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HK系列: 廣彩磁的香港精神與傳承
2987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2987,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MADE IN HK系列: 廣彩磁的香港精神與傳承

MADE IN HK系列: 廣彩磁的香港精神與傳承

說起「文化遺產」,不少人第一時間聯想起歷史建築物,虎豹別墅、藍屋、雷生春等耳熟能詳。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例如:大坑舞火龍和大澳龍舟遊涌。不過這次想跟大家介紹的是一種手藝-「廣彩」。

首先由名字說起,這家全港首間,也是現存最後一間瓷器廠,過幾天就開業九十年的瓷器廠,名叫粵東磁廠。「磁」通「瓷」字,磁器本來是指河北省南部磁縣磁州窯,以磁石製胚所燒製的瓷器,後來亦泛指瓷製的器具,廠房就是取用這個較傳統的磁字。

甫走進粵東磁廠,瓷器由地下疊到天花,一個個層架,一整間廠店滿滿都是瓷器,穿過那身型稍微胖一點都走不過,左右都是瓷器的通道,入目滿滿是不同的瓷器產品,傳統中式杯盤碗碟、西式下午茶碗碟套裝、花瓶、擺設等應有盡有

不過要找出當中的實藏則要花上一定的眼力了,因為裡面不是所有產品都是「廣彩」瓷器,部分是從其他地方引入,一併販賣。

廠房第三代傳人──曹志雄介紹道:彩磁花碟是化學與藝術的結合,由其實地方進口瓷器,就像從其他地方購入白紙一樣,再在其上加工繪畫。

「廣彩」講求設計構圖,通常會畫滿花,稱為花頭,然後在空白地方政以金粉或金水作畫,增加富貴之感。「廣彩」對比起其他瓷器手藝,顏色較通透,會先用黑線勾勒,再添上顏色,其他則是在最後才加上黑線

「廣彩」講求對稱,當中也有故事人物或是鬥雞,繪畫生動,有很多不同形式的圖案,非常豐富。不只是傳統的廣彩圖案,只要是客人所要求的,外國圖案都會接,卡通人物也會接,所以磁廠的產品也反映出中西交融。這樣特點也正正顯示出香港人的適應力,隨著時代的變遷,廣彩的瓷器產品亦變得多樣化。

傳統的廣彩圖案故事很多是述說共享天倫的故事,圖案中人物閒話家常,家座和睦,也代表著如意吉祥。另外也很有代表性的圖案是鬥雞,但這並不是指雞隻在打架,而是早上引腔高歌,「喔喔喔~」雞啼,大家鬥唱歌而已。曹老闆指廣彩師傅們創作能力不高,往往是由他親自找資料,再「二次創作」,有時是客人提供,所以圖案好廣泛。

其中有一套結婚送禮用的瓷器,是客人自創的,把自己親手所畫的老婆畫像印在瓷器上面。

筆者見到後忍俊不禁,把老婆畫成這個樣子,他回家後不會被罵嗎?問老闆,客人老婆收到後有何反應,老闆說,她收到後非常高興,或許這就是愛情的魔力。

有些名門貴族的外國客人會託磁廠把家族圖案印上餐具,也有客人從大英博物館見到埃及圖案後,磁廠把家族圖案印上瓷器。

「以前沒有電腦化,都是手繪的,現在發一個圖片檔案過來就易辦了。」雖然如此,但曹老闆亦坦言,起畫稿的手工很重要,磁廠需要這些人才,但是現在只有一位師傅具備這手工了。

其實,磁廠絕大部分的客人都來自海外,曹老闆也覺得好抱歉,因為在外國人眼中具有香港特色的「廣彩」卻不為港人所知。原因要追溯到清末「十三行」的時代,那時外國人要買「手信」回家鄉,就選擇在離開的港口附近,即是在廣州購買瓷器,這一種手藝應運而生,相當蓬勃,亦因如此,至今「廣彩」的美名也只在外國廣泛流傳 ,所以客人大多數仍是外國人。「只是這幾年經媒體報道,才引起本地人的關注。」曹老闆無奈地說。

這種廣彩的手藝留傳到香港,曹老闆常常說香港在歷史上得天獨厚。民國後中國內憂外患,政局動盪,內戰頻繁。本來廣州是全世界最興盛的商港,後來因香港比較安定,而漸漸代替廣東的出口港地位。戰後美國因韓戰而實施中國禁運,英屬的香港就因此變成世界工廠,那時工廠林立,但現在整棟工廈只剩他們這一家是真工廠,其他單位都不再是工廠用途了。

曹師傅深明這一行真的不容易,畢竟這行需要很大的地方,在香港土地的成本就已經很高,幸好他們是自己物業,不擔心被加租逼遷。而且,這門手藝要學很久,買材料、配色、燒爐,統統都講究技術。不過,曹老闆也不斷想辦法,例如利用現代化,把廣彩圖案製成花紙,降低成本,這種花紙技術是曹老闆自創的,使做法更簡單,即使將來老師傅們退休後,也可以內地生產,這間磁廠也未至於完全清失。

之前有幾位教育大學的女生趁暑假時到廠房學手藝,老闆讓她們自顧自地坐在樓梯底自己畫下玩下,她們稍為學有所成後,便四處擺工作坊、展覽、寄賣,所以也引了不少本地人的興趣而上來看看,也多了媒體推廣,更多人認識了。「現在的學生經濟力好,捨得購物,都叫對生意有幫助。」

可是,曹老闆仍感嘆「後繼無人,有人學,但學不到那精神,因為年青人只是當成興趣⋯⋯現在年輕一代拿毛筆都難,在瓷器上繪畫則更難了。」老一輩可以心無旁騖,安定地坐著繪畫,但是時代改變了,人們的特質也轉變了。再無奈也好,這就是時代的轉變。

到彩磁廠一日遊後,筆者不期然反思:我們常常要求政府去推動創意和文化產業, 但到底香港人有多珍惜我們所擁有嘅文化工藝呢?或者,我們連認識也不認識,至少,認識過後,擺一擺攤檔,也可以叫作出了一分綿力。當我們只是感慨文化工藝不斷消失,彩磁老闆只可以想象三歲的孫女長大後接手;作為一個青年人,我們用文字紀錄這一事一物……

還有多少我們所擁有的文化遺產未被發現,有待我們發掘出來,然後好好地保育它們呢?

記者: 李佩螢

影片:腍岑惹創作空間製作 由四個志同道合既年輕人組成既一個團隊 香港本土小型製作

https://www.facebook.com/L.S.Y.produ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