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 - 太平山青年商會
124
paged,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hp,page,page-id-124,paged-17,page-paged-17,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

迪魁文氏症(俗稱媽媽手) – 黃景培

最近,有幾位女病人來求診,不約而同地痛症問題都發生在大姆指筋鍵上。這種情況我們俗稱為「媽媽手」,學名是不狹窄性腱鞘炎(De Quervain Syndrome)。單從名稱,很多人以為這情況只會發生在媽媽身上,但最近來求診的女病人,年齡層卻由剛出踏入社會工作的年青人,年約三十的新任媽媽,五十來歲主婦,以至七十多歲的婆婆都有。 你或許會感到疑惑為什麼患上「媽媽手」的女士的年齡層會這樣廣?答案揭曉前,讓我們先了解為什麼狹窄性腱鞘炎會被稱為「媽媽手」。原來亞洲女士普遍體形比歐洲女士偏細,抱嬰兒通常會用大姆指與食指之間的虎口位去抱住嬰兒的腋下位置(如右圖),長時間重複進行此動作令大姆指筋腱受損,發炎而產生狹窄性腱鞘炎,因此就有「媽媽手」這個稱呼。 但實際上,除了抱小孩外,用滑鼠,拿重物等都會引致相同問題,所以這個「媽媽手」這個痛症就有機會出現在不同年齡層的患者身上。 你又可能會追問,為何好像女性特別容易患上這個問題?由於一般男士肌肉耐力及力量較女士強,所以勞損機會較低,所以這個問題大多數都出現在女士們身上。 如果檢測自己有沒有患上狹窄性腱鞘炎,方法很簡單,先將手肘伸直,把大姆指放進拳頭裡(如右上圖),然後將拳頭向尾指方向拉(如右下圖),如果感覺到劇痛的話,就很有可能患上狹窄性腱鞘炎了。 而媽媽手對日常生活的影響相當之大,簡單如用茶壺斟茶,扭毛巾等動作都做不來;情況嚴重的話,連想動一下隻大姆指都感到困難及痛楚。 一般處理方法首先都是吃消炎止痛藥,常拉筋及進行熱敷,以放鬆大姆指筋腱,如得不到好轉的話就應該去尋求物理治療師的協助,用超聲波及衝擊波儀器去加速康復及消炎。若果到最後依然無法改善問題的話,醫生很有可能會建議病人打類固醇針。 很多病人,每每將康復的責任完完全全的交給醫生或治療師,其實這是錯誤的,首先於治療期間,病人必需要根據醫生或治療師的指示進行一些舒緩伸展運動。還有,一些不良的姿勢或習慣亦需要改變,以避免長期勞損而引致的病患。     黃景培 – 香港註冊物理治療師 / 香港理工大學物理治療(榮譽)理學士 / 中山大學醫學院物理治療針灸文憑 / 脊柱相關疾病診治證書 (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 / 健身球教練證書

觀察劇場: 正義vs憐憫

  道德,我們時常掛在嘴邊。不過當道德也構成衝突,就是真正的考驗。 如果你於快餐店內受一位陌生人委託,幫忙看管食物,同時有另一位露宿者嘗試偷取食物,你會怎樣選擇? 我們對幾位快餐店的食客進行測試,最後終於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法。 主演:陳健豪 @海團劇場 (https://www.facebook.com/AngusKinHo/) 監製: 張一棋 @太平山青年商會 拍攝: JAYC Production 製思工作室(http://www.jaycproduction.com/) 剪接: 李佩螢

