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文章 Archives - 太平山青年商會
5
archive,category,category-theelite,category-5,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文章

【國際視野】2019 愛莎里亞世界大會之旅

2019 世界大會之旅 大家好! 我係Man. 來自太平山青年商會。  好榮幸可以今期菁薈為大家介紹一下今次世界大會既點滴同得著。 讀萬卷書, 不如行萬里路 ! 青商就是令人學習同增廣見聞的地方 ! 首先要為大家簡單介紹下何為世界大會, 青年商會係一個國際既組織, 每年都會有一個世界大會, 除了報告2019青年商會做過d乜, 亦會通知各參加者來年世界大會係邊度舉行同決定再之後一年由邊個國家既青年商會負責籌備世界大會。 今次既世界大會就係11月4日至8日於愛莎里亞既塔林舉辦, 愛芬里亞係北歐既一個新興國家, 塔林係愛莎里亞首都, 位於愛莎里亞北邊既城市, 係一座歷史悠久既古城。 世界大會係一個為期5日既會議, 當中除左有不同議題既會議之外, 更加有好多不同題材既講座提供給參加者, 而且講者都是世界知名的。 可以自由選擇參加會議或去聽講座, 亦可以選擇去旅遊。 而我就選擇了去聽講座, 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難得的。 在講座中, 我認識了世界不同國家的朋友, 當中有個令我好深刻印象的是吉隆坡總會會長, 當我們探討青年商會如何更有效去建設世界的時候, 她的提議令我大開眼界, 她竟然提議在吉隆坡一個偏遠小漁村附近起發電廠, 從而吸引人去那裏工作, 再慢慢發展一個小鎮, 城市, 從而增加國家GDP, 而且提供了大量數據分析。 這是我從前未去想過的事情, 實在令我受益不淺 ! 當然, 除了日間的會議和講座, 世界大會期間每晚都有不同節目, 第一晚是開幕典禮以及主辦國的愛莎里亞之夜, 有好多表演同不同攤位。 第2晚總會會長請所以參加者去食一餐豐富的晚餐。 第3晚是世界村之夜, 由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青商擺放攤位, 我當然亦十分榮幸咁代表香港去擺攤位 ! 第4晚是頒獎典禮, 世界十大傑出青年頒獎和日本之夜。 最後1晚是見證來年世界會長的誕生然後香港所有參加者去了慶功宴 ! 所以世界大會是每天都好充實 ! 最後, 除左學習同見聞之外, 我更認識了好多不同國家的朋友, 有個德國的會友, 非洲的會友, 芬蘭的會友, 法國的會友, 多不勝數 ! 這是一個神奇之旅 ! 慶幸自己有參加, 不然我一定會後悔終身 ! 文:Man Lee 李匡文

【社會熱話】教育心理學家過三招如何同後生仔傾下計

近月,社會氣氛沉重,特別是在學青年,本身已受到學業壓力的挑戰,加上外界的情緒影響,是家長面臨的親子問題。剛公佈的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調查顯示,42%受訪青年過去半年「間中」或「經常」與父母出現爭拗。本會特意邀請註冊教育心理學家黃宇昆(Danny)分享如何有效應對青少年情緒壓力問題。 招式一:忌先入為主總結子女壓力來源 Danny建議家長首先了解平時與子女的相處模式,例如親子關係較親密的,平時也在乎家長的想法,但某段日子子女開始封閉自己,疏遠家人,就要要留心子女的日常生活表現,旁敲側擊了解子女情況,可以從子女朋友或學校方面著手,了解子女相處的環境是否大壓力,家長從了解而推測壓力來源,但不要太著跡,以免子女感覺父母介入生活。如果子女願意傾談,家長則可以直接問他們是否有什麼困難正在面對,讓他們感到被關心,而非直接先入為主地說。Danny引用美國心理學家協會的提倡說:「首要元素提升抗疫力的元素,在於身邊有沒有支持性的動力。」 例子:子女變得叛逆,不聽從父母說話 家長可做:從子女親近的人或老師方面打聽孩子情況 注意:別先入為主說:「你肯定最近識埋啲豬朋狗友,搞到你咁壞!」 招式二:願做仔女「抗壓明燈」 許多家長都會周圍詢問如何能「教好子女」,其中社工和學校老師都是家長們的常見目標。但Danny認為最了解仔女的始終是家長本身,因為始終見證他的成長過程,他主張家長可以先思考一下子女處理問題的慣性,然後用恰當溫和的方式提議子女嘗試新解決方法。 例子:受近日社會問題嚴重影響情緒 家長可做:例如說一句「我見你平時做做下功課放低了,是否很難呢?」、「近日是否看新聞多了令自己低落?不如我們嘗試放低手機,試試看會唔會好訓啲?」 注意:用溫和的語氣提出不同方案,指引他們遠離壓力來源,絕不能用專家口吻指導孩子。 招式三:觀察子女的生活環境是否需要調整? 有時候,一個人沈醉於追逐理想成果,就忘記了周邊環境及當刻的變動,只是繼續向前衝,當客觀環境導致目標難以觸及時,壓力因而倍增。Danny因此建議家長需要適時引導子女調整目標,配合當刻能力與興趣,然後討論用什麼方法才能有效解決問題。 例子:子女很難進入溫習狀態 家長可做:與孩子討論什麼因素能推動能力?什麼因素會影響情緒?(需要安靜環境?需要光度調節?) 注意:切勿將自己代入孩子思維,子女絕對不是自己的倒模。 (此文章不代表太平山青年商會立場,如轉載需附上註明) 文:Jessie Kwok 敦沅頤

【桌遊介紹】狼出沒,注意!

