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文章 Archives - Page 2 of 21 - 太平山青年商會
5
archive,paged,category,category-theelite,category-5,paged-2,category-paged-2,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文章

會員專訪 – 余善晴

余善晴Michelle在今年二月加入太平山成為準會員,在六月正式成為會員。Michelle在加入太平山之前已經參加過去年的十二月月會「緣來是...聖誕」及今年的一月月會「補捉.美.生活」,之後才決定加入JCI。Michelle自言自己不但是一個正面及有耐性的人,而且是一個大膽的人,非常樂於嘗試新事物,她認為有很多東西要試過才知道自己所好,寧願多作嘗試,總比後來後悔好。但是Michelle覺得自己未敢於大膽提出意見,這正是她加入JCI想改善的東西。 Michelle是由會員事務董事朱明惠 Vivian介紹加入JCI的,她和Vivian是在英國留學時認識,回來香港後Vivian向 Michelle介紹JCI可以學到很多新事物, 可以作很多新嘗試,亦可以認識不同新朋友。Michelle回來香港不是很久,認識的人很有限,去了兩次太平山月會都很好玩,大家都很友善,而且覺得「後生仔傾下計」的工作計劃十分有意義,很想幫忙出一分力,於是便報名加入了太平山。 Michelle在一所學校內當行為治療師。行為治療師其實也是一位老師,只是學生都是患有自閉症的兒童,教學方式也會不同。Michelle平時透過應用行為分析(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的方法教導自閉症兒童,除了要教導學業之外,也要教導社交及自理能力。Michelle說行為治療師也要讓小朋友知道如何去玩耍,待小朋友自理能力及社交能力有所提升後,他們就可以進入主流學校上學。 Michelle加入太平山後當過三月月會「決戰太平洋之巔」的籌委會成員,五月月會「春天的童"畫"」籌委會成員,及太平山旗鑑工作計劃「後生仔傾下計.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2019」啟幕禮暨青年論壇的籌委會成員及閉幕禮的籌委會主席。Michelle最深刻的是「後生仔傾下計」的旗鑑工作計劃,她整個過程都參與其中,由籌劃至街訪,啟幕禮嘉賓分享至活動日,覺得由零開始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Michelle來年將會當太平山的會員事務董事,Michelle說她是由副會長鄭淦元邀請加入作他範疇的董事。Michelle說:「如果有人覺得我能夠做到的話,我是很樂於接受嘗試的。我期望未來在JCI可以嘗試多點新事物,挑戰自己,令自己成為一個更大膽、更有自信的人。我也希望能夠成為一個很好的青年領袖,指導新加入的會員,給他們有一良好的印象。」 "We know what we are, but know not what we may be" 「我們知道自己是誰,卻不清楚自己的潛能。」 -  沙士比亞 Michelle最近完成了總會的五星訓練營,認為訓練營很有得著,很好玩及開心的,也大力推薦大家參加。 Michelle認為在五星訓練營可以學習到不少青商知識、青商價值、開會會議程序、青商禮儀等等實在的技能,也很高興認識到來自其他分會的新朋友。 Michelle認為一個人的成就未必最重要,活得開心及享受自己的人生才是很重要的。而Michelle的興趣十分廣泛,包括看書、畫畫、聽音樂、看電影 、看棟篤笑、學習瑜伽等。Michelle說她最近特別喜歡學瑜伽,覺得身心都很舒服,而且在練習每組動作時如有所進步是很高興的,一種成功挑戰自己的喜悅。Michelle最近也在學習結他,她很希望有朝一天能夠自彈自唱。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enjoy your life - to be happy - it's all that matters." 「享受生活、感受快樂,永遠是最重要的」 -  柯德莉夏萍 文:黃洪銓

職場新未來

傳統行業,例如律師、醫生、會計師等等,相信大家都對它們有所了解。隨著時代發展,現時香港冒出了很多新興行業。但這些新興行業到底有那些職業?你對這些職業又有多少了解呢? 「Slash族」是指新一代的上班族擁有多重職場身份,他們不滿足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的族群,希望在多重職業和不同身份建構自我的多元性及身份認同,他們會以「斜號(/)」來顯示自己的不同職業身份,如「姓名,職業/職業/職業」,因而命名。 四大新興行業簡介 1. 電子競技 電子競技(英語: eSports) (簡稱: 電競) 是指使用電子遊戲來比賽的體育項目。隨著遊戲對經濟和社會的影響力不斷壯大,電子競技正式成為運動競技的一種。它利用電子設備(電腦、遊戲主機、街機、手機)作為運動器械進行,操作上強調人與人之間的智力與反應。 2. 網絡紅人 「KOL」,全稱「Key Opinion Leader」,中文譯為「關鍵意見領袖」,近年在香港成為網絡術語,大致與「網絡組人」掛勾,泛指在社交網絡有一定數目追隨者,並可藉此網絡作推廣的人。《菁薈》之前也訪問過香港著名YouTube屎萊姆。 業界專訪:網紅勇闖遊戲開發路 3. 街頭表演者 街頭表演可由業餘或專業藝術表演者在街上作藝術表演,如舞蹈、魔術、唱歌等。他們提供娛樂給觀眾,也可以從中收取小費。 4. 神秘顧客 神秘顧客 (Mystery Customer),其實早於20世紀已經開始出現,是市場調查公司的主要工具。用作評核服務質素,收集某產品或服務的訊息,藉此提高整體零售行業服務水平。神秘顧客最常到訪零售商店、百貨公司,有些也會到餐廳食肆食飯,甚至致電到客戶服務熱線測試接線生的服務。 稍後有機會,再同大家一一拆解四大新興行業之奧秘。惟大家又知唔知做Slash需要具備甚麼價值(Value) 、態度 (Attitude)、技能 (Skill)、知識 (Knowledge)? 事實上,興趣、學習和工作是互相關連的,起初的興趣活動絕對有機會成為專長,甚至轉變為工作,但興趣與工作亦可以雙軌發展,各自各精彩。生涯規劃如能從年輕人的興趣專長出發,將有助於啟發年輕人參與,並發展可轉移至職場,以至於其他生涯上的正面態度、知識和技能。 文:會員 馬善雯 Emma

