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HK系列:華戈看書法—從油麻地到電影海報
3424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3424,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MADE IN HK系列:華戈看書法—從油麻地到電影海報

MADE IN HK系列:華戈看書法—從油麻地到電影海報

筆者十分欣賞字體秀麗的人,明明你跟我都會寫字,但為每什麼總有些人的時字總是特別好看呢?這次有幸訪問「香港著名書法家」──華戈,他不單寫字好看,更一再研究練習,把寫字變成書法。「寫字與書法是兩回事」,「寫字不算是書法」。

華戈,本名馮兆華。在電影片場裡,人們互相以「哥」尊稱,沒有很刻意,叫著叫著,就成了行內皆知的名字了。「為什麼用「戈」字呢?是因為覺得這個字很美嗎?」「我老豆改的名字最靚!」華戈想也不用想就回應道。「戈」字也沒有特別意思的,朋友建議用這個字,他就接納了。

華戈跟一般人一樣,從小讀書時就接觸「寫字」,講求「字型端正」,但那只是「寫字」。他從十多歲起就從事寫大字的工作,亦即是寫招牌。出於好學,當他正式投入工作時,就很想請教一些能幹的人,但他們一般是不會傳授技巧予別人的。

「你問他們,『我的字怎樣?』他都會答你:『好~非常好~』他怕得失你,不知你是否接受講真話。文人通常比較婉轉。」

不過,華戈幸運地在檔口結識了一位前輩好友,那位好友系出中山大學中文系,他們很投緣,聊得興高采烈。

 

要明白:寫字與書法是兩回事 寫字純粹是「搭棚結構」 書法講求「法度」

華戈從這位朋友聽到「法度」這一詞,刺激了思維,他想了又想,茅塞頓開。 「法度」講求承傳,承傳講究歷代,在哪個歷史階段,出於哪名家,寫出哪字體,所以書法就是歷史流傳下來的文化精粹。

「你要能講出,這一撇,那一劃,這一點,那一捺是出於什麼流派,你都要清清楚楚。」「書法是經歷代約定俗成的,不是現在的人亂寫就能成為書法,不得混淆概念。」

華戈就是從那時被這一言驚醒,那時才真正去鑽研書法,真正懂得明瞭書法時,那時已經三十歲。

從那時起,華戈完全被書法迷住了,每天日思夜想著,覺得書法每一筆、每一字、每一個篇幅都是如畫般的藝術,背後那思維美感填滿華戈的腦袋。

 

法度是一個汪洋大海 包含眾多流派

雖說書法講求約定俗成的筆法,但是中華文化歷史悠長,法度這大海匯聚來自五湖四海的流派,華戈完全浸淫在其中。

華戈風格多變,多個電影海報、商場提字、廣告,都是出自他的手筆。經典電影諸如《倩女幽魂》、《跛豪》、《少林寺》、《葉問》等;所踏之處諸如帝京酒店、美心皇宮、德福廣場、沙田新城市廣場等;衣食住行諸如快餐店、大米、飲品等廣告,不論是何種內容,華戈都能隨心所欲地演繹出當中的靈魂。

筆者打趣地問道:「有一種字體能代表華戈嗎?」

「哦~我很開放,所以沒有一個特別能代表的字體,總之電影內容是什麼,就照單執藥囉,就像一個裁縫師,或藥劑師。」

「那麼如果那電影是華戈傳呢?」

華戈轉身指著就在他身後的四隻字──人端字正。

「做人也好,寫字也好,都會強調這一點,人端字正。」

在華戈的心中、口裡、手上,書法已經「升呢」到藝術,他身上沒有一陣古老的紙墨味,反而他隨口都能講出年輕人的話題之事。書法這藝術之河正在華戈體內潺潺流淌著,生機盎然。他守著傳統,也活演出傳統,還她繼續流下去。

華戈強調了許多次,書法不是純粹寫字,書法遠遠超越了文字表達。在這個世代,科技都能取代信息傳達的作用。事實上,過去十多年科技發達,人們的中文水準卻落後了,因為生疏了。他所演繹的,是正統華夏文化,他要正本清源,保存我們的國粹。

 

電腦無法取代 畫作無法比較

或許有人會問,科技如此發達,設計出程式仿書法字體不行嗎?

華戈斬釘切鐵地說:「電腦字,是電腦的程式化,固定的,硬件化,沒有生命,所以取代不了書法。」

書法很高深,又很玄妙,但也可以是很顯淺,也可以是大眾。它的大眾化在於:它本是象形文字,人人看懂。但同時書法也是高深莫測,汪洋大海,歷代眾多流派,「有排你學」。

但是不是很難學呢?其實不然。只要你要耐得住寂莫。

書法只有黑與白,相較之下,繪畫就多人學,因為繪畫有很多種方式,書法規範又多又嚴謹,所以人們多選擇去畫畫。

當一個人寫字靚時,字到草書階段,畫畫就很易,字畫本同源。但畫畫靚的人,寫字未必靚。這是因為沒有基礎,字一定要有基礎。

畫好可以斜,可以今日畫一下,停筆再畫。但是字的墨色、長短、粗幼、大小、濃淡,這些講究幾十年功力,要一氣呵成才能寫出作品。

如果字歪了一些,得要重新寫過,可是畫畫歪了可以叫做有特色;若滴了一墨在紙上,可以化成畫,可以去修補,但書法就不行了。沒法子,寫字是最嚴謹的。

同一個人寫也好,在不同的場合,寫的詞語不同,筆的墨質不同,桌子的高低不同,就會寫出不同的字。只有一次機會。

華戈明瞭「只有一次」這個道理,他在這所「寫字樓」的工作,就是用那一次的機會,寫出書法的核心──敬畏古人,承傳發揚。即使年屆七十,他每天仍孜孜不倦地教書法。

記者: 李佩螢

影片:腍岑惹創作空間製作 由四個志同道合既年輕人組成既一個團隊 香港本土小型製作

https://www.facebook.com/L.S.Y.produ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