃的意義,知道為了什麼而做,知道太平山定位在那,會員就能知道活動要如何去做,不再是為了發電郵而發電郵。當然我們不是為了要得到獎項,但「愛與望飛翔」在三月時已在各分會當中獲得很大迴響,都認為這個工作計劃應該會拿到獎項,因為太有意義及感動人心。

Q. 你有什麼寄語太平山的會友嗎?
A. 前會長郭浩景參議員當會長時提出太平山要專業,之後幾年大家都很有質素,對自己很有要求,東西都弄得很美很精緻,有份做的人感到自豪,收到的參加者也覺得物有所價。我認為不應只是太平山是這樣,各青商也應該做出這樣質素出來。作為一個訓練領袖的平台,青商會友應該要對自己有要求,要有別於其他組織。所以我希望太平山會友要對自己有要求,做的東西有質素。其實舊年代的青商真的是很有質素,只是現在我們有所倒退了。

Q. 來年對總會會長的工作有什麼期望及抱負?
A. JCI是一個國際性非商業組織,很多世界組織都不及我們,青商是無私奉獻之餘又能夠令會員有所成長,終極目標是訓練會員成為一個領袖。我認為這麼多年JCI的定位都好像不太明確,故此2019年世界會長也著重JCI要如何定位,而我就只有一個理念 – 自強,我們要加強在不同政策及工作計劃當中令會員朝著領袖訓練的目標進發,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我來年的目標是- Lead, Connect, Achieve。

Lead 分為兩個層面,對外要投射我們是一個領袖訓練的組織,對內是要理清總會及每個分會的行政,要做到專業認真,減省不必要麻煩,省錢省力。我們青商有一樣缺憾(其實另一方面也是優勝之處),就是要每年換屆,會員上任崗位時常不能銜接培訓的果效,例如在任的人只知道任內要提交三個報告,中間如何做沒有人會提點,也不知道在那裡找材料,不會有人教導如何做得好,也不會知道對自己工作及成長有何關係,大家只是流於做完事情,這是很有問題的,組織也不會強大。所以我們應該要增加效率,對內提升培育會員的方法,不要再流於意識的培訓,不需要每年重新定立新的事項。我們要做好知識傳承,這樣才是一個強大的領袖培訓組織。

Connect,近年科技先進,大家都使用通訊軟件,找贊助也是一個電話訊息搞定,完全不需要會面。我認為面對面溝通是最好的,團體成員都不見面是很難說得過的。所以來年對內要鼓勵大家多見面。明年是總會成立70周年,我正在規劃一個聯誼活動,聯絡了總會的資深青商會,在明年三月可以有機會給青商會友及資深青商互相認識交流。對外方面,JCI其中一個特色是其國際性的網絡,我已經聯絡其他國家地區的總會,特別是亞太地區的,每個地區都會派出十至八個人,大家組成一個網絡,名字暫定為「可持續發展先鋒」(SDG Pioneer) ,認識各地青商好友之餘,也可了解各地的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工作計劃情況,我們也不再只是流於飲飲食食,雖然飲飲食食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Achieve,對外方面,要給外界認識香港青年商會70年來對香港的貢獻。對內方面要鼓勵及表揚青商的自我成長,如果自己也感受不了成長的話,青商是很快就會離開的。

Q. 青商會友應如何裝備自己成為一個領袖?
A. 首先入會心態正確,JCI是一個領袖訓練組織,所以要知道每一個機會都是一個可以幫助個人成長的機會,不是為做而做。各分會能夠招募到一個正確思維的會員比有能力的會員更好。第二,我們應該多撥資源去教導新會員,一個會員能感受到自己能力有所提升才是好事。

Q. 現今JCI會員流失率高,我們應如何留住會員?
A. 第一點正如之前所說,我們應該重視溝通,關心對方。第二點,每次活動適當地早點完結,有後續聚會給大家多作交流,這是大家最容易談心底話的。

Q. 來年是香港總會成立70周年,可否預告一下來年總會有什麼活動?太平山人可多參加。
A. 來年5月9日將會是總會成立70周年晚宴,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當天下午也會有參議員聚會。我上任後的首四個月,也會有不少對內對外的宣傳活動。當然也希望大家多多參與亞太大會及世界大會等國際性會議。一年當中是有不同活動的,既有的活動例如公開演講,及各方面培訓也有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