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 - 太平山青年商會
124
paged,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hp,page,page-id-124,paged-2,page-paged-2,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

承傳·創新 考察保育中環項目(下)

“前中區警署建築群 - 「大館」除了有歷史和建築意義,配合元創方(PMQ)和中環街市形成的社區連結,就像恆星與小行星一樣帶動整個系統。項目落成後,他們一方面是承載地區歷史和香港發展的地標,另一方面是為香港珍貴的文化藝術提供創新的空間,發揮文化藝術和旅遊的功用,歷史與文化相互扣連,在中西區形成一個「文化三角」。” 以上這個有趣的比喻來自中西區民政事務專員黃何詠詩女士(何專員),她一邊解說中西區活化項目的政策脈絡,一邊以不同的比喻帶出中西區民政事務處(民政處)別出心裁的規劃藍圖。到底活化項目有什麼意義?過程中,民政處付出了怎樣的努力呢?以下是何專員對活化後的「大館」及「保育中環」與社區建設的看法及意見。 「保育中環」是現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在出任發展局局長時推動的政策,強調香港與社區歷史扣連、活化建築後軟硬件的配合和社區的參與。何專員認為,社區建設項目往往會涉及不同的持分者,「保育中環」的項目由政府牽頭,聽取了不同界別人士的意見,並得到香港賽馬會和社會企業(社企)的參與和支持,項目得以順利進行,意義深遠。 「大館」以現代藝術為主題,一方面是市民大眾對現代藝術的需求殷切,另一方面是呼應西九文化表演藝術區的發展。以往,中區警署建築群涉及市民和社會的重要事件,例如審訊和報案。所以,為了保育建築原身的歷史,「大館」亦會設有報案室。而「大館」混凝土樓梯設計、建造和用料不但考心思和功夫,樓梯上面寫著「Mind The Step」,令樓梯也化身成現代藝術品。 現時「大館」定期舉辦的展覽,除了展示世界級的現代藝術品,也會有本地藝術家的作品。例如,《大館一百面》 展覽講述100個有關中西區的小故事,當中的插畫來自本地插畫師飛天豬。何專員認為,「大館」以歷史建築為載體,當中的互動元素、展品和社區參與彰顯香港獨有的文化,可以媲美世界級的博物館。何專員明言,「大館」就像劇院的後台,居民攜同小朋友在假日參觀「大館」後,相信可以得到藝術創作的靈感,參與創作不同類型的藝術工作坊。 活動、展覽及開放後的配套都做到切合公眾及規劃需要,除了因為民政處和中西區區議會(區議會)一直主動及積極地透過與市區重建局和香港賽馬會等機構的定期會議跟進外,還有就是充分的社區參與。除了本地藝術家的意見,市民亦可以就中庭不同時段播放的音樂類型和聲量表達意見。同時,因應「大館」開放時人流考量和通達性,把建築連接上中環至半山的自動扶手電梯的天橋,產生很好的效果。 未來,民政處和區議會考慮利用中庭優美的環境和空間,與香港賽馬會協辦更多音樂會和社區活動,亦希望從事藝術教育的人士可以前來中庭舉辦藝術工作坊。這些文化藝術活動會令社區活動的元素變得更多樣化。 有「後台」又怎能沒有綵排的空間呢?何專員指出,PMQ的前身是荷李活道已婚警察宿舍,活化後提供設計藝術的訓練基地,發揮劇院綵排區的作用。市民可以在PMQ接觸到不同設計師的作品之餘,亦可以透過定期的親子活動,例如彩帶、膠紙、繪本藝術工作坊等,參與藝術創作訓練。 PMQ這個平台為年青人提供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教育和解難的訓練。年青人可就街道設施 (street furniture) 的設計提供意見,之後再由相關部門專家研究製造,令居民可更深入地融入社區。未來,民政處和區議會將會緊密合作、構思更多與設計有關的活動,提供平台和機會予年青人創辦社企服務香港市民,亦歡迎青年社企在親子活動中使用PMQ場地,令居民可以領略中西區歷史,更就孫中山的事跡進行有關的藝術創作。 (網上圖片) 中環街市就化身劇院的「舞台」,保留原來街市店鋪設計特色之餘,轉化為展示年青設計品牌產品的小店。它的長廊將會按照它的特色保育之餘,將會利用其高通達性的優勢舉辦不同的展覽令社區有更多的連繫。 何專員強調「大館」、PMQ及 中環街市在活化後,形成市中心極具意義的「文化三角」,關係就像恆星與小行星系統。它們對香港來說是重要的特色地標,對香港及中西區有重要歷史意義,而活化後令建築可以以地區本位,承載歷史同時推展文化藝術的社區體驗。 此外,「文化三角」與有16個地點的「孫中山史蹟徑」位置上有重疊,可以配合旅遊事務署為其他區的居民及旅客提供新體驗。剛完成活化的「孫中山史蹟徑」,不再使用單一化的資訊牌,而是用根據當時事件和歷史創作的藝術品介紹景點。例如興中會,是當年孫中山商議革命的基地,文字資料轉變為一個附上二維碼的玻璃藝術品,一面是「乾亨行」,另一面是「興中會」。 長遠來說,隨著愈來愈多旅客對香港的歷史文化有濃厚的興趣,「保育中環」項目形成歷史藝術的旅遊體驗予香港市民和旅客。民政處和區議會除了製作了一幅富有中西區特色的壁畫,現於中環中心地下的H6 Conet供市民參觀外,亦製作了中西區旅遊地圖及中西區風物誌,講述中西區歷史。現時更與一間社企合作,製作中西區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地圖,包括介紹中西區的特色小店,以配合「保育中環」項目。這不但可以達到保育歷史建築,還可以推廣文化藝術和帶動西營盤一帶的小商店。整體來說,項目為旅客帶來與別不同的旅遊體驗,為居民帶來新的文化和藝術空間,以及參與社區的機會,讓每一位來到中西區的人都可以更好地了解扣連中西區的社區和香港的歷史,以及社會發展。宏觀來說,項目之間的配合和整體效果可以令市民更支持香港政策的發展,例如旅遊、青年創業發展。恆星與小星行也可以各自發光同時互相帶動,比喻十分貼切。

