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 - 太平山青年商會
124
paged,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hp,page,page-id-124,paged-16,page-paged-16,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

為何傳媒不報道第二名? – 花花

(網上圖片) 七月,暑假開始的月份,不少學生快樂地暫時離開書本與課堂,趁著假期休息一下。不過,有另外一批的學生或會帶著緊張心情迎接這屬於放榜的七月。從香港中學文憑(DSE)、國際預科文憑(IB)至國際普通中學教育文憑試(IGCSE)三個考大學的公開考試陸續放榜,其中以本地考生數目最多的DSE最受傳媒關注。 一如往常,各大傳媒在放榜日前已預先工作部署,從放榜前瞻的考生訪問,預先致電各大學校務求盡早掌握奪星狀元數目,到前一天透過考試局發布的資訊預估狀元身處的學校,到當天安排不同的記者走訪多間親身訪問狀元及其他背景特殊的考生。即使準備工作仔細及充分,但翌日傳媒出刊的放榜新聞卻大同小異,多年來亦未見有破格的報道。 狀元的學習心得、政治取態及家庭背景均是近年記者採訪的問題,幾乎已成範本。狀元,從過去會考、高考到今日的DSE,均是指全港考取成績最好的人,如應屆港姐冠軍、2009年會考十優狀元麥明詩則屬其中的典型。 十優並非自會考開辦以來就有,由1978年考試局接手後才容許考生報考十科。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十優狀元只有寥寥數人。至98年十優狀元已上升至13人,2006年更錄得歷來最多的25人。此後,每年放榜有無十優狀元、多少個十優狀元及分佈在什麼學校則成為報導的焦點;另外報導聚焦則是各種家境清寒、身患重病卻同樣考取好成績的勵志故事。 為何不報導六、七、八、九優等同樣優秀的考生?原因不外乎不夠突出。在考生人數眾多、動輒十幾萬人的時候,盡管這些狀元同樣勤奮用功,與十優之間最大差別或只是少考一科、其中一科考取良。在人生的路上,六、七、八、九優與十優或許同樣可考取同樣的名牌大學,備考與學習可能也有自己的心得,只是優秀與最優秀之間差異,使他們在放榜當天失落為媒體焦點。 筆者曾經有一個補習的學生在某年夏天在 IGCSE的考試中獲9A*及1A的成績,被朋友及家人讚歎不已,肯定她的成績與努力。不過,當時仍是青少年的她仍對筆者說,很遺憾地還是沒有能接受記者的訪問,稍有失落。而當時她學校及姊妹學校旗下十個考得10A*的IGCSE狀元在學校的安排下接受一眾傳媒採訪,在鎂光燈的映照下享受來自公眾的讚賞。 說到底,狀元是否繼續保持優秀,人生路是否順遂並不在於傳媒採訪與否、被公眾知道與否,還需視乎自身的努力與選擇。其實當年的那個學生,雖然沒有接受傳媒追訪,沒有選擇升讀已錄取她的幾間英國名牌大學,但以她優秀的成績及面試表現,還是考到本地頂尖大學的醫學系,繼續為實現自己兒時夢想而努力。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