我的青商生活 – 濟洲亞太大會

文:李匡文 Man(2019 年國際事務董事) 亞太大會,是國際青年商會亞洲及太平洋地區每年一度的一個盛大盛典!今年6月15日至6月19日我便有幸出席韓國濟州島主舉的亞太大會。除了參加這個大型盛典,更加可以藉此去附近地方旅遊,增廣見聞,亦可以暫時放低忙碌的工作,輕鬆一番! 第一天早上,我們一行6人浩浩蕩蕩地由香港國際機場飛到韓國仁川機場,到達已經11時多,天氣風和日麗,太陽在頭上曬著,深呼吸一下,有別於石屎森林的空氣,驅走了悶熱和倦意。我們走到火車站,辦了一張用自己喜愛的照片做的T卡!然後就坐火車到弘大的民宿。安頓後就到附近餐廳享用食著名韓國的部隊鍋,香港雖然也有部隊鍋,但在韓國吃,風味果然有所不同。飽後我們解散自由活動,弘大果然是一個著名的文化區,四周都有不同團隊在做街頭表演,有k-pop dancing、有民間小調、有 rock band 等等,應有盡有,令人花多眼亂,尤如置身在文化的魔術空間一樣! 第二天,我們一大早便集合,因為我們參加了草泥馬公園一天團。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行程,一眾人未出發先興奮!我們在公園與草泥馬拍照,給牠們餵東西吃,更可以像溜狗般的溜草泥馬,玩了一整個早上。吃過一頓韓國特色農家菜後,我們便到了麵條工藝館,親身體驗由磋麵粉到麵條出產的整個過程,之後故然是吃自己造的麵條(自己造的一定是最好吃的!)。吃完麵後便出發去玩小型落坡賽車,這遊戲非常刺激,而且老少咸宜。 第三天是亞太大會正式開幕的大日子,我們一大早便坐火車到機場出發去濟州島,中午抵達濟州島後就立刻去取車出發至會場 - 濟州島ICC。由機場駕車至會場只需50分鐘左右,會場位處於濟州島南邊的城市 - 西歸浦市,是韓國著名的旅遊度假勝地。離開機場後會經過濟州市,濟州市是濟州島的經濟及商業的重點,風景就好像去了台北的西門町一樣,過濟州市後再沿高速公路前行便能到達西歸浦市。我們先到會場後取了參加者証件,之後就到酒店放好行李,換好一套整齊的行程裝束,草草吃完便當便又趕回去會場參加開幕典禮。開幕典禮是一個盛大的環節,一眾嘉賓致謝詞是少不了,之後便是精彩的表演,表演充滿韓國特式,有韓國傳統的擊鼓舞,還有我最喜愛的跆拳道,而且更加有韓國總統給國際青年商會的留言,令人感到十分熱血沸騰!開幕典禮完結之後,就是多彩多姿的韓國之夜了!一到「韓國之夜」的會場,裡面已經人山人海,過百個攤位井井有條的排滿兩邊會場,會場中間是大型舞池,正前方則有有一個大型舞台。強勁澎湃的音樂一直在舞台傳遍整個會場,一行人沿著右邊的攤檔開始走,攤檔種類有很多,有吃的、玩的、拍照的,應有盡有 ! 我們吃了很多韓式食品 : 炸雞、燒肉、炒年榚、串燒; 喝了很多酒 : 燒酒、啤酒、紅酒、白酒;玩了很多攤位遊戲。最後拿了很多獎品,差點用雙手都拿不動了。晚上經前會長帶領下去吃過韓式燒烤後,才回酒店休息。 第四天,是亞太大會的第二天,今天早上,除了有早晨表演之外,更有幾項特別的比賽,包括籃球比賽、辯論比賽以及演講比賽,三項比賽均有我們香港的代表參賽。由於時間關係,我只參觀了演講比賽,卻有幸見證到我們香港的代表勇奪冠軍寶座,令我感到非常興奮 !  到了中午就開車到西歸浦市西面的魚市場逛逛,這個魚市場十分之大,有幾百間商鋪。濟州島是一個盛產海鮮的海島,尤其是鮑魚特別出名,因為有「海女」之稱的漁民會徒手潛到海底打撈上來,所以商店大都有賣鮑魚。在附近餐廳吃飯後,我們就陪同台灣姊妹會新竹國際青年商會的會長及會長夫人一起到濟州體育館逛街。我們在濟州市吃完飯再趕回去會場參加「台灣之夜」,完結後跟幾個青年商會一齊吃宵夜,盡興後就回酒店休息了。 第五天,來到大會第三天的清早,參加完上午的會議後,我們一行人就到「善良的鮑魚」食午飯,那裡的炭燒鮑魚跟炭燒黑毛豬都非常好吃,令人回味無窮 ! 飯後我就回到會場準備晚上的「香港之夜」了。今年我們連同紫荊青年商會以及荃灣青年商會一起準備了一幅大型維港夜景的佈景版打卡影相,我們更準備了即影即有相片給遊客作禮物,場面十分熱鬧!一直到晚上10時左右,我就到了旁邊的會場參觀「日本之夜」。一如以往,「日本之夜」的水準相當高,除了有百種不同類型的攤位外,更有大型舞台表演,就好像去了日本新年的慶典一樣。玩得盡興,拿了滿滿的獎品就回去自己的攤位去收拾物資準備參加下一個環節 - 總會會長晚宴。晚宴是一個近海的酒吧餐廳,餐廳的環境很優雅,我們一邊聽著海浪,一邊飲著啤酒,非常寫意!後來經太平山前會長帶領下,我更有緣分跟世界會長同枱吃宵夜,令我學到很多東西,獲益良多! 第六天,來到亞太大會最後一天,我們一大早就去到會場參加有參議員授章儀式,當中更加有太平山的前會長接受授章,可喜可賀!中午時候,我們跟日本姐妹會日本富山青年會議所會面以及共進午餐。我們吃了炭燒黑毛豬和有我半塊面那樣大的炭燒鮮鮑魚,認真惹味!盡情吃喝玩樂過後,我們就回酒店換好晚裝,盛裝準備參加頒獎典禮以及晚宴。去到會場,場面十分瑰麗堂皇,珠光寶氣!女士們打扮得花枝招展,男士們就打扮得風度翩翩,就好像出席了皇室貴族的盛宴一樣!這天完結後就直接回酒店休息了,是唯一沒有額外節目的一天。 第七天,是留在韓國的最後一天,我們起來已經是午飯的時候了,我們到了一間在海邊,有間風車房的餐廳吃午飯。 那裡的環境十分舒適,而且風車雞海鮮鍋十分好吃!吃完之後,我們就駕車到Hueree自然生活公園去看繡球花,園內一大片的繡球花海十分漂亮,而且還有很多「打卡」拍照位,令人留流連忘返,依依不捨!逗留了大約兩個小時,就出發去下一景點 - 水上星球。 這是全亞洲最大的水族館,入面魚類繁多,更加有一面差不多兩層樓高的玻璃魚虹,令人目不暇給。一直玩到差不多晚上7時,才匆匆趕去濟州機場準備上機回香港,完結了整個韓國之旅。 最後,我認為作為一個青商,應該要多出外看一下這個世界,除了吃喝玩樂外,更加要多體驗不同的文化,令自己擁有廣闊的眼光貢獻世界,貢獻香港這個家。我愛香港,加油!

造夢

「當我們進入夢境時,夢便會變得真實。 只有當我們醒來時,我們才意識到某些事情實際上是奇怪的。」 電影《潛行凶間》 “Dreams feel real while we're in them. It's only when we wake up that we realize something was actually strange.” The Movie "Inception"  經典電影《潛行凶間》 的主題圍繞着「夢」和「潛意識」。電影中主角們運用他們的潛意識創造出一切超乎現實的夢境,有簡單粗糙的夢,亦有複雜細緻的夢境。 造夢人人都試過。從小開始,在每一個人有意識及記憶之時都會體驗過夢的威力。有時夢會很貼近真實情況,有時夢會非常「離地」超出現實;有時會造好夢,有時卻會造惡夢。夢境可以很深刻、亦可以很模糊。究竟為什麼有些人會記得自己所造過的夢,但也有些人又總是記不起? 夢與睡眠是相連的,睡眠比我們的想像之中複雜得多。當人在睡眠時,身體雖然處於靜止狀態,但是人的大腦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活躍。很多時大家會誤解睡眠是一個被動靜止的過程,甚至是浪費時間,但是經過科學家及心理學家多年的研究,睡眠其實是很重要的。研究顯示睡眠是人類一個重要的過程,這過程是對人體有益的,睡眠也對人的身心健康有著重大的影響。 而夢就是一種人類在睡眠時感受到的主體經驗。 夢通常是非自願地在快速眼動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REM)週期其間進行,並會在睡眠時構成的影像、聲音、思考的感覺。在整晚睡眠週期中,快速眼動睡眠會在人睡著後90分鐘後開始,第一次的快速眼動睡眠大概維持10分鐘,而之後的每一次快速眼動睡眠時間會加長,最長可維持達一小時。在進入快速眼動睡眠時,大腦會處於活躍的狀態,並模擬一些醒著時的跡象 。人的身體在快速眼動睡眠時便有所改變,包括眼球快速移動、人體的呼吸和循環產生變化、以及身體進入麻痹(atonia)狀態等。在造夢的時候, 大腦皮質及邊緣系統都有額外的血液流動加強這兩個部分的活躍。大腦皮質主要處理記憶、思想、語言和意識,而邊緣系統則處理情感、學習和記憶。所以很多時人都能對夢境有所感覺,並在醒來時記得造過的夢。 「夢的內容是由於意願的形成,其目的在於滿足意願」- 弗洛伊德《夢的解析》 那為什麼有時人會記不起自己的夢?很多人在醒來時如果記不起夢境,多數人都會認為自己沒有造夢。然而, 2015年法國一位博士進行的一項研究(Herlin et al,2015)指出,即使人們不曾記起造夢,但其實人是每一晚都會造夢的。 心理學家 Deirdre Barrett 發表過,夢的結構會影響人的記憶。一項研究發現,連貫性較少的夢境比起有組織有情節的夢更難被回憶起來。即是說,一個擁有清晰結構及邏輯性的夢境會更容易讓人記住;相反一個越是混亂、越難掌握的夢境就會讓人更難去記住。研究學者 Katja Valli說過夢的內容亦會影響我們的記憶,除了連貫性之外,附有強烈情感的夢境,特別是負面的噩夢,會比那些較「平凡」而又帶來較少情緒的夢更容易被記住,這種記憶偏差也存在於真實記憶中,並不是造夢時的獨特之處。情感及記憶是有關連的。 當太快入睡也會讓人更難回想起他們的夢。記憶是脆弱的,早上的鬧鐘足以分散人的注意力。當人在早上匆匆下床時,他們更會被其他事情影響而忘記晚上所造的夢。研究學者Robert Stickgold說過當人在醒來之時,可以試著在床上躺著別動,困上眼睛,試著「漂浮」著自己的身體,開始嘗試回憶在夢境遭受過的事,讓人在清醒狀態時回顧在剛睡醒前所造過的夢,把夢境從短暫記憶中轉移到長期記憶。這樣夢境就會像其他真實記憶一樣,更容易讓人能夠記住。 文:余善晴 Michelle Yu 心理學(榮譽)理學士