也門! 也門!

最近一直看著自己機構2018年十大人道項目點,這些項目點代表著當前地球裏面最激烈的戰區。當中都是一些耳熟能詳的國家,例如:敘利亞、伊拉克、南蘇丹、烏克蘭。。。。。。但其中有一個國家,一般香港人都不會太注意,它就是「也門」。 (網上圖片) 這個位於阿拉伯半島南部,擁有著估計2千多萬人口的小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呢?正當我們還提及著敘利亞及伊拉克等戰區時,這個南阿拉伯小國正面對著被稱為是當前地球最大的人道危機的國家。根據2017年聯合國的數字,在也門國內有1000多萬人需要人道援助。這個數字是一個什麼的概念?就是每兩個也門人中,就有一個人需要人道援助! (網上圖片) 為何也門會演變變到今天的局面呢?它其實是一個典型的「複合型」災難。由於長期內戰,導致社會制度崩潰。人民不是直接受害於戰爭,就是間接地由於社會缺乏基本系統,而至基本生活保障蕩然無存。 說到也門的內戰,我只能想到一個詞「複雜」。原因: 從歷史角度: 90年代前,也門是南北分立。儘管勉強統一,但南北差異從沒消失。 從地緣政治角度: 過去幾年的內戰是原自於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同時,由於當前政權管治能力薄弱,該國已成為「蓋達組織」及「伊斯特國」的殘餘勢力的避難所。 從宗教角度: 現在的內戰有著傳統遜尼派和什葉派抗爭的元素。 從國際關係角度: 當前的所謂內戰,大家完全可以看到伊朗、沙特、俄羅斯及美國等大國的直接參與。 當上述的所有因素交雜在一起時,這場戰鬥又怎能不複雜?又怎能容易解決呢? 但禍不單行的時是,去年也門遇上大型霍亂。霍亂本來不是一個難避免的疾症病,但由於社會服務制度嚴重崩潰,也門基本沒有有效的供水及醫療制度去應對,導致在高峰時期估計有接近50萬人感染霍亂。 (網上圖片) 面對這樣一場大型危機,所有國際機構都沒法動員足夠的支持去應對。也許,也門這樣的一個小國就是註定沒法吸引世人的注意力。 香港人出名夠善心,如果各位朋友有做善事的意向而不知道要支援些什麼,從現在到未來幾年,也門絕對是大家該注意的地方。 撰文:葉維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駐外代表 Jason早期任職投資銀行。於日本早稻田大學進修國際關係,獲推薦兼讀聯合國大學。其後,加入瑞士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從事人道外交工作。曾被派駐巴勒斯坦,阿富汗等戰區,經常與非政府軍事組織接觸,處理戰事民生問題。

