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 - 太平山青年商會
124
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hp,page,page-id-124,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

菁.品生活 – 威士忌篇(上)

   “源於生命,粹之靈魂” 威士忌(Whisky) 這個名稱當初源自蘇格蘭古語(蓋爾語)的uisge beatha,意稱為「生命之水」。所謂的「生命之水」一開始其實是指酒精這種物質本身。早期的人類在剛發現蒸餾術時,並不是非常瞭解這種新技術本身的原理,因此人們誤以為酒精是種從穀物裡面提煉出來的精髓,一如人的身體裡面藏有靈魂。而靈魂是生命的精髓。因此,經過蒸餾之後產生的這種酒類,會在西方被稱為「靈魂」(Spirits) 是其來有自。如今歷經多年的演變和歷史傳承,在蘇格蘭地區所釀造的威士忌除了擁有獨特的風味、複雜的口感、迷人的香氣等蘇格蘭榮耀之外,其文化對其他國家的威士忌釀造,也有了相當程度的影響。 蘇格蘭成為全球主要生產威士忌的國家外,還有美國、愛爾蘭、加拿大、日本、台灣等,這些國家也移植了蘇格蘭釀造威士忌的方法,再根據當地的環境、氣候、產物的不同而發展出各自特色的威士忌,例如美國的波本威士忌、日本的調和威士忌等。 以釀造的材料來分,威士忌可分為「穀類釀造」(Grain Whisky)、「麥芽釀造」(Malt Whisky),前者是以玉米、燕麥、甘蔗等釀造而成,酒精味較重而價格也是最便宜;後者則是以大麥的麥芽釀造而成,會因產地、釀造手法、年份等不同而散發出不同的酒香,價格相對穀類威士忌貴,造就很多品嚐威士忌的狂迷歡迎。 蘇格蘭威士忌(Scotch Whisky)是全部以大麥芽釀造,可分為「單一麥芽威士忌」(Single Malt Whisky)、「純麥威士忌」(Pure Malt Whisky)、「調和威士忌」(Blended Whisky)三種: - 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分之百以大麥芽釀造,並由同一家酒廠釀製,且必須全程使用最傳統的蒸餾器,不得添加任何其他酒廠的產品,香氣最重及口感最複雜,是最純淨的威士忌。在威士忌中有著最貴的價格。純 - 純麥威士忌,是百分之百以大麥芽釀造,由數家酒廠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調製而成,香氣較重。價格相對調和威士忌貴。 - 調和威士忌,則由兩種以上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或純麥威士忌調合而成,其他地區或國家的調合威士忌則有可能添加穀類威士忌,風味偏甜而沒有單一麥芽威士忌般濃烈。價格則要視乎釀酒廠添加的單一麥芽比例多寡。 蘇格蘭威士忌在釀造過程中須注重精準的科學數據,調配時又靠憑著調酒師的味覺及嗅覺等經驗掌握藝術性,所以能充分表現出蘇格蘭人的理性與感性的不同面貌和精神。 大家對於威士忌的第一印象是琥珀色或金黃色的酒體,但原來剛燕餾好的威士忌新酒其實和伏特加的差別不大,是一種經過蒸餾的無色液體,而且口感也不太好。那麼蘇格蘭威士忌會變成琥珀色的液體及帶有泥煤味呢?原來是為了逃稅而產生一個美麗的意外。 蘇格蘭威士忌從中世紀就經已有存在,直至到十九世紀,因為當地政府對威士忌蒸餾業課以重稅,釀酒商為了逃稅而躲藏到深山中的進行私釀,為烘乾大麥只好取山中取之不盡的泥煤為燃料。加上蒸餾好的酒不能公開銷售,在買家來之前,只能先把酒藏在棄置的雪莉酒桶(Sherry Oak Cask)之中。威士忌在這漫長的時間吸收著雪莉酒桶的氣味,沒想到這美麗的意外把威士忌的品質提升。陳桶的過程為威士忌帶來了迷人的琥珀色酒體,醇厚的口感。泥煤的煙味則使威士忌更加爽口,也為蘇格蘭的威士忌帶來其他地方所沒有的特殊風味。 “人生的美麗,也常常放棄了常軌所帶來的意外。能改變生命的,不是那些已經知道的,而是那些還不知道,還沒經歷過的。” 一杯好的威士忌和年份,價錢是沒有絕對的關係!以蘇格蘭人的標準,一杯好的威士忌通常是陳年10-18年的威士忌。因為一杯好的威士忌是除了因為木桶的陳年她增加風味之外,麥芽美好的香氣也不能因此消失。陳年過久的威士忌若酒體本身不夠強,很容易喝到威士忌只剩下木桶的味道,而把麥芽的香氣也蓋過去。不同的蒸餾廠會因為蒸餾器形狀、設計的不同,蒸餾廠理念的不同而生產出不同的威士忌風味。用不同的年份(10年,12年,15年,18年,21年,25年等等),甚至用不同的橡木桶陳年(雪莉桶 Sherry Wood ,波本桶 Port Wood,馬拉加桶 Malaga Wood,馬德拉桶Madeira Wood)展現出來。 所以並不是年份越高的威士忌就是好的威士忌。大眾認為高級的25年,30年的威士忌常常因爲過重的木桶味道而遮蓋了麥芽的香氣,這並不見是令人激賞的威士忌。為甚麼年份越高,威士忌的價格會倍數增長?  “橡木桶是有生命的物質,可以讓桶內的威士忌與外界的空氣進行氣體的交換。” 雪莉酒是以葡萄為原料,具有較濃郁的水果香甜,所以雪莉酒桶(Sherry Cask)陳年出來的威士忌具有較深的色澤,及較甜的果香特性(例如Glengoyne,Glendronach)。而波本桶(Bourbon Cask)對威士忌的改變沒有那麼顯著,所以保留比較多的麥芽香氣及泥煤的煙薰味道(例如 Bowmore,Lapharoig)。 因為橡木桶是活的,所以橡木桶內的威士忌也會因時間以每年2%的速度流失。而這其中流失的酒精與水的比例會因儲藏的方式及環境原同而帶差別。平鋪擺放的威士忌,酒精強度掉的比較快,而堆疊擺放的威士忌則是容量的損失。這個損失被浪漫地稱為「天使的分享」(Angel’s Share),因蘇格蘭人相信威士忌是神賜給他們最美好的禮物,這份美好的禮物連天使也要悄悄地遁入凡間一口口偷偷啜飲如玉露瓊漿的佳釀,但在釀酒商的角度則認為這是「地獄的稅金」(Hell’s Tax)。因此威士忌在橡木桶中陳年越久,容量則越少,導致高年份的威士忌價格上漲。 讓我們來看看蘇格蘭威士忌是怎樣定義的。 根據1940年「蘇格蘭威士忌法案」的定義,所謂的「蘇格蘭威士忌」(Scotch Whisky)指: 【1】在蘇格蘭地區的蒸餾酒廠釀造。 【2】以水及麥芽為原料,將酒精的強度保持在94.8度進行蒸餾,經過蒸餾後至少保40%的酒精濃度,然後儲存在每桶容量不超過年700公升的橡木桶至少熟成3年,且貯存未滿8年,不得標示年份。 【3】在熟成過程中,須保存來自原料與橡木桶的顏色與香氣。 【4】除了水、酵母與焦糖之外,不能添加其他任何物質。 下一篇我們待續。 文:Isaac Wong 特別嗚謝:Ricky Siu @The Good Spirits 面書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hegoodspirits/