會員專訪 – 梁兆隆、敖淑婷、范景霖

加入 JCI 以擴闊眼界 – 梁兆隆 梁兆隆 Raymond 於 2018 年加入太平山青年商會,籌備過的活動包括《守望者》新聞發報會、青商歌唱比賽 2018,以及「咖勢堂」咖啡拉花工作坊月會等。Raymond 在 2018 年完成了第 32 屆五星訓練營。 Raymond 是在朋友介紹下認識 JCI 的,他認為參加 JCI 能夠服務社會,又可以認識不同行業的年青人,更可以接觸更多在平日工作上接觸不到的事物。 Raymond 的職業是一位泳池系統及水景系統設計工程師。大家在泳池暢泳時,又可否知道背後其實大有學問?泳池系統工程包括過濾系統、消毒系統、臭氧系統、熱水系統、紫外光消毒系統等。除了一般泳池系統的設計及安裝工程外,他們公司亦曾承造香港太空館、半島酒店、1881及 The One 等的水景工程。全港從事這行業的不超過十間公司,能夠從事這樣一個獨特的專業,Raymond 也以此為傲。 「 有些新認識的朋友們即使忘記了我的名字,但總會記我是一位泳池系統設計工程師。我很喜歡這工作,這是一項很專門而且很獨特的工作。」 Raymond 時刻追求突破自己, 遇到困難不輕易放棄。不論在工作上或者在 JCI 上,Raymond 都會主動爭取不同機會,再把事情做到最好,從而有所得著。當上青商歌唱比賽的委員會主席是他目前最深刻的經驗,Raymond 表示由於活動參加者來自 JCI 各個分會,故此由事前籌備到臨場應變都使他學習到如何應對不同的問題。 Raymond 很高興 JCI 能帶給他無數的機會及擴闊自己的視野,不但能在不同活動中體驗學習,又可以認識不同背景的朋友。Raymond 深信,只要努力把握,JCI 絕對可以帶來比普通打工仔更豐富的經歷。Raymond 期望未來能繼續為太平山作出貢獻,能夠參加更多太平山及其他分會的活動,並會向更多人介紹 JCI 這個組織。 樂觀文靜的業務分析師 – 敖淑婷 敖淑婷 Cypress 與范景霖 Binnoll 是太平山青年商會2018年旗艦工作計劃《築夢  - 香港GG》的冠軍隊伍,比賽要求參賽隊伍為小朋友設計一套有教育意義的桌上遊戲,他倆憑著海洋環保主題的桌上遊戲勇奪冠軍。隨後二人於今年2月正式加入太平山。 說到加入JCI,Cypress 認為 JCI 是一個很活躍的團體,不時舉辦不同活動,而且又能認識到不同行業的朋友。加入太平山後 Cypress 籌備過「咖勢堂」咖啡拉花工作坊,亦經常參加太平山的活動,而在眾多工作計劃中,Cypress 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年太平山旗艦工作計劃《後生仔傾下計 · 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街訪研究數據得知香港平均每9.3日就有一位24歲以下的青少年輕生,這個數字對 Cypress 來說十分驚訝,Cypress 認為雖然在危急關頭未必能夠幫助年青人什麼,但活動能夠向年青人展示關注已經是很大的鼓勵。 Cypress 本身是一名金融界業務分析師,主要專注在企業系統更新項目,例如銀行內部系統數據庫更新,或者保險索償系統更新。Cypress 的工作是要加強系統用家及編程師之間的溝通,所以需要和大量不同類型的做思想之間的翻譯者! 「我的工作是充滿趣味的,在編程的時候,總會發生一些有趣未知的問題,對於我們業務分析師來說,是很有挑戰性的。同時,當我們解決了操作流程上的問題時,得到的讚賞也是立竿見影的 -系統內部數據可以檢查出來,用家的工作時間也會大大縮短!」 雖然當系統編程師需求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但 Cypress 在平日處事上並不會給自己太大壓力,日常保持開朗態度,她會懂得在適當時候原諒自己,尤其是遇到重大問題以及缺憾的時候。看小說是Cypress 最大的興趣,最喜歡看耽美、科幻(星際)、靈異、修仙類的小說。   「打邊爐」的啟示 – 范景霖 范景霖 Binnoll 在參加《築夢》比賽時便對 JCI 有很好的印象。Binnoll 表示《築夢》參加者年齡層由中學生至成年有事業的人士都有,他從而見識到 JCI 是一個平等充滿發展機會的地方。而在與太平山會友相處時也慢慢地發現他們都很有上進心,故此加入了 JCI。 在 Binnoll 加入太平山後,大家總會在不同的太平山活動上見到他的身影,Binnoll 認為在不同工作計劃及活動上都可以有不同崗位給會友們參與其中,從而有所學習。Binnoll 有份籌備《後生仔傾下計 · 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活動日,Binnoll 表示由活動籌組到招募參加者,再由培訓課程到正式活動日,過程中需要與不同機構及人仕交流,讓他獲益良多。另外 Binnoll 也有份籌備「咖勢堂」咖啡拉花工作坊。 Binnoll 現職於一間禮品換領中心作為發展經理,大家時常在報章或社交網站上看到銀行、保險公司、啤酒公司、或奶粉公司等發起以積分或收據換領禮品的推廣活動,Binnoll 的工作就是幫助客戶設計、規劃、採購、宣傳、及落實換領禮品支援服務。另外 Binnoll 的公司也正在與一間內地線上推廣公司合作,為香港公司提供網紅、直播、廣告、拍攝、電商及平台搭建等服務,以開拓內地市場的客戶。 問到 Binnoll 的人生觀,他有以下見解: 「人是遊戲者,人類文明是在遊戲中並作為遊戲而產生和發展起來的,用遊戲化設計和管理自己的生活,模塊化任務、學習技能、隨機事件、成就激勵、多人連線、用戶體驗。」 「『打邊爐』可說是我的價值觀。吃是人與人交流的真實一面。在寒冷天氣又或經過一天辛勞後,親朋好友圍聚一檯,各自把喜歡的食材放進鍋裏,不苟禮節落鍋急涮,猛吹幾口便直接入口,咀嚼間有種結結實實的溫暖。暢談一席樂也融融,在推杯換盞、優哉游哉中把事情決定下來,誰也不會留意時間流逝。往往底湯更讓人感到出奇的越吃越有味道,是一種集眾人積澱的精華。這亦是一種充滿包容及認同,打破隔膜,不用費心考慮禮節,具有參與感和儀式感的活動。文化進步演變出愈來愈多的品種:涮羊、雞煲、部隊鍋、麻辣燙等,但終歸形式意義都是次要,重要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繫。」 Binnoll 樂於吸收新知識,並從中建立規律與積累,在重覆熟習中發現驚喜與突破。他也喜歡結識好友,耹聽他人的故事,探索不同的文化。而興趣則包括寵物、種植、烹飪、行山、跑步、瑜伽、滑板、射箭、博擊、桌遊、話劇、繪本、手工、設計、藍調、爵士、民俗學、社會學及遊戲學。 在未來,Binnoll 及 Cypress 都期望可參與一些與社會服務相關以及關注不同社群的工作計劃,更深層了解香港及回饋社會。其次,他們倆也十分期待未來在 JCI 有機會參加與大灣區相關的活動或交流。   文:黃洪銓 Nicky