  「天黑請閉眼,狼人現身請殺人⋯⋯天亮請睜眼,昨晚是平安夜。」相信很多人都有聽過這句耳熟能詳的句子,熟悉的人就會知道這是一個風靡兩岸三地的邏輯推理遊戲——《狼人殺》,筆者今天介紹的就是以狼人主題為系列的桌遊。       -「天黑請閉眼。」   《狼人殺》其名字可追溯至為《米勒山谷狼人》( 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是一種由俄羅斯著名的多人紙牌遊戲《殺手》(Mafia)中衍生而成。《殺手》被認為是1800年以來五十種最具歷史和文化意義的遊戲之一,是由當時為蘇聯的俄羅斯心理學家的Dmitry Davidoff 於1986年春天發明這款遊戲,開始玩家多數都在Dmitry Davidoff 所在的莫斯科大學的教室、寢室這些地方遊玩。在1990年代初期短短4年間,《殺手》已經流行至俄羅斯其他學校,甚至跨越國界傳播到歐洲各國家(匈牙利、波蘭、英國、挪威等),隨後傳入美國令《殺手》遊戲更遍及世界各地廣為人知。1997年美國桌遊開發者Andew Plotkin為《殺手》改良遊戲規則及添加以狼人為主題背景的元素,認為黑手黨不是那麼大的文化參考,且狼人概念符合白天隱藏敵人的想法,為遊戲注入更多元化策略及趣味。Plotkin版本的《殺手》接著瘋傳至美國各大學及多個學術研討會,一間美國小遊戲製作公司Loony Labs於2002年為Plotkin版本《殺手》印製卡牌,及為其版本更換新的名字《你是狼人嗎?》(Are You a Werewolf? )。而《米勒山谷狼人》則由法國遊戲設計師Philippe des Pallières 及 Hervé Marly共同創作,2001至今已經推出了3個遊戲版本,每個版本都有不同的角色增加和令樂趣增添不少。   -「狼人現身請處決一位玩家。」     2003年日本恐怖小說作家川上亮以《米勒山谷狼人》為題材創作出小說《人狼遊戲》系列,為原為遊戲添加人性的貪婪及醜惡的生 死考驗,並於2015年同名小說原作改編電影《人狼遊戲》令亞洲地區人盡皆知這款遊戲,及後手機遊戲製作公司製作名為《狼人殺》手機遊戲,使《狼人殺》一詞誕生。   -「女巫請睜眼,她/他死了,需要使用解藥或毒藥嗎?」   《狼人殺》基本玩法為一名法官、雙方陣營(狼人陣營及村民陣營),狼人陣營每個黑夜可以商討殺害一名村民,而村民們則要在白天討論以投票方式找出狼人,狼人成功屠殺村民則獲勝,反之村民陣營則獲勝。隨著遊戲的普及和專業玩家的出現,每個地區的遊戲規則越來越嚴謹及衍生多個術語,倒如;每位玩家須要按自己的位置限時發言及歸納發言、其他玩家在發言途中不能回應質詢或擾亂發言、被淘汰的玩家不能公開真實身分及不能提示、狼人陣營如屠殺神職人員/村民則獲勝等,可算是各處鄉村各處例,術語則有「金水」、「銀水」、「倒鉤」、「查殺」⋯⋯ 「金水」- 經預言家查驗的好人。 「銀水」- 女巫救的人。 「倒鉤」- 踩自己狼隊友來做好自己身份的狼。 「查殺」- 經預言家查驗的狼人。 -「預言家請睜眼,選擇一位玩家查驗該身分」   有些《狼人殺》愛好者設立競技比賽及專業教學,分析玩家取得每個角色於陣營中如何利益最大化、如何反心態或盤邏輯;比賽中有些玩家以盤發言、邏輯為主的,有些則利用行為心理學的微動作去觀察玩家的,甚至以精湛的演技欺騙玩家等,為這款遊戲推上另一個較「燒腦」、「高智商」的層次,不在限於隨便遊玩及凌亂的發言。這種遊戲模式受到追棒,許多著名網上綜藝節目都紛紛播出引發熱烈的討論,譬如台灣知名娛樂綜藝節目《娛樂百分百》的「凹嗚狼人殺」、中國虎牙直播的「Godlie」、中國熊貓TV的「PandaKill」,都是狼人殺愛好者茶餘飯後的話題。    -「獵人請睜眼;獵人請閉眼。」 《米勒山谷狼人》的變奏 《一夜狼人》(One Night Werewolf)系列   由於《狼人》遊玩時間冗長,死掉的玩家不能參與進行中的遊戲,所以2012年桌遊設計師Ted Alspach 及 Akihisa Okui共同設計出一款以狼人為主題的派對遊戲,遊戲時間大幅縮短,令過程及節奏緊張刺激。遊戲背景為在一個村落中,突然有狼人出沒,造成無辜的村民遭到殺害。於是村民們決定在白天期間召開村民大會,希望在狼人還是正常人類時,將他處死。遊戲進行同樣分成黑夜及白天兩個階段,黑夜來臨時村民們互相調查狼人身分,白天時村民們可透過投票表決來處死疑似狼人嫌犯。若至少有1位狼人死亡,由扮演村民的玩家們取得勝利。但若無任何狼人死亡,則由扮演狼人的玩家們取得勝利。《一夜狼人》推出至今己發行多個擴充版本,包括《一夜終極狼人》、《一夜終極吸血鬼》、《一夜終極破曉》等,訓練玩家們的推理判斷力及應變取捨力。      -「天亮請睜眼,昨晚是平安夜。」 不一樣的狼人《狼人真言》 (Werewords) 由《一夜狼人》同一個桌遊設計師Ted Alspach於今年2017年所設計的派對遊戲,《狼人真言》的勝負與《狼人殺》相似,好人陣營要揪出狼人,狼人則要揪出先知,不過《狼人真言》較《狼人殺》更適合聚會玩的原因是,《狼人真言》最低只需5人便能成局,但《狼人殺》的理想最低要求則是8人;而且每一局的時間較短且節奏輕鬆,大概20分鐘可完成。《狼人真言》是玩家透過向村長發問去找出咒語,而狼人則要透過發問去阻止好人陣營確認真正的咒語。 文:Isaac Wong 黃泆軒 特別嗚謝:Bright Ark Planning Limited