「聚暖承家.家繫太平」董事局就職典禮 及 訪問會長阮佩嬋

太平山青年商會第四十二屆董事局就職典禮在2019年2月17日晚上於帝京酒店舉行,主禮嘉賓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陳百里博士 JP,為新一屆董事局成員監誓,並一同主持啟動儀式。 今年太平山主題是「家繫太平」,旨在太平山所有兄弟姊妹將一如以往秉承住「青商」的團結精神、專業認真的態度,全力為青商,為社會服務。 就職典禮名為「聚暖承家.家繫太平」。在啟動儀式上,主禮嘉賓把小蠟燭燃亮台上的大蠟燭,寓言著太平山各兄弟姊妹將熱誠和投入聚集一起,承傳太平山新一年的活動, 呼應今年「家繫太平」的主題。 董事局在就職典禮上介紹今年太平山的旗艦活動是關注青年人面對生活與學習上的壓力,希望協助他們積極面對不同的壓力和挑戰,發掘自身潛力, 並了解不同行業需要的價值觀,令他們預見自身的可塑性,鼓勵青年人更多正面的思想。   "我的家規只有愛及包容" - 訪問會長阮佩嬋 我們謝來了會長阮佩嬋來分享她過去的青商心得,與及未來一年之計劃。 Q. 你一開始是如何認識JCI?為何會入太平山? A. 我的中學師兄是2010年會長何錦倫參議員,我是從他的社交網站認識太平山青年商會的。後來聽到2012年會長鄭永翔參議員講述「愛與夢飛翔」系列 - 一個關於殘疾人士就業的工作計劃,覺得很感動、很有意義,如是便加入了太平山。 Q. 太平山給你什麼感覺? A. 太平山的人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這裡與外邊其他商會不同,大家都不是為商務或金錢, 大家是很有熱誠的完成工作計劃,為社會付出,一個很有愛的感覺。 Q. 為何今年會以「家繫太平」作主題? A. 我認為如果大家想把事情做得好做,最重要就是同心協力。 如果想會務運作順暢,大家要互相扶持,以大家的長處補足大家的短處,大家和而不同,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Q. 為何會想當會長? A. 去年我當領導才能發展及公共關係董事時,得到董事局成員及會友對我在太平山工作及對我為會友成長負出的努力予以肯定,感覺我就像是一個有教無類的大姐姐,於是我便有了當會長的念頭。我想以我的專長,以我的感染力,為太平山服務,令太平山會友更加凝聚,令會內氣氛更加團結及和諧。 Q. 當初報名參選後知道自己未夠年資當會長,你有什麼感想? A. 是失望的,自己決定要當會長之後便一直想做到最好。但也尊重一眾修憲委員會的前會長,認為未足18個月會齡的會員是未有足夠經驗及青商知識去運作一個分會。其實我只希望利用我的社會經驗以及外邊其他會務的經驗來彌補不足。 Q. 你認為會長需要有咩能力? A. 作為一會之長需要能力是有很多的。最重要是謙卑,以接受他人意見;同時要擁有一定感染力,以團結一眾會友把事情做好;也要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以公平及公正心態去處理每一項事情。 Q. 你對太平山的這年的方向有什麼期望? A. 今年董事局成員都是很新鮮的,我希望他們及每一位會友可籍著太平山給予的機會勇於嘗試,勇於實踐,不怕從錯誤中學習,成就更好的自己。 Q. 因為遲上任的關係,今年董事局的任期少於一年,目標會否難達到? A. 當然,今年很多工作計劃因為時間關係,在籌備上都未能做得很祥細,但我相信我們開了頭的工作計劃,會由往後的會友將他們發揚光大。而且我認為青商可以薪伙相傳,每屆會長的負出,每屆所教育的年青人,都能把使命一直延續下去。 Q. 加入青商以來,那個工作計劃最難忘最有意義? A. 我認為是我們太平山今年的旗艦工作計劃《後生仔傾下計.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那是一個關注青年人的全新工作計劃,也是一個很貼地很落實的工作計劃。我們留意到新一代年青人抗壓能力都很低,或者他們不懂得如何處理壓力,不懂得如何幫自己解決困難問題,有的更會有輕生念頭,這個現像是很需要社會重視的。 Q. 你會如何評價一個工作計劃成功? A. JCI是訓練青年領袖的組織,我會重視會友有否成長,以及能否在工作計劃中有所得著。另外就是工作計劃的目的能否達到,工作計劃未必是要對社會帶來很多的改變,但起碼令其他人知道我們所關注的事情。 Q. 對董事局成員會否有很高要求? A. 我不會對他們有很高的要求,但我希望他們對自己要有要求,希望他們有成長,希望他們能在十個月任期內能有所得著。我認為責任感及承諾是很重要的,由他承諾會員的一刻,我希望他們能對會務及自己負責。在我邀請他們擔任董事局成員一刻,我對他們說我的家規只有一條家規,就是愛及包容。 文:Nicky Wong

