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 - 太平山青年商會
124
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hp,page,page-id-124,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

給Best Before Date的食物一個機會!

2016年6月成立剛好一年,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陳凌旭 (Allison ) 是綠惜超市Greenprice的創辦人之一,她連同志同道合的三人,在一個社創生活營而認識,大家不約而同對環保項目有興趣。於是走在一起,通過不同渠道,以低價銷售將會或剛過最佳食用日期,但絕對安全、保質及合法的食品。作為香港首間「賞味期限」社創超市,致力為市民節省開支及建立綠色城市。訪問時才知道公司剛好成立一周年。 在外國,過期超市很普遍,Greenprice是香港第一間社企超市專賣「過期」食物。Allison直言她們是辦社企,當中有企業成份,他們必要營運賺到錢的生意才可以在商業社會站得住腳。Allison表示,他們的定價都低過市價的一半, 經營比一般零售公司困難,但志在給予更多選擇予夾心階層及基層家庭的人。 在創業過程之中,最困難是扭轉人們固有思維,人類的思維模式一旦定型了,是難以打破的。Allison希望更多人接受食用快到過期及臨過期的食物。外國已盛行,如英國及丹麥。現時香港包裝食物上有兩大保質期標籤,有「最佳食用日期」( Best Before Date )及「此日期前食用」(Used by date )。最佳食用日期的食物即使過了期,仍然是食用安全的,只是食物的質量有機會減少。 作為一間初創公司負責人,她們已經積極地與學校聯絡,向學生進行教育,分享「最佳食用日期」意義。另外,每逢有顧客於實體店內選購貨品時,他們都會把握時機,與他們表達環保的理念。如何保證質量呢?如何保證質量呢?原來他們會在收貨時與供應商一起食用該食品,他們敢食才証明,還向供應商查詢重要的問題,如食品在什麼情況下為之變質,要如何儲存等問題。他們有足夠資訊,才可以告知他們的顧客。 他們除了營運生意以外,還把快過期的食品作捐贈社區組織,幫助基層家庭的孩子。Allison表示雖然是小公司規模,但堅持一周一次會議。如何說明家人去接受,其中一方法是說服他們這件事有意義,他們會把部分過期食物回家食用,令家人安心。 Allison再次強調,鍥而不捨、屢敗屢戰就是她的創業精神。就如Allison當初逐間公司拍門一樣,第一次對方表示沒空,接著不放棄,再試第二次,直到第三次才可以真正交易。Allison表示先要對自己有信心,才可以得到對方的信任。她曾被一間公司老闆罵她神經病,對方誤以為她是政府人員,抽檢有沒有賣過期食品。Allison面對被誤會沒有一點不快!以積極的心態面對一切挑戰。「掉垃圾是供應鏈的一部分,不少大量貨物被送往堆田區」Allison希望未來有更多供應商能與Greenprice合作,不要浪費可食用的食品,締造一個充滿環保色彩的香港。 撰文:郭秀梅