塵世中看長洲生活方式

長洲對香港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或者應該這樣說:所有離島對大部份在香港、九龍生活的人都很特別,因為隔着漫漫的海水,變得遙遠和神秘。而長洲因為它的人口繁盛,再加獨特文化底蘊,有趣的歷史,使它在各離島之中脫穎而出。 不論你是任何身份,只要踏上了長洲,就會天然成為了一個遊客,無論人種、文化,都是平等的。皆因它的地理因素,讓內部的居民就如同進駐了一個小村莊,那麼,所有外來者的角色就只會是客人了。 作為香港人,在香港可以用遊客心態漫步,也是新奇有趣,萬分難得。 長洲也很歡迎外來客戶,從碼頭擁擠的小禮品店就看得出來。雖然地方不大,但每一間店舖都是精心佈置的,就連連鎖快餐店都是迷你版本的,令人莞爾。 到步之後,你會自然而然渴求換上草編拖鞋,又因為價格宜人,「遊客」們基本人腳一雙。 換上舒適的鞋子後,你會不自覺頻頻看向棉麻染布上衣,換上了上衣之後,就會開始嫌棄皮質手提包的重量,看着路邊的編織袋子。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就無形之中,進行了一個從都市白領、瓦解成為原住民的放鬆過程。 漫步大街,你會發現,這個地方從你小學到大學畢業,都幾乎沒有變化,看似是陌生的地方,卻又處處充斥着大家的童年回憶,即便是街邊小店,也能在同一個位置找到數年前買過的小商品。感嘆過後,又會忍不住重新下手,讓丟失過的紀念品,失而復得。 我想大部份人在長洲的經歷都是短暫但愉悅的。就如同一個冰淇淋的獎勵機制,當大家踏足在長洲碼頭上,大腦就會不期然地放鬆,想起了探索小島的歡愉,吃到島上美食時的驚喜。五彩斑斕的壁畫,以及熱烈的太陽,海天一色的景觀,讓多巴胺快速分泌,快樂變得更直接以及觸手可及。 我們最近都應該去長洲放鬆一下、放慢一點、深深呼吸濕潤的空氣。或許也可以坐在沙灘上,就著啤酒、紅豆餅、蘿蔔牛雜,靜靜地看着海面發呆。 家長和小孩會自動構成了令人舒適的畫面,一直連貫的歡聲笑語,也只是源於浪潮有天然的起伏,一波一波地掃上了沙灘。 快樂其實如此簡單:陽光、海浪、人流。 這是塵世中的難得的一點正能量。回到中環之前,記得買下一個平安包裝飾,告訴自己:平安就好。學習長洲的生活觀,放慢一點、做好自己的事,及時享受生命中珍貴的快樂以及平靜。這正是我們現需要並缺乏的元素。也不一定是長洲,最重要的是心中的「長洲」 - 一個避世以及喘息的地方,讓我們在缺乏能量的時候充一充電,洗去負面情緒,積極面對生活。 文:敖淑婷 Cypress Ngo