第六十九屆總會就職典禮 暨 世界會長專訪

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第六十九屆就職典禮於 2019 年 1 月 5 日(星期六)隆重舉行,主禮嘉賓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陳百里博士,還有來自印尼的國際青年商會 2019 年世界會長 Alexander Tio 參議員、來自臺灣的 2019 年世界副會長(亞太區) Kelly K.T. Huang、以及亞洲及太平洋各國地區的青商代表也專程來港出席是次典禮。 為呼應香港總會 2019 年的工作主題 "Keep Changing The World" (繼續改變世界),今次就職典禮以 "I Can"(「我可以」)精神,勉勵青商 "I Can, So Do You" (「我可以,你都可以」),並鼓勵青商響應聯合國十七個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 可持續發展目標),積極改變世界。 訪問世界會長 在就職典禮開始前,我們有幸與世界會長 Alexander Tio 參議員及世界副會長(亞太區) Kelly K.T. Huang 進行訪問。訪問內容如下: Q:你是印尼一家公司的CEO,你可以說一說你的領導哲學?以及如何應用在 JCI 的領導上? A:我的 JCI 生涯已經十五年,當中所學不少,我把學到的帶進我的工作及生活層面上。我認為領袖最重要的是在於他能改變其他人的生活。在公司上,我視員工為第一位;而我在領導 JCI 時,也是視青商會員為第一位。領袖的成功並不在乎在任時間的長短,而是在乎成員的福址。JCI 是訓練領袖的組織,我們不應追求地位,也不應視成為領袖為終極目標,在不同地位的青商應該抱著積極公民的心態,那樣就不會有障礙。 JCI 的重點是陪訓領袖,我作為 JCI 的世界會長,我們要給青年領袖更多的啟發。一句我最喜愛的格言是「我沒有更多,沒有更少」,當你越是擔心別人要求自己什麼,你越是不能。不要再擔心別人想什麼,只做你應為正確的事情。 Q:你在清華大學完成碩士學位,你覺得 JC 發展在中國是可行嗎? A:只要有人類的地方,沒有事是不可行的。中國現在不論在人口上及經濟上發展都十分迅速,而且中國在未來將會繼續發展。我認為假以時日 JCI 有很大機會在中國成立分會。 Q:如何留住會員? A:現在的年青人很容易會被新事物吸引,他們很容易從一個組織轉到另一個組織。只要分會與會員保持一個開放的溝通平台,你們就能知道會員需要的是什麼,舉辦會員所想的工作計劃,就能更易凝聚會員。領袖做事不是只為自己的,而是要為其他人的著想。我們每人都有兩隻耳朵及一張嘴巴,故此聆聽是十分重要的。我作為世界會長,雖然時刻都非常繁忙,有時甚至只得三小時睡眠時間,但會員的活力都是推動我繼續走 JC 路的動力。 “I Can” 就職典禮 就職典禮在陪正小學禮堂舉行,在場政商嘉賓眾多,各亞洲及太平洋地區的 JCI 代表也專程來港參加典禮。 在就職典禮上,香港總會 2019 年會長連冠豪參議員致辭時表示改變世界不只是一句口號,更是青商會友作為積極公民、願意為社會付出的信念。連冠豪參議員又勉勵道,世界需要做夢者之餘,也需要有行動者,只要做夢者及行動者一同行動,就能為世界帶來持續的改變。 2019 年世界會長 Alexander Tio 參議員致辭時謂國際青年商會是一個領袖的搖籃,他決心 2019 年可以陪訓出更多領袖。他又勉勵道,不論是政府的領袖、社會上的領袖、以及民間的領袖,只要共同努力,就可以為香港及世界帶來更多正面改變。 主禮嘉賓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陳百里博士致辭時感謝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在過去六十多年的在香港的貢獻,未來青商將要繼續為改變世界而出力。他表示今年香港總會主題是改變,而香港正正是由漁村蛻變成國際性城市,成果得來不易,除著後中國內地近年的發展不斷,他鼓勵年青人只要抓緊機預,就會獲得好成果。香港是作為中國及世界的橋樑,陳博士有信心未來香港將會繼續發揮自身優勢。 另外,今次就職典禮還有一個特別還節,就是典禮上公佈五大最受歡迎的 SDGs,他們都是由出席者在典禮前投票選擇自己最喜愛的 SDGs。五大最受歡迎的 SDGs 分別為:第一位:Partnership for the Goals(可持續發展全球夥伴關係 SDG 17),第二位:Good Health and Well-Being(良好的健康及福祉 SDG 3),第三位:Peace & Justice(和平及公正 SDG 16),第四位:No Poverty(消除貧窮 SDG 1),第五位:Quality Educations(優質的教育 SDG 4)。全場超過 600 位嘉賓及青商穿上是代表自己選擇的 SDG 顏色外套,600 多人向場內的航拍機揮手拍照,會場內色彩繽紛,以示大家願意為美好世界宣揚正面改變而出一分力。 訪問:Phoebe Yuen, Eric Hui, Nicky Wong 文:Nicky Wong  