會員專訪: 矛盾性格的碩士-陸榮俊

習慣有計劃才工作,但本性是很衝動的人;很想認識朋友,但同時很害羞;性格如此矛盾的一個男生,做事亦不太跟常規;他就是2016加入太平山的會員-陸榮俊(Keith)。 加入青商的前與後 加入青年商會前,Keith坦言自己是一個比較「宅」的男生。加上以前在澳洲讀大學時都有加入過學生組織,畢業後很懷念籌備活動的日子。機緣巧合下認識到青年商會,除了希望可以重拾籌備工作計劃的樂趣,亦希望可以擴闊自己的社交圈子,於是就加入了太平山青年商會。 Keith 加入太平山未夠半年,就以準會員的身份去富山探訪日本姐妹會。對Keith 而言,探訪日本姐妹會是一個很大的推動力令Keith繼續投入JCI的活動。 Keith在短短的一個星期內,就要很濃縮地學習很多的青商知識、接待的禮儀。Keith笑言就像上了「雞精班」一樣。 在探訪日本姐妹會的過程中,Keith從他們身上體驗到接待應有的禮儀。在被接待的同時在學習如何接待嘉賓,以準備日本姐妹會來港探訪時的接待工作。 Keith很興幸有份參與探訪及接待日本姐妹會之中,這對Keith自身都有很大改變。Keith感到自己變得更加有自信及大膽,開始敢於嘗試自己從未做過的事。 Keith 覺得,太平山是一個大家庭。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經常約出來玩樂,又經常有合作的機會。加上工作計劃都是希望可以幫助社會解決問題,Keith覺得留在太平山,既可以認識到一大班朋友,又可以回饋社會,更可以訓練自己危機應變及管理技巧,令自己有進一步的成長,實在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兒時的興趣,變成今日的優勢 Keith 會參與探訪及接待日本姐妹會,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懂得日文。 而Keith當初會學日文的原因,只是很單純地為了方便玩日文遊戲、看日本動漫及聽日文歌。 其實Keith 在小學的時候已經有學日文的念頭,但直到高中才正式學日文。他亦在大學時期進修了一年日文。 他從來沒有想到,為了「打機」而學的日文,到今日會大派用場。 經過探訪及接待日本姐妹會後,Keith開始認真考慮在自己的事業發展上,好好利用自己「懂日文」這個優勢。 發展方向:電腦程式 + 珠寶設計? 因為Keith 的父親是替珠寶公司開發電腦程式,因此Keith自細就已經接觸電腦程式。加上自己的數學能力較強,大學時修讀科學學士主攻 Computer Science 及 Financial Mathematics and Statistic。 畢業後Keith踏入了珠寶行業。其後覺得自己踏入了事業的樽頸位,於是決定再進修,修讀電子商貿的碩士學位。 Keith 是個很勤奮好學的人,他即將完成他的碩士學位,但他又報讀了一個珠寶設計的兼職課程。希望日後可以將自己對珠寶的認知,以及電腦的知識,創一番事業。 傳統的理想:組織家庭,傳宗接代 問到Keith 有什麼事業以外的個人理想,Keith希望可以組織一個美好的家庭。而Keith最期望自己的後代可以比自己更出色,並希望可以教導子女要盡能力令社會更美好。Keith深信人應要有「幫到就應該去幫人」的精神,期望他的子女會有跟自己一樣的想法。 撰文: 何嘉諾

兩招化解溝通矛盾

(網上圖片) 在職朋友,也許都會遇過工作上溝通困難。例如:無法與其他部門或同事取得共識、難以激勵下屬或同事投入工作、對突然發難的客戶或上司感到無奈……等。到底此類溝通矛盾是否可以避免,讓自己的工作效率有所提升? 第一:理解他人 這一點聽上去有點老生常談,卻是最難解決的一關,原因有二:其一是沒有情操去理解對方,其二是欠缺理解他人的原則。所謂原則就是量度他人的方法。 讓我舉個例子:忙於協調搬新寫字樓的行政部負責人,就寫字樓的位置更新安排,與不同部門的負責人鬧得很不愉快,其他部門強調希望間隔與過去一致,無須下屬花太多時間適應;行政部則想出很多嶄新的安排以節省更多地方。這當中其實沒有任何一方有錯,只是對事情的取態不一樣而已。兩者的出發點都希望節省資源,一個著重時間,另外一個則著重空間。前者是一種「避免式」的價值觀,後者則是一種「趨向式」價值觀;時間觀上前者側重「過去」的方便,後者則關注「將來」的方便。除非相互理解立場何解不同,加以討論整合一致共識,否則溝通上的矛盾是不會止息的。 能有效分析雙方的立場差異,猶如讀懂他人的內心一樣,理解別人自己也不理解的部分。至於是否具備願意理解對方的情操,則與個人的情緒智商有關,常抱好奇心便好了! 第二:從心認許 每個人內心總期望受到他人的認同,「認同」就好像小時候老師所蓋的小白兔章一樣永遠受人歡迎。注意認同他人並不等同擦鞋、誇獎對方,以免深化矛盾。每逢遇到相反意見時,說話宜先認許對方的正面動機,所謂正面動機就是每個行為、決定背後的理由。以上述事件為例:「我十分明白你積極削減我們的工作空間,最終也是希望替公司節省成本!但公司要成功除了要控制成本以外,還需控制質量……」記住要先認許對方的正面動機,然後再道出自己的立場,那必定永遠「有」朋友做,老闆也會對你的高職場EQ另眼相看。 撰文:劉丹心  國際身心語言專業進修學院創辦人。本欄針對強化工作心態為主(以「職場軟實力」探討不同個案),為打工仔及企業打氣。

膝蓋疼痛跟盤骨錯位有關?