人物專訪:2020年總會候任會長 – 鄭永翔參議員

本年度總會周年大會已於九月完滿結束,當中最可喜可賀的莫過於本會2012年會長鄭永翔參議員成功當選成為2020年總會會長,這是太平山首次有會員當上總會會長一職。在鄭永翔參議員正式上任之前,我們有幸與他進行訪問,跟大家分享他在太平山的趣事及來年抱負。 曾擔任過的青商職位: 2019 - 國際青年商會民間合作伙伴事務委員會(亞洲及太平洋區)委員 2018 - 總會執行副會長 2017 - 國際青年商會技能發展委員會(亞洲及太平洋區)委員 2016 - 總會副會長 2014, 2015 - 總會培訓及發展委員會副主席 2013 - 總會企業傳訊委員會副主席 2012 - 太平山青年商會會長 2011 - 太平山青年商會副會長 2010 - 太平山青年商會公共關係幹事 圖為本會鄭永翔參議員及黃銳華在2019年總會周年大會當選2020年總會會長及總會副會長一識 Q:黃洪銓 A:總會候任會長暨2012年會長鄭永翔參議員 Q. 你一開始如何認識JCI?又為何會加入太平山? A. 我是2009年加入JCI,那時工餘時間覺得有點悶,想找有意義的事做,將自己能力貢獻,又不想只當義工,於是上網找到了JCI,便在網上報名了,然後被總會派去太平山青年商會。 Q. 你加入JCI已經十年了,由會員一直至總會會長,是什麼驅使你這麼這麼投入JCI的? A. 我在JCI的時間,每年都有新挑戰,只要有機會給予我,我便會二話不說去做,而且都做得很認真。其實我要當總會會長也沒有特別很早地計劃過,都只是這一兩年才有前輩建議我去做。一個有質素的會員在JCI內是很自然有人給予機會的。 Q. 你本身的職業是什麼? A. 我是一名航空保安顧問及培訓導師,是認可的培訓導師去教授業界人士有關空運貨物之中危險物品相關的條例及知識。危險物品即是平時乘客不可攜帶上飛機的東西,例如電池、打火機等。相關業界人員完成培訓,獲得我的證書後便可以為貨物簽署聲明,從而進行危險物品的貨物空運。第二項工作就是貨物保安,我是民航處認可的人士,教導貨運公司按程序防止貨物有非法干預,以及爆彈性物品。相關條例都是國際性的,我也有些國際性的牌照,所以在行內是很佔優的。 Q. JCI的多年經歷對你工作有何幫助? A. 我在2016年當上了總會副會長,要做總會指派執行委員,到其他分會監督,那時我才深深體會到其他分會的不同管理文化。在2017年時我開始把JCI所學的在公司內運用。我把以往覺得很難的事情教導同事,我用了一年時間教導。以往我自己要做兩天的報告,同事們學懂了,我也只需要用兩分鐘時間撿查他們做的報告。這是實實在在的領導及管理技考,同事們有所得著,我也可以騰出更多時間。 Q. 加入JCI以來最難忘經驗是什麼? 難忘經驗是有很多的。第一個是2010年新加坡亞太大會之中的「香港之夜」當籌委會成員。這是我在總會的第一個工作計劃,我要負責物流的事宜。那時籌委會主席是前總會會長關德仁參議員,不論主席還是其他籌委會成員都很強,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我深深感受到籌備總會活動的認真。當晚參加人數便有二百多人之多,安排運送物資及船期等都是很大的挑戰。 第二個是2015年總會65周年會慶,我是籌委會副主席,要負責節目活動及儀式,包括協調畫劇表演,以及三百人大合照等,都是很有挑戰性的事情。活動籌備了半年,完成後是很有成功感的。 另一個當然是太平山以往的一個旗艦工作計劃「愛與望飛翔 - 殘疾人士就業推廣計劃」,我知道你往後的問題會再問,可一會再詳談。 Q. 太平山給你什麼感覺? A. 我很感謝一眾前會長及資深會員,由我入會至現在對我的支持。我感覺太平山內大家都很隨和,很和諧,沒有競爭,有心的會員便可以做多點,有能力的會員就可以有機會提升上高位。一個工作以外的組織如果有很多潛規則,很多人事的問題要顧及,那是不會過得愉快的。 Q. 太平山那個活動 / 工作計劃你最深刻? A. 當然是「愛與望飛翔 - 殘疾人士就業推廣計劃」了,能夠幫助殘疾人士就業是一件非常感動的事。我表弟是啟發了我想到這個工作計劃的人,他是一名殘疾人士,卻懂得很多東西 - 跆拳道黑帶、舞龍舞獅、拉小提琴,樣樣皆能。大約在十年前,他已完成學業準備投身社會工作,但多番嘗試仍未能找到工作。政府幫助是有的,但只是一些不同的進修課程,他名義上有了大學學位,卻未幫助到他找到工作,所以我在選會長時就很想幫助這一群人士找到工作。殘疾人士要上班未必是為了那一點點的薪金,更重要是可以挽回尊嚴,顯示社會並沒有違棄他們。當年經前會長蕭翠兒參議員幫助,找到明愛康復服務作合作伙伴,我們在一個會議的時間內已經完成全年的工作計劃時間表。這個工作計劃我們由零開始著手籌備,在2012年至2016為止連續辦了六屆。在2012年「愛與望飛翔」就為太平山獲得總會周年大會的首個獎項,也在2013年得到亞太大會的獎項,及在2014年亞太大會上贏得「最佳工作計劃」的獎項。往後五年都得到總會周年大會的獎項。 Q. 「愛與望飛翔」在2016年之後便沒有再辨,你會否覺得可惜? A. 宏觀看是不可惜的,但個人情感是覺得可惜的。我們做工作計劃是要配合社會所需,例如後來太平山舉辨的「守望者」也很成功,找到社會所需要關注的事情。在個人情感上感到有可惜,是因為我認為在頭兩年我們一班前輩做得好之後,沒有認真想一下這計劃如何可以作長遠發展,否則我相信「愛與望飛翔」可以以不同型式延續下去。而且我認為最主要是我們沒有好好地教育新會員如何處理這樣大型的工作計劃,沒有好好總結前人經驗灌輸給新會員,所以每年的新會員都以自己角度自己的方式去處理,這樣工作計劃就不能進步,不能有效地推進下去。 Q. 你認為如何評價一個工作計劃的成功? A. 很多青商前輩說工作計劃應該要以提升或喚醒業界、商界對於社會問題的關注為目標。在「愛與望飛翔」來說,我當年就認為不應該只是喚醒關注,而是要直接幫助到持份者找到工作,我只是想解決眼前問題,所以也沒有覺得特別偉大,這思維在2012年是比較創新。所以一個成功的工作計劃,有幾項是很重要的,一是要認清現像,要知道如何幫助解決問題;二是知道誰是受眾,要知道在那裡找到真正可推進事件的受眾,繼而找合適的合作伙伴及贊助單位;最後是要訂立一個可以量度的目標,以「愛與望飛翔」為例,計劃幫助到多少殘疾人士找到工作,做了多少配對,有多少商界朋友支持,這些都是可以量度的成效。 Q. 一個會員應以什麼心態參加工作計劃? A. 我們最初與明愛合作,工作計劃六個籌委會成員當中只有一個是會員,其餘五個是準會員。我當時給他們做了三小時培訓,要令他們理解到一年後的效果是什麼,要定義什麼是好、不好,要如何量度成效。直至活動日當日,僱主們都來到作分享,殘疾人士也來參加面試。籌委會成員那時是親身體會到原來多撥兩個電話,就有可能幫助一個活生生的人,甚至幫助到一個家庭。會員知道工作計劃的意義,知道為了什麼而做,知道太平山定位在那,會員就能知道活動要如何去做,不再是為了發電郵而發電郵。當然我們不是為了要得到獎項,但「愛與望飛翔」在三月時已在各分會當中獲得很大迴響,都認為這個工作計劃應該會拿到獎項,因為太有意義及感動人心。 Q. 你有什麼寄語太平山的會友嗎? A. 前會長郭浩景參議員當會長時提出太平山要專業,之後幾年大家都很有質素,對自己很有要求,東西都弄得很美很精緻,有份做的人感到自豪,收到的參加者也覺得物有所價。我認為不應只是太平山是這樣,各青商也應該做出這樣質素出來。作為一個訓練領袖的平台,青商會友應該要對自己有要求,要有別於其他組織。所以我希望太平山會友要對自己有要求,做的東西有質素。其實舊年代的青商真的是很有質素,只是現在我們有所倒退了。 Q. 來年對總會會長的工作有什麼期望及抱負? A. JCI是一個國際性非商業組織,很多世界組織都不及我們,青商是無私奉獻之餘又能夠令會員有所成長,終極目標是訓練會員成為一個領袖。我認為這麼多年JCI的定位都好像不太明確,故此2019年世界會長也著重JCI要如何定位,而我就只有一個理念 - 自強,我們要加強在不同政策及工作計劃當中令會員朝著領袖訓練的目標進發,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我來年的目標是- Lead, Connect, Achieve。 Lead 分為兩個層面,對外要投射我們是一個領袖訓練的組織,對內是要理清總會及每個分會的行政,要做到專業認真,減省不必要麻煩,省錢省力。我們青商有一樣缺憾(其實另一方面也是優勝之處),就是要每年換屆,會員上任崗位時常不能銜接培訓的果效,例如在任的人只知道任內要提交三個報告,中間如何做沒有人會提點,也不知道在那裡找材料,不會有人教導如何做得好,也不會知道對自己工作及成長有何關係,大家只是流於做完事情,這是很有問題的,組織也不會強大。所以我們應該要增加效率,對內提升培育會員的方法,不要再流於意識的培訓,不需要每年重新定立新的事項。我們要做好知識傳承,這樣才是一個強大的領袖培訓組織。 Connect,近年科技先進,大家都使用通訊軟件,找贊助也是一個電話訊息搞定,完全不需要會面。我認為面對面溝通是最好的,團體成員都不見面是很難說得過的。所以來年對內要鼓勵大家多見面。明年是總會成立70周年,我正在規劃一個聯誼活動,聯絡了總會的資深青商會,在明年三月可以有機會給青商會友及資深青商互相認識交流。對外方面,JCI其中一個特色是其國際性的網絡,我已經聯絡其他國家地區的總會,特別是亞太地區的,每個地區都會派出十至八個人,大家組成一個網絡,名字暫定為「可持續發展先鋒」(SDG Pioneer) ,認識各地青商好友之餘,也可了解各地的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工作計劃情況,我們也不再只是流於飲飲食食,雖然飲飲食食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Achieve,對外方面,要給外界認識香港青年商會70年來對香港的貢獻。對內方面要鼓勵及表揚青商的自我成長,如果自己也感受不了成長的話,青商是很快就會離開的。 Q. 青商會友應如何裝備自己成為一個領袖? A. 首先入會心態正確,JCI是一個領袖訓練組織,所以要知道每一個機會都是一個可以幫助個人成長的機會,不是為做而做。各分會能夠招募到一個正確思維的會員比有能力的會員更好。第二,我們應該多撥資源去教導新會員,一個會員能感受到自己能力有所提升才是好事。 Q. 現今JCI會員流失率高,我們應如何留住會員? A. 第一點正如之前所說,我們應該重視溝通,關心對方。第二點,每次活動適當地早點完結,有後續聚會給大家多作交流,這是大家最容易談心底話的。 Q. 來年是香港總會成立70周年,可否預告一下來年總會有什麼活動?太平山人可多參加。 A. 來年5月9日將會是總會成立70周年晚宴,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當天下午也會有參議員聚會。我上任後的首四個月,也會有不少對內對外的宣傳活動。當然也希望大家多多參與亞太大會及世界大會等國際性會議。一年當中是有不同活動的,既有的活動例如公開演講,及各方面培訓也有不少。