會員專訪 – 黃洪銓、馬善雯、黃穎筠

力求進步的建築師 - 黃洪銓 2018年加入太平山青年商會的黃洪銓Nicky,高高大大,外表文靜。籌備過Robynn And Kendy月會訪問,2018年週年大會和2019年董事局就職典禮。相信有留意太平山動向的你,一定不會對他陌生。 起一座樓,並不容易 Nicky 是一位建築師。相信各位讀者一聽到建築師這三個字,便會立即想到「畫圖」和「計數」。但建築師的工作又豈止這麽簡單?唔講唔知,原來通常香港的建築師樓都會分設計和項目管理兩個團隊。而Nicky的工作是以項目管理為主。「當有業主想起樓,建築師的工作就是要先了解業主想要的設計,然後畫圖,圖紙經政府批准後,他們還需負責招標找各行承建商來負責項目。而且整個建造過程都需要有建築師去監察進度。」整個項目可謂真真正正「由頭跟到落尾」。 內斂的建築師 關於對自己的看法,Nicky形容自己為「比較被動」,「內斂」。「作為一個建築師,這工作本身就具領導性。由項目起始到施工,我們都需要領導顧問團隊和承建商,但初出茅廬的時候,要做到如此領導性的工作,對於比較內斂的我來說,未免有點力有未逮。」 入JCI的契機:「我想進步」 至於初初如何接觸JCI?Nicky 表示是朋友介紹。「我了解到JCI是一個可以接觸好多人和提升自己的組織。我想進步,透過合作學習不同人身上的優點,慢慢培養自己成為一個主動積極的人。」 「克己寬人」是Nicky的座右銘。他謂言:克己是指培養節制自己的能力; 寬人則是指凡事要推己及人,將心比心。對於他對未來的展望,他期待將來可以抱持着這個信念,和更多不同的人合作,學習更多不同人身上的優點,亦希望日後能參與籌備更多更大型的活動。讓我們一起期待Nicky來年在青商的成長吧! 細心的人力資源顧問 - 馬善雯 馬善雯Emma於今年年初加入JCI,她是一位人力資源顧問(HR Consultant)。當大家都以為HR只是負責幫手in人,事實上,HR的工作量遠超大家的想像。往下看看Emma的分享,你就會明白。 "HR = 招募"? HR Consultant就只是幫手in人?非也非也。她指出:她要負責的事務除了大家熟悉的招募之外,還有員工的薪酬福利,員工關係,教育訓練和職位分析等等幾個範疇。以教育訓練為例,她會利用專業的人才測評工具(例如MBTI) 去了解員工的特性,從而幫助公司製定合適的培訓內容,讓員工更能發揮所長。薪酬福利方面,HR 顧問會提供市場上的資訊以協助公司規劃內部的架構薪酬結構。而招募方面,除了宣傳職缺,她還會提供改善招募效率的建議。以求公司可以用最少的資源搵到最合適的員工。 簡單來說,HR 顧問會就每個客戶的需求就上述領域提供策略和建議,制訂培訓。不同公司, 不同範疇都會引致不同的需求, 所以每一個專案的制訂都係獨一無二的。 細心的HR 當問及Emma 對自己的看法,她花了兩分鐘想了想。「細心」和「注重細節」是她深思熟慮後的回答。Emma提及Candidate 遞交的所有文件都會經由她核對一次,確保所有文件的一致性及準確性,以保障勞資雙方,正如Emma所講,其實HR Consultant好多時都係大家看不到的情況下做了大量的文件工作,沒有Emma的細心,要完成HR工作恐怕不容易。 筆者聽完實在感嘆,這樣的工作量不會令你感到很辛苦嗎?Emma表示她壓力有時也很大,但家中養的5隻倉鼠總能令她暫時放下工作。每天放工即使是身心俱疲或是心情低落,看到寵物便好快「無晒事」。「牠們好像能感受到我不開心,會自動自覺出來扭抱。」 出國旅遊也是Emma興趣之一,她建議壓力大的朋友可以到大自然或者是鄉村地方作短期旅行,因為比起人多的市區,鄉村的安寧更容易令人放鬆心情。   透過JCI迎來正面改變 - 黃穎筠 黃穎筠Janet 於今年年初成為太平山青年商會的會員,籌備過的活動有12月月會,1月月會和2月就職典禮,可謂經驗豐富。她的主動積極和細心的表現備受讚賞。她的正職是在一間藥廠做藥物註冊。 什麼是藥物註冊? 很多讀者應該跟筆者一樣好奇,究竟藥物註冊是做什麼?「我公司是一間歐洲公司,專門提供一系列洗腎產品及為病患提供整套洗腎服務。我主要的工作是協助亞洲各國 (如台灣、韓國、新加坡、印度、泰國等)進行藥物及醫療儀器的登記和註冊。我的角色簡單來說就是不同國家的註冊部門和生產商之間的橋樑。」 不同國家會因應其本地法規的要求向她們提出註冊要求。「我們消化及整理後,會請廠商協助提供相關的資料及文件,務求縮短他們註冊藥物或醫療儀器的時間,令產品更快能在市面上銷售。」 她表示:這份工作看似簡單,但實際上需要有很高的整合能力,以及要理解及包容不同國家的要求和文化上的差異,做一個好的溝通橋樑。 「對我而言,我真心喜歡這份工作,因為在這裏不斷累積的經驗推使着我進步,加強組織能力及改善溝通技巧。」 對自己的評價:被動但細心 當問及Janet如何評價自己,她形容自己為一個「比較被動但細心的人」。對於被動這個評價,她解釋因圈子所限,為她認識的人不是很多,能接觸的大部分都是工作相關的東西。即使有機會嘗試新事物,她也不夠膽第一個踏出去做。這也是她選擇加入太平山青年商會的原因。她謂言:加入JCI後她認識到很多不同的人,接觸到很多她以前從未接觸過的事,這個平台讓她有機會去籌備大型的活動,亦能在籌備過程中訓練表達自己的能力。 至於細心,她覺得可能是工作關係。「因為我的工作重點是要縮短註冊所需的時間,因此有必要準確地理解不同國家的需求,才能有效率地把訊息傳遞和把事情做好。因此,在籌備活動時都會盡量多留意細節及為籌委會成員多想一步,務求令籌備過程更加順暢。」 最近的挑戰? 最近令她感到壓力的挑戰,就是將會在2019年5月4日舉行的社會發展計劃 《後生仔傾下計.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的開幕禮,她表示第一次做主席「真心有壓力」,一來沒有經驗,二來怕自己不夠能力去應付各種事項。「但十分幸運,身邊有很多人願意支持及幫助我,不斷給我意見及提醒,令我有勇氣去接受這個任務。」她期望這個開幕禮可以成為一個平台令各界關注到整個計劃的存在、目的及意義。 後記: 筆者從她的開幕禮籌委會成員中得知Janet為了這個開幕禮準備周全,而且非常落力去跟每位成員充分溝通。正所謂「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筆者相信Janet的努力一定不會白費,在此希計劃的開幕禮能夠為整個社會發展計劃打響頭炮。 文:Sharon Lee