人物專訪: 經營快樂

在繁忙的旺角鬧市中,有很多隱世高人。走進彌敦道旁一個不太起眼的商場,乘電梯上二樓,一出門轉左,就見到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大男孩在示範一款最新的玩具--鐵甲奇俠的左手手臂。 「它是以手部動作控制的,一個按鈕也沒有。我第一次用的時候,也花了幾個小時才掌握到如何控制它。」店主邊說邊示範,機械手臂隨即運作起來:一時手掌中心發出強光,兼有機械聲配合;一時前臂彈出,開合發炮位置發出綠色鐳射燈⋯⋯店前一名男人也看得雙眼發光。 「全香港只有我一家玩具店有賣,一千多元不貴了。你帶回公司展示一下,多型!最重要是即使讓同事試玩一下,他們也無法驅動它,那份優越感⋯⋯」 那男人的朋友也不停拍他手臂,鼓勵他買下來,不過他仍然四處張望,未能下決定,突然他眼睛向左上方一瞄。「請問那兩個Iron man頭盔有什麼玩法?」 店主從架上取下一比一鐵甲奇俠頭盔,「這個Ironman頭盔就要等一等了,因為太好賣了,廠商趕不及造那麼多貨,所以這個價錢會再貴一點。它附有一隻戒指,戴上頭盔後,用戒指在耳際掃一下,前面會掀開,多掃一下便關上。」 那男人看起來更難抉擇了。店主笑說了一句:「如果兩件都穿上就真的成為Iron man了。」 最後男人依然下不了決定,拋下一句:「我繞個圈再回來。」 店主沒有挽留,因為全港只有他一家有賣這玩具,而且供不應求,所以他毫不擔心。 筆者走上去,打了個招呼,「你好!你就是那位玩具收藏家嗎?」 沒想到,他劈頭回了一句:「我不算是玩具收藏家,我只是喜歡玩玩具而已。」 最緊要中意! 梁偉良(Thomas),在旺角經營一家玩具精品店。不過,你未必能在這家玩具店找到你喜歡的玩具,店內有陳列架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模型,也有螢幕播放著漫威漫畫(Marvel)英雄系列的電影片段,然後,沒有了。因為Thomas只會賣他自己喜歡的,所以各式各樣模型也只有籃球球星、星球大戰的角色、Marvel英雄等等。 「我不會賣自己沒興趣的玩具的,因為我根本都不認識。」即使有某個動漫掀起一陣熱潮,但如果他沒有興趣,也不會賣。「賣玩具的時候,也會跟客人聊起關於那玩具的故事的,我不認識的話,怎聊起呢?最緊要中意。」 Thomas喜歡上一樣東西時,會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年輕時喜歡NBA,把一件又一件NBA珍品收藏起來,「如果說的是收藏家,NBA收藏家都算是的。」 Thomas收藏NBA各式物件逾廿年,件件讓人大開眼界,今年更首次組NBA團,看高比拜仁告別賽。 不過當筆者想問起NBA時,他又給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回覆,「不如問問我別的,我也很喜歡單車的,不久後應該會辦一個跟單車有關的團。不是應該,是一定會,因為實際上已經談好了很大部分。」 也難怪的,在谷歌打幾個關鍵字就知道,Thomas接受過無數次有關NBA的訪問,更被稱為「著名NBA收藏家」。 最緊要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我不是不再喜歡NBA,如果跟我聊起NBA,我也會津津樂道地聊的,不過其實我也有喜歡其他東西,有試玩不同東西,如果你問我其他,我會更開心一點。」Thomas就是如此了解自己想要什麼。 他接著提起香港的年輕人,「我跟不少年輕人接觸過,也有人邀我到大學分享,不過我跟大學生對話後,發現有他們有很多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在做什麼。」 談起年輕人、談起佔中、談起香港的未來⋯⋯再說回玩具。「就像有很多人來買玩具,他們分不清想要和需要,買了玩具,滿足了一下子的購買慾後,只放到一個角落,沒有真正玩那玩具。有時他們也不是很了解那件玩具的故事,只是見很流行便買一件回家。」 在經營玩具店上,Thomas或許不符合一般人理解的「成功」。 「你有打算擴充業務嗎?」「沒有!」他連想也沒想就拋下這答案。 「賣玩具不是站著收錢給貨就可以的,要跟客人有交流,所以要對玩具熟悉,也有一定表達技巧的要求,所以請人並不容易。而且我不太喜歡跟人夾的,比較享受one man band,自己一個人打理鋪內大小事,現在也已經忙得不可開交,擴充業務太麻煩了。」 「我在經營快樂!」 遺憾最美 Thomas一邊接受訪問,一邊收拾東西,準備收鋪。筆者打趣的問,「如果明天世界末日,只準你帶走一件最珍愛的收藏,你會帶走哪一件呢?」 這次他被我這問題塞到了,「為什麼要把事情簡單複雜化呢?我平日不會想這些的。如果只準我帶一件⋯⋯我什麼都不帶,那就可以留住最美的一刻。因為有遺憾,所以那一刻才是最美的。」 Thomas認為要成功先要不怕輸。什麼都不帶走,重頭開始好了,或許太空有不同收藏品的等著他呢! 「那一段精彩時光,永遠不會被遺忘」,離開時,筆者從他卡片上看到這一句。他就是直到現在都忠於自己,創造自己不會遺忘的精彩時光。   文:李佩螢

