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 - 太平山青年商會
124
paged,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hp,page,page-id-124,paged-17,page-paged-17,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

不上網的人 – 花花

網上圖片 從不同的人身上,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有些風景看得到,有些卻需要經歷才知道。在這個手機網速判斷一個人的年代,我萬萬沒有想過身邊有這樣的一個八十後的朋友,使用最新款的手機卻沒有上網。我不禁問道,那你怎麼跟人WhatsApp?他說:安頓好再回覆,不急不急。 30歲出頭的他在一家教育機構擔任管理工作,早上上班、晚上進修,行程非常充實。不過,在過去一段非常長的時間,他並無如時下年輕人一樣轉用智能手機。歷經iPhone 3、 iPhone 4、 iPhone 5好幾代電話的潮流,到現在連iPhone都開始被Samsung比下去的當下,他才勉勉強強地用上了iPhone 6,但電話仍然沒有上網,用的是只有通話分鐘的月費計劃。 不上網,不無聊嗎?他指,每日朝早晚五,時間逗留最多的不外乎是辦公室與家,兩處都可Wifi上網,與其他人的分別在「行走中的時間」與「餘暇的時間」,與能夠即時回應。 「步出家門到巴士站,每個站頭都有10分鐘的免費Wifi,午餐時不少餐廳也有Wifi,或者政府免費的Wifi,如果有需要使用的話。」他說,坊間免費上網的資源比想像中的多,只是在平價無線上網的年代,大家都沒有發掘這些社區資源。 他其實並不缺手機上網的幾十甚至幾百元的月費,他貪圖的是什麼?幾經追問,他才坦言不上網的手機就貪圖那些瞬間的寧靜與勿擾。「老實說,是有點不方便,沒有隨身隨行的訊息功能而已,但所有移動中的時間都屬於自己,無需受訊息操控,那有何不可?」對於這一點,他甚至有點驕傲地說:「我是辦公室裡唯一一個手機沒有上網的人。」 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這個八十後的他還是獨身,偶爾會被同事嘲笑找不到女朋友,笑笑說趕快手機上網聯誼一番,認識新朋友。沒有走向電子話的一段,他確實以自身的行動走在潮流的另一端,走在不被電話控制的一端,貌似回到中學時代,繼續過著少些干擾的生活。 不能不說,這種少干擾的生活著實也讓人嚮往。但大多數的香港人如你我甚少在香港這片土地尋找這樣的愜意,因著忙碌的工作、纏身的任務,我們似乎也沒有放下電話度過一天半天的勇氣。或許只有在放個長假,離開香港,我們才能呼吸一口「不那麼資訊爆炸」的空氣。 相反,自由如他偶爾在中環海邊買一杯啤酒看看雜誌,流連在不同的博物館看看展覽,獨自在海濱的小徑跑步運動。 看著他,有時也在想,到底可不可以放假的時候試著不帶電話出門,試著把手機的上網功能關掉,試著在香港活出那份自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或者某天我自行試驗一下,才能再跟大家分享。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