卸任有感 – 與上屆會長黃銳華對談

上屆會長黃銳華加入青商差不多十年,去年出任太平山青年商會會長,帶領太平山在世界大會上得到兩個獎項。我們邀請剛卸任的他作訪問,與他大談當會長之感想。 Q: 黃洪銓 A: 黃銳華 Q. 先來三條由會友提問的輕鬆問題,上屆會長吃什麼增肥? A. 我在應付高考及諗大學期間體重上升得最厲害,那時經當熬夜溫習,運動量少,而且經常吃宵夜。當會長時我體重是有上升的,但只不過我基數大,大家不甚察覺。 Q. 另一條輕鬆問題,當會長有沒有什麼特權? A. 當會長基本上沒有什麼特權,很多事情都要在董事局會議通過。當然董事局成員當初是由我邀請的,所以要遊說他們也比較容易。 但也會有一些機會是當會長容易接觸到的。例如總會的國情研習班,是分會會長或者總會董事局成員才能出席的。又例如有些前會長有強大的人際網絡,他們會把這些網絡介紹給會長,以增強會長或者太平山的捕光率。也有一些活動可能名額有限,少不免會先邀請會長出席。 Q. 最後一條輕鬆問題,假如像電視劇「求婚大作戰」一樣,可以改變一個已下的決定,你想改變什麼? A. 過年可能有一些決定不是最好的,但事情可能並沒有因為不好的決定而導致不好的後果,我和董事局成員更可能因此而得到很大的成長。其實就像「求婚大作戰」一樣,就算如何也改變不了結果的,所以我認為沒有什麼特別需要改變。 Q. 你一開始如何認識JCI?又為何會加入太平山? A. 我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戲院接受團體訂票,那時分別接到紫荊青年商會及太平山青年商會的包場籌款活動查詢,由於他們的名稱都很接近,我便致電問清楚。我第一個是致電給太平山的,他們告訴我是這是兩個不同分會,但如果紫荊都辦類似的活動,我們便不辦了。我聽到後是有點後悔了,本來兩筆生意,卻只變成一筆。那是第一次接觸太平山。 後來我轉做市場推廣工作,需要對廣告設計及活動策劃有認識,由於記得一位大學教授曾向我介紹 JCI 這個組織,於是便在網上尋找。那時大概是2010年中,太平山的網頁搜尋率頗高,而且是少數設網上會員登記的分會,於是我便加入了太平山。說回來不得不佩服當年太平山那位負責資訊科技的董事。 Q. 太平山給你什麼感覺? A. 感覺好玩,有很多東西可以嘗試,有很大空間給會員,而且能認識到不少深層次交流的朋友。在工作計劃上與不同人合作時,會了解到不同人的工作風格,是一個可以表現自己的好地方。 Q. 參加JCI以來有什麼工作計劃是最難忘的? A. 有幾個工作計劃都很深刻,第一個一定是去年的「守望者」旗艦工作計劃,帶領太平山得到兩個世界獎項。以我所知,JCI以往從沒試過以研究型式完成工作計劃。初時有不少前輩對工作計劃抱有懷疑,但我認為研究結果能夠引起社會各界的注意,已經是很有意義了。 另外是我曾經當過太平山兩次的周年大會籌委會主席。通常同樣的工作計劃很少當兩次,2015年會長高松傑邀請我當第二次籌委會主席,他答應我會找十個準會員作籌委會成員。我答應當主席後才知道我會參選2016年的董事局選舉,從此就覺得不妥了。很多工作同時發生,要準備考試、拍團體照、籌備週年大會。那段時間是很辛苦的。由於不能花太多時間在籌委會成員身上,我當時要求他們每兩個人共同負責一個範疇,我不理會他們那一個來做,只要順利完成便可。 週年大會那晚,有一個環節是由十位準會員上台唱會歌,很多來賓都很讚歎。當晚一位籌委會成員身體不適而要提早回家休息,我便拍了一條短片,由所有觀眾一起來祝他早日康復。當時的總會指派執行委員對我說,你一人便能帶領着十個準會員完成工作計劃,你可以選會長了。其實我當時還未有選會長的念頭。 Q. 不少太平山會友都應該記得黃銳華是2016年月會訪問影帝黃秋生的主持人,更創下一百人出席月會的創舉,你當時是什麼感覺? A. 主要是害怕的感覺。當年我們想做矚目一點的工作計劃,加上我表哥曾經跟黃秋生學習演戲,所以便促成那一次黃秋生訪問。我事前一直害怕黃秋生可能最後未必應邀出席活動,直至當晚見到黃秋生本人才放下心頭大石。但隨即而來是另一種透不過氣的感覺。我很害怕問題出錯,使我以至太平山都會出醜。黃秋生可能感到我十分緊張,一開始時便說「你放心吧,今天你說什麼都是對的」,如此舒緩了不少緊張氣氛。有不少人稱讚我做訪問做得很好,我卻認為是嘉賓功架了得,願意與我們分享,願意陪我們「玩」,才能令當晚氣氛良好。我很鼓勵邀請嘉賓作分享的活動一定要有主持人與嘉賓對談,那種即時應對的緊張氣氛是當司儀不能體驗的。 Q. 你加入青商差不多十年,先後當過分會董事局成員及總會董事局成員,為何最後會想當會長? A. 入會幾年辦過不少工作計劃,算是不過不失,自然會有前輩問我有沒有興趣當會長,我是不考慮的,第一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夠為太平山帶來些什麼;第二是我認為當一個沒有職務的普通會員,做得好會得到稱讚;但當一個有職位的董事局成員,甚至是會長,所有事情都變得理所當然,身為會長是不可以做得不好的,有些事情是會長不能不懂得的。 直至2017年年頭,突然很想把一些元素帶給太平山,最直接的方法便是當一個領導者,帶領會友走向一個方向。那年我在總會擔任董事局成員,因為擔心與太平山脫節,所以曾打算到2019年才參選會長,最終因其他因素的影響下便參選2018年會長。 Q. 你有什麼元素想帶給太平山? A. 我認為會友都應把握青商這個可以給予很多嘗試及學習機會的平台。會友也應養成一個凡事反思的習慣,即使在不同場合得到不同教導及指示,也應反思這樣做是否最好,做出來會結果如何。身為會長時,我通常在會員討論實際執行情況時都不會給予意見,我也不想大家盲目跟著我的意思去做。 雖然我給予會員一定自由度,但我對董事局成員卻有很高的要求,這樣來說我可能是過去幾年最嚴厲的一個會長。我認為在青商擔任職務都是義務工作而不是職場上受薪的工作,董事局成員需要有責任感及有紀律,他們不是要向我負責,反而要對自己的承諾以及對會員負責。若果有事情做不了或者不懂得如何做,就應該提出來,即便是工作緣故需要加班,大家是會體諒的,否則便是沒有責任的表現,影響的不只是自己,可能影響團隊其他的運作。對於真正落力幫手的成員,雖然我沒有說出口,但其實我也是心存感恩的。 Q. 作為會長要聆聽各方意見再做決策,你有沒有試過一些有很為難嘅情況?你又如何處理? A. 有些決定是很難下的,也試過下了決定要收回,但困難的並不是因為要聽很多不同意見。弄清楚做事的方向後,便知道有的意見跟本身的方向是沒有矛盾的,若果在人力資源許可的情況下,我是一定會採納意見的。我現在身為上屆會長,有很多意見給予了便算,我是任由今屆會長去發揮的。 Q. 過去一年最辛苦嘅體驗是什麼? A. 最不習慣是未上任會長之前。那時我們會商討來年活動方向,每當電話有來電,便代表一個新的問題,不論是關於會務上、工作計劃上、人事上、及不同持份者等等。早上來了一個新問題,下午可能得到一個天大喜訊,到晚上可能一切都落空。這種每天過山車式的大起大落心情是我未上任時最不習慣,最感辛苦的。面對著不同的困難,心情難免不好,但我仍要安撫我屬下的成員,鎮定尋求解決辦法。 至正式上任後了解到得到的事情隨時失掉,所以不會讓自己太興奮,這樣才能減少大起大落的心情。任期期間雖然也有些困難的事情要面對,我慶幸有一群董事局成員與我分擔。 Q. 去年太平山「守望者」旗艦工作計劃得到兩個世界獎項,更受國際媒體關注,但你曾表示過你對「守望者」的評價只得75分,為何如此? A. 辦一個青商工作計劃,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能夠讓會友有所成長,以及工作計劃的延續性。我認為「守望者」是一個很有正面迴響的工作計劃,會友在訪問技巧上得到培訓之外,也了解社會上發生的事。但這個工作計劃的形式是很難由會員延續下去。籌委會主席洪倩茹及另外兩位籌委會成員都是讀社會科學出身的,整份研究的報告是由他們親自操刀,對他們來說只是「小菜一碟」。但這樣就很難令會員能夠有所學習。如果能再辦一次,我認為應該要找來更多合作夥伴,把處理專業技能的範疇由合作夥伴來辦,這可能可以使會員參與度提高。 Q. 對於今年沒有延續「守望者」,你會否感到失望? A. 太平山在2016年開始訪問快餐店夜宿者的。「守望者」的原意是希望集合眾人的力量了解社會上發生的事情,給社會大眾了解到他們的面貌。快餐店夜宿者是不是社會媒體常常標籤的無家者?還是有更多其他的社會問題?今年沒有把「守望者」延續下去,我不會覺得可惜,因為這些研究通常是幾年才做一次。 Q. 你很重視會員的成長,那麼在你在任的一年,有那幾個會員的成長最令你眼前一亮? A. 第一位是上屆義務秘書何子欣。何子欣在2017年已經是太平山秘書處幹事,後來我邀請她當義務秘書,初時她曾擔心自己幹不來。當義務秘書時,我經常與她討論會務,隨時月增,我觀察到她看待問題的角度是不斷在改變的,而且她懂得以很宏觀的角度看待會務。 另外是上屆國際事務董事陸榮俊,及屆會員事務董事張盈盈。他們兩位加入太平山不久後便當了董事。還記得最初陸榮俊準備好文件給我檢查審批,我告訴他:「如果我一字不看就直接決定落實審批,若果你認為是沒有問題的話,那我便直接審批了」,他將整份文件拿回再檢查一番,才再給我審批。後來他已經可以獨力承擔自己範疇內的工作。張盈盈也是加入太平山不及久便當了董事。初時她很擔心要擔任職務,生怕下錯決定,我告訴她要下決定是必須有根有據的,並不是因為個人喜好。後來也可看到她也信心大了不少。 Q. 當初給自己定下的目標能不能達成,如何評價自己過去一年的表現? A. 好不好應該又會友來定義。而且我並不是要做一個受會員愛戴、要前呼後擁的好會長,會員不一定要會喜歡我,甚至他要若果要動用腦筋去爭取自己想要的事情而要與我對抗,我更會感到慶幸。 去年目標有部份是能夠達成的,例如在任期內太平山取得一個工作計劃的獎項。又例如希望太平山會友有所轉變這一項, 我是喜見會員為着工作計劃提出不同的建議。 另外太平山董事局內部的統一政策指引,以及工作計劃層面上對於網上雲端的應用,能夠把這些都能夠延續下去,我便覺得十分足夠了。 Q. 經過一年,你的人生觀及處事方式,有什麼得著? A. 我個人的情緒起伏沒有那麼大。另外我當會長的時間,經常會思考很多以前不會思考的問題,例如擁有的東西可以隨時消失、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這些想法都使我更加珍惜現在擁有的東西。 Q. 若果時光倒流,你還會不會選擇當會長? A. 一定會。雖然會長會犧牲很多東西,不論是時間、精神、體力、甚至金錢,我認為做會長的一年過得很精彩的,一年的來經歷有愉快也有不愉快的,不論這些事情能否最終得到好的結果,但我認為一年之中有很多是值得我回味的。 Q. 對於有意以當會長為目標的會友,你有什麼建議,有什麼事前準備? A. 我的意見,並不只是給有意當會長的會友,而是給所有在有意在JCI擔任職位的朋友:不要認為要等到自己準備好才去做,因為永遠沒有準備好的一刻。以我為例,當會長的一整年,都是處於學習的狀態。一年之中有一些失敗其實我是心中有數的,卻有一些成功我是意料不到,所以事情永遠是不能百份有4預料的。 Q. 過去一年有說你有沒有誰是想特別想多謝的? A. 我想答案已經設定好了是洪倩茹吧?上屆出版事務委員會主席洪倩茹的角色比較特別,她不但負責出版事務,也是旗艦工作計劃的籌委會主席,更是我的女朋友。以往出版事務是很難找會友寫文章的,洪倩茹能夠找到會友寫文章拍片,確是很了不起的。而在我當會長這一年的經歷令我們的感情增進了不少。洪倩茹是一個很有個人看法的人,在我當選會長之後,我們經常吵架。但她慢慢地收斂了自己的看法,我也收斂自己的脾氣。而最重要一點,雖然我對董事局是十分嚴格的,但我不能隨便意氣用事,所以在背後,洪倩茹便是最受我氣的人了,所以我非多謝她不可。 另外是何子欣,及上屆義務司庫鄭天麟。他們都是一開始摸着石頭過河,對自己範疇工作一無知識,但在任期內一直表現稱職,即使是要做多了比正常任期內多的事情,例如要辦特別會員大會,也要作去年的財政總結,也沒有麻怨。鄭天麟在面對不懂的任務,他也會默默學習並將之完成。曾經有一次我們要在限期前交費用給總會,鄭天麟忘記了提早一點拿支票找我簽名,結果他為免太平山被總會扣分,他自己開了一張一萬多元的支票為太平山墊支費用,他的責任心是我也自愧不如的。我認為當董事局成員都很努力,因為不熟悉或不小心而要令太平山失分,是情有可原的。 最後要衷心感謝1994年會長彭淑嫻參議員,及2013年會長張天智參議員。彭淑嫻參議員曾當我旗艦工作計劃的顧問,但當時卻不甚愉快的,我甚至把她氣走。後來她願意為我當會長顧問,我惹了麻煩後也要經常為我向其他前會長解釋。在張天智參議員當會長的一年,他邀請我當籌款計劃的籌委會主席,我當時是一口拒絕了,最後只做了籌委會成員。但在我當會長的一年張天智參議員卻成了我的會務顧問,還協助我處理了不少人事上的難題。他們兩位 Q. 完成了一年任期,你在JCI或者自己方面,有沒有下一步的計畫? A. 在JCI層面上,除了要當好上屆會長的職責之外,並沒有其他想法。自己休息幾個月,她去年幫助了我很多,我要抽多點時間陪一下洪倩茹,還會約不同朋友見面。 我在當了旗艦工作計劃的籌委會主席之前,還未認為我能夠自己營運一門生意,在當會長之前,我還不覺得我當的事情可以跳出香港。往後一點時間我會多探索外面的世界,還會撰寫計劃書向政府申請撥款做一些社區的工作計劃。JCI是一個陪訓青年人的平台,能夠在這裡繼續發展,為JCI服務我是非常鼓勵的,但即使我抽多了時間在外邊,我若果能把外面的網絡帶入JCI及太平山,也是一種另一種回饋JCI及太平山的方式。 訪問:Nicky Wong 拍攝:Sharon Lee 文:Nicky Wong