杏林心窗:你必須知道的睡眠知識

睡眠分數個階段,第一階段(stage N1 & N2)為淺層睡眠。此時腦電波頻率約為4-7赫兹(Hz)淺層睡眠佔成年人整個睡眠時間約50%至65%。此時,眼球移動緩慢。此時若被吵醒了,並不覺得曾經睡過。 (網上圖片) 接著,便進入深層睡眠,腦電波頻率約為0.5-2赫兹(Hz)。 深層睡眠約佔成年人整體睡眠時間10-20%。這便是熟睡、最難被喚醒的時間。當人們有足夠的深層睡眠後,會覺得份外精神飽滿。隨着年紀增長,深層睡眠時間亦會慢慢減少。 深層睡眠之後,會再回到淺層睡眠。最後便進入15-20分鐘的快速眼球活動(REM Sleep) 階段。 (網上圖片) 此階段便是做夢的階段。這時,身體無法動彈,但是腦部卻非常活躍。雖然醫學界並未完全掌握睡眠的原因,但跟據硏究顯示,這有可能和我們重組記憶有關。 整個過程歷時約一小時半至兩小時,完成後再進入下一個遁環,直到睡醒為止。 雖然這是睡眠大致結構,可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完全相同。若病人在這結構上出現明顯偏離,便會出現各種問題。 例如,在快速眼球活動(REM Sleep) 期間突然清醒,而手腳卻仍然在無法動彈的狀態,便會覺得全身不能動,無法說話了。這是其中一個「被鬼壓」的解釋。 (網上圖片) 那麼,夢遊(sleep walking) 又是什麼?正常睡眠 期間,身體應該是在無法動彈的狀態,但是夢遊病人卻能活動自如,還能睜開眼睛。於是,病人會在睡夢中起床,做一些看似白天常做的活動,例如梳頭、在家中踱步、甚至下廚煮食、在不適當的地方小便等等。 (網上圖片) 而快速眼球活動在睡眠中過早出現,甚至在白天本來清醒時突然出現,令患者轉瞬間睡着跟著便失去肌力,突然跌倒。這便是嗜睡症(Narcolepsy)。 有些人常說自己整晚沒有睡覺,能夠聽到身邊發出的聲音。但枕邊人卻說他整晚打鼾,怎麼可能沒有睡?這可能是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淺層睡眠,而進入深層睡眠的時間很短,自然覺得沒有睡過了。 (網上圖片) 不過,更加常見的是失眠只是一個病癥,並非一個單一的問題。除了精神科的病,例如焦慮症,抑鬱症、躁鬱症等等外,也有可能是其他身體的問題。在大部分情況下,如果只是服用安眠藥來「解決」這問題,通常只能暫時舒緩,而背後的原因還未處理,一段時間之後,有可能演變成安眠藥上癮的問題再加上原本未醫治的病。到時,只會是更「頭痛」! 撰文:陳蔓蕾醫生 現為精神科專科醫生,擁有超過20年的精神科經驗。她曾服務於不同醫療機構,接受過多種精神科專業培訓。她曾任榮譽香港大學助理教授、香港精神科醫學院榮譽臨床導師,為醫生提供專科訓練。亦多次被邀請到電視台及雜誌接受訪問和演講嘉賓。 診所網站:https://mindhealth.com.hk/