生日的啟示 – Sofie

(網上圖片) 話說本月是鄙人賤辰,老公循例問了一下我想怎麼過,我說我要吃一頓好吃又浮誇的飯,還強調「是那種要穿戴漂亮的地方哦」,夠明顯了吧?他應該有嚇到,因為往時我都是例牌「無所謂啦」,然後今年我再加一句:「今年給我一個特別一點的生日吧!」他應該真的嚇到了。 他跑去問同事,同事推薦了一間日式烤肉,然後他問我好不好,還說他同事是那種很講究吃的人,到處找隱世小店的那種,又說有多好吃多新鮮(?)云云,我心裡翻了個大白眼,誰想生日穿戴漂亮化好妝去吃烤肉啊(掀桌)!但嘴上說:「你安排吧(加上笑臉) !」心想真是狗頭軍師(再翻白眼)! 這種口是心非真是很該死,但我改不了!(攤手) 到了當天,我心裡整個超不爽,晚上吃了烤肉後回家,那張臉黑到真的很欠打。在我們吃飯時,他指示我妹和妹夫買個蛋糕去我家然後躲起來<----這就是他絞盡腦汁的驚喜(眼睛翻到有點抽筋)!但我妹不負所托,還佈置了一下,買了個小禮物,還開定冷氣。好了,我和老公回到家,一開門,我第一樣留意到的是什麼呢?咳咳,我說:「死喇原來我地無熄冷氣就出左去呀!」然後一直在想慘喇慘喇無啦啦開左幾個鐘冷氣blablabla...... 他忍不住指著那些裝飾:「咦你睇下!」我才發現哈哈哈!XD 好了這個警世小故事想說什麼道理呢? 第一,如果說女人都口是心非,那我應該在這方面是一個我認第二誰敢認第一的地位。如果大家還記得原生家庭的影響,我就是因為家庭的關係,從小不敢提出要求,覺得提出要求是件很羞恥的事,所以我最多最多只敢暗示。 第二點比較嚴重,很多時候我都只看到不足之處,而且絕少稱讚對方。記得小時候,就算默書考試98分,興高采烈拿回家,我媽第一句是問:「那兩分呢?」鮮有誇獎我們,所以從小我就覺得稱讚家人是很羞恥的一件事(到底我有多少件覺得羞恥的事?!)。我對朋友或學生都沒這個心理障礙,但對愈親密的人愈不能。就算想誇獎他一下,也要先踩一腳,然後「不過你在xx方面倒是不錯的」。我妹說:「你要衝破這個心理關口,對自己說『YES I CAN』就一定可以。」我想我可能要去瀑布下修練一下才行。 此事我拿出來跟姐妹淘討論了一下,其實就是想看看有沒有人跟我一樣,但個個都一致說:「讚下又唔會少忽肉」,「做咩你都nonono,只會愈來愈灰,遲d你連想讚既機會都無啊」,「佢都去問同事證明佢都緊張啦」,「你唔係咁咦開心下,遲d連鼻屎都無粒呀」(我要鼻屎來幹嘛?)...... 好了,說了那麼大堆其實是想說,我有好幾個朋友今年都生了小孩,希望他們都能多點鼓勵和讚美自己的孩子,不然養出個像我這麼雞歪的女人就慘了,有小孩的趕快抄下來。(揮手下降) 噢,對了(又回來),還有一個啟示,如果要氹老婆/女朋友開心,記得去問她的姐妹,而非什麼兄弟同事之類的,快放到人生錦囊。   喜歡閱讀,喜歡文字,對教育事務熱心的香港人

《1/880000 的孤獨》 – 陳廣隆

(Solitude of One Divided by 880,000,石井聰亙導演,1977)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與日本 PIA 電影節及柏林影展共同策劃「8 米厘狂熱——日本獨立崩世代」節目,不久前 Cinefan 重映其中一些影片,我只看了石井聰亙與塚本晉也導演的作品,看過了才後悔沒有多買票。本來我只想看塚本晉也的《電柱小僧的冒險》(The Adventure of Denchu-Kozo,1988),結果喜歡的卻是同場放映的《1/880000 的孤獨》。毫無預期地入場,片頭見到一片漆黑畫面、有如粉筆白字的製作人員名單,背景奏起巴赫的 “Air on the G String”,那些文字的設計與排位,還有主人翁的性格與社會氛圍,我還以為在看《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Air〉(1997),敢說庵野秀明從中得到了不少靈感與養份。 這部僅長 45 分鐘的影片情節簡單,講述雙腿拐曲、其貌不揚的男主角獨自跑到東京,準備大學入學試。他本來成績優秀,但不堪考試壓力,每次入學試都病將起來,逢考必輸,生活越來越頹廢,身邊既沒有朋友,又貧窮又孤獨,只能藉鹹書、偷窺發洩情慾,用今天的話,就是癡漢、毒男無疑。這個題材在今天也許不新鮮,但石井聰亙拍起來完全不像四十年前的作品,而且非常成熟,不單節奏控制自如,正如他以古典音樂和流行音樂交替編寫出本片既抒情、又躁動的氣氛,聲畫變化也極豐富,以蒙太奇將大量短促的鏡頭拼寫出男主角在生活和心理上的不同面向,粗糙貧薄的衣食住行、屢試屢敗的備試人生、營營役役的日本社會、疏離冷漠的人倫關係(他不過是 880000 個同類的年青人之一),統統都講到了(而且往往不靠對白),實在很了不起。即使鏡頭如此繁多(描寫的又是那麼慌亂的心靈),但他全然不亂,每一幀畫面的構圖都很精當(就算拍的是破亂骯髒的家居),石井聰亙當時才僅二十歲,才思如此驚人,執行力又強,難怪後來塚本晉也等人都奉他為偶像了。話說回頭,男主角的悲劇命運,到底是自身性格問題(他確是個怪人)、社會制度的不足(考試制度殺人啊)、自私封閉的人心(他的舊同學都不願了解、開解他,甚至看死他沒命途)? 石井聰亙當然沒有簡單答案,然而即使最後的結局是如此歇斯底里,他似乎也不是只為控訴——影片中後段有個鏡頭,本來正對在溫習的男主角,突然導演刻意傾斜了畫面,彷彿反映著男主角心理的不平衡,但這是否也在告訴觀眾,我們到底怎樣看男主角,視乎的是我們怎樣設置心中的鏡頭? (網上圖片)     陳廣隆(Horace Chan),中學教師,《信報》「電影講座」專欄作者之一,文章散見於《立場新聞》及【映畫手民】