香港產業 – 珠寶業

金光閃爍的珠寶首飾是女生至愛,不少商機從中而生。大時大節時,珠寶首飾是不少男生送給女生選擇。又或者求婚時,鑽石戒指更是不二之選。除了外國的知名的珍寶首飾品牌在香港設有分店外,香港市面上也有不少本地的珠寶金飾連鎖店。雖然珠寶金飾店可謂總有一間在附近,但香港的珠寶業其實並不只是有零售,香港珠寶業還包括本地生產商及批發商。而香港每年舉辦的珠寶展覽會更是世界頂級的展覽會,吸引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買家來港採購。   頂級的工藝,配合匯聚中西文化的設計,使香港成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珠寶業城市。香港每年舉辦不少珠寶展覽會,如以入場人次計算,最盛大的三場珠寶展,分別是三月由香港貿易發展局舉辦的珠寶展、六月及九月由 UBM Asia 舉辦的珠寶展。這三場展覽會的目標對象並不是零售顧客,故此行外人大都有所聞。珠寶展參展商大都是本地的生產商或批發商,他們吸引了不少本地或來自世界各地的珠寶批發商或零售商入場參觀。 本港的珠寶生產商的從業員大致可分為兩種:寫字樓及工場。寫字樓工作需處理大部分的文書、設計、物料採購及銷售工作等。而工場工作則會負責產品的生產及修理等工序。 香港珠寶傳統上流行以18K金(黄金含量至少達到75%的合金)或足金為主,但在外國也會流行如14K (黄金含量至少達到 58.50%的的合金) 或9K金(黄金含量至少達到37.5%的合金)的珠寶。另外也有以銀為主的珠寶,更會有以鉑金作物料的貴價珠寶。 受惠於科技的進步,近年的珠寶設計已經陸續跨越了傳統珠寶的限制,設計空間比以往增加了不少,其中 3D 打印技術越來越多採用在珠寶設計的領域上。近年珠寶設計師也開始採用其他非主流的物料製成珠寶,包括貝殼等。 雖然香港的珠寶業在國際上知名度不俗,但現時本地珠寶業品牌並不多。筆者在此希望在不久將來會有更多的本地品牌可以衝出香港,成為世界著名品牌。 文:Keith Luk