書店店員的日常 – 花花

(網上圖片) 要認識社會,也許可以從認識一個人開始,從不同職業、身邊林林總總的普通人開始,用他們的雙眼與經驗,學習以另一個角度看世界。 我有一個朋友小魚,她是個男仔頭的女生,畢業多年仍一臉孩子氣,不帶半點飽經滄桑的世俗。熱愛打籃球的她卻沒有如預期般從事體育有關的職業,甚至讓人大跌眼鏡地走進書店,成為一個小小的店員。 書店是零售行業,但與其他有佣金制度的店員不同,工時相約、薪水固定。要做零售業,為何選書店?「只是找不到心儀的工作,才經朋友介紹將就將就,誰知一做就是好幾年。」她說,說不上是書迷,偶爾沉迷科普讀物,像是國家地理雜誌類的。儘管面對各種新書,也沒有特別的興奮。 「小書店人少,小至開門、清潔、收拾,大至找數、訂書、決定書本擺位通通都一手包辦。」小魚說,書店店員的生活說不上枯燥沈悶,卻總有一堆瑣碎的雜事,這種工作形態正好適合個性喜歡安靜而又不能習慣重複的工作的她。 工作做久了似乎都逃脫不了重複的命運,幸而書店不斷引入新作,為沉悶中帶來一點新意。如果說書店的風格取決於選書,書店店員也扮演著其中一個重要的角色。 「偶爾可以提議老闆採購自己喜歡的書,如果銷量很好,代表有知音與同好,也會很有滿足感。」 小魚每天與書本打交道,卻重新認識了新一代書本。「原來有書本會全本挖空某個形狀,再用排版遷就設計;有書本封面以鏤空的雕花設計;有書本版型不同於普通,有時偏大或偏小。」小魚有時亦擔心書客會否有儲存困難,不過她說粉絲們大多追隨作家的新作而少考慮設計。 最有趣的工作經歷原來還是與書客打交道,小魚在書店打滾的幾年見識不少「新奇」的人,頻率最高的算是各種忘記書名或作家而找書的書客。「某天有客人問有沒有兄史的書,我告訴他沒有聽過,客人再說那史兄呢?我才恍然大悟,但也只能告訴他賣光了。」小魚說,與客人最常的對答是出版社,當你問他們知不知道哪家出版社,得到的大部分答案都是台灣。 「作為店員想問的是,真的有出版社叫台灣嗎?」 另一個「急性子」書客同樣令小魚印象深刻,某天有一位小姐奪門衝進書店,一手拿起新書書桌上的某本書,問道「有沒有這個作家的最新那本書」。小魚告訴她:「賣完了,等補貨」,可是那位小姐卻以晴天霹靂的口吻自言自語:「有沒有搞錯,有沒有那麼快,是不是瘋了,有沒有那麼快。」小魚那時心裡想的是:萬事皆有可能,不是嗎?愛書如她,能夠理解,但也是有點誇張。 書客百態,小魚在幾年見了不少,有些妙問妙答讓人會心微笑,有些粗魯書客也讓人懊惱不已。她說,書店店員似乎如一本新書的看更,在找到知音帶走前好好看守。人們常說「我在很多地方留下不少腳毛」,書店店員會對你說「我在很多很多很多本書上留下不少手指模。」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