NGO 專題:Lifewire 護.聯網

「Lifewire 護.聯網」成立於2014年,為香港首間為罕見病兒童籌款的網上群眾募資平台,除了透過舉辦大型籌款活動,如「愛跑」慈善跑、慈善攝影拍賣展、慈善管弦樂演奏會等,為患病兒童籌款。除此之外,亦歡迎社會上各界人士在眾籌平台自創籌募活動。 「Lifewire 護.聯網」在今年6月在中環大會堂舉辦了「弦.愛」慈善演奏會。我們太平山會友張航溢 Cory 在 「Lifewire 護.聯網」工作,Cory 亦邀請了會友們到場觀賞演奏會。演奏會為觀眾帶來充滿藝術性的管弦樂表演,同時為罕見病病童籌款。 創辦人及董事彭一邦博士工程師太平紳士在慈善演奏會後向我們分享,他說道最初組織最初只是在網上發起眾籌活動,後來規模卻越做越大。彭博士表示很慶幸能夠幫助患病小童,自己也能夠從小童身上學習不能放棄的精神。除了籌款直接幫助患病兒童外,彭博士也希望提升一般市民大眾對罕見病的認知,讓患罕見病的家長有更多支持,組織也會鼓勵支持者及患病兒童及家長一同出席各活動,大家一同分享快樂。 以下為 Cory 在「Lifewire 護.聯網」工作的一番感受 「聚暖承家.家繫太平」一句窩心而熱血的口號把我帶進了太平山青商這大家庭,慶幸能遇到一郡「奮青」抱著共同信念去服務社會。然而作為一位手腳健全的青年人,看著一郡小孩在苦受著罕見病蹂躪,實感無奈。稚子何辜,在本應享受無憂童年的青春年華卻面對著無法治癒的罕見病。無論是病童或家人只能無助的承受著疼痛、擔憂,甚或離別。「有病沒錢治」的個案比比皆是,因未納入藥物名冊資助,數以百萬元起跳的藥費常人實是無法負擔。更多的是「有病沒法治」,或是未能確診病因,或是根本無藥可治。 慶幸機緣巧合下透過自身在NGO的工作而接觸到攝影,從市場推廣工作到兼顧拍攝訪問,反倒拍出了更深刻的情感,也多了一個服務病童的崗位。每次採訪拍攝一個新個案,都發掘了一則被社會遺忘的感人故事。記得曾有一位女孩,有著橫溢的繪畫天份。即使半腳踏進鬼門關,醫生也打算放棄時,躺在床上的她卻道:「媽媽,你唔好放棄我,就算只係得返一隻眼郁得,我都想繼續生存落去。」堅強的意志令她活下來,但卻失去活動能力而要與輪椅相伴終身。然而,即使要使用吊機把她吊至床上才可進行物理治療,她未曾言棄,堅持以無力的小手一筆一筆的在畫板上刻劃著秀麗的線條。我漸漸發現,幫助病童的同時,其實他們樂觀的精神及堅毅的勇氣反是為自己帶來反思和鼓勵。遇上失意和挫折?「So What,其實落雨又有咩好怕喎!」 對於每位罕病患者而言,被人歧視常有發生。「阻住晒!坐輪椅大晒咩!」奇怪般的眼神以及一句句的冷言冷語如箭般插進他們心坎。社會大眾很多都對罕見病不了解、不諒解。所以除了金錢上的援助,社會大眾的關注、關愛和接納更能暖入他們心扉。那怕只是參與義工活動,每句「加油」,都是他們堅持下去的動力!作為青商一員,希望能透過此平台向大家介紹這郡被遺忘的小眾,令大家認識更多罕見病,讓我們也在病童抗病路上留下足印。其實,他們並不孤單! 罕見病個案 - 肌萎小勇士:多得你擁抱 簡單一句「媽媽,我愛你」,你我也許因怕尷尬而難以啟齒;但對陳梓鍵的父母而言,他們卻是「聽一次,少一次」...... 剛出生的梓鍵與一般小朋友無異,還非常精靈,誰料半歲時的一場肚瀉、一份確診報告,令一家陷入絕望深淵。「檢查到佢肝酵素比正常高好多,一度仲誤以為肝炎。」徘徊於肝科、檢驗科、腦神經科,都未能查出病因;且因他年紀小,未能以針刺入肌肉內檢查,亦未能在當地作DNA檢驗。輾轉返港到急症室重新檢驗,一歲半時終確診杜興氏肌肉營養不良症。「喺屋企攬住梓鍵喊咗一場,之後話畀自己聽,要努力珍惜同佢一齊相處嘅時間。」 這病發率有五千分之一的罕見病,無藥可治,肌肉會逐漸萎縮壞死,不只影響患者的活動能力,更會影響心肺功能,嚴重起來更要依靠呼吸機。「醫生都講到小學五、六年班可能會行唔到,小朋友嘅平均年齡就係18歲,自己係好接受唔到!」還記得去年認識梓鍵時,他仍能走路,事隔不足一年,他已退化得全靠輪椅代步。出入門口上輪椅,梓鍵雙手都不夠力撐起,每次只能伸出雙手要媽媽抱起。「照顧上比較辛苦,自佢行唔到後,感受到寸步難行,有時一兩級就要行多十幾廿分鐘。」之前仍能到公園玩滑梯,或到他最愛的沙灘,現今全都不行;因着很多地方傷健設施不足,每次出門都打仗般「大陣仗」。 雙手無力,汽水也拿不起;遑論簡單的日常生活自理,「我想斟水嗰時,唔夠力拎起個水煲。」雙腳無力,一但坐下就不能自行站起來,「返屋企沙發想過去第二邊我趴喺地下,再爬入去…」,「照顧佢係挑戰!」日常生活令媽媽吃不消,「我哋住嘅地方唔係設計俾傷殘人士,沖涼或者佢想去廚房煮下嘢食都做唔到,樣樣嘢都要幫佢去做。」看着兒女長大本是父母最大的盼望,但隨著梓鍵的成長,卻讓媽媽擔心;「每次抱完佢後都大汗淋漓,我都好辛苦,舒一口大氣,究竟自己體力同意志仲可支撐幾耐?佢個變化會係點?我哋掌握唔到,唔知佢個變化自己承受到幾多。」 縱然醫生指暫時並無藥物可醫治,他們仍緊抓每一個接受治療的機會。踩單車、電動輪椅、水療,眼見通通都未對梓鍵的病情有顯著幫助。苦無對策下,即使明知服食類固醇會影響血壓、引致血糖增高,更會令食慾增加致肥胖……等數不出的副作用,只求爭取讓他恢復多一點力。更奔波中港兩地接受不同的中醫治療。接受針灸很是痛;服用中藥很是苦,小伙子只憑一顆堅毅的心,咬緊牙關撐下去。「為咗醫好個病,要堅持,堅持落去,咁就可以舒服啲。」 成長之路走得比別人迂迴,媽媽並未讓梓鍵恃寵生嬌。在日常生活中,一些看似簡單的自理對梓鍵亦是挑戰,有時亦會選擇放棄,直接依賴媽媽。但媽媽深知不能讓兒子養成依賴習慣,亦會先以一句「你做得到!」鼓勵他先嘗試自行解決問題,若然不行則再引導。有時無法站起來,梓鍵亦難免會氣餒,這時他耳邊總會一句「嘗試吓大力小小啦!」也許正因父母的教導,令梓鍵比一般小孩堅強,既痛又苦亦能挺過每場駭浪。罕見病令梓鍵變得與同伴有所不同,但媽媽反而藉此讓他從中學習平等。一些同伴間的無意之舉或會牽動他的小小心靈,簡單至與幼稚園同學玩時,因別人跑得快而不等他亦會感到不快。「雖然你行得唔比人哋快,但你同其他小朋友係一樣,無話因為你行唔到而讓你」看似是對兒子的一句教訓,卻是對他的一份肯定,他,也是一個與同伴無異的小孩。「我會話比佢聽大家都係平等,個思想唔好係,因為我咁樣,人地就要比多啲機會我或者讓我多啲。其實大家係公平嘅!」 媽媽對梓鍵的稱讚「佢係好識關心同體貼人」,進餐時,梓鍵非但沒有「撓埋雙手等開飯」,更主動分派餐具、為大家倒水等,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病而覺得別人照顧自己是理所當然。但要數到最觸動媽媽心靈的,莫過於在她生病時兒子的一件趣事。「印象最深刻係有一次我好唔舒服,去完街返嚟我就發覺發燒,當時佢好細個,但佢都扭咗條毛巾畀我敷,趁我喺房又攞個地拖拖左咗個地,我個嗰晚起身仲好唔舒服,醒左就諗,個仔做咩仲唔嚟訓覺,仲想質問佢,出嚟見到佢拖咗個地,雖然全部都係水。」談起這段溫馨而的回憶,媽媽面上泛起了甜絲絲的笑容。「好開心,咁細個識錫自己又幫做家務,同佢有時見我做野辛苦,會攬我錫我,又話媽咪,辛苦你呀,有時煮飯佢又會話。多謝你呀媽咪,多謝你咁辛苦照顧我煮飯比我食呀。」切身的體諒,窩心的說話,就成了一家人步過陰霾的動力。正當很多家長都對自己的子女「偃苗助長」時,梓鍵媽媽的心願卻顯得很簡單。「唔係希望佢要有幾多個A,只係希望佢學到點勇敢面對個病,學到樂觀,做到自己想做既野,又幫到有需要既人」 也許是因着病的關係,令媽媽更珍惜讓愛兒享受美好的青春時光。不但對梓鍵的成績沒太大要求,反倒希望自己能盡快考到駕駛執照,方便帶着梓鍵到處玩。除此之外亦培養得愛兒興趣多多,「煮嘢食」、乒乓球、砌lego等都能令他忘形的玩一個下午。你可能更看不出他是位「舞林高手」,即使不能隨音樂擺動全身,他仍熱愛跳輪舞。或許表演時沒有五光十色的燈光,或許沒有華麗的舞台。但他卻非常享受跳輪椅舞的時刻。「舞台可以表達到我心情,人地知道我係咩人嘅心情。」盡情投入音樂,令他跳得比舞者更顯激情,絕不比他們遜色。開朗健談的他更說想當一名「Youtuber」,與網友分享日常生活! 不過最令梓鍵感到自豪的則是自己與其他人無異,「我坐輪椅,但都做到好多嘢!」病患不但沒有磨蝕他的意志,反倒令他學會珍惜時間,亦勇於挑戰,實現自己的夢想。而媽媽亦希望透過為梓鍵的上的一課生命教育,傳播予更多人。幼子無知,不明為何母親會以淚洗面,但藉著彼此相擁,還是為對方帶來溫暖及支持。小小年紀已經歷了許多磨難,就讀幼稚園時更因較少說話而一度被評估中心評為自閉症,「當時醫生同我地講,話唔好以為自閉好大件事,話自閉好廣泛。」 在人前的梓鍵非常健談,很難想像他小時曾因少說話而被人排斥,令他不能順利就讀全日制幼稚園。幸而轉到新幼稚園後遇到很好的老師及校長,提供了很多的幫助和訓練。令他升讀小學後更明顯開朗,願意跟陌生人對話。經再次檢查後確定他不屬於自閉,這才令媽媽短短鬆一口氣。然而隨著梓鍵每天長大,媽媽肩上的負擔亦愈見沉重。路縱難行,作為媽媽也不離不棄,遇到面對唔到既時候,就會找同路人/可信任的朋友、社工傾談輔導一番,一家人就是如此撐了過來。 罕病小知識 - 甚麼是「杜興氏肌肉營養不良症」? - 發病率五千分之一,約六成與遺傳有關,患者全是男性。 - 失去某種細胞,引致肌肉病變。 - 令心臟肌肉引起變化導致心肌病。 - 肌肉無力,關節出現畸形,影響心肺功能。 - 嚴重可發生心律不整、心臟衰竭等病症。 有關梓鍵的片段,可瀏覽: https://bit.ly/2DPWHbe 文:會員 黃洪銓、準會員 張航溢 NGO:Lifewire 護.聯網 網址:www.lifewire.hk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ifewirehk/