人物專訪 – 「十大再生勇士」伍強

當選為「十大再生勇士」之一的伍強是香港首位輪椅警察。他在1979年加入警隊才一年,因工作時截查通緝犯時遇近距離槍擊而引致下半身癱瘓,自此要坐在輪椅上。伍先生積極自強,永不放棄,成為香港首位輪椅警察,後來更成為輪椅籃球教練。 伍強受傷後初期,四肢不能活動。身為家中長子,本來職業也是幫助別人的,伍先生情緒跌至谷底,直至三個月後他的手指機能才慢慢恢復,他還得重學梳洗、更衣、煮飯等。於是伍先生積極鍛練手臂力量,想以雙手代替雙腳。伍強在醫院進行物理治療或職業治療時,往往不願休息,務求盡快適應社會。伍強說:「我在住院後九個月後終於可以出院,通常長期住醫的人士在出院後都要在家中休息一兩個月,而院長說我在醫院表現十分積極,相信已經很適應院外生活,所以他沒有批我的病假紙。如是者我出院後第二天便立即回警署上班,前一晚還害怕得睡不著呢。」 伍強出席本會九月份月會「人本是強」作分享嘉賓 伍強康復後在報案室當值日官助手,坐在輪椅上的他,備受著同事們及市民的差異目光,他們彷彿在質疑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人如何能夠勝任維持治安,追捕疑犯等警察日常事務。伍強表示:「那年代的社會對殘疾人士接受程度比現在低得多,可是我不想別人憐憫我,別人認為我做不到我就要做到為止。而且我受傷時候是22歲,家中還要供養四兄弟姊妹上學,如果我失去工作家庭經濟壓力便會很大。」 伍強積極不斷,在工餘時到夜校進修,增值自己。那個年代沒有現在般方便,不會有那麼多升降機及暢通無阻設施,坐輪椅是有很多地方去不了的,有時更要推到馬路上,這也驅使伍強學習駕車,以祈融入其他人生活。伍強說:「那時我要在警署處理小販事務,有些認得我的市民,見到我上班的話都很高興,認為我做事迅速妥當。我又向警隊高層爭取更多文職及室內的工作機會,希望得到同事及市民的認同,也希望得到推薦升級。」 伍強本來是很喜歡做運動的,可是康復後就沒有運動,體重在兩年內由110磅飆升至200磅。後來伍強認識了香港輪椅籃球隊的教練,經他鼓勵後加入輪椅籃球隊。伍強從不放棄的精神再一次驅使他十分努力地練習,放工後特地到斜坡推輪椅練習爆炸力。伍強在長時間練習當中也經常撞至皮膚受損,甚至試過骨折,也不會告訴家人。教練不久更徵召他加入香港隊。 伍強在未受傷前也有打籃球,而且成績不俗,故此在輪椅上的射球範圍及技術也不錯。伍強說:「以往殘疾人士打籃球是著重復康作用,並不是像今天的精英制出外比賽。我把傷前學習的戰術及技考應用在輪椅籃球上,初時得不到師兄們的認同。後來他們發現國際上其他地區的球隊也是用這些技術,他們便開始采用我的方法。」 伍強現在身為輪椅籃球教練,他教導下的復康者必定要學懂兩件事,一是要有自信,打輪椅籃球不要覺得辛苦;二是要包容隊友的不足,彼此虛心練習,不同能力的人是可以在不同崗位發揮,比賽時互相埋怨是不可能獲勝的,反而應該賽後撿討,為求進步。伍強最近也有協助一些靈性沒那麼好殘疾人士參與其他靜態 一點的體育活動,例如跳舞、草地滾球、或飛鏢。好使他們建立自信。 談到日常生活中大家可以如何幫助殘疾人士,伍強先生說很多殘疾人士在日常生活、工作上、及在玩樂時都想由自己做,未必希望別人幫忙,否則他們多數會自己說出來的。所以他建議大家若看到殘疾人士需要幫忙時候,可以簡單地上前問一句。 伍強先生勉勵年青人在工作上、學習上或運動上都要找到自己感興趣的去做,投入去做便能事半功倍。年輕人也不要輕言放棄,應勇於嘗試,如真的做不來也有多一份經歷,未嘗是一件壞事。年青人也應該學習包容,社會上每個人的學歷及家庭背景都不同,一個共融社會是應該要大家互相勉勵。 文:黃洪銓