(網上圖片) 年長的女性,她們一般表示,已經面對這日漸嚴重的膝蓋疼痛好些日子。有些醫護人員告訴她們,因為膝蓋退化,除了等情況變得更壞時施行手術之外,他們可以做的不多。可是,她們上落樓梯有困難,而下樓梯時更為嚴重。她們的腿部會有一些彎曲,時間久了,她們的大腿及腿骨便會變形。 現在讓我告訴你一些神奇的治療效果:部分患者通過盤骨調整後,膝蓋疼痛的問題得到康復了。而治療中,我基本上沒有觸碰膝蓋的關節。其實,這類患膝蓋疼痛的病人,膝蓋不是主要的病因,真正的罪魁禍首是盤骨。 引致膝蓋痛的兩種常見盤骨問題: 骨盤過度前傾 盤骨的形狀像一個碗,附接著脊椎和大腿骨。肌肉也附接在盤骨上,向不同方向伸展,所以這些肌肉直接影響盤骨的位置。如果這附近的肌肉過緊或過鬆,也會對盤骨的位置產生負面影響,其中一種錯位就是骨盤過度前傾。 骨盤過度前傾的情況常發生在運動員、白領一族,以及任何需要長期坐著的人士身上。當長時間坐著時,髖部屈肌會變短,會把盤骨和大腿骨拉向一端,使下腰背變得十分彎曲。這導致大腿骨和雙腿內部旋轉,形成「膝內翻」姿勢,使膝蓋承受過多的壓力。因此,骨盤過度前傾會引致腰背痛、髖關節痛、膝蓋痛和扁平足。它也會導致胸椎出現更大的弧度,導致背部彎曲,容易出現頸部疼痛、肩膊痛、頭痛等風險。 盤骨功能障礙 誘發膝蓋疼痛的另一個原因是骨盆和骶骨位置不正確。如果有人告訴你,或你自己發現,在日常生活中,你其中一條腿的用力時間比另一條腿長,那麼你的骶骨可能出現錯位了。由於身體不喜歡這種的不平衡,它會嘗試自行修補,因而導致膝蓋壓力增加,誘發膝蓋疼痛。一般情況下,盤骨和椎間盤會吸收站立或走路時所產生的震動或力量,可是當盤骨位置不正確時,那些震動便由其他地方吸收。假以時日,便引致身體出現嚴重的損害與痛症。 盤骨失去平衡的原因很多,包括跌倒、意外、不良的坐或站立姿勢、坐下時錢包放在褲袋、單邊發力的運動(例如高爾夫球)、肌肉不平衡,以及不良的睡眠姿勢等。 你可以怎樣做? 你需要找出膝蓋疼痛的真正原因。通常這問題不難解決,也可以預防將來再出現痛症。但如果沒有及時治療,隨著時間流逝,則可能會引發更多痛症及使關節提早衰退。