活化「虎豹別墅」迎來新用途

「虎豹別墅」近日完成活化修復,今年四月起免費開放。「虎豹別墅」現在化身成為一所音樂訓練學院,名為「虎豹樂圃」,提供中西音樂培訓和社區外展活動。屬於一級歷史建築的「虎豹別墅」現在由「胡文虎慈善基金」營運,這是由胡仙女士於1972年成立的慈善機構,以發揚其父胡文虎先生的慈善事業。 「虎豹別墅」的活化是透過發展局推動的「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進行。計劃在2008年由發展局推動,目的是把政府管有的歷史建築交由非牟利機構營運,並由政府撥款資助保育活化,善用歷史建築,為它們注入新生命,供市民大眾享用。 每家必備的虎標藥油 胡子欽在1860年從中國福建遷往緬甸仰光,並在1870年開設永安堂中藥店。胡子欽的兩個兒子胡文虎及胡文豹在1909年繼承父業後,吸收亞洲各國中西藥業的經營情況,並改良配方推出「虎標萬金油」產品,並暢銷至東南亞各地。在胡氏兄弟二人經營下,永安堂業務擴展到中港澳、馬來亞、泰國、印度及印尼等地。除了藥業外,胡文虎亦在東南亞地區建立起報業王國,於1938年在香港創刊的《星島日報》便是其一,而報章也成為宣傳「虎標良藥」的強力媒介。 胡氏兄弟在戰前已成為華僑富商,在1926年已經在新加坡建立藥廠,至1932年,香港成為虎標藥物的第二大生產地,所以胡文虎常在二夫人陳金枝的陪伴下前往香港。由於陳金枝喜歡國際化城市及宜人的氣候,所以胡文虎在香港斥資建設「虎豹別墅」及「萬金油花園」(又稱「胡文虎花園」)。「虎豹別墅」雖然以兄弟二人的名字命名,但實際上是胡文虎家人的住所。而「萬金油花園」則開放給遊人參觀,為自家品牌作軟性宣傳,也可間接回饋社會。胡氏兄弟後來亦在新加坡及中國福建省興建第二及第三座「虎豹別墅」。 胡文虎也是一位有名的慈善家,他除了資助興建醫院、學校及老人院外,也為受天災影響人士提供援助。 「萬金油花園」 - 遊客必到的主題公園 香港「虎豹別墅」於1936年落成,座落於香港島銅鑼灣大坑道半山。別墅是屬於「中式折衷主義」的型式,即以西式的鋼筋混凝土結構,融合傳統中式建築外貌。類似中西合璧的戰前大宅還有「何東花園」 (1927年,現已拆卸)及「景賢里」(1937年),是華人在戰前殖民地社會地位提升的象徵。 別墅後山的「萬金油花園」可以說是香港第一個主題公園。有別於西方以卡通人物及童話故事構成的童話樂園,「萬金油花園」是以中國民間及宗教故事為主題,園內依山設置不少亭台樓角,並設置不同警惡勸善的故事的彩色雕像及壁畫,當中以十八層地獄的場景的「十王殿」壁畫令遊人最為難忘,另外還有「八仙過海」、「豬兔聯婚」、舞獅等雕塑。胡氏家族也有意將花園設為家族陵墓,是故園內建有悼念胡子欽的紀念碑,以及藏有胡文虎靈骨的「胡文虎堂」。 花園另一個地標就是高四十四米的七層「虎塔」,這座中式白塔直至拆卸前一直是全港島唯一的中式塔。「虎塔朝暉」曾被譽為香江八景之一,「虎塔」居高臨下,在山下已經清晰可見。「萬金油花園」亦可飽覽大坑、銅鑼灣及維港景色,自戰後至七十年代都是中外遊客訪港必遊景點之一。 胡文虎於1954年去世,胡氏家族在七十年代末把「萬金油花園」賣予地產發展商長江實業,自此「萬金油花園」逐步發展成高層住宅大廈,故此九十年代的「萬金油花園」已經比原來少了很多。「虎豹別墅」在後來被進一步賣給長實,長實在1998年提出發展計劃,建議拆卸「虎豹別墅」、僅餘的「萬金油花園」以及「虎塔」。當時政府及古蹟辦積極與發展商商討保育的可能性,最後政府與發展商達成共識,以寬減補地價的條件來換取「虎豹別墅」及私人花園交還給政府保育,而「萬金油花園」及「虎塔」則可用作發展住宅樓宅之用。最終「萬金油花園」在2004年拆卸,並在2007年建成住宅屋苑「名門」,形成現在平臺基座與四座高樓緊緊包圍著「虎豹別墅」的格局。 虎豹別墅地下大廳的月門玻璃彩繪 活化後的虎豹別墅 經過多年修復後,「虎豹樂圃」已經對外開放。筆者隨「虎豹樂圃」執行董事胡燦森帶領的導賞團進入「虎豹樂圃」細心欣賞,別墅內不難感受到大宅中西合璧的氛圍。室內的西式房間佈局,中式飛檐裝飾及圖案,以及很多富有緬甸宗教色彩的壁畫,都可見胡文虎把多國文化融合在一起。在活化時項目團隊都對原來的建築元素盡力修復,其中別墅外牆使用的洗水米批盪(又稱為上海批盪),是一種混合碎石粒在英泥的批盪技藝,能夠模仿石牆凹凸不平的質感。洗水米批盪制作過程繁複,要先將混有顏料的英泥、碎石粒及清水拌合,把砂漿批上牆身後,再以清水及毛掃反覆清刷表面,風乾後才完成凹凸表面的效果。這技藝對工人的手工要求很高,現今很多傳統技術都已不再流行,故修復有一定難道。 另外大宅內的窗戶及大門都裝嵌有意大利佛羅倫斯製作的彩繪玻璃,大廳正面及背面月門上的彩繪玻璃還有老虎圖案,十分特別。胡燦森表示,項目團隊原本打算把玻璃運往外地作修復,但由於運送風險太大,最後決定在別墅內其中一個房間設置工場,請來香港現代玻璃藝術師傅協助把拆下來的玻璃逐塊清洗及重新上色,其中最大四幅玻璃,便花了四個月時間來修復。 屋頂亭台樓閣均是綠色琉璃瓦砌成的中式屋頂。琉璃瓦以黏土塑高溫燒製,在表面塗上釉後成為漸變色的效果。「虎豹樂圃」內用作修復的新琉璃瓦片,是在國內以柴火燒製。屋角上裝有龍頭魚尾形狀的琉璃瓦,牠是中國神獸「鴟吻」,常見安裝於宮殿及廟宇的屋脊上,古人相信龍生了九個孩子,牠們都不是龍,而且各有所好,「鴟吻」能噴水成雨,故用放在屋脊上作鎮邪之物以避免火災。而「鴟吻」形狀的瓦片也有實際的價值,它銜接並封固了屋脊與檐角交匯處的縫隙,防止雨水通過縫隙滲入。 胡燦森原本也是一位建築師,在導賞團中除了講解虎豹別墅的歷史外,也會講解保育活化的過程,例如為配合新用途及現今建築物條例需要,修復團隊需要加設新的走火通道、升降機及新的防火裝設等。胡燦森表示建築師在保留古蹟原貌之餘,也要為新加的設備及音樂班房作出相應考慮及安排。胡燦森認為,「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可以為古蹟賦予新用途,但保育只是其中一部分,活化才是重點。「虎豹別墅」不是要做博物館,古蹟也不應一成不變的,能夠在同一古蹟內迎合新用途,正正是「虎豹樂圃」想做的事。胡燦森希望大家以後想到虎豹別墅,不只是想起十八層地獄的壁畫,而是想到音樂訓練學院。 左二者為「虎豹樂圃」執行董事胡燦森   文:會員 黃洪銓 建築師 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香港探古-Hong-Kong-Heritage-Exploration-391245877881495/ 香港大學建築學文學士(榮譽) 香港大學建築學碩士 香港建築師學會會員 香港註冊建築師 虎豹別墅內的緬甸宗教色彩壁畫,內有虎標旗幟

菁.品生活 – 威士忌篇(下)