會員專訪 – 余善晴

余善晴Michelle在今年二月加入太平山成為準會員,在六月正式成為會員。Michelle在加入太平山之前已經參加過去年的十二月月會「緣來是...聖誕」及今年的一月月會「補捉.美.生活」,之後才決定加入JCI。Michelle自言自己不但是一個正面及有耐性的人,而且是一個大膽的人,非常樂於嘗試新事物,她認為有很多東西要試過才知道自己所好,寧願多作嘗試,總比後來後悔好。但是Michelle覺得自己未敢於大膽提出意見,這正是她加入JCI想改善的東西。 Michelle是由會員事務董事朱明惠 Vivian介紹加入JCI的,她和Vivian是在英國留學時認識,回來香港後Vivian向 Michelle介紹JCI可以學到很多新事物, 可以作很多新嘗試,亦可以認識不同新朋友。Michelle回來香港不是很久,認識的人很有限,去了兩次太平山月會都很好玩,大家都很友善,而且覺得「後生仔傾下計」的工作計劃十分有意義,很想幫忙出一分力,於是便報名加入了太平山。 Michelle在一所學校內當行為治療師。行為治療師其實也是一位老師,只是學生都是患有自閉症的兒童,教學方式也會不同。Michelle平時透過應用行為分析(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的方法教導自閉症兒童,除了要教導學業之外,也要教導社交及自理能力。Michelle說行為治療師也要讓小朋友知道如何去玩耍,待小朋友自理能力及社交能力有所提升後,他們就可以進入主流學校上學。 Michelle加入太平山後當過三月月會「決戰太平洋之巔」的籌委會成員,五月月會「春天的童"畫"」籌委會成員,及太平山旗鑑工作計劃「後生仔傾下計.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2019」啟幕禮暨青年論壇的籌委會成員及閉幕禮的籌委會主席。Michelle最深刻的是「後生仔傾下計」的旗鑑工作計劃,她整個過程都參與其中,由籌劃至街訪,啟幕禮嘉賓分享至活動日,覺得由零開始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Michelle來年將會當太平山的會員事務董事,Michelle說她是由副會長鄭淦元邀請加入作他範疇的董事。Michelle說:「如果有人覺得我能夠做到的話,我是很樂於接受嘗試的。我期望未來在JCI可以嘗試多點新事物,挑戰自己,令自己成為一個更大膽、更有自信的人。我也希望能夠成為一個很好的青年領袖,指導新加入的會員,給他們有一良好的印象。」 "We know what we are, but know not what we may be" 「我們知道自己是誰,卻不清楚自己的潛能。」 -  沙士比亞 Michelle最近完成了總會的五星訓練營,認為訓練營很有得著,很好玩及開心的,也大力推薦大家參加。 Michelle認為在五星訓練營可以學習到不少青商知識、青商價值、開會會議程序、青商禮儀等等實在的技能,也很高興認識到來自其他分會的新朋友。 Michelle認為一個人的成就未必最重要,活得開心及享受自己的人生才是很重要的。而Michelle的興趣十分廣泛,包括看書、畫畫、聽音樂、看電影 、看棟篤笑、學習瑜伽等。Michelle說她最近特別喜歡學瑜伽,覺得身心都很舒服,而且在練習每組動作時如有所進步是很高興的,一種成功挑戰自己的喜悅。Michelle最近也在學習結他,她很希望有朝一天能夠自彈自唱。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enjoy your life - to be happy - it's all that matters." 「享受生活、感受快樂,永遠是最重要的」 -  柯德莉夏萍 文:黃洪銓

職場新未來

傳統行業,例如律師、醫生、會計師等等,相信大家都對它們有所了解。隨著時代發展,現時香港冒出了很多新興行業。但這些新興行業到底有那些職業?你對這些職業又有多少了解呢? 「Slash族」是指新一代的上班族擁有多重職場身份,他們不滿足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的族群,希望在多重職業和不同身份建構自我的多元性及身份認同,他們會以「斜號(/)」來顯示自己的不同職業身份,如「姓名,職業/職業/職業」,因而命名。 四大新興行業簡介 1. 電子競技 電子競技(英語: eSports) (簡稱: 電競) 是指使用電子遊戲來比賽的體育項目。隨著遊戲對經濟和社會的影響力不斷壯大,電子競技正式成為運動競技的一種。它利用電子設備(電腦、遊戲主機、街機、手機)作為運動器械進行,操作上強調人與人之間的智力與反應。 2. 網絡紅人 「KOL」,全稱「Key Opinion Leader」,中文譯為「關鍵意見領袖」,近年在香港成為網絡術語,大致與「網絡組人」掛勾,泛指在社交網絡有一定數目追隨者,並可藉此網絡作推廣的人。《菁薈》之前也訪問過香港著名YouTube屎萊姆。 業界專訪:網紅勇闖遊戲開發路 3. 街頭表演者 街頭表演可由業餘或專業藝術表演者在街上作藝術表演,如舞蹈、魔術、唱歌等。他們提供娛樂給觀眾,也可以從中收取小費。 4. 神秘顧客 神秘顧客 (Mystery Customer),其實早於20世紀已經開始出現,是市場調查公司的主要工具。用作評核服務質素,收集某產品或服務的訊息,藉此提高整體零售行業服務水平。神秘顧客最常到訪零售商店、百貨公司,有些也會到餐廳食肆食飯,甚至致電到客戶服務熱線測試接線生的服務。 稍後有機會,再同大家一一拆解四大新興行業之奧秘。惟大家又知唔知做Slash需要具備甚麼價值(Value) 、態度 (Attitude)、技能 (Skill)、知識 (Knowledge)? 事實上,興趣、學習和工作是互相關連的,起初的興趣活動絕對有機會成為專長,甚至轉變為工作,但興趣與工作亦可以雙軌發展,各自各精彩。生涯規劃如能從年輕人的興趣專長出發,將有助於啟發年輕人參與,並發展可轉移至職場,以至於其他生涯上的正面態度、知識和技能。 文:會員 馬善雯 Emma