樂在Sharing Moments-Ashida Lung專訪

與Ashida Lung(龍衍彤)做專訪,深感其認真的態度,她特意自行預留正式受訪前半小時作行業簡介,由於過往她做過不少採訪,十分了解作為一個行外人的固有誤解,如果採訪者也不充分理解她對小丑表演行業的基本概念,筆者寫出來的內容有機會偏離。Ashida Lung 當時於2013年馬來西亞舉行的「世界小丑錦標賽」中曾擊敗過百名對手,獲得全場總冠軍,也是首位女華人獲此殊榮。今天,筆者明白了她致勝之道在於其認真及能夠站在觀眾角色去設想。 今天的Ashida 是顆發光發熱的星星,笑容背後,可知道她付出了多少?當筆者聽到Ashida為了儲30多萬學費去台灣、英國及日本讀戲劇課程,會考只有3分的她,一手一腳靠自己賺錢,同時有4份兼職在身,包括打字,如打報告,打劇本,不禁嘩然起來,筆者頓時眼前只看到一團熊熊烈火!樂觀好動的Ashida人緣佳,有不少同道中人,一句話「出外靠朋友」一點也不賴!她在外地讀書住在朋友家,省回不少金錢。她語重心長地說:「真心喜歡一件事,你會找到為了完成此事而設法尋找出路!」   喜歡的事要做到最盡 她從來不按大眾既定認為對的事去做,同時也造就了其創意不凡的性格。小時候,Ashida就讀的是一間名校小學,聽來匪夷所思的是,為了不想早起床,不太喜歡讀書的她,沒有選修直升的名校中學,她反倒選了一間由起床可以15分鐘之內到達的Band 5中學。當中認識的同學,有些漫畫能手今日成了新加坡插畫師。在Ashida眼中,「沒有一樣事物是無謂嘢。」砌模型、彈奏結他、打遊戲機等,請大家不要覺得無謂。「喜歡的事只要做盡佢!」只要付出心思去鑽研、參加比賽等,找方式突圍而出,她深信一定有出路的。現時她經常被邀請到各中小學作生涯規劃的講座演講嘉賓,她也十分喜歡與家長分享,她認為「因為緊張,所以放手。」要讓下一代自強自立,家長就要放手予子女去做自己喜歡的事,自然會自立成長。 共同擁有美麗的時光 她喜歡把小丑表演行業稱為「奇藝」,奇藝包括了小丑、雜耍、雜技等項目。在外地,小丑在街頭的隨意找一個路過的人一起互動一起做動作,不管那途人上一刻被上司痛罵也好,在與小丑互動的一刻,是忘記了之前的憂愁,盡情享受那一短短的時光,可能因而被逗得樂了,這就是小丑出現的意義─共同擁有美麗的時光。這正正就是Ashida做小丑持的理念呢! 創立公司做位貼地老闆 可是Ashida眼見近年來奇藝行業在香港不被重視,業界同行質素又良莠不齊,小丑工作者隨便穿上橙的衫紅的褲,5分鐘化好一個妝,工資又被壓低,她實在有點慨嘆,她唯有先做好自己,以及多出外與家長、小朋友等各方人士作分享 (Sharing)。2004年她創立了活動管理策劃公司,她表示創立平台讓同行易於接工作。她現在雖然是老闆身份,她依舊仍是一個「貼地」的人,她一直不停更新前線的體會,甚至主動提出做其他活動的Helper,非常有趣的事呢!她自稱是同事的支援,從不為職位高而孤芳自賞。 小記: 問一下為何Ashida扮演小丑時名字叫「吵吵」。原來與小朋友的讀出來的諧音有關,小朋友會把小丑讀成「吵吵」「臭臭」她就取其諧音吵吵了,果然好可愛的Ashida。   撰文:郭秀梅

命不能改,運可以變

(網上圖片) 一命二運三風水,有些人對此深信不宜,但我就不信這一套,我認為要信不如信自己,絕對相信自己並決心努力,就能改變一切。若要我解釋命運,我會認為完全無法控制的,一點都不能改變的,就是「命」。至於「運」,或許未必能直接改變,但卻可以間接影響。   例如出生就是命,我們的父母是誰、出生地、家庭、背景等,都是完全無法控制、無法改變的,因這是天生的,就算有甚麼不幸,條件不好,又或自己認為不好(其實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們都只可欣然接受,不可抱怨。因為很多事情就連我們的父母亦無法控制,既然無法改變,我們就不值得為此發愁、抱怨、浪費時間,因這是命。   命是否決定了我們的一生?   絕對不是!   我深信命只是決定了我們人生的起點,絕不決定終點。有些人的起點比別人優勝,這點無法改變,但我們卻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走這條路,或用加倍努力去超越比我們起點較好的人。不少出生好的人,因環境影響,進步的動力往往有限,而出生較差的人反而有更大的動力去改善環境,迫自己進步,問題是信不信自己能改變,以及有所行動。   而所謂的運,是一種我們能改變的東西,不少人很相運這東西,認為時來運到,好運時做甚麼都順,衰運時做甚麼都無用,而這些人認為自己所做到的很有限,往往只能等運到。   最重要是信自己   正如之前所講,我是不相信這一套的,我認為所謂的運,只是數學上大數定律中所程現出來的形式。以打籃球為例,若你的真正實力是平均射10球入5球,當然若只射10球,有時會10中4,有時會10中7,但當射球的數量很大時,就會接近二分之一,這是大數定律,只要時間夠長,數據夠大,就會程現真實面。   所以只要時間夠長,這個所謂的運氣因素根本是不存在的,若果用另一名詞表達,我會用「機會率」去代替「運氣」。就剛才打籃球這例,你入球與否的運氣(機會率)就是二分之一,但這個所謂的運氣(機會率)能否提升?當然可以。不斷的練習會令這個運氣(機會率)提升到平均10球入8球,甚至百發百中,這就是我眼中的運氣,即機會率,一種能間接改變,提升的東西。   然而,人生總有高低起落,有些事是我們能力範圍以外,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將能做到的事都做到最好,並提升能掌控的範圍圈,即盡可能將原本無法控制的事變成我們能掌握的事,天要下雨我無法叫停,但我卻可以預先準備。當面對低潮,就要好好裝備自己,耐心等待,期待下一個高峰來臨,就能有效發揮,為自己創造更好的結果。   而所謂的運氣,其實只是平時努力後所程現出來的結果。   即越努力,就越幸運。

流淚,有罪?