投資有如打麻雀 – 龔成

由於我小時候在公屋,當時很多街坊都在大廈走廊打牌的,所以我6、7歲已懂得打牌,雖然我現時已沒有打牌,但都明白靠運氣只能幫你短期贏錢,要長期贏多輸少,就只有靠實力,投資亦是同一道理。 同打牌一樣,投資最起碼都要懂得遊戲規則,若果連投資是甚麼,股票是甚麼也未搞清楚就盲目入市,結果當然是交學費。若只懂跟甚麼「貼士」,聽所謂專家的意見,那就不要忘記,真正落場玩的是自己,若輸了錢都是自己的錢。 每個投資不是獨立 當打牌時,若手上持有一副好牌,就要盡可能做大牌,因為好牌難求,這才能賺到最多錢,若有好牌在手卻不懂做大,只會做成浪費。而買股票亦一樣,若手中持有優質股,就不要升少少就即刻放,因為優質股的長遠回報十分可觀,看看股神巴菲特的策略,他專門做超級大牌,當他手中持有好牌,就一定會長線持有,釣大魚,賺取超高回報。 懂得打牌的朋友都知道,打牌時絕不會胡亂上牌碰牌,因為這很易令自己裡面的牌斷晒,越整越亂,因此要看的是全副牌,要有一定的策略行事。同樣,有些人在投資時,亦會只考慮那一刻發生的事情,甚至憑感覺,就草草作出投資決定,而沒有以策略、長遠角度、整個投資組合的角度來考慮。 舉例說,某人買入了澳博控股(0880),然後有朋友向他推介永利澳門(1128)因此他又買入,過幾日後,他聽到專家說金沙中國(1928)的值博率高因而又買入。然後他才發現自己所有的資產全都集中在賭業股,在不知不覺間面對集中行業風險(對於某些明白及承受到集中行業風險的投資者來說,這未必是問題),但對於這個人來說,最大問題在於這並非他的原意。 真正的高手不是懂得攻,而是懂得守 最後,真正識打牌的人,不是只懂得進攻食糊,更重要的是懂得守,當自己手中的牌很弱時,就會轉攻為守,甚至棄糊,放棄這一局,洗牌後再戰下一局。投資亦一樣,當手持的股票有問題,又或做了錯誤的投資決定,就要懂得止蝕,保留實力,重整旗鼓,然後再找下一隻更好的股票,這才能令自己獲得最佳的長期回報。     龔成 – 《80後百萬富翁》作者

原生家庭 – Sofie

自結婚後我娘無時無刻都叫我生BB,還叫親戚朋友一起來呼籲,有一次她傳我一堆好可愛的BB照片,然後說:「那小孩很像你兒時的樣子。」我:「我有那麼可愛!!!!」(沾沾自喜)然後我娘回覆:「你比他更白更可愛,優良品種要失傳。」我即時對著電話大笑,為達目的,她簡直無所不用其極! 我非常非常喜歡小孩,但一直不想生,因為我深深明白一個家庭對小孩的影響有多深遠,尤其是如果父母的婚姻關係出現問題。也不是說我婚姻有什麼問題喇(眼神閃爍),因為我在單親家庭成長,我覺得對我在感情路上或婚姻觀上都有很大影響,而這些影響是慢慢浮出來的。前一陣子看到王貽興說「單親長大既小朋友,一係好恨結婚生仔証明自己戰勝宿命,一係就完全遠離,唔畀自己有任何一個%覆轍重蹈。」我簡直點頭如搗蒜。 前面這一大堆廢話想帶出的主題是-------原。生。家。庭 原生家是指我們從小長大的家庭<------好無力的解釋。這個家庭對我們的性命、人格、價值觀有重大的影響,此時會有的人跳出來說:「鬼唔知阿媽係女人。」nonono(搖食指),我想說的是這個原生家庭的影響是非常非常重大和深遠的,而且並不那麼表面的。比如有很多人都覺得單親家庭的小孩要麼比較懂事或堅強,要麼比較容易走歪路,但有沒想過為什麼他們會比較「懂事」?在單親家庭之前通常都是夫妻的吵鬧,一個在吵吵鬧鬧的家庭長大的孩子,會害怕與人發生衝突,不敢面對衝突,害怕與人不和,於是形成一種「盡量迎合別人的性格」,所以他們看起來好像比較懂事。那如果是那種冷靜的知識份子的夫妻呢?他們可能不吵架,但冷戰,表面上關係平和,但家庭疏離不親密,他們的孩子的人際關係也容易疏離,不輕易向人敞開心扉,如果是個飽歷風霜的大人還說得過去,但如果年紀小小就這樣不吵不鬧,這正常嗎正常嗎?另外一點比較多人會想到的,就是父母的分離會導致小朋友缺乏安全感和信任,在一段關係中很難建立安全感,如果拍拖幾咁煩呢? 如果單親加上阿媽一個女人仔獨自湊大三個仔女的背景呢,孩子通常會更懂事,尤其是最大的,他們往往不敢向父母要求什麼或爭取自己想要/需要的,因為會有成村人經常耳提面命他:「你媽好辛苦架,你要生性呀,唔好再激佢呀,好好讀書等時報答佢呀blablabla......」慢慢他會覺得對父母提出額外的求是自私的,長大後即使想要什麼也不清楚表達(注意:不敢表達但心裡是「想要」) ,導致常常失望,於是傾向自給自足,怕失望而與別人關係疏離。 在這一小篇文章不可能說盡原生家庭的影響,上面的只是一些比較明顯的例子,這個範疇簡直可以寫論文的吧?大家請自行google<-----好不負責任的人!(不關我事哦,是原生家庭害的)而這當中夫妻的關係對孩子的影響尤為深遠,所以有時我聽到有些孩子的爸媽比電視劇更離奇的人生,我都有一種「這些人應該抓去閹了」的感覺,大佬呀揸車都要考牌,做家務助理都要證書,何解弄條生命出來可以如此兒戲?(ok我知道這是人權什麼的我呻下而已不必認真) 希望為人父母的真的要做點功課,快去google原生家庭,好多睇嘢。(揮手下降)   喜歡閱讀,喜歡文字,對教育事務熱心的香港人