我的青商生活 – 濟洲亞太大會

文:李匡文 Man(2019 年國際事務董事) 亞太大會,是國際青年商會亞洲及太平洋地區每年一度的一個盛大盛典!今年6月15日至6月19日我便有幸出席韓國濟州島主舉的亞太大會。除了參加這個大型盛典,更加可以藉此去附近地方旅遊,增廣見聞,亦可以暫時放低忙碌的工作,輕鬆一番! 第一天早上,我們一行6人浩浩蕩蕩地由香港國際機場飛到韓國仁川機場,到達已經11時多,天氣風和日麗,太陽在頭上曬著,深呼吸一下,有別於石屎森林的空氣,驅走了悶熱和倦意。我們走到火車站,辦了一張用自己喜愛的照片做的T卡!然後就坐火車到弘大的民宿。安頓後就到附近餐廳享用食著名韓國的部隊鍋,香港雖然也有部隊鍋,但在韓國吃,風味果然有所不同。飽後我們解散自由活動,弘大果然是一個著名的文化區,四周都有不同團隊在做街頭表演,有k-pop dancing、有民間小調、有 rock band 等等,應有盡有,令人花多眼亂,尤如置身在文化的魔術空間一樣! 第二天,我們一大早便集合,因為我們參加了草泥馬公園一天團。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行程,一眾人未出發先興奮!我們在公園與草泥馬拍照,給牠們餵東西吃,更可以像溜狗般的溜草泥馬,玩了一整個早上。吃過一頓韓國特色農家菜後,我們便到了麵條工藝館,親身體驗由磋麵粉到麵條出產的整個過程,之後故然是吃自己造的麵條(自己造的一定是最好吃的!)。吃完麵後便出發去玩小型落坡賽車,這遊戲非常刺激,而且老少咸宜。 第三天是亞太大會正式開幕的大日子,我們一大早便坐火車到機場出發去濟州島,中午抵達濟州島後就立刻去取車出發至會場 - 濟州島ICC。由機場駕車至會場只需50分鐘左右,會場位處於濟州島南邊的城市 - 西歸浦市,是韓國著名的旅遊度假勝地。離開機場後會經過濟州市,濟州市是濟州島的經濟及商業的重點,風景就好像去了台北的西門町一樣,過濟州市後再沿高速公路前行便能到達西歸浦市。我們先到會場後取了參加者証件,之後就到酒店放好行李,換好一套整齊的行程裝束,草草吃完便當便又趕回去會場參加開幕典禮。開幕典禮是一個盛大的環節,一眾嘉賓致謝詞是少不了,之後便是精彩的表演,表演充滿韓國特式,有韓國傳統的擊鼓舞,還有我最喜愛的跆拳道,而且更加有韓國總統給國際青年商會的留言,令人感到十分熱血沸騰!開幕典禮完結之後,就是多彩多姿的韓國之夜了!一到「韓國之夜」的會場,裡面已經人山人海,過百個攤位井井有條的排滿兩邊會場,會場中間是大型舞池,正前方則有有一個大型舞台。強勁澎湃的音樂一直在舞台傳遍整個會場,一行人沿著右邊的攤檔開始走,攤檔種類有很多,有吃的、玩的、拍照的,應有盡有 ! 我們吃了很多韓式食品 : 炸雞、燒肉、炒年榚、串燒; 喝了很多酒 : 燒酒、啤酒、紅酒、白酒;玩了很多攤位遊戲。最後拿了很多獎品,差點用雙手都拿不動了。晚上經前會長帶領下去吃過韓式燒烤後,才回酒店休息。 第四天,是亞太大會的第二天,今天早上,除了有早晨表演之外,更有幾項特別的比賽,包括籃球比賽、辯論比賽以及演講比賽,三項比賽均有我們香港的代表參賽。由於時間關係,我只參觀了演講比賽,卻有幸見證到我們香港的代表勇奪冠軍寶座,令我感到非常興奮 !  到了中午就開車到西歸浦市西面的魚市場逛逛,這個魚市場十分之大,有幾百間商鋪。濟州島是一個盛產海鮮的海島,尤其是鮑魚特別出名,因為有「海女」之稱的漁民會徒手潛到海底打撈上來,所以商店大都有賣鮑魚。在附近餐廳吃飯後,我們就陪同台灣姊妹會新竹國際青年商會的會長及會長夫人一起到濟州體育館逛街。我們在濟州市吃完飯再趕回去會場參加「台灣之夜」,完結後跟幾個青年商會一齊吃宵夜,盡興後就回酒店休息了。 第五天,來到大會第三天的清早,參加完上午的會議後,我們一行人就到「善良的鮑魚」食午飯,那裡的炭燒鮑魚跟炭燒黑毛豬都非常好吃,令人回味無窮 ! 飯後我就回到會場準備晚上的「香港之夜」了。今年我們連同紫荊青年商會以及荃灣青年商會一起準備了一幅大型維港夜景的佈景版打卡影相,我們更準備了即影即有相片給遊客作禮物,場面十分熱鬧!一直到晚上10時左右,我就到了旁邊的會場參觀「日本之夜」。一如以往,「日本之夜」的水準相當高,除了有百種不同類型的攤位外,更有大型舞台表演,就好像去了日本新年的慶典一樣。玩得盡興,拿了滿滿的獎品就回去自己的攤位去收拾物資準備參加下一個環節 - 總會會長晚宴。晚宴是一個近海的酒吧餐廳,餐廳的環境很優雅,我們一邊聽著海浪,一邊飲著啤酒,非常寫意!後來經太平山前會長帶領下,我更有緣分跟世界會長同枱吃宵夜,令我學到很多東西,獲益良多! 第六天,來到亞太大會最後一天,我們一大早就去到會場參加有參議員授章儀式,當中更加有太平山的前會長接受授章,可喜可賀!中午時候,我們跟日本姐妹會日本富山青年會議所會面以及共進午餐。我們吃了炭燒黑毛豬和有我半塊面那樣大的炭燒鮮鮑魚,認真惹味!盡情吃喝玩樂過後,我們就回酒店換好晚裝,盛裝準備參加頒獎典禮以及晚宴。去到會場,場面十分瑰麗堂皇,珠光寶氣!女士們打扮得花枝招展,男士們就打扮得風度翩翩,就好像出席了皇室貴族的盛宴一樣!這天完結後就直接回酒店休息了,是唯一沒有額外節目的一天。 第七天,是留在韓國的最後一天,我們起來已經是午飯的時候了,我們到了一間在海邊,有間風車房的餐廳吃午飯。 那裡的環境十分舒適,而且風車雞海鮮鍋十分好吃!吃完之後,我們就駕車到Hueree自然生活公園去看繡球花,園內一大片的繡球花海十分漂亮,而且還有很多「打卡」拍照位,令人留流連忘返,依依不捨!逗留了大約兩個小時,就出發去下一景點 - 水上星球。 這是全亞洲最大的水族館,入面魚類繁多,更加有一面差不多兩層樓高的玻璃魚虹,令人目不暇給。一直玩到差不多晚上7時,才匆匆趕去濟州機場準備上機回香港,完結了整個韓國之旅。 最後,我認為作為一個青商,應該要多出外看一下這個世界,除了吃喝玩樂外,更加要多體驗不同的文化,令自己擁有廣闊的眼光貢獻世界,貢獻香港這個家。我愛香港,加油!