小心窮人思維 – 龔成

(網上圖片) 話說本人有新股票課程,所以近期收到了不少讀者網友的查詢,比較有趣的是關於收費方面,部分意見頗為不一。 有的向我反映課程收費偏貴,但又有人與我反映收費偏平(沒錯,竟然有人願意這樣同我講,我估他的意思是比坊間類似課程平)。 當然,平貴沒有一定的標準,若你只認為本人的課程偏貴,這不是問題,但若你認為市面上,大部分致富課程都貴,都不捨得付錢去學,你的問題就大了。 因為你的著眼點集中於「我付不起」、「這課程佔了我開支不少」、「我很少花這類支出」,你著眼於支付的部分。但其實,我們學習知識,重點不會放於「支出」,而是集中在「獲取」,這課程能為你增加多少知識,這課程能令你在一生中,能減少多少虧損,以及能助你在一生中賺多少,這才是重點。 其實這正是窮人思維與有錢人思維的分別,窮人著眼於減少,有錢人著眼於增加。由於窮人不願意花錢花時間去增值自己、去為自己創造更多的將來收入、去為自己的財富產生更大的增值,以至一生都無法致富。 相反,擁有致富思維的人,願意花錢花時間去提升財務知識,以致將來收入不斷增加,財富增值的速度亦不斷加快,造成愈花錢愈有錢的效果。 可能你會問,筆者都是以節儉出名的,好像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其實本人一直以來有兩點是從來不慳的,就是健康及知識,健康方面不用多說。知識方面,由讀書時期開始,本人一直花錢買大量投資書閱讀,以及不斷花錢上課程,花這些錢令我獲得一生受用的知識,對比付出在知識方面的費用,當中的回報已是百倍翻本,絕對值得。 所以,小心窮人思維令你一直貧窮,窮人只會著「價格」,但有錢人則著重於「價值」,學習知識的重點,一點是該知識當中的價值,當你明白這點,就懂得知識為我們一生所帶來的財富,必然遠超其中的價格。 至於有網友表示我的課程偏平,我相信他是比較市面上,其他類似的課程,因為市面上類似份量及內容的課程,不少學費都要過萬,所以在比較之下,本人的課程能以超值去形容。   龔成 – 《80後百萬富翁》作者