輕鬆嬉鬧又溫馨感人的山田洋次小品——《嫲煩家族》 – 陳廣隆

《嫲煩家族》(What a Wonderful Family!,山田洋次導演,2016) 山田洋次的電影,總是不會教人失望,近年更是一歲一作品,樸實素雅得宛如青菜蘿蔔,寫人倫關係和家庭生活,時深刻時輕鬆,盡皆深富餘韻。在五月中才在香港上畫的《嫲煩家族》,我是三月底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時看的,當晚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笑聲連連,幾乎沒有停過,導演的功夫果然令人佩服。山田洋次雖然年逾八十,但活力依然,既編(與長期合作的平松恵美子合編)且導,輕輕鬆鬆的喜劇,其實講的是不淺易的婚姻、家庭、人生議題,許多表面上荒謬、巧合的笑彈,其實是編導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深刻累積的觀察。夫唱婦隨的思想,當然不容於今天,但老夫不覺問題,老妻啞忍多年,妻子醒覺要改變,只怕也不是鬧情緒喊離婚便即解決;婚後情淡、兒長離家,是無法逆轉的人生歷程,如何面對事實、調整心態、重建關係,自也是漫長的過程。影片精準抓住人倫關係的本質輕巧地呈現,短短時間發生的「鬧劇」,在最後的大團圓,各人的態度和習慣也許只作了小步的改變,當中的互相體諒,卻不能簡單丈量。我們無疑可挑剔這個劇本欠缺真正的深度(對比其他影史經典而言),例如在小津安二郎的傑作《東京物語》(1954)結尾,縱使家庭上下兩代都明白分散離別是無可奈何的必然結局,但父親與媳婦一番對話,既表露了對人生的看法,雙方也有了內心的交流,《嫲煩家族》不是沒有相類的嘗試,卻沒有同樣的感人力量。不過,我相信觀眾自會明白,即使是大師級導演,也不可能部部出色,不會過於挑剔,而對《嫲煩家族》有共鳴的觀眾,必是善良有情,在現實中一定是有福的。   網上圖片 山田洋次的作品向來以質樸無華見稱,而到了這個境界,在《嫲煩家族》中他也似乎不再細求畫面上的工整,一方面,明明他可以再仔細佈置各人物的演出與互動(群戲時他有時會將人物安置在畫面邊緣,當其「手舞足蹈」時,總是在畫框裡「半出半入」,滑出了觀眾視線,但他並不介意;侯孝賢愛說「只要演員的能量夠,根本不必管鏡頭的邏輯」,這句話更像是形容山田洋次這類導演的做法),但他彷彿已不求雕琢,不走小津安二郎的路(當然那小屋的狹窄陳設可能也影響到山田洋次的構圖,不可能像小津安二郎的片廠年代般自由調度佈景);另一方面,像後段那場長篇幅的七人家庭會議,貌似簡單,要處理實在不容易,既要表現出各人的性情和關係,也要構想很多肢體的小動作、情節的小變化以豐富故事,然而山田洋次還是毫不費力地做到了,自然得來絲毫不覺平凡,場面調度之厲害,是所有學電影的人的重要一課。喜歡看山田洋次作品的朋友,也許會看得更開心,其呼應《男人之苦》系列(1969-1995)、《給弟弟的安眠曲》(2010)、《東京家族》(2013)的人物和故事元素,影迷們一定會看得莞爾,至於結尾山田洋次再次向《東京物語》致敬,則略嫌蛇足,太刻意了,然而也無法稱之為敗筆。《嫲煩家族》也許比不上山田洋次的近年佳作《東京家族》與《東京小屋》(2014),但依然看得人很開心、舒服呢。 網上圖片 陳廣隆(Horace Chan),中學教師,《信報》「電影講座」專欄作者之一,文章散見於《立場新聞》及【映畫手民】