    “源於生命,粹之靈魂” 上一篇筆者談及蘇格蘭威士忌的起源及歷史,這一篇介紹蘇格蘭威士忌的六大產區,讓我們繼續一起菁・品威士忌。蘇格蘭威士忌的美,美在於當地有六大產區、126家間酒廠各有鮮明的風味與性格。以下便淺談六大產區: 產區:Speyside Speyside是指斯佩河流域(River Spey)周邊的地區,水量充沛、水質優良,釀出來的威士忌口感柔順,那裏林立了蘇格蘭近半數的威士忌酒廠,密度甚高。包括全球銷量第一的單一純麥威士忌Glenfiddich及The Glenlivet,還有很多人也追捧的Macallan。據說18世紀英國推行禁酒令,不少製酒業者為逃避重稅,北上至Speyside的偏遠河谷定居,慢慢令這片肥沃的土地成為酒鄉(沒錯,這就是蘇格蘭威士忌的由來)。這裡的商業中心達夫鎮(Dufftown)被稱為「威士忌首都」,成為威士忌愛好者造訪蘇格蘭的首選之地,而該區還有個知名的製桶廠Speyside Cooperage,亦是酒迷不可錯過的必訪之地。 Speyside的威士忌如Macallan、Glenfiddich、The Glenlivet等幾個主要品牌的風格相近,都有濃厚的花香,不少作品還帶有蜜糖、杏仁等味道,酒體也較為輕盈的她跟艾雷島(Islay)的「重口味」兩走極端。假若你對花香有一種無法抗拒的情懷,那麼相信Speyside產區的作品是你的不二之選。 主要酒廠: Aberlour、Balvenie、Glenfiddich、Glenfarclas、The Glenlivet、Macallan、Strathisla “蘇格蘭高低地區域的分別可以由蘇格蘭兩大城市劃分; 東邊的愛丁堡與西邊格拉斯哥的連線為界,連線以南的區域為低地,以北則稱為高地。” 產區:Highlands 高地區(Highlands)代表的就是地勢高、緯度高,而英國最高山Ben Nevis就座落於此區,雖然海拔僅1344公尺,但山頂終年積雪。Speyside在地理位置上本身屬於在Highlands地區內,因太多酒廠的緣由,所以在威士忌產區才獨立劃分出來,因此不少在Speyside區的酒廠仍會在酒標上標註「Highland Whisky」。Highland Life被認為是典型的蘇格蘭生活,與英格蘭大異其趣,除了緯度造成的溫差、黑夜白晝時間長短外,居住在這裡的人被稱為Highlander,他們過的生活統稱為Highland Life,玩的一些推大石、丟樹幹、射箭等遊戲被叫做Highland Game,連這裡的牛都是有瀏海、很有個性的Highland Cow。但Highlands由於在六大產區中幅員最廣闊、酒廠數量多,因此各酒廠的風格差異也十分明顯。 Glendronach與Glengoyne是主雪莉桶的作品,你可找到黑色水果、乾果,甚至朱古力等味道,尤其Glengoyne水準偏穩定,18年或以上的酒款,味道有點像日本威士忌山崎。而Ben Nevis、Clynelish是比較像Speyside作品,前者獨特的香蕉香氣與後者清爽的風格。位處最北的Old Pulteney又是另一極端,由於酒廠設立在海邊,陳釀時受海風影響,所以其最標誌的風格就是「鹹」,尤其12年酒款,第一口品嚐時會以為自己喝了一口海水;但其17年與21年酒款卻做得很平衡,因此也屢獲世界大獎。 另一Highlands代表的還有Glenmorangie,它自從被奢侈品名牌集團LVMH收購後營銷策略大改造,不但品牌重塑、包裝變得新穎,甚至連製酒模式也有改變,譬如每年都推出不同過桶(即是在傳統波本桶陳年後,轉到紅酒、穀物威士忌桶等陳釀若干時間,然後才入樽。)的特別版,很受新一代酒迷的追捧。 主要酒廠: Ben Nevis、Clynelish、The Dalmore、Glendronach、Glengoyne、Glenmorangie、Old Pulteney、The Singleton               蘇格蘭高地牛 產區:Lowlands 低地區(Lowlands)緯度低和地勢低而平坦,同時也位處蘇格蘭南部,境內有愛丁堡及格拉斯哥等重要城市,但工商業興旺的同時卻令威士忌酒廠也關了不少。受威士忌傳統產國愛爾蘭影響,許多低地酒廠都奉行三次蒸餾(一般單一純麥威士忌都是兩次蒸餾),因此製造出酒體較輕盈順滑,口感較清新簡單的風格,與Highlands產區風格也截然不同。 Lowlands目前有10家酒廠,4家營運已久:Ailsa Bay(隸屬格蘭父子)、Glenkinchie(隸屬帝亞吉歐)、Auchentoshan(隸屬賓三得利)和Bladnoch。另有6家21世紀後才重新開張,顯見此區復興之姿,包括2005年12月的Daftmill;2012年成立能同時釀啤酒與威士忌的微型精釀酒廠Eden Mill St Andrews;2013年1月由Wemyss家族買下並於2014年開始營運的Kingsbarns酒廠;2014年11月遊客中心開張,蒸餾出第一桶酒的Annandale;2016年開始運作的InchDairnie酒廠;以及位於格拉斯哥的「最新入列的低地酒廠」 Clydeside,於2017年11月6日投產,11月23日遊客中心開張。此外還有尚未開幕的酒廠Lindores Abbey及Ardgowan,由格拉斯哥市中心的Glasgow Distillery Company規劃興建中。還有6家低地區酒廠設備仍能運作,只是現在休停釀製:Rosebank、Kinclaith、St. Magdalene、Ladyburn、Inverleven和Littlemill。 主要酒廠: Auchentoshan、Bladnoch、Glenkinchie、Ailsa Bay   產區:Campbelltown  Campbelltown位於琴泰岬半島(Kintyre)、吉拉島 (Jura)與愛倫島 (Arran)中間,靠近愛爾蘭。過去曾有多達28家酒廠,因此被稱為「世界的威士忌首都」。但因美國的禁酒令,加上景氣蕭條,到2010年為止,這裡只剩3家酒廠仍在運作生產,榮景不再。 第一家酒廠名叫Springbank,生產3種不同風格的威士忌:Springbank、Longrow和Hazelburn,其分別在大麥烘烤與蒸餾次數不同。第二家酒廠是Glengyle,它被 J & A Mitchell家族、也就是Springbank的經營者重新復廠,該酒廠推出的酒款名稱為Kilkerran,是為了避免與另一款高地調和威士忌「Glengyle」混淆。第三家則是隸屬於羅夢湖集團的Glen Scotia酒廠,該集團重新整頓酒廠後更推出全新商品:Double Cask 15,結果大受歡迎。 不過Campbelltown的重要性在於「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在1920年到了當地學習,並在現已不復存在的Hazelburn酒廠研習製作威士忌,那裡亦是他在蘇格蘭研修之旅的最後一站;然後他將所學帶回日本,協助Suntory建立第一間蒸餾廠——山崎;繼而在北海道創建個人酒廠余市,最終發展到現在賣斷市的品牌,都是動人的後話。