《詭屋驚凶實錄2》– 陳廣隆

(網上圖片) 《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2013)絕對是千禧年後最出色的恐怖片之一,續集一出,當然令觀眾期待,可是成績卻不如理想。讀導演溫子仁的訪問,他談到個人最愛五部恐怖片,《鬼驅人》(Poltergeist,1982)是其中之一,相信那也是本片重要的參考範本,特別是本片的鬧鬼電視機和刺刀殺人樹,雖然屢見於荷里活恐怖片,但也分明脫胎自杜比賀帕(Tobe Hooper)導演那三十多年前的名作。當年《鬼驅人》的監製是史提芬史匹堡,影片並不專賣恐怖,單以驚嚇程度而言,還頗不如溫子仁,不過《鬼驅人》歌頌一家人守望團結的力量,其實也正是上集《詭屋驚凶實錄》好看之處之一,續集於此反而沒寫得那麼齊心、動人了。溫子仁又說最愛包括中田秀夫導演的《午夜凶鈴》(Ringu,1998),當本片男主角在末段走進地牢「落水」時,我就不禁想到會否出現像菜菜子「落井」找貞子般的情節呢? 上集《詭屋驚凶實錄》敘事有條不紊,慢慢帶領觀眾走進凶宅,邪靈不到最後不現真身,今集急著處理受邪靈滋擾一家與驅魔夫婦一家的兩條故事線,顯得甚為吃力,而且惡靈主謀又過早出場,每次都睜眼咧嘴彈出來,看慣恐怖片的,自然覺得無甚驚嚇可言。事實上,今集比較用心經營的恐怖位,幾乎都在前半,到了中段華倫夫婦到達英國協助事主一家後,劇情雖未必人人猜得到,卻也不再令人緊張——看恐怖片,最令人心驚膽跳的,就是不知怪物何時現身,早早就清楚表露邪靈真身,恐懼感就減半了,何況今集後段的「靈後靈」設局,其實溫子仁在《兒凶續集》(Insidious: Chapter 2,2013)已玩過一次,影迷更不覺新奇了。 今集另一個教人可惜的是,溫子仁不時賣弄電腦特效,不單用於呈現邪靈的形體變化,也用於攝製視點在屋中上下來去的長時間鏡頭,鏡頭移動繁瑣得來又沒有意義,既有礙營造秘靜肅殺的氣氛,也破壞了上集簡潔踏實的作風。上集導演喜歡順著人眼視點的高度拍攝,平穩自然,今集過於賣弄,時刻令人感到攝影機的存在,就破壞了敘事流暢了,特別是開場「阿米蒂維爾凶宅案」(The Amityville Horror),我幾乎以為在看別的導演的戲,幸好到中段溫子仁已漸回復節制,但整體而言還是令人失望呢。     陳廣隆(Horace Chan),中學教師,《信報》「電影講座」專欄作者之一,文章散見於《立場新聞》及【映畫手民】

無知的人如何投資 – 龔成

(網上圖片) 分散風險是無知者的行為,但知道及承認自己的無知,比起不知道不承認自己的無知更聰明。 「不要將全部雞蛋放在同一籃中」 這是傳統的投資智慧,但股神巴菲特卻持相反意見,他認為分散風險是無知的行為。 「將全部雞蛋放在最結實的籃中,然後好好看管」 巴菲特認為這方法更好。他以集中投資的方式賺到鉅額財富,即將大部份的資金放在少數的股票中。他放棄分散投資而選用集中投資是有前題的,就是投資要有一定的實力,能選到回報率較高的資產,否則結果只會是更悲慘。 雖然我學習巴菲特集中投資的方法,但對於一些不懂投資的人,我卻會建議他用分散投資的方法來取平衡點,以減低風險同時爭取適當回報。而對投資越無知的人,資產分配方面越要分散。 方法是「3個平衡」: 平衡 x 平衡 x 平衡 第1個平衡 首先是資產總類上的分配,即是在物業、股票、基金、外匯、債券、貴金屬、現金等各類型的資產中,作適當比例的分配,當然每個人的情況絕不同,所以分配情況都不一樣。故此,只將資產集中在某單一類型(如只有物業),對投資技巧不高的人來說是高風險的。 第2個平衡 除資產類別的分配外,該類資產裡面亦要分配,例如某投資組合有30%的股票類,當中股票就要適當地分配,但非亂買或越多越好,只要有效分配已可。 對不懂投資股票的人來說,較佳的方法是買入股票指數基金,如盈富基金(2800)、南方A50中國(2822)等,買入該類基金如同買入幾十隻最大最優質的股票,只要長期投資,回報往往不錯,而這類在交易所買賣的基金,收費亦不高。 第3個平衡 第三個平衡就是在價格方面(若你能捕捉到股價高低,掌握到市場的貪婪與恐懼,那就不需要這個平衡)。這個平衝將價格的風險減低,方法是將一筆資金分成多注,以分段吸納的形式買入或沽出。 例如想用$50000買入某股,可將資金分成5注,每次只入$10000,這樣就不怕一次過高追了該股,能有效減低價格不確定性的風險(即是越是價格波動大的股票,這方法越有效)。市面上的月供股票、基金等都能有效達到這目的。 龔成 – 《80後百萬富翁》作者