7天課程解決巴比倫貧富懸殊問題 – 龔成

古時的巴比倫帝國雖然富強,但原來亦面對貧富懸殊的問題,大量的財富集中在少數富翁之手。 國王發現問題的根本在於國民不懂得如何累積財富,於是找來城中的首富,詢問他累積財富的秘訣,首富講出了讓他致富的方法後,國王希望他的子民也能知道這方法,好讓人民也富起來。 於是,國王邀請首富教育國民致富秘訣,首富先用7天的時間教授100人,每天講述一個致富方法,然後返家溫習及應用。完成7天課程後,再由這100人教授全國的人民,務求令全國上下都富起來。 當你除了好好學習,更將其中的方法融入生活當中,日後你定必能累積到一定的財富。 7天課程: 第一天. 先讓你的錢包鼓脹起來:每賺進10個銅板,至多只花掉9個,不要看少1個銅板,因為這不單能積少成多,更是重要的初期資金。 第二天. 控制支出:為你的開銷做預算,把你想花費的項目刻在碑上。不要看輕每個小節,人就常被「特殊支出」而花多了。 第三天. 讓你的黃金成長:動用每一分錢,讓它們生出利息,幫你帶來收入,而新收入又可再生出利息,最後你會愈來愈富有。 第四天. 守護財富避免損失:謹守智慧人的理財忠告,只做安全的投資,避免損失。若你太急去追求回報,胡亂投資,只會得不償失。 第五天. 讓你的房子成為可獲利的投資:擁自己的房子及有有價的財產,擁有房子不止能提高你的保障,更能減少你往後的開支。 第六天. 確保未來的收入:為你退休後的生活和家人預先做好準備,同時要記住金錢法則,愈早做準備愈輕鬆,不要等到退休前才準備。 第七天. 提升賺錢的能力:培養自身賺錢的能力,成為更專業的人,這不能能提升你的收入,同時往後的收入也會因你專業程度而增加。   龔成 – 《80後百萬富翁》作者

人物專訪:擁有25個不同國籍小孩的校長

  「LMC 是一個小世界。」此話出自一個就讀保良局林文燦英文小學的學生。 我們經常聽到,「學校是社會的縮影」這句話。的確,除了課本知識外,我們還會在學校學習待人接物、建立正確的價值觀等,令我們的德、智、體、群、美得以培育。除非入讀國際學校,否則一般本地學校很難會有其他國家的小孩與我們做同窗,大部分都是香港或國內的,近十數年會比較多少數族裔的非華語學生與我們一起上課。 假如,你就讀的小學有來自25個不同國家的同學,你會有何感想?興奮?期待? 當你身分一變,要管理一間小學,一間有25個不同國籍小孩的小學,如何能讓他們融洽相處?如何培養他們對學校的歸屬感? 學校以「愛敬勤誠」,更以林文燦博士的英文縮寫「L代表Language,M代表Moral,C代表Control」作教學理念,培養學生全人發展,培養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開心學習及靈活運用所學習到的知識。 校長文詩詠致力透過文化藝術活動,啟發學生創意及促進文化交流。例如在2014年舉辦的大型藝術活動Joia,讓學生發揮創意,參與繪畫、雕塑、立體展品製作。視藝科教學方法亦與眾不同,鼓勵學生多主動認識世界,了解世界,老師會要學生在創作畫作前先做資料搜集,例如相片等,去尋找背後的意義或故事,了解當中的意念,再加以發揮,開始創作,有系統地提升學生的藝術修養。 除此之外,學校亦強調互相尊重及包容的精神,在早會上更設有分享環節,讓學生自我介紹或介紹自己的國家及文化,更會一起唱中國國歌,讓學生更加認識香港,籍此培養學生的品德、社交及情緒控制,以及令學生對學校更有歸屬感。課程上,每月更有一課學生成長課,教學生互相尊重及包容的精神。因為學生來自不同的國籍,有同學需要用頭巾包着頭髮,也有的是要在校服內加添長袖衫等,因此要教導學生尊重不同國家的文化和宗教,更要學生明白文化多樣性。 該校學生在體育科上表現較為出色,因為學校聘請了不少專業體育老師,當中也有國內的體育界精英,在中國全運會獲八連霸;有老師是中國籃球省隊隊員;也有本港大學足球隊隊長及港隊籃球隊員等。在優秀的體育界精英培訓下,學生除了享受不用寫字的體育課外,更可對自己有更入認識,知道自己對運動的喜好。