果仁的營養價值

早陣子流行一款韓國的蜜糖味果仁,不少人都紛紛搶購,就連身邊的客人和親友都為它而瘋狂。這些果仁味道新奇特別,令人不禁一顆接一顆,瞬間便把一整包清空。然而,當我問大家為何如此著迷時,除了是它的味道好外,大家都會不約而同說:「果仁健康,吃多些也不怕!」果仁縱然是健康,但是否真的吃多多也不怕?在挑選果仁產品時又有什麼值得留意呢? 大家都說果仁健康,但其健康之處是什麼呢?果仁類食物含有不飽和脂肪酸,不飽和脂肪酸分為單元和多元脂肪酸,它們都是「靚脂肪」的一種。這些脂肪酸能為身體帶來不少的正面幫助,單元不飽和脂肪和多元不飽和脂肪可降低血液中的壞膽固醇,而單元不飽和脂肪則可提高血液中好膽固醇,有助維持心血管的健康。而以下亦為大家簡單介紹各種常見果仁的營養價值。 杏仁 (網上圖片) 杏仁含有豐富的膳食纖維、蛋白質、維他命E和葉酸等營養素。維他命E有抗氧化功效,並有助維持皮膚及各組織的健康。而葉酸有確保胎兒細胞分裂的準確性、維持每個人的心臟健康和預防因缺乏葉酸而出現的惡性貧血等功能。 核桃 (網上圖片) 核桃所含的奧米加3脂肪酸略高於其他果仁。有不少的研究證實,奧米加3脂肪酸能改善血管彈性,預防動脈硬化,並降低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花生 (網上圖片) 花生的蛋白質豐富,約佔整體營養素的30%。蛋白質有製造和修補人體組織的功能,對維持身體機能正常運作十分重要。 開心果 (網上圖片) 開心果是各種果仁中的熱量和脂肪相對低的一款,它含有豐富的膳食纖維。膳食纖維能有助促進腸道蠕動,幫助排便,減少出現便秘的機會。 果仁為身體帶來的好處毋庸置疑,但不少生產商為了令果仁變得更美味,便會加入鹽和其他味道。然而,這種的處理手法會使鈉質含量增加,攝取過多的鈉質會增加出現水腫或將來患上高血壓的情況出現。建議購買時應選擇無額外添加糖分和鹽分的果仁。另一方面,果仁雖健康,但其脂肪量高,過量進食還是會增重,建議每天進食的果仁份量為30克(1安士),即大約一手掌的份量便已足夠。 撰文 :吳耀芬(Kathy) - 認可營養師(香港營養師學會) 「家營營養中心」創辦人,常出席電視報章營養專訪,及撰寫專欄文章。Kathy是中大食物及營養科學學士、港大心理輔導學碩士、認可身心語言程式學(NLP)導師和催眠治療師。她以「身營心營」為信念,幫助城市人快樂修身。

承傳·創新 考察保育中環項目(上)