港漂生活分享

想香港在大陸人的眼中一直有一層光芒與神秘。當我和家鄉的親朋好友談論起自己在香港學習、生活、工作,他們總是十分好奇,這個回歸不久的同樣說著中文的曾經屬於英國管轄的特別行政區,到底和大陸有什麼差異和共性呢?儘管今日大陸的經濟也發展富裕起來,可是香港仍然如此不同。 我大學本科的學習雖然大部分在大陸,少部分在美國,但我的學校屬於比較特殊的種類——一所中美合辦的大學,它的運行很大程度上跳出了中國的傳統教育體制以外。近十年前,中美之間的交流還在愈來愈緊密,從經濟合作,蔓延到文化、教育資源的交流。我的學校就是那時成立的,當時簽署協議的還是現任主席習近平,時任浙江省委書記。那個時期中國也出現了幾所類似的學校。我們採用全美式的辦學模式與教學標準——我們不必修馬克思毛澤東概論,聘請來自全世界的老師,並全英文上課。也許是在這樣全盤西式的環境下,我更加好奇作為中西交融紐帶的香港,會是什麼樣的文化。香港既紮根於中華文化,同時又鑲嵌了另一種使她發展強大的文明制度。我認為她更包容,更多元,更開闊,加之匯集了世界各地中國研究的優秀學者,學術自由開放,地理上又和大陸緊密相連,是我求學的優選。 來到香港後我最大的感受是人口密集土地珍貴。香港人民住所普遍空間小房價高:可能在我的家鄉300萬人民幣可以買下一個大別墅,在香港房市也許首付都不到。我就讀於香港科技大學,住在附近的寶琳,三室二廳不到100平方米,五個人合住,每月共22000港幣。十分神奇的是,擁擠的香港卻給我精神獨立感——我可以自由地選擇生活方式,自由地表達和追求自己在乎的事,且獲得同等的理解和尊重。這裏有各種各樣的人們,信仰各種各樣的價值觀,可是仍舊和諧守秩序地一起生活,這是極大的歸屬感和安全感。 說到和我預期的差別,第一個是語言。來之前我以為香港人都普遍英文流利,自回歸以後也大都能用國語溝通,然而都不是。我自己的觀察是,英文流利的香港人屬於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或者有出國學習經歷的,其次就是從事服務行業受過職業訓練。普通話在教育中普及,但大多人都不習慣。想起第一次來香港,去港大參加conference,結束後爬太平山,因為不熟悉邊爬邊問路。沿途的每個人都用非常港式的普通話友好地指路,令人暖心。我也遇到過在小賣部因為說普通話買東西給我白眼冷落的人。第二個預期差別,是對大陸的了解。我覺得大陸因為自己的網絡設限制,致使大陸人無法很好地了解全世界,也讓全世界很難認識大陸最新的變化發展。在美國期間就被一個教授問,“你們是不是還都買不起衣服無法上學?”香港人也同樣因此無法了解真實的大陸,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誤會。無論如何,我希望兩邊人民可以友好坦誠地交流共贏。 我要感謝科技大學的教授們和同學們,他們是我的良師益友,讓我用力思考、用力探索我不知道的東西,在看待事物的時候摒除偏見。我欣賞到邏輯思辨的魅力,體會到世界上太多領域等待我去學習,感受到我自己的渺小和不設限的可能性。因為科大告訴我在香港學習是一件多辛苦但美好的事,我特別想繼續在香港學習,延續我以前性別研究的願望。曾經參加一個關於香港本土主義運動的調研,我了解到香港的男女平權情況也不是很樂觀。尤其在政治領域,女性領袖仍然非常少見,並且更可能被大眾用外貌、身材、私人生活來評判。女性更多被理解為與家庭關係密切,而男性更多被掛鉤在事業上。這其實也是華人圈、儒家文化圈包括日本韓國都存在的問題。很可惜的是,在大陸做女權運動研究或是少數人群研究,近幾年變得越來越不容易,學術寬容度在變窄。對此我無能為力也很難過,但起碼在學術自由的香港,背靠大陸,我希望能夠努力將這個研究做下去。 香港對我來說,是燈火通明的樓宇,自由自我的空氣,行色匆匆的人流,冷氣環繞的書頁。香港讓我成為我自己。 撰文: 會員 嚴焮

杏林心窗:思覺失調

最近流行曲也間中提及「思覺失調」,這個病好像是最近十年間才聽到。普遍印象都是發生在年青人身上,而只要接受治療,便可以痊癒……不過,究竟這個是什麼病呢? 簡單來說,這個病名是直接描述病人的病情。「思」是指思想、思考;「覺」是指感覺,包括聽覺、視覺、味覺、嗅覺和觸覺。「失調」是指失去調節,換句話說,可以是比正常過高或過低,甚至無中生有等等。 那麼「思想、思考」失調即是什麼意思?有些病人「思考、思想」失調,會把一些普通我們不會留意的事放大、敏感度提高:例如有位病人常常覺得街上行人對他的目光很不友善,被他們瞪著;在他身旁的卻說沒有。這是為什麼?有可能是病人對身邊的人的舉動敏感度提高了,街上那麼多人,總有機會和別人有眼神接觸吧。於是他便覺得是別人刻意望着他——病人會把這普通不過的事情套上特別的意義,而且通常都是誤以為是和自己有關的。 有些時候則是結論方面出錯了。另一位病人向我投訴説,街上的人都在説他的壞話。他聽到有人說「你就好喇」,認為別人暗示他「無需工作,靠別人養活,真好!」這個結論其實是他自己這麼想着,偶爾聽到無關的對話,便建基於毫無証據的基礎上,自動對號入座。 在正常情況下,當有聲音時,空氣會震動耳膜,觸動耳朵的小骨,最後刺激耳神經線。耳神經線便會把訉息傳到大腦,再分析數據,成為我們的聲音。「感覺失調」是大腦在沒有耳神經發放訉息下,誤以為收到訉息,覺得聽到真的聲音。這便是幻聽了。除了聽覺可以有幻覺之外,其他四感都可以有幻覺產生。以上兩類病癥均屬於陽性病癥。 除了思想和感覺失調外,思覺失調患者可能有性格的轉變。一些病人會續漸失去動力,不喜歡與人交往,甚至覺得別人對自己不利。有部份病人終日把自己關在房間,足不出戶,變成隱青一樣。這些便是陰性病癊。 為什麼過往的精神分裂症予人的印象欠佳,而思覺失調的形象又沒那麼負面呢?原來,除着醫學進步,針對此病症的藥物愈來愈有效,而副作用也大為減輕。再者,近年硏究指出,思覺失調原來愈早醫治前境愈好。由於市民對精神病的歧視慢慢減低,比過往更主動尋求治療,病人康復的情況自然大為改善。許多人即使患有思覺失調,除了定時服藥外,大致上和普通人沒有不同,依然可以正常上學、上班等等。逐漸地,市民便對這病症慢慢改觀了。