造夢

「當我們進入夢境時,夢便會變得真實。 只有當我們醒來時,我們才意識到某些事情實際上是奇怪的。」 電影《潛行凶間》 “Dreams feel real while we're in them. It's only when we wake up that we realize something was actually strange.” The Movie "Inception"  經典電影《潛行凶間》 的主題圍繞着「夢」和「潛意識」。電影中主角們運用他們的潛意識創造出一切超乎現實的夢境,有簡單粗糙的夢,亦有複雜細緻的夢境。 造夢人人都試過。從小開始,在每一個人有意識及記憶之時都會體驗過夢的威力。有時夢會很貼近真實情況,有時夢會非常「離地」超出現實;有時會造好夢,有時卻會造惡夢。夢境可以很深刻、亦可以很模糊。究竟為什麼有些人會記得自己所造過的夢,但也有些人又總是記不起? 夢與睡眠是相連的,睡眠比我們的想像之中複雜得多。當人在睡眠時,身體雖然處於靜止狀態,但是人的大腦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活躍。很多時大家會誤解睡眠是一個被動靜止的過程,甚至是浪費時間,但是經過科學家及心理學家多年的研究,睡眠其實是很重要的。研究顯示睡眠是人類一個重要的過程,這過程是對人體有益的,睡眠也對人的身心健康有著重大的影響。 而夢就是一種人類在睡眠時感受到的主體經驗。 夢通常是非自願地在快速眼動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REM)週期其間進行,並會在睡眠時構成的影像、聲音、思考的感覺。在整晚睡眠週期中,快速眼動睡眠會在人睡著後90分鐘後開始,第一次的快速眼動睡眠大概維持10分鐘,而之後的每一次快速眼動睡眠時間會加長,最長可維持達一小時。在進入快速眼動睡眠時,大腦會處於活躍的狀態,並模擬一些醒著時的跡象 。人的身體在快速眼動睡眠時便有所改變,包括眼球快速移動、人體的呼吸和循環產生變化、以及身體進入麻痹(atonia)狀態等。在造夢的時候, 大腦皮質及邊緣系統都有額外的血液流動加強這兩個部分的活躍。大腦皮質主要處理記憶、思想、語言和意識,而邊緣系統則處理情感、學習和記憶。所以很多時人都能對夢境有所感覺,並在醒來時記得造過的夢。 「夢的內容是由於意願的形成,其目的在於滿足意願」- 弗洛伊德《夢的解析》 那為什麼有時人會記不起自己的夢?很多人在醒來時如果記不起夢境,多數人都會認為自己沒有造夢。然而, 2015年法國一位博士進行的一項研究(Herlin et al,2015)指出,即使人們不曾記起造夢,但其實人是每一晚都會造夢的。 心理學家 Deirdre Barrett 發表過,夢的結構會影響人的記憶。一項研究發現,連貫性較少的夢境比起有組織有情節的夢更難被回憶起來。即是說,一個擁有清晰結構及邏輯性的夢境會更容易讓人記住;相反一個越是混亂、越難掌握的夢境就會讓人更難去記住。研究學者 Katja Valli說過夢的內容亦會影響我們的記憶,除了連貫性之外,附有強烈情感的夢境,特別是負面的噩夢,會比那些較「平凡」而又帶來較少情緒的夢更容易被記住,這種記憶偏差也存在於真實記憶中,並不是造夢時的獨特之處。情感及記憶是有關連的。 當太快入睡也會讓人更難回想起他們的夢。記憶是脆弱的,早上的鬧鐘足以分散人的注意力。當人在早上匆匆下床時,他們更會被其他事情影響而忘記晚上所造的夢。研究學者Robert Stickgold說過當人在醒來之時,可以試著在床上躺著別動,困上眼睛,試著「漂浮」著自己的身體,開始嘗試回憶在夢境遭受過的事,讓人在清醒狀態時回顧在剛睡醒前所造過的夢,把夢境從短暫記憶中轉移到長期記憶。這樣夢境就會像其他真實記憶一樣,更容易讓人能夠記住。 文:余善晴 Michelle Yu 心理學(榮譽)理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