迪魁文氏症(俗稱媽媽手) – 黃景培

最近,有幾位女病人來求診,不約而同地痛症問題都發生在大姆指筋鍵上。這種情況我們俗稱為「媽媽手」,學名是不狹窄性腱鞘炎(De Quervain Syndrome)。單從名稱,很多人以為這情況只會發生在媽媽身上,但最近來求診的女病人,年齡層卻由剛出踏入社會工作的年青人,年約三十的新任媽媽,五十來歲主婦,以至七十多歲的婆婆都有。 你或許會感到疑惑為什麼患上「媽媽手」的女士的年齡層會這樣廣?答案揭曉前,讓我們先了解為什麼狹窄性腱鞘炎會被稱為「媽媽手」。原來亞洲女士普遍體形比歐洲女士偏細,抱嬰兒通常會用大姆指與食指之間的虎口位去抱住嬰兒的腋下位置(如右圖),長時間重複進行此動作令大姆指筋腱受損,發炎而產生狹窄性腱鞘炎,因此就有「媽媽手」這個稱呼。 但實際上,除了抱小孩外,用滑鼠,拿重物等都會引致相同問題,所以這個「媽媽手」這個痛症就有機會出現在不同年齡層的患者身上。 你又可能會追問,為何好像女性特別容易患上這個問題?由於一般男士肌肉耐力及力量較女士強,所以勞損機會較低,所以這個問題大多數都出現在女士們身上。 如果檢測自己有沒有患上狹窄性腱鞘炎,方法很簡單,先將手肘伸直,把大姆指放進拳頭裡(如右上圖),然後將拳頭向尾指方向拉(如右下圖),如果感覺到劇痛的話,就很有可能患上狹窄性腱鞘炎了。 而媽媽手對日常生活的影響相當之大,簡單如用茶壺斟茶,扭毛巾等動作都做不來;情況嚴重的話,連想動一下隻大姆指都感到困難及痛楚。 一般處理方法首先都是吃消炎止痛藥,常拉筋及進行熱敷,以放鬆大姆指筋腱,如得不到好轉的話就應該去尋求物理治療師的協助,用超聲波及衝擊波儀器去加速康復及消炎。若果到最後依然無法改善問題的話,醫生很有可能會建議病人打類固醇針。 很多病人,每每將康復的責任完完全全的交給醫生或治療師,其實這是錯誤的,首先於治療期間,病人必需要根據醫生或治療師的指示進行一些舒緩伸展運動。還有,一些不良的姿勢或習慣亦需要改變,以避免長期勞損而引致的病患。     黃景培 – 香港註冊物理治療師 / 香港理工大學物理治療(榮譽)理學士 / 中山大學醫學院物理治療針灸文憑 / 脊柱相關疾病診治證書 (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 / 健身球教練證書

觀察劇場: 正義vs憐憫

  道德,我們時常掛在嘴邊。不過當道德也構成衝突,就是真正的考驗。 如果你於快餐店內受一位陌生人委託,幫忙看管食物,同時有另一位露宿者嘗試偷取食物,你會怎樣選擇? 我們對幾位快餐店的食客進行測試,最後終於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法。 主演:陳健豪 @海團劇場 (https://www.facebook.com/AngusKinHo/) 監製: 張一棋 @太平山青年商會 拍攝: JAYC Production 製思工作室(http://www.jaycproduction.com/) 剪接: 李佩螢