肩周炎?五十肩? – 黃景培

最近,友人跟我談及他的肩膊常常出現痛楚,有些人說他是肩周炎,有些人說他是五十肩?以上這個情況可能你或多或少都會聽過?那到底肩周炎是什麼來的?是不是五十歲後才有呢?成因是什麼?可有預防方法? 每一次談及每一個身體部位時,我們都先要了解該關節。肩膀關節, (網上圖片) 其實並不是只有上臂骨,及肩關節,嚴格計:肩鉀骨和瑣骨都是肩關節成員之一,對肩膀的活動有著很重要的影響。加上,肩膀關節其實是全身體關節中活動最靈活,容許最大幅度活動的關節,為了達成這個活動能力,肩膀關節的穩定性只是靠少許韌帶和許多肌肉筋腱組合而成,亦因為這個原因,令肩膀關節成為最容易受傷的關節之一。 所謂的「肩周炎」,亦有人稱為「五十肩」,其正確學名為—黏連性肩關節囊炎。引致痛症出現的原因有兩個︰ 一. 長期勞動肩關節,導致勞損,傷及筋腱,令筋腱產生黏連而引發問題。 二. 運動創傷,因痛楚而缺乏活動導致筋腱黏連而引發問題。 一般肩周炎分三期,起初痛楚比較劇烈,但活動幅度不受影響,第二期為冰封期,痛楚慢慢減少,活動幅度大不如前,而第三期則為舒緩期,活動幅度開始恢復,而痛楚亦不會增加。 (網上圖片) 遇上肩膀問題,最常見的疑慮是;究竟應否做運動,應否在痛楚的情況下繼續保持活動幅度呢?其實,我們想知道答案的話,首先要知道當時肩膀的狀態。譬如說肩膀是在冰封期,活動幅度明顯下降但痛楚不是太緊要的話,絕對需要多活動去活化關節。但如果在第一期時,太過痛楚的話,太多大幅度的活動反而會令肩膀筋腱傷上加傷,得不償失。 而從物理治療的角度,我們會先把肩關節上有炎症的地方舒緩,放鬆繃緊的肌肉,通過手法治療去把黏連的關節鬆綁,加上適當的運動指導,令患者盡快回復本身的正常活動能力。 總括來說,肩關節由於太靈活,而令受傷的機會增加,加上關節的四周是由肌肉包圍的,任何一組肌肉出問題亦會大大影響關節的活動能力,所以當肩膊受傷時,千萬不要猶豫,要及早求醫,拖得越久就會變成肩周炎或五十肩,到時候患者便需要更長時間才可以康復過來。     黃景培 – 香港註冊物理治療師 / 香港理工大學物理治療(榮譽)理學士 / 中山大學醫學院物理治療針灸文憑 / 脊柱相關疾病診治證書 (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 / 健身球教練證書

港人移民天堂—台灣

一提到寶島台灣,相信在不少人的腦海裏浮起的是台北夜市的各種美食、台中清境農場的羊群、台車墾丁的陽光等,是不少香港人長短假期的休息充電之地。 自2013年香港電台鏗鏘集的「移民台灣」的專題,掀起了香港的一股討論熱潮。根據統計,2014年香港人移居台灣的人數是2011年的三倍,已達到7500人,到底台灣有何吸引之處?我們今次訪問了早年移民台灣的GiGi。 有別於一般的投資移民,GiGi是因為覓得真愛而放下一切嫁去台灣。然而,要在台灣落地生根也不是想像般容易,而且要融入台灣當地的生活也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及適應。 (截圖自台灣交通部觀光局) 台灣生活跟香港很接近,適應容易? 生活習慣上,台灣人出入都是以機車為主要交通工具,相信有台灣自由行經驗的人都會明白,在當地有一台機車的確方便不少,更可以到處遊覽,但大前提是要有車牌呢﹗(據說很多店家為了做生意,也沒有要求租車客要有車牌就把機車出租了,為自己的安全著想,的確不應嘗試無牌駕駛啊﹗) 「馬路如虎口」是家傳戶曉的句子,大家都知道過馬路前應要「左望望右望望」,確定沒有車輛駛過而且又是「綠公仔」才過馬路。但撫心自問,有沒有在某些原因下偷偷地亂過馬路?台灣人會認為此等行為為「不文明」及「沒有文化」的人才會做的事。因此,下次去台灣,記緊別亂過馬路啊﹗要好好遵守交通規則啊﹗ 台灣都是講國語,我的普通話即使講得普普通通也能溝通? 在台灣雖然以國語(在中國及香港都稱之為普通話)為主要語言,但仍有極大部分人口是講台語的,以中年至老年人為主,因此,在非旅遊區裏仍然是是台語作溝通語言。GiGi小時候也在福建一帶生活過,也懂得說閩南語,但去到台灣仍感英雄無用武之地,因為當地人講台語的語速之快,不是說「懂」得說閩南語就夠,還要夠地道。 台灣消費指數比香港低,一切開支比香港少,生活壓力也應該比香港少吧? 這是大家的不了解。在香港生活,樓價、物價、工作壓力樣樣升,也是刺激大家移民台灣的其中一個因素。雖然台灣的消費比香港低,但同時台灣的薪金也比香港低,因此以台灣工作的薪金在台灣生活,情況就會跟我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台灣大學畢業生的薪金大約有6000-8000港幣,相比香港的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還要低,當中的生活壓力也不能少覷。台灣物價和生活指數雖然較低,但低薪現象一直是困擾的社會問題,打工仔未見得受惠於經濟成果,工資水平增長則追不上通脹升幅。如果本身是有一份薪水不俗的工作,移民到台灣做打工仔,很大機會要面對降薪問題。 台灣創業風氣盛,而且租金、薪金及進貨金額比香港便宜,是一個適合創業的地方嗎? GiGi不諱言台灣創業的成本的確較香港低,能吸引年輕一輩到台灣闖一闖,很多都會經營飲食業。經營飲食業除了要面對食物安全問題之外,誠如之前所說,還要配合當地文化。原來當地人打電話叫外賣主要是用台語,而且語速很快,假使間你運用台語的能力不夠高,很容易就要捱罵呢﹗再者,要對附近的社區非常熟悉才能送外賣,否則客人等候的時候久了很大機會會被取消單子,那就真的虧本了﹗所以很多時要聘請當地人擔任全職或兼職員工,就會變得過份依賴員工,這也是打算到台灣一嚐當老闆滋味的年輕人要注意的地方。 最後,GiGi不建議大家貿然放下一切便移民到台灣另覓工作或創業,如果真的決定要移民台灣的話,她建議大家要先做好萬全準備,給自己留條後路,也為自己定下一個時限,假如時限到了但未能達成夢想,便應回來香港再謀求發展。     文:出版事務董事劉珮玲