增強免疫力

踏進12月,天氣開始轉冷。然而,在這個充節日氣氛的月份,相信大家都希望能夠盡興,不想病倒。 (網上圖片) 說起維持免疫力,第一時間總會想起維他命C,而近年營養補充劑廣告的口號裡「維他命C+ Zinc」出現了一種大家日常較少聽見的鋅質(Zinc)。而事實上,鋅質有維持免疫系統的健康及活化白血球來抵抗病菌的功能。大家可以從高蛋白質食物如肉類、豆類、海鮮、全穀物等攝取鋅質。 (網上圖片) 除此之外,有不少研究指出,某幾種營養素同樣對增強免疫力扮演重要的角色。維他命A有助保護黏膜組織,如眼睛、口腔、呼吸道,可保護細胞及維持免疫力。它的食物來源包括紅蘿蔔、木瓜、豬肝、牛奶、蛋黃等。 (網上圖片) 此外,維他命D亦可以調節免疫系統的反應,若身體缺乏維他命D會增加感染流感的機會。其食物來源為三文魚、魚肝油、已添加維他命D的全脂奶、早餐穀麥片、芝士、乳酪等。另外,在戶外接觸太陽亦可促進維他命D的合成。 (網上圖片) 另一方面,大家或會感到驚訝,其實脂肪並沒有想像中「邪惡」,適量的脂肪攝取(每天約6茶匙)能有助平衡荷爾蒙水平和吸收脂溶性維他命如維他命A。當然,我會建議選擇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油分如橄欖油、花生油、葵花籽油等,同時避免進食含飽和脂肪酸的油分如牛油、椰油、忌廉等。   最後,便是構成抗疫細胞如白血球、抗體的元素— 蛋白質。建議攝取優質蛋白質如雞蛋、瘦肉、牛奶、豆類等食物。 (網上圖片) 不知大家是否在小時候對一些味道較濃烈的天然調味料如蒜頭、洋蔥感到抗拒,及後父母總會加一句「對身體好呀,唔食真係走寶啦!」那時候或許會一笑置之,但原來不聽父母言,真的會吃虧在眼前!原因是蒜頭富含蒜素,它能有助對抗感染和細菌。而洋蔥則含有槲皮素(Quercetin),它有抗發炎的功效,另外能提升身體的免疫能力。兩者均對維持免疫力有很大的貢獻。   以上提及的種種營養素雖然有助身體維持免疫力。但在西方營養學的角度,均衡飲食才是最重要,因此應飲食多元化,確保身體攝取足夠營養素,使免疫系統運作正常。   撰文 :吳耀芬(Kathy) - 認可營養師(香港營養師學會) 「家營營養中心」創辦人,常出席電視報章營養專訪,及撰寫專欄文章。Kathy是中大食物及營養科學學士、港大心理輔導學碩士、認可身心語言程式學(NLP)導師和催眠治療師。她以「身營心營」為信念,幫助城市人快樂修身。

亞洲新科技及青年的影響力

上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即ICRC)的主席彼得 毛雷爾應香港科技大學的新任校長史維教授的邀請,來臨香港做第一次的公開論壇。這次論壇有多達400人參與,當中兩位領袖的交流刺激,讓會場氣氛濃厚。對談中的一些觀點很值得記錄及讓大家思考,故我再借此平台和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在主題演講的部分,毛雷爾主席指出,在全球衝突地方越來越多的情況下,國際機構難以再依賴傳統的捐款或慈善的經濟模型經營下去。故此,他主動邀請正如日方中的亞洲科技企業一同合作,利用新科技及創新合作,為戰區找出共贏的援助方案。在其後的問答環節,有與會者回應此觀點問,亞洲的科技企業甚至政府有其新的力量,但他們的角色是什麽呢?毛雷爾直接支出,當前國際的多邊援助項目裏面,以歐美的援助為主,當然國際社會希望見到亞洲社會能在國際舞台有更大的擔當和角色,這個ICRC是積極推動及鼓勵。 (網上圖片) 接著,有一個工程系的同學提問,他們不斷研究新產品,我們怎麼能阻止他們研究出來的創新技術不會被利用到害人的地方呢?這是一個多麼赤子的提問,讓全場鼓掌。毛雷爾主席毫不遲疑回應,他說:「工程技術來自研究員,但技術的利用,從來都不在學術研究員的手裏,反而它從來都是被政治家來決定。故此,大學及國際機構需要攜手爭取政治的engagement渠道。」這個簡單但坦誠的回應,再次惹來全場的掌聲。 (網上圖片) 在散場前,有人問史維校長,既然國際機構中亞洲人(甚至香港人)的代表性那麽低,身為科大的校長,他有什麼計劃推動更多亞洲人預備一個國際機構的事業呢?校長精點回應,科大這次誠邀國際組織的主席來港對談,就不是正正讓大家,甚至他自己以科研為主的學生體驗到,真正的國際外交人員的經驗是如何累積回來的嗎?而科大也會積極推動更多與國際組織的合作機會,讓在港研讀的年青人有機會在國際外交市場競爭。 確實,科技的進步及國際環境的嚴峻讓國際機構和大學都要求變,而促成這次合作。每年在香港有數千場標榜著「國際性」會議,當中以經貿為主。但真的能把地緣政治及外交手腕等視野直接帶給年輕的,真的不是很多。這次香港科技大學踏出的第一部,除了為自己的學生帶來刺激外,希望也為一帶香港人拓寬更大的人生視野。   撰文:葉維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駐外代表 Jason早期任職投資銀行。於日本早稻田大學進修國際關係,獲推薦兼讀聯合國大學。其後,加入瑞士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從事人道外交工作。曾被派駐巴勒斯坦,阿富汗等戰區,經常與非政府軍事組織接觸,處理戰事民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