(網上圖片) 還記得自己上一次流淚是什麼時候嗎?   在香港土生土長,總會聽過「男兒流血不流淚」的說法。華人文化強調關系和面子,不容許隨便眼淚,也不容許淚水泛濫,接受不了憤怒和羞恥,脆弱和失敗更遑論宣之於口。 流淚,不知怎的就是被塑做成懦弱無為的代名詞。在高舉知性、鼓勵批判的風氣下,我們無意識地壓抑了負面情緒,禁止情緒上的吶喊,強調問題處理;要用所謂的理性去維持生活效率,解決情緒的波動。哭,一種與生俱來的情感表現,變成了最原始的禁忌。 很羨慕能輕易落淚的人,當然不是走路摔倒就想哭、剛好下雨就順便想死的自命悲慘症候群患者;而是能夠為電影劇情而落淚,又能因為一口好味雪糕而幸福滿溢的那種人。 上一次流淚,記得是今年二月。駕車期間跟友人談起寵物離世的話題,說著說著就紅了眼眶,眼淚不由自主流了下來。偶偶,看戲、婚宴、喪禮…,也會有流下眼淚。然而,上一次大哭,已經忘記了是甚麼時候,也忘記是為了甚麼事情。好像,要大哭一場,已是一件很難的事。 現代人習慣強裝積極殷勤理性,每日被生活擠壓,在不斷追求思想知識豐富、外在形象完美的社會氣氛下,憤怒和眼淚可有位置?一個不會流眼淚的人,就一定是個堅不可摧的人嗎?反而,把情感抑壓,把情緒耗竭;即使心靈淌血無人聽見,也把身體變成一個充滿負面情緒的容器。稍一不慎,情緒就如火山般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與其壓下,不如抒發,細心聆聽眼淚背後不完美的自己。流淚,是一個表達內心的行為。在心情糟透或是心痛非常的時候,請不要壓抑,請盡情流淚,這是最能釋放內心波動的一種途徑。每滴眼淚背後都是一段段人不為人知的故事,不管喜極而泣或傷痛欲絕,只要發自內心,都是純潔的。流淚後,心情可能依舊黯淡,但是身體會放鬆了許多。大哭這回事,偶然為之其實非常健康。 下一次,見到別人哭,記住不要叫「不要哭」。反而,給對方一個哭的機會,讓對方從眼淚中了解自己,最後給一個真誠的擁抱。 你,還記得自己上一次流淚是什麼時候嗎? 傲雪