不上網的人 – 花花

網上圖片 從不同的人身上,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有些風景看得到,有些卻需要經歷才知道。在這個手機網速判斷一個人的年代,我萬萬沒有想過身邊有這樣的一個八十後的朋友,使用最新款的手機卻沒有上網。我不禁問道,那你怎麼跟人WhatsApp?他說:安頓好再回覆,不急不急。 30歲出頭的他在一家教育機構擔任管理工作,早上上班、晚上進修,行程非常充實。不過,在過去一段非常長的時間,他並無如時下年輕人一樣轉用智能手機。歷經iPhone 3、 iPhone 4、 iPhone 5好幾代電話的潮流,到現在連iPhone都開始被Samsung比下去的當下,他才勉勉強強地用上了iPhone 6,但電話仍然沒有上網,用的是只有通話分鐘的月費計劃。 不上網,不無聊嗎?他指,每日朝早晚五,時間逗留最多的不外乎是辦公室與家,兩處都可Wifi上網,與其他人的分別在「行走中的時間」與「餘暇的時間」,與能夠即時回應。 「步出家門到巴士站,每個站頭都有10分鐘的免費Wifi,午餐時不少餐廳也有Wifi,或者政府免費的Wifi,如果有需要使用的話。」他說,坊間免費上網的資源比想像中的多,只是在平價無線上網的年代,大家都沒有發掘這些社區資源。 他其實並不缺手機上網的幾十甚至幾百元的月費,他貪圖的是什麼?幾經追問,他才坦言不上網的手機就貪圖那些瞬間的寧靜與勿擾。「老實說,是有點不方便,沒有隨身隨行的訊息功能而已,但所有移動中的時間都屬於自己,無需受訊息操控,那有何不可?」對於這一點,他甚至有點驕傲地說:「我是辦公室裡唯一一個手機沒有上網的人。」 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這個八十後的他還是獨身,偶爾會被同事嘲笑找不到女朋友,笑笑說趕快手機上網聯誼一番,認識新朋友。沒有走向電子話的一段,他確實以自身的行動走在潮流的另一端,走在不被電話控制的一端,貌似回到中學時代,繼續過著少些干擾的生活。 不能不說,這種少干擾的生活著實也讓人嚮往。但大多數的香港人如你我甚少在香港這片土地尋找這樣的愜意,因著忙碌的工作、纏身的任務,我們似乎也沒有放下電話度過一天半天的勇氣。或許只有在放個長假,離開香港,我們才能呼吸一口「不那麼資訊爆炸」的空氣。 相反,自由如他偶爾在中環海邊買一杯啤酒看看雜誌,流連在不同的博物館看看展覽,獨自在海濱的小徑跑步運動。 看著他,有時也在想,到底可不可以放假的時候試著不帶電話出門,試著把手機的上網功能關掉,試著在香港活出那份自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或者某天我自行試驗一下,才能再跟大家分享。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