人物專訪: 經營快樂

在繁忙的旺角鬧市中,有很多隱世高人。走進彌敦道旁一個不太起眼的商場,乘電梯上二樓,一出門轉左,就見到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大男孩在示範一款最新的玩具--鐵甲奇俠的左手手臂。 「它是以手部動作控制的,一個按鈕也沒有。我第一次用的時候,也花了幾個小時才掌握到如何控制它。」店主邊說邊示範,機械手臂隨即運作起來:一時手掌中心發出強光,兼有機械聲配合;一時前臂彈出,開合發炮位置發出綠色鐳射燈⋯⋯店前一名男人也看得雙眼發光。 「全香港只有我一家玩具店有賣,一千多元不貴了。你帶回公司展示一下,多型!最重要是即使讓同事試玩一下,他們也無法驅動它,那份優越感⋯⋯」 那男人的朋友也不停拍他手臂,鼓勵他買下來,不過他仍然四處張望,未能下決定,突然他眼睛向左上方一瞄。「請問那兩個Iron man頭盔有什麼玩法?」 店主從架上取下一比一鐵甲奇俠頭盔,「這個Ironman頭盔就要等一等了,因為太好賣了,廠商趕不及造那麼多貨,所以這個價錢會再貴一點。它附有一隻戒指,戴上頭盔後,用戒指在耳際掃一下,前面會掀開,多掃一下便關上。」 那男人看起來更難抉擇了。店主笑說了一句:「如果兩件都穿上就真的成為Iron man了。」 最後男人依然下不了決定,拋下一句:「我繞個圈再回來。」 店主沒有挽留,因為全港只有他一家有賣這玩具,而且供不應求,所以他毫不擔心。 筆者走上去,打了個招呼,「你好!你就是那位玩具收藏家嗎?」 沒想到,他劈頭回了一句:「我不算是玩具收藏家,我只是喜歡玩玩具而已。」 最緊要中意! 梁偉良(Thomas),在旺角經營一家玩具精品店。不過,你未必能在這家玩具店找到你喜歡的玩具,店內有陳列架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模型,也有螢幕播放著漫威漫畫(Marvel)英雄系列的電影片段,然後,沒有了。因為Thomas只會賣他自己喜歡的,所以各式各樣模型也只有籃球球星、星球大戰的角色、Marvel英雄等等。 「我不會賣自己沒興趣的玩具的,因為我根本都不認識。」即使有某個動漫掀起一陣熱潮,但如果他沒有興趣,也不會賣。「賣玩具的時候,也會跟客人聊起關於那玩具的故事的,我不認識的話,怎聊起呢?最緊要中意。」 Thomas喜歡上一樣東西時,會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年輕時喜歡NBA,把一件又一件NBA珍品收藏起來,「如果說的是收藏家,NBA收藏家都算是的。」 Thomas收藏NBA各式物件逾廿年,件件讓人大開眼界,今年更首次組NBA團,看高比拜仁告別賽。 不過當筆者想問起NBA時,他又給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回覆,「不如問問我別的,我也很喜歡單車的,不久後應該會辦一個跟單車有關的團。不是應該,是一定會,因為實際上已經談好了很大部分。」 也難怪的,在谷歌打幾個關鍵字就知道,Thomas接受過無數次有關NBA的訪問,更被稱為「著名NBA收藏家」。 最緊要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我不是不再喜歡NBA,如果跟我聊起NBA,我也會津津樂道地聊的,不過其實我也有喜歡其他東西,有試玩不同東西,如果你問我其他,我會更開心一點。」Thomas就是如此了解自己想要什麼。 他接著提起香港的年輕人,「我跟不少年輕人接觸過,也有人邀我到大學分享,不過我跟大學生對話後,發現有他們有很多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在做什麼。」 談起年輕人、談起佔中、談起香港的未來⋯⋯再說回玩具。「就像有很多人來買玩具,他們分不清想要和需要,買了玩具,滿足了一下子的購買慾後,只放到一個角落,沒有真正玩那玩具。有時他們也不是很了解那件玩具的故事,只是見很流行便買一件回家。」 在經營玩具店上,Thomas或許不符合一般人理解的「成功」。 「你有打算擴充業務嗎?」「沒有!」他連想也沒想就拋下這答案。 「賣玩具不是站著收錢給貨就可以的,要跟客人有交流,所以要對玩具熟悉,也有一定表達技巧的要求,所以請人並不容易。而且我不太喜歡跟人夾的,比較享受one man band,自己一個人打理鋪內大小事,現在也已經忙得不可開交,擴充業務太麻煩了。」 「我在經營快樂!」 遺憾最美 Thomas一邊接受訪問,一邊收拾東西,準備收鋪。筆者打趣的問,「如果明天世界末日,只準你帶走一件最珍愛的收藏,你會帶走哪一件呢?」 這次他被我這問題塞到了,「為什麼要把事情簡單複雜化呢?我平日不會想這些的。如果只準我帶一件⋯⋯我什麼都不帶,那就可以留住最美的一刻。因為有遺憾,所以那一刻才是最美的。」 Thomas認為要成功先要不怕輸。什麼都不帶走,重頭開始好了,或許太空有不同收藏品的等著他呢! 「那一段精彩時光,永遠不會被遺忘」,離開時,筆者從他卡片上看到這一句。他就是直到現在都忠於自己,創造自己不會遺忘的精彩時光。   文:李佩螢