會員專訪:全心助人的理財策劃師 – 張盈盈

入行成為理財策劃師並非因為行業的工作時間彈性,更不是因為行業的收入可觀,而是單純因為「可以幫到有需要的人」。今次我們很榮幸可以邀請到2016年加入太平山,2017年的社會發展幹事張盈盈(Kinki),作為今次會員專訪的主角。   「唯有我自己更加努力,去尋找那些願意讓我幫助的人。」 有別於其他理財策劃師,Kinki並不偏重於為每位客戶規劃人生每一個階段的財務,她自己偏向會做人壽及住院的保單。 Kinki解釋,為自己買保障其實都是理財策劃的一種。客戶有事入院,如果事前有買保障,用的就是自己的積蓄;如果事前沒有買保障,用的就是家人的錢。 Kinki亦用了一個比喻來解釋為何一個人需要不同的保障:雨傘也有很多種。你買一把只可以遮到一個人的縮骨遮,可能足夠你應付雨天。但當你開始拍拖後,你覺得你的一人縮骨遮還合適嗎? 但無奈,華人社會始終太多舊有的思想,令很多人都不願意為自己買保障。「唯有我自己更加努力,去尋找那些願意讓我幫助的人。」   「想做就做,做完才考慮結果。這就是典型雙子座的女生。」 雖然這句說話顯得一個人很衝動、很任性,但是Kinki的衝動及任性,總是應用在一些有益的事上。例如她留在青年商會的原因,以及她選擇禮物的方法。   Kinki的家人覺得青年商會「賺不到錢,浪費時間」,極力反對Kinki加入青年商會,但Kinki覺得加入青年商會可以做到很多有意義的事,所以決定繼續留在青年商會。 至於Kinki 選擇禮物的方法,她笑言:「我喜歡,所以我覺得你也會喜歡,於是我買來送給你。」   加入青商,為學做人技巧 Kinki在自己的人生中會經常自我檢討。她覺得要改善自己溝通技巧,因為她覺得自己的說話太直接,無論在工作上,還是對待朋友,都很容易無意間傷害到人。這是Kinki最初加入青年商會的原因。   Kinki第一次認識到青年商會是因為太平山前會長高松傑的Facebook經常有關於青年商會的帖子。最後就自行到總會的網站申請入會。Kinki入會已有半年多的時間,坦言這半年除了有很多學習的機會,更意識到自己比前更願意表達自己,甚至工作的效率也有所提升。Kinki覺得自己在青商能夠得到成功感。   不太了解自己,要靠其他人的形容才會認識自己 如果有十個朋友,十個都將Kinki形容為一個好人,Kinki才會開始覺得自己是一個好人。雖然到目前為止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優點,但經過加入青商的半年時間,她確實地知道自己原來做事也可以做到成績。   但Kinki最期望的,是其他人有需要時會找她幫忙。有被需要的感覺,Kinki認為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   自己最大的支出就是買禮物送給朋友。 Kinki對朋友的看法很特別。她認為重點在不於朋友在你生命中停留多久,而是日後大家撞面,依然會打招呼,證明大家都在大家的生命中出現過。   Kinki很重視自己的朋友,平時經常會買禮物送給朋友。無奈自己是「金魚記憶」,要「經過、見到以及記得」朋友喜歡的事物,三個條件同時符合,她才能送禮物給朋友。       何嘉諾

知人口面不知心

(網上圖片) 我曾經在不同的場合提醒在職人士掌握微觀溝通的重要性。因為只有得到信任才有機會獲得賞識,因為受到賞識才有機會表現自己。所以如果你一直覺得自己懷才不遇,未受上司器重賞識,很有可能是因為你在溝通上出了狀況,以至根本沒法使他人對你產生信任。個天……突然灰都唔知乜事! 微觀溝通(Micro-Communication)是觀人於微的一種能力。新派心理學代表人物羅拔.第爾斯(Robert Dilts)曾發表R.O.L.E Model,指出人類有著不同感觀慣性:視、聽、感、味、嗅覺(V, A, K, O, G),去認識、儲存、運用所接收到的資料信息。簡單而言,當一個人看完一套電影後,其最深刻的可能會是:1.場面(視覺關注)、2.對白(聽覺關注)、3.感受(感覺關注)。對慣於視覺處理資訊的朋友,會對電影的場景畫面特別深刻;慣於聽覺處理資訊者,則會對主角的對白或配樂感到深刻;同樣一套電影,對慣於以感覺處理資訊者,較深刻的往往是劇情對情緒上的感染與牽動。這種不同感官的習慣傾向,會影響一個人的個性,以及對資訊吸收的喜惡。能夠讀懂一個人的感官特徵,就更容易運用配合對方感觀習慣的方式溝通,通俗地說就是能以「更channel」、「更key」的方式進行互動,怎麼會不較易得到好感而產生信任呢? 一個視覺取向的上司,喜做事有效率的下屬,沒耐性聆聽過於詳盡的彙報,所以在互動時必須精準快捷,宜以重點式陳述,附上圖表圖像更有助他吸收。相反,一個聽覺型的上司,對行事快速的下屬會感到不安,甚至懷疑其做事草率不夠細心;所以向這種上司報宜多花點時間向他詳述,提供足夠的例證與數據支持,內容愈仔細愈好,這樣對方將更安心,覺得你做事夠細心。至於感覺取向的上司則有較多情緒上的連接,喜歡能理解及關注其感受的下屬,因此在彙報時宜從其感受出發分析問題,雖然情緒化的表現甚難猜透,但也必須讓對方清楚知道你在乎他的感受。 依據以上原則,與不同類形上司有效互動,升職加薪指日可待。緊記千萬別「知人口面不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