生日的啟示 – Sofie

(網上圖片) 話說本月是鄙人賤辰,老公循例問了一下我想怎麼過,我說我要吃一頓好吃又浮誇的飯,還強調「是那種要穿戴漂亮的地方哦」,夠明顯了吧?他應該有嚇到,因為往時我都是例牌「無所謂啦」,然後今年我再加一句:「今年給我一個特別一點的生日吧!」他應該真的嚇到了。 他跑去問同事,同事推薦了一間日式烤肉,然後他問我好不好,還說他同事是那種很講究吃的人,到處找隱世小店的那種,又說有多好吃多新鮮(?)云云,我心裡翻了個大白眼,誰想生日穿戴漂亮化好妝去吃烤肉啊(掀桌)!但嘴上說:「你安排吧(加上笑臉) !」心想真是狗頭軍師(再翻白眼)! 這種口是心非真是很該死,但我改不了!(攤手) 到了當天,我心裡整個超不爽,晚上吃了烤肉後回家,那張臉黑到真的很欠打。在我們吃飯時,他指示我妹和妹夫買個蛋糕去我家然後躲起來<----這就是他絞盡腦汁的驚喜(眼睛翻到有點抽筋)!但我妹不負所托,還佈置了一下,買了個小禮物,還開定冷氣。好了,我和老公回到家,一開門,我第一樣留意到的是什麼呢?咳咳,我說:「死喇原來我地無熄冷氣就出左去呀!」然後一直在想慘喇慘喇無啦啦開左幾個鐘冷氣blablabla...... 他忍不住指著那些裝飾:「咦你睇下!」我才發現哈哈哈!XD 好了這個警世小故事想說什麼道理呢? 第一,如果說女人都口是心非,那我應該在這方面是一個我認第二誰敢認第一的地位。如果大家還記得原生家庭的影響,我就是因為家庭的關係,從小不敢提出要求,覺得提出要求是件很羞恥的事,所以我最多最多只敢暗示。 第二點比較嚴重,很多時候我都只看到不足之處,而且絕少稱讚對方。記得小時候,就算默書考試98分,興高采烈拿回家,我媽第一句是問:「那兩分呢?」鮮有誇獎我們,所以從小我就覺得稱讚家人是很羞恥的一件事(到底我有多少件覺得羞恥的事?!)。我對朋友或學生都沒這個心理障礙,但對愈親密的人愈不能。就算想誇獎他一下,也要先踩一腳,然後「不過你在xx方面倒是不錯的」。我妹說:「你要衝破這個心理關口,對自己說『YES I CAN』就一定可以。」我想我可能要去瀑布下修練一下才行。 此事我拿出來跟姐妹淘討論了一下,其實就是想看看有沒有人跟我一樣,但個個都一致說:「讚下又唔會少忽肉」,「做咩你都nonono,只會愈來愈灰,遲d你連想讚既機會都無啊」,「佢都去問同事證明佢都緊張啦」,「你唔係咁咦開心下,遲d連鼻屎都無粒呀」(我要鼻屎來幹嘛?)...... 好了,說了那麼大堆其實是想說,我有好幾個朋友今年都生了小孩,希望他們都能多點鼓勵和讚美自己的孩子,不然養出個像我這麼雞歪的女人就慘了,有小孩的趕快抄下來。(揮手下降) 噢,對了(又回來),還有一個啟示,如果要氹老婆/女朋友開心,記得去問她的姐妹,而非什麼兄弟同事之類的,快放到人生錦囊。   喜歡閱讀,喜歡文字,對教育事務熱心的香港人