Hazelburn在1930年倒閉後於近年被接手,納歸Springbank的旗下。若對Campbelltown有興趣的你也可同時嘗嘗當中有沒有日本威士忌余市的味道。 “蘇格蘭與愛爾蘭的地形奇特,由於地塊運動的分裂,與冰河時期的冰川切割侵蝕使得這裡成為地質學家研究的重點。尤其你看蘇格蘭地圖時,會發現右側的海岸線是平整的,但左側的海岸線則是破碎多島,因此島嶼區威士忌就只出現在從蘇格蘭的北邊及逆時針往西海岸方向才存在。”  產區:Islands 島嶼區(Islands)意旨艾雷島(Islay)以外的島嶼(Orkney、Harris、Skye、Raasay、Mull、Jura、Arran),雖然酒廠不多且分散,但風格卻有點相近。Islands作品都有帶點海洋氣息的口感,而香氣上則接近Islay作品,兩者香氣同時都帶有泥煤味及煙燻味,只不過是程度上有深淺之別;Islay的威士忌可能多點泥煤味,而Islands的則較多煙燻味。 奧克尼島(Orkney): 蘇格蘭最北端的島嶼,島上1/3人口有維京人血統,這裡有蘇格蘭緯度最高的Highland Park以及Scapa兩家威士忌酒廠。 哈里斯島(Harris):正在興建一座新的威士忌酒廠,目前該酒廠已經有哈里斯琴酒問世。 史凱島(Skye):又名蒼穹島,這裡有相當知名的島嶼威士忌酒廠—Talisker;其作品風格豪邁奔放,感覺彷彿置身於大自然中;其煙燻香味獨特,品嚐時亦會嘗到一點點鹹,這就是筆者所提及的海洋氣息。她們連包裝也以海浪、風暴等風景主題,貫徹大自然色彩;如果你到蘇格蘭天空之島(Isle of Skye)旅遊,不妨到訪這島上的Talisker威士忌酒廠。2017年又於島上開幕了一家名為Torabhaig的新酒廠。 拉瑟島(Raasay):R&B集團正在這個小島興建Raasay威士忌酒廠中。 茂爾島(Mull):島上有間隸屬南非商帝仕德的Tobermory威士忌酒廠,它也生產泥煤威士忌稱為Ledaig,目前該廠重新翻修中。 吉拉島(Jura):與艾雷島(Islay)遙望,島民不多卻堅毅自主,Jura威士忌同時有泥煤與非泥煤兩種風格,呈現與艾雷島(Islay)不同的島嶼風情,Jura酒廠與The Dalmore同樣隸屬懷特馬凱集團。 愛倫島(Arran):是個最接近Lowland的島嶼,愛倫島(Arran)島上唯一的酒廠,是間年輕、充滿創意的酒廠。 產區:Islay 艾雷島(Islay)位在蘇格蘭西岸的吉拉島(Jura)旁邊,艾雷島的大小僅僅約620平方公里,人口亦只有4000餘人,但已有八家知名的威士忌蒸餾廠。艾雷島(Islay)是蘇格蘭威士忌的聖地,一來,據稱這裡是蘇格蘭威士忌的起源地;二來,島上威士忌以泥煤味著稱。由於島上約有1/4土地被泥煤覆蓋,許多酒廠使用的水源也有泥煤層影響,艾雷島因此成為泥煤威士忌的代表。其作品風格卻特別強烈,我戲謔像正露丸氣味的泥煤(Peat)味道,有人愛到至死不渝;有人卻聞到耍手擰頭,永遠沒有中立的餘地。一個小小的彈丸之地為何令世界的威士忌愛好者也為之瘋狂,以下則介紹八家艾雷島(Islay)酒廠的特色: Ardbeg :在艾雷島(Islay)的酒廠中,以其強烈的泥煤和海水碘味而出名,這跟Ardbeg使用的水源Uigeadail湖深受泥煤層影響也有關係(Uigeadail也是Ardbeg其中一款作品的名字)。雖作為知名酒廠,但Ardbeg的年產量並不高,僅110萬公升而已,不到旁邊Lagavulin 的一半。同樣隸屬LVMH旗下的Ardbeg在行銷上非常用心,很多威士忌初心者就是從Ardbeg開始認識艾雷島(Islay)的,每年一度的Ardbeg Day也是愛好者的年度盛會之一。 Bowmore :創立於1779年,可以說是艾雷島(Islay)島上歷史最悠久的酒廠,在1989年被Suntory出資後現在已經100%是Suntory子公司了。Bowmore也被許多人認為是最能代表「艾雷島風格」的酒廠,品質優良加上行銷操作得宜,Bowmore近幾年間的銷售量成長速度日益增長,Bowmore也是少數還有自行進行地板式發芽作業的酒廠,泥煤、煙燻味和其他酒廠相比並不特別突出,但味道適中有深度,喝過了各種酒再回來Bowmore會更感受到其中的奧妙。 Bruichladdich :創立於1881年,在1994-2001年關廠了一段時間。酒款差異相當大,一般的Bruichladdich是相當溫和而沒有什麼泥煤味的,盲飲中你可能不會發現這是艾雷島酒款(酚值*大概只有3~5ppm);但他們也生產重泥煤怪物「Octomore」,有167ppm的超高酚值*。 Caol Ila :創立於1846年,是帝亞吉歐旗下生產量相當高的蒸餾場,年產量有360萬公升,高居所有艾雷島酒廠之最。其所生產的威士忌除了作為酒廠單一純麥出售外,有相當多也提供給其他調和威士忌作為調和原酒使用,如Johnny Walker、White House Whisky等等。主要使用波本桶來陳年。 Kilchoman :是艾雷島上最新的酒廠,2005年設立至今不過十多年歷史,產量也相當低。被稱為「農場蒸餾廠」的Kilchoman座落在農場中央,建築物也是由農場設施改建,有著廣闊的田園風光。Kilchoman也進行地板式發芽自產麥芽,不夠的部分會向Port Ellen購買。 Lagavulin : 建廠於1816年,與Caol Ila 同屬是帝亞吉歐旗下的酒廠,Lagavulin的原酒也提供給White House Whisky作為調和使用。酒款融合各種艾雷島的特色風味:泥煤、藥水、煙燻、鹽,也是相當能代表艾雷島的酒廠。 Laphroaig :建廠於1810年,Laphroaig最自豪的就是自家的地板式發芽(不過其實只有15%麥芽是用自家的)和自產烘乾用泥煤了。用這些材料做出的威士忌有著相當強烈的消毒藥水和碘味(也常被說是正露丸味),這也成為了Laphroaig標誌性的風味。酒友們對這樣強烈的個性也是好惡分明,要不成為狂熱粉絲、要不就是敬而遠之。 Bunnahabhain :創立於1881年,現在是邦史都華旗下蒸餾廠,原酒也提供給Famous Grouse、Cutty Sark作為調和使用。Bunnahabhain名列「蘇格蘭十大最值得參觀蒸餾廠」,由實際釀造的工作人員導覽解說,很適合威士忌迷參觀。Bunnahabhain酒款的泥煤值相當低,有著豐富的花果香,可以說是「不太像艾雷島的艾雷島威士忌」。 *發芽大麥經過泥煤煙燻烘烤,會吸附「酚類化合物」(Phenol),而酚值的高低,也呈現出泥煤烘烤的程度,計算單位是PPM(Parts Per Million百萬分之一),PPM值越高,泥煤的含量就越高。 1~5ppm屬於低度泥煤含量 15~25ppm屬於中度泥煤含量 30ppm以上屬於高度泥煤含量 文:會員 黃泆軒 Isaac Wong 特別嗚謝:Ricky Siu @ The Good Spirits 面書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hegoodspirits/ 左為會員黃泆軒 Isaac Wong,右為 Ricky Siu @ The Good Spirits