會員投稿:追夢人生 – 郭秀梅

(網上圖片) 人沒有夢想,就等於咸魚一條?人為萬物之靈,就一定要有夢想?這些疑問一直在腦中盤旋,如漆黑夜空時而冒現的一點白光,疑似星光又像衛星系統,我應該相信浪漫的構想還是現實的解釋? 大家可能都寫過中文作文題目「我的夢想」。小時候的作文手稿,至今仍珍而重之保存在身旁,人長大了才知道,夢想需要太多機緣巧合才達成的。我不是想殘酷地砸碎大家的夢想,而是有時候現實就是現實,如果你要養妻活兒,上有高堂,下有子女,生活的重擔已令你透不過氣來,難道你為了個人夢想而成為不負責任的父親嗎?原來當時的老師們,都鼓勵我們作夢,但沒有把人世間現實的殘酷告訴我們。說起來,也要感恩吧! 不過你可能會問,沒有夢想的人生統統是空洞嗎?我又尊重他們呢,世界上沒有人說過有夢想與沒有夢想的人生有高低之分,我覺得世界上的事物應該各適其適,曾請教過一位我敬重中文科中學老師關於達成夢想的問題。他表示,不要以為自己才高八斗,與古人相比,我們真的渺小,憑甚麼說自己有甚麼奇才異能。甚麼都要講機緣,梵高在世一幅畫都賣不出,我們的懷才不遇算是甚麼。只有謙卑地生活,才覺得幸福。這種隨心的思想,有點屬於佛學的不執著味道,達到夢想固然開心,然而執著於有沒有夢想等於有意義的人生之類,就未免偏執了。生活已經不容易,談夢想,我同意不一定每個人都有此思維的。 先不談夢想可成真的要素等,所謂的金科玉律相信大家讀得過飽了,個人而言,人有夢想去追尋,總比沒有夢想的人生燦爛得多,在付出的過程中你會嘗透甜酸苦辣的滋味,因為你認為值得,夢想是一些較難實現的東西,為了追夢,你要犧牲,要付出,要被上天「勞其筋骨」!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甚至被人譏笑,你可能會感到天色迷霧,孤軍作戰,但你也甘心命抵!因為你想得到,你想圓夢!我不絕對認同「堅持做下去就是勝利」的口號式鼓勵說話,但我明瞭,不堅持就一定不可以實現,堅持的就有希望可達成。築夢工程就是希望工程,把不可能變做可能!通常輕易得到的事物人不會珍惜。人類,總是很犯賤的。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一場極為著名演講的稱呼,該次演說中,他強烈訴說其追求自由平等的思想,他認為黑人與白人有一天能和平且平等共存的宏願時,不斷重複使用的「I have a dream」(中譯: 我有一個夢)一句,成為很多後來有夢想的人的金句。所以說有夢想,真的「可大可小」!小至個人際遇的劇變,大至影響人類的歷史。如果你有一個夢,又搞定了生存的基本問題,那就想辦法去達成它吧,為了不令人生有遺憾,少少的苦楚也要忍受,有人在身旁鼓勵誠然是一件美事,然而旁人的冷嘲熱諷有時候在所難免,那請把冷言冷語視作掉落遍地的落葉,它們都是夢想必須要的肥沃土壤,轉一個念頭,如何化悲憤為動力,且看閣下的修為了。     太平山青年商會會員 - 郭秀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