書店店員的日常 – 花花

(網上圖片) 要認識社會,也許可以從認識一個人開始,從不同職業、身邊林林總總的普通人開始,用他們的雙眼與經驗,學習以另一個角度看世界。 我有一個朋友小魚,她是個男仔頭的女生,畢業多年仍一臉孩子氣,不帶半點飽經滄桑的世俗。熱愛打籃球的她卻沒有如預期般從事體育有關的職業,甚至讓人大跌眼鏡地走進書店,成為一個小小的店員。 書店是零售行業,但與其他有佣金制度的店員不同,工時相約、薪水固定。要做零售業,為何選書店?「只是找不到心儀的工作,才經朋友介紹將就將就,誰知一做就是好幾年。」她說,說不上是書迷,偶爾沉迷科普讀物,像是國家地理雜誌類的。儘管面對各種新書,也沒有特別的興奮。 「小書店人少,小至開門、清潔、收拾,大至找數、訂書、決定書本擺位通通都一手包辦。」小魚說,書店店員的生活說不上枯燥沈悶,卻總有一堆瑣碎的雜事,這種工作形態正好適合個性喜歡安靜而又不能習慣重複的工作的她。 工作做久了似乎都逃脫不了重複的命運,幸而書店不斷引入新作,為沉悶中帶來一點新意。如果說書店的風格取決於選書,書店店員也扮演著其中一個重要的角色。 「偶爾可以提議老闆採購自己喜歡的書,如果銷量很好,代表有知音與同好,也會很有滿足感。」 小魚每天與書本打交道,卻重新認識了新一代書本。「原來有書本會全本挖空某個形狀,再用排版遷就設計;有書本封面以鏤空的雕花設計;有書本版型不同於普通,有時偏大或偏小。」小魚有時亦擔心書客會否有儲存困難,不過她說粉絲們大多追隨作家的新作而少考慮設計。 最有趣的工作經歷原來還是與書客打交道,小魚在書店打滾的幾年見識不少「新奇」的人,頻率最高的算是各種忘記書名或作家而找書的書客。「某天有客人問有沒有兄史的書,我告訴他沒有聽過,客人再說那史兄呢?我才恍然大悟,但也只能告訴他賣光了。」小魚說,與客人最常的對答是出版社,當你問他們知不知道哪家出版社,得到的大部分答案都是台灣。 「作為店員想問的是,真的有出版社叫台灣嗎?」 另一個「急性子」書客同樣令小魚印象深刻,某天有一位小姐奪門衝進書店,一手拿起新書書桌上的某本書,問道「有沒有這個作家的最新那本書」。小魚告訴她:「賣完了,等補貨」,可是那位小姐卻以晴天霹靂的口吻自言自語:「有沒有搞錯,有沒有那麼快,是不是瘋了,有沒有那麼快。」小魚那時心裡想的是:萬事皆有可能,不是嗎?愛書如她,能夠理解,但也是有點誇張。 書客百態,小魚在幾年見了不少,有些妙問妙答讓人會心微笑,有些粗魯書客也讓人懊惱不已。她說,書店店員似乎如一本新書的看更,在找到知音帶走前好好看守。人們常說「我在很多地方留下不少腳毛」,書店店員會對你說「我在很多很多很多本書上留下不少手指模。」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

投資有如打麻雀 – 龔成

由於我小時候在公屋,當時很多街坊都在大廈走廊打牌的,所以我6、7歲已懂得打牌,雖然我現時已沒有打牌,但都明白靠運氣只能幫你短期贏錢,要長期贏多輸少,就只有靠實力,投資亦是同一道理。 同打牌一樣,投資最起碼都要懂得遊戲規則,若果連投資是甚麼,股票是甚麼也未搞清楚就盲目入市,結果當然是交學費。若只懂跟甚麼「貼士」,聽所謂專家的意見,那就不要忘記,真正落場玩的是自己,若輸了錢都是自己的錢。 每個投資不是獨立 當打牌時,若手上持有一副好牌,就要盡可能做大牌,因為好牌難求,這才能賺到最多錢,若有好牌在手卻不懂做大,只會做成浪費。而買股票亦一樣,若手中持有優質股,就不要升少少就即刻放,因為優質股的長遠回報十分可觀,看看股神巴菲特的策略,他專門做超級大牌,當他手中持有好牌,就一定會長線持有,釣大魚,賺取超高回報。 懂得打牌的朋友都知道,打牌時絕不會胡亂上牌碰牌,因為這很易令自己裡面的牌斷晒,越整越亂,因此要看的是全副牌,要有一定的策略行事。同樣,有些人在投資時,亦會只考慮那一刻發生的事情,甚至憑感覺,就草草作出投資決定,而沒有以策略、長遠角度、整個投資組合的角度來考慮。 舉例說,某人買入了澳博控股(0880),然後有朋友向他推介永利澳門(1128)因此他又買入,過幾日後,他聽到專家說金沙中國(1928)的值博率高因而又買入。然後他才發現自己所有的資產全都集中在賭業股,在不知不覺間面對集中行業風險(對於某些明白及承受到集中行業風險的投資者來說,這未必是問題),但對於這個人來說,最大問題在於這並非他的原意。 真正的高手不是懂得攻,而是懂得守 最後,真正識打牌的人,不是只懂得進攻食糊,更重要的是懂得守,當自己手中的牌很弱時,就會轉攻為守,甚至棄糊,放棄這一局,洗牌後再戰下一局。投資亦一樣,當手持的股票有問題,又或做了錯誤的投資決定,就要懂得止蝕,保留實力,重整旗鼓,然後再找下一隻更好的股票,這才能令自己獲得最佳的長期回報。     龔成 – 《80後百萬富翁》作者