菁.品生活 – 威士忌篇(上)

   “源於生命,粹之靈魂” 威士忌(Whisky) 這個名稱當初源自蘇格蘭古語(蓋爾語)的uisge beatha,意稱為「生命之水」。所謂的「生命之水」一開始其實是指酒精這種物質本身。早期的人類在剛發現蒸餾術時,並不是非常瞭解這種新技術本身的原理,因此人們誤以為酒精是種從穀物裡面提煉出來的精髓,一如人的身體裡面藏有靈魂。而靈魂是生命的精髓。因此,經過蒸餾之後產生的這種酒類,會在西方被稱為「靈魂」(Spirits) 是其來有自。如今歷經多年的演變和歷史傳承,在蘇格蘭地區所釀造的威士忌除了擁有獨特的風味、複雜的口感、迷人的香氣等蘇格蘭榮耀之外,其文化對其他國家的威士忌釀造,也有了相當程度的影響。 蘇格蘭成為全球主要生產威士忌的國家外,還有美國、愛爾蘭、加拿大、日本、台灣等,這些國家也移植了蘇格蘭釀造威士忌的方法,再根據當地的環境、氣候、產物的不同而發展出各自特色的威士忌,例如美國的波本威士忌、日本的調和威士忌等。 以釀造的材料來分,威士忌可分為「穀類釀造」(Grain Whisky)、「麥芽釀造」(Malt Whisky),前者是以玉米、燕麥、甘蔗等釀造而成,酒精味較重而價格也是最便宜;後者則是以大麥的麥芽釀造而成,會因產地、釀造手法、年份等不同而散發出不同的酒香,價格相對穀類威士忌貴,造就很多品嚐威士忌的狂迷歡迎。 蘇格蘭威士忌(Scotch Whisky)是全部以大麥芽釀造,可分為「單一麥芽威士忌」(Single Malt Whisky)、「純麥威士忌」(Pure Malt Whisky)、「調和威士忌」(Blended Whisky)三種: - 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分之百以大麥芽釀造,並由同一家酒廠釀製,且必須全程使用最傳統的蒸餾器,不得添加任何其他酒廠的產品,香氣最重及口感最複雜,是最純淨的威士忌。在威士忌中有著最貴的價格。純 - 純麥威士忌,是百分之百以大麥芽釀造,由數家酒廠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調製而成,香氣較重。價格相對調和威士忌貴。 - 調和威士忌,則由兩種以上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或純麥威士忌調合而成,其他地區或國家的調合威士忌則有可能添加穀類威士忌,風味偏甜而沒有單一麥芽威士忌般濃烈。價格則要視乎釀酒廠添加的單一麥芽比例多寡。 蘇格蘭威士忌在釀造過程中須注重精準的科學數據,調配時又靠憑著調酒師的味覺及嗅覺等經驗掌握藝術性,所以能充分表現出蘇格蘭人的理性與感性的不同面貌和精神。 大家對於威士忌的第一印象是琥珀色或金黃色的酒體,但原來剛燕餾好的威士忌新酒其實和伏特加的差別不大,是一種經過蒸餾的無色液體,而且口感也不太好。那麼蘇格蘭威士忌會變成琥珀色的液體及帶有泥煤味呢?原來是為了逃稅而產生一個美麗的意外。 蘇格蘭威士忌從中世紀就經已有存在,直至到十九世紀,因為當地政府對威士忌蒸餾業課以重稅,釀酒商為了逃稅而躲藏到深山中的進行私釀,為烘乾大麥只好取山中取之不盡的泥煤為燃料。加上蒸餾好的酒不能公開銷售,在買家來之前,只能先把酒藏在棄置的雪莉酒桶(Sherry Oak Cask)之中。威士忌在這漫長的時間吸收著雪莉酒桶的氣味,沒想到這美麗的意外把威士忌的品質提升。陳桶的過程為威士忌帶來了迷人的琥珀色酒體,醇厚的口感。泥煤的煙味則使威士忌更加爽口,也為蘇格蘭的威士忌帶來其他地方所沒有的特殊風味。 “人生的美麗,也常常放棄了常軌所帶來的意外。能改變生命的,不是那些已經知道的,而是那些還不知道,還沒經歷過的。” 一杯好的威士忌和年份,價錢是沒有絕對的關係!以蘇格蘭人的標準,一杯好的威士忌通常是陳年10-18年的威士忌。因為一杯好的威士忌是除了因為木桶的陳年她增加風味之外,麥芽美好的香氣也不能因此消失。陳年過久的威士忌若酒體本身不夠強,很容易喝到威士忌只剩下木桶的味道,而把麥芽的香氣也蓋過去。不同的蒸餾廠會因為蒸餾器形狀、設計的不同,蒸餾廠理念的不同而生產出不同的威士忌風味。用不同的年份(10年,12年,15年,18年,21年,25年等等),甚至用不同的橡木桶陳年(雪莉桶 Sherry Wood ,波本桶 Port Wood,馬拉加桶 Malaga Wood,馬德拉桶Madeira Wood)展現出來。 所以並不是年份越高的威士忌就是好的威士忌。大眾認為高級的25年,30年的威士忌常常因爲過重的木桶味道而遮蓋了麥芽的香氣,這並不見是令人激賞的威士忌。為甚麼年份越高,威士忌的價格會倍數增長?  “橡木桶是有生命的物質,可以讓桶內的威士忌與外界的空氣進行氣體的交換。” 雪莉酒是以葡萄為原料,具有較濃郁的水果香甜,所以雪莉酒桶(Sherry Cask)陳年出來的威士忌具有較深的色澤,及較甜的果香特性(例如Glengoyne,Glendronach)。而波本桶(Bourbon Cask)對威士忌的改變沒有那麼顯著,所以保留比較多的麥芽香氣及泥煤的煙薰味道(例如 Bowmore,Lapharoig)。 因為橡木桶是活的,所以橡木桶內的威士忌也會因時間以每年2%的速度流失。而這其中流失的酒精與水的比例會因儲藏的方式及環境原同而帶差別。平鋪擺放的威士忌,酒精強度掉的比較快,而堆疊擺放的威士忌則是容量的損失。這個損失被浪漫地稱為「天使的分享」(Angel’s Share),因蘇格蘭人相信威士忌是神賜給他們最美好的禮物,這份美好的禮物連天使也要悄悄地遁入凡間一口口偷偷啜飲如玉露瓊漿的佳釀,但在釀酒商的角度則認為這是「地獄的稅金」(Hell’s Tax)。因此威士忌在橡木桶中陳年越久,容量則越少,導致高年份的威士忌價格上漲。 讓我們來看看蘇格蘭威士忌是怎樣定義的。 根據1940年「蘇格蘭威士忌法案」的定義,所謂的「蘇格蘭威士忌」(Scotch Whisky)指: 【1】在蘇格蘭地區的蒸餾酒廠釀造。 【2】以水及麥芽為原料,將酒精的強度保持在94.8度進行蒸餾,經過蒸餾後至少保40%的酒精濃度,然後儲存在每桶容量不超過年700公升的橡木桶至少熟成3年,且貯存未滿8年,不得標示年份。 【3】在熟成過程中,須保存來自原料與橡木桶的顏色與香氣。 【4】除了水、酵母與焦糖之外,不能添加其他任何物質。 下一篇我們待續。 文:會員 黃泆軒 Isaac Wong 特別嗚謝:Ricky Siu @The Good Spirits 面書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hegoodspirits/

「聚暖承家.家繫太平」董事局就職典禮 及 訪問會長阮佩嬋

太平山青年商會第四十二屆董事局就職典禮在2019年2月17日晚上於帝京酒店舉行,主禮嘉賓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陳百里博士 JP,為新一屆董事局成員監誓,並一同主持啟動儀式。 今年太平山主題是「家繫太平」,旨在太平山所有兄弟姊妹將一如以往秉承住「青商」的團結精神、專業認真的態度,全力為青商,為社會服務。 就職典禮名為「聚暖承家.家繫太平」。在啟動儀式上,主禮嘉賓把小蠟燭燃亮台上的大蠟燭,寓言著太平山各兄弟姊妹將熱誠和投入聚集一起,承傳太平山新一年的活動, 呼應今年「家繫太平」的主題。 董事局在就職典禮上介紹今年太平山的旗艦活動是關注青年人面對生活與學習上的壓力,希望協助他們積極面對不同的壓力和挑戰,發掘自身潛力, 並了解不同行業需要的價值觀,令他們預見自身的可塑性,鼓勵青年人更多正面的思想。   "我的家規只有愛及包容" - 訪問會長阮佩嬋 我們謝來了會長阮佩嬋來分享她過去的青商心得,與及未來一年之計劃。 Q. 你一開始是如何認識JCI?為何會入太平山? A. 我的中學師兄是2010年會長何錦倫參議員,我是從他的社交網站認識太平山青年商會的。後來聽到2012年會長鄭永翔參議員講述「愛與夢飛翔」系列 - 一個關於殘疾人士就業的工作計劃,覺得很感動、很有意義,如是便加入了太平山。 Q. 太平山給你什麼感覺? A. 太平山的人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這裡與外邊其他商會不同,大家都不是為商務或金錢, 大家是很有熱誠的完成工作計劃,為社會付出,一個很有愛的感覺。 Q. 為何今年會以「家繫太平」作主題? A. 我認為如果大家想把事情做得好做,最重要就是同心協力。 如果想會務運作順暢,大家要互相扶持,以大家的長處補足大家的短處,大家和而不同,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Q. 為何會想當會長? A. 去年我當領導才能發展及公共關係董事時,得到董事局成員及會友對我在太平山工作及對我為會友成長負出的努力予以肯定,感覺我就像是一個有教無類的大姐姐,於是我便有了當會長的念頭。我想以我的專長,以我的感染力,為太平山服務,令太平山會友更加凝聚,令會內氣氛更加團結及和諧。 Q. 當初報名參選後知道自己未夠年資當會長,你有什麼感想? A. 是失望的,自己決定要當會長之後便一直想做到最好。但也尊重一眾修憲委員會的前會長,認為未足18個月會齡的會員是未有足夠經驗及青商知識去運作一個分會。其實我只希望利用我的社會經驗以及外邊其他會務的經驗來彌補不足。 Q. 你認為會長需要有咩能力? A. 作為一會之長需要能力是有很多的。最重要是謙卑,以接受他人意見;同時要擁有一定感染力,以團結一眾會友把事情做好;也要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以公平及公正心態去處理每一項事情。 Q. 你對太平山的這年的方向有什麼期望? A. 今年董事局成員都是很新鮮的,我希望他們及每一位會友可籍著太平山給予的機會勇於嘗試,勇於實踐,不怕從錯誤中學習,成就更好的自己。 Q. 因為遲上任的關係,今年董事局的任期少於一年,目標會否難達到? A. 當然,今年很多工作計劃因為時間關係,在籌備上都未能做得很祥細,但我相信我們開了頭的工作計劃,會由往後的會友將他們發揚光大。而且我認為青商可以薪伙相傳,每屆會長的負出,每屆所教育的年青人,都能把使命一直延續下去。 Q. 加入青商以來,那個工作計劃最難忘最有意義? A. 我認為是我們太平山今年的旗艦工作計劃《後生仔傾下計.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那是一個關注青年人的全新工作計劃,也是一個很貼地很落實的工作計劃。我們留意到新一代年青人抗壓能力都很低,或者他們不懂得如何處理壓力,不懂得如何幫自己解決困難問題,有的更會有輕生念頭,這個現像是很需要社會重視的。 Q. 你會如何評價一個工作計劃成功? A. JCI是訓練青年領袖的組織,我會重視會友有否成長,以及能否在工作計劃中有所得著。另外就是工作計劃的目的能否達到,工作計劃未必是要對社會帶來很多的改變,但起碼令其他人知道我們所關注的事情。 Q. 對董事局成員會否有很高要求? A. 我不會對他們有很高的要求,但我希望他們對自己要有要求,希望他們有成長,希望他們能在十個月任期內能有所得著。我認為責任感及承諾是很重要的,由他承諾會員的一刻,我希望他們能對會務及自己負責。在我邀請他們擔任董事局成員一刻,我對他們說我的家規只有一條家規,就是愛及包容。 文:Nicky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