《1/880000 的孤獨》 – 陳廣隆

(Solitude of One Divided by 880,000,石井聰亙導演,1977)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與日本 PIA 電影節及柏林影展共同策劃「8 米厘狂熱——日本獨立崩世代」節目,不久前 Cinefan 重映其中一些影片,我只看了石井聰亙與塚本晉也導演的作品,看過了才後悔沒有多買票。本來我只想看塚本晉也的《電柱小僧的冒險》(The Adventure of Denchu-Kozo,1988),結果喜歡的卻是同場放映的《1/880000 的孤獨》。毫無預期地入場,片頭見到一片漆黑畫面、有如粉筆白字的製作人員名單,背景奏起巴赫的 “Air on the G String”,那些文字的設計與排位,還有主人翁的性格與社會氛圍,我還以為在看《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Air〉(1997),敢說庵野秀明從中得到了不少靈感與養份。 這部僅長 45 分鐘的影片情節簡單,講述雙腿拐曲、其貌不揚的男主角獨自跑到東京,準備大學入學試。他本來成績優秀,但不堪考試壓力,每次入學試都病將起來,逢考必輸,生活越來越頹廢,身邊既沒有朋友,又貧窮又孤獨,只能藉鹹書、偷窺發洩情慾,用今天的話,就是癡漢、毒男無疑。這個題材在今天也許不新鮮,但石井聰亙拍起來完全不像四十年前的作品,而且非常成熟,不單節奏控制自如,正如他以古典音樂和流行音樂交替編寫出本片既抒情、又躁動的氣氛,聲畫變化也極豐富,以蒙太奇將大量短促的鏡頭拼寫出男主角在生活和心理上的不同面向,粗糙貧薄的衣食住行、屢試屢敗的備試人生、營營役役的日本社會、疏離冷漠的人倫關係(他不過是 880000 個同類的年青人之一),統統都講到了(而且往往不靠對白),實在很了不起。即使鏡頭如此繁多(描寫的又是那麼慌亂的心靈),但他全然不亂,每一幀畫面的構圖都很精當(就算拍的是破亂骯髒的家居),石井聰亙當時才僅二十歲,才思如此驚人,執行力又強,難怪後來塚本晉也等人都奉他為偶像了。話說回頭,男主角的悲劇命運,到底是自身性格問題(他確是個怪人)、社會制度的不足(考試制度殺人啊)、自私封閉的人心(他的舊同學都不願了解、開解他,甚至看死他沒命途)? 石井聰亙當然沒有簡單答案,然而即使最後的結局是如此歇斯底里,他似乎也不是只為控訴——影片中後段有個鏡頭,本來正對在溫習的男主角,突然導演刻意傾斜了畫面,彷彿反映著男主角心理的不平衡,但這是否也在告訴觀眾,我們到底怎樣看男主角,視乎的是我們怎樣設置心中的鏡頭? (網上圖片)     陳廣隆(Horace Chan),中學教師,《信報》「電影講座」專欄作者之一,文章散見於《立場新聞》及【映畫手民】

小心窮人思維 – 龔成

(網上圖片) 話說本人有新股票課程,所以近期收到了不少讀者網友的查詢,比較有趣的是關於收費方面,部分意見頗為不一。 有的向我反映課程收費偏貴,但又有人與我反映收費偏平(沒錯,竟然有人願意這樣同我講,我估他的意思是比坊間類似課程平)。 當然,平貴沒有一定的標準,若你只認為本人的課程偏貴,這不是問題,但若你認為市面上,大部分致富課程都貴,都不捨得付錢去學,你的問題就大了。 因為你的著眼點集中於「我付不起」、「這課程佔了我開支不少」、「我很少花這類支出」,你著眼於支付的部分。但其實,我們學習知識,重點不會放於「支出」,而是集中在「獲取」,這課程能為你增加多少知識,這課程能令你在一生中,能減少多少虧損,以及能助你在一生中賺多少,這才是重點。 其實這正是窮人思維與有錢人思維的分別,窮人著眼於減少,有錢人著眼於增加。由於窮人不願意花錢花時間去增值自己、去為自己創造更多的將來收入、去為自己的財富產生更大的增值,以至一生都無法致富。 相反,擁有致富思維的人,願意花錢花時間去提升財務知識,以致將來收入不斷增加,財富增值的速度亦不斷加快,造成愈花錢愈有錢的效果。 可能你會問,筆者都是以節儉出名的,好像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其實本人一直以來有兩點是從來不慳的,就是健康及知識,健康方面不用多說。知識方面,由讀書時期開始,本人一直花錢買大量投資書閱讀,以及不斷花錢上課程,花這些錢令我獲得一生受用的知識,對比付出在知識方面的費用,當中的回報已是百倍翻本,絕對值得。 所以,小心窮人思維令你一直貧窮,窮人只會著「價格」,但有錢人則著重於「價值」,學習知識的重點,一點是該知識當中的價值,當你明白這點,就懂得知識為我們一生所帶來的財富,必然遠超其中的價格。 至於有網友表示我的課程偏平,我相信他是比較市面上,其他類似的課程,因為市面上類似份量及內容的課程,不少學費都要過萬,所以在比較之下,本人的課程能以超值去形容。   龔成 – 《80後百萬富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