原生家庭 – Sofie

自結婚後我娘無時無刻都叫我生BB,還叫親戚朋友一起來呼籲,有一次她傳我一堆好可愛的BB照片,然後說:「那小孩很像你兒時的樣子。」我:「我有那麼可愛!!!!」(沾沾自喜)然後我娘回覆:「你比他更白更可愛,優良品種要失傳。」我即時對著電話大笑,為達目的,她簡直無所不用其極! 我非常非常喜歡小孩,但一直不想生,因為我深深明白一個家庭對小孩的影響有多深遠,尤其是如果父母的婚姻關係出現問題。也不是說我婚姻有什麼問題喇(眼神閃爍),因為我在單親家庭成長,我覺得對我在感情路上或婚姻觀上都有很大影響,而這些影響是慢慢浮出來的。前一陣子看到王貽興說「單親長大既小朋友,一係好恨結婚生仔証明自己戰勝宿命,一係就完全遠離,唔畀自己有任何一個%覆轍重蹈。」我簡直點頭如搗蒜。 前面這一大堆廢話想帶出的主題是-------原。生。家。庭 原生家是指我們從小長大的家庭<------好無力的解釋。這個家庭對我們的性命、人格、價值觀有重大的影響,此時會有的人跳出來說:「鬼唔知阿媽係女人。」nonono(搖食指),我想說的是這個原生家庭的影響是非常非常重大和深遠的,而且並不那麼表面的。比如有很多人都覺得單親家庭的小孩要麼比較懂事或堅強,要麼比較容易走歪路,但有沒想過為什麼他們會比較「懂事」?在單親家庭之前通常都是夫妻的吵鬧,一個在吵吵鬧鬧的家庭長大的孩子,會害怕與人發生衝突,不敢面對衝突,害怕與人不和,於是形成一種「盡量迎合別人的性格」,所以他們看起來好像比較懂事。那如果是那種冷靜的知識份子的夫妻呢?他們可能不吵架,但冷戰,表面上關係平和,但家庭疏離不親密,他們的孩子的人際關係也容易疏離,不輕易向人敞開心扉,如果是個飽歷風霜的大人還說得過去,但如果年紀小小就這樣不吵不鬧,這正常嗎正常嗎?另外一點比較多人會想到的,就是父母的分離會導致小朋友缺乏安全感和信任,在一段關係中很難建立安全感,如果拍拖幾咁煩呢? 如果單親加上阿媽一個女人仔獨自湊大三個仔女的背景呢,孩子通常會更懂事,尤其是最大的,他們往往不敢向父母要求什麼或爭取自己想要/需要的,因為會有成村人經常耳提面命他:「你媽好辛苦架,你要生性呀,唔好再激佢呀,好好讀書等時報答佢呀blablabla......」慢慢他會覺得對父母提出額外的求是自私的,長大後即使想要什麼也不清楚表達(注意:不敢表達但心裡是「想要」) ,導致常常失望,於是傾向自給自足,怕失望而與別人關係疏離。 在這一小篇文章不可能說盡原生家庭的影響,上面的只是一些比較明顯的例子,這個範疇簡直可以寫論文的吧?大家請自行google<-----好不負責任的人!(不關我事哦,是原生家庭害的)而這當中夫妻的關係對孩子的影響尤為深遠,所以有時我聽到有些孩子的爸媽比電視劇更離奇的人生,我都有一種「這些人應該抓去閹了」的感覺,大佬呀揸車都要考牌,做家務助理都要證書,何解弄條生命出來可以如此兒戲?(ok我知道這是人權什麼的我呻下而已不必認真) 希望為人父母的真的要做點功課,快去google原生家庭,好多睇嘢。(揮手下降)   喜歡閱讀,喜歡文字,對教育事務熱心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