中區警署建築群的保育工程已進行多年,終於在今年五月底以「大館」之名正式向公眾開放。「大館」由香港賽馬會斥資 38 億進行活化工程,是香港歷來最大規模的保育項目。建築群由三部分組成,包括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及域多利監獄,三個部分均在 1995 年被列為法定古蹟。而現今的活化項目一共保留 16 座歷史建築,並加建兩座由外國知名建築師 Herzog & de Meuron 設計的新大樓,作為藝術展覽場地。 https://youtu.be/QMkmfiddxlM 開埠初期的法治中心 英國於 1841 年佔領香港島後,便在港島北岸設立維多利亞城。政府行政機關設於中環;陸軍軍營及海軍船塢則設於金鐘一帶(舊稱鐸吔,即音譯 Dockyard);而上環一帶則是華人聚居地及市集。 自佔領後,殖民政府迅速拍賣銅鑼灣至中環的臨海用地,商家洋行蓋起大大小小的貨倉、辦工樓及碼頭,以作為對華貿易的據點。而大部分的建築物為臨時性,貨倉是木搭的,屋頂又以茅草蓋成,最多只有石砌的地基,就連新到任的港督也只是住在臨時住所,直至 1855 年港督府於中環政府山落成為止。 在太平山山腳眾多臨時建築之中,有一座石砌外牆的堅固建築物矗立在中環西面的山崗之上, 這就是由威廉‧堅(William Caine)設立的域多利監獄,是香港第一座公共建設。 威廉‧堅是一名英軍陸軍上尉,1841 年來港後便被委任為香港首任總巡理府(裁判司),掌管香港島的治安工作,手握執法及司法大權。開埠初期香港治安情況不甚理想,不但海賊猖獗,而且經常有逃避滿清追捕的罪犯來港,固威廉‧堅在中環設置的監獄可謂客似雲來。而被威廉‧堅關押在監獄的多為華人罪犯,及少量外籍犯事者和士兵。 除此之外,威廉‧堅亦於監獄旁設置臨時的巡理府(中央裁判司署的前身),並在 1847 年於亞畢諾道現址重建第一代中央裁判司署,用作審理殖民地的案件。而於 1844 年成立的警隊正倡議重建域多利監獄,並在此建設警署。自此,一個象徵殖民地法治核心的中區警署建築群的雛形便告形成。 最早期的香港島繪圖(1843 年),山崗上標示為監獄的正是最早期的域多利監獄。除了建設監獄外,威廉·堅亦在 1844 年促成香港警隊的成立, 他亦於 1854 至 1859 之間擔任香港輔政司及在 1859 年擔任署理港督。中環半山堅道(Caine Road)便是以他的姓氏命名。   現存香港最古老的殖民地西式建築,是位於香港公園內的茶具博物館, 是少數於 1844 年落成的非臨時性建築。其前身是三軍司令官邸,是駐港英軍總司令的住處及辦公大樓,外觀樸實,沒有花巧的裝飾。   建築群初具規模 1860 年九龍半島納入英國版圖,再加上當時有不少華人為逃避太平天國之亂而南來香港,華洋人口及西方商貿旅客不斷增加。中環的商業、文娛及社區配套設施逐漸完善,畢打街鐘樓(1862 年)、香港大酒店(1868 年)、第一代香港大會堂(1869 年)、柏拱行(1880  年)等建築相繼落成,殖民地不再是初期到處一兩層簡單臨時建築的模樣。 由於人滿為患,域多利監獄於 1858 至 1864 年在舊監獄後方大規模建成五座相連、放射式排列的三至四層監倉,以監禁更多犯人。監獄中部設置塔樓,高高在上,易於監控囚犯活動, 現時附於監獄圍牆的更樓(名紫荊樓)及監獄 D 倉正是 1864 年落成。當時每個監倉只可囚禁一人或三人,卻不可以囚禁兩人以確保囚犯人身安全。1870   年代正值日本明治維新改革期間, 現代化的域多利監獄更吸引了日本當局派遣官員來港對域多利監獄進行考察,汲取經驗知識。 中區警署在舊監獄原址建成,於 1864 年落成啟用。當時警署設有三層高的營房大樓,並將前方空地作檢閱及操練用途,兩者皆一直保留至今(營房大樓在 1905 年加建一層成為今日的模樣)。此時殖民地建築外貌仍偏向於功能性,營房大樓的遊廊便是有利於通風遮陽之用,亦是長官們對操場的看台,而外觀上則較少裝飾性的雕刻細節。   殖民地建設的高峰期 1898 年,滿清與英國《簽署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九龍北部及新界正式租借予英國 99 年。此時香港島已經逐漸趨向繁榮穩定,殖民地政府亦加緊建設香港。中環至上環的大規模填海工程於 1900 年代完成,中環海濱由寶寧海旁(今德輔道中)移出至干諾道中。而中環的政治商業中軸線亦告成形,由政府山、匯豐銀行總行,經皇后像廣場延伸至海旁的一條軸心,突顯殖民政府倚重商業的政策。此時香港已經逐漸成為遠東一大商貿城市。 中區警署建築群亦不斷擴建以應付需求。放射型的監獄經歷數次改建以增加監倉,包括現今A、B、C 及 E 倉就在 1900 年代落成;第二代中央裁判司署於 1914 年在原址重建成今天的模樣;政府亦收購了荷李活道一帶的唐樓,並於 1919 年建成簇新的警署總部大樓;今天位於荷李活道入口及亞畢諾道交界處的三棟長官宿舍則於 1880 年代至 1900 年代先後建成。 殖民建築物此時已不再是只為滿足於基本功能性的需求,而是作為宣示威權及勢力的象徵。在這時期於香港島落成的公共建築物大多氣勢十足。例如第二代中央裁判司署面向亞畢諾道的立面及警署總部大樓面向荷李活道的立面便有不少精緻的細節,而外觀有仿希臘神廟式的大形柱廊設計,使人感覺法庭和警署高高在上,有無上權威,進入法庭和警署的人只有更覺渺小。這類仿希臘神廟式的公共建築在西方的法庭、圖書館、國會等非常常見,而香港舊立法會大樓亦有同樣的設計。 節錄自 1843 年(左上)、1901 年(右上)、1936 年(左下)及 1957 年(右下)的中區地圖, 可見中區警署建築群規模的轉變。1957 年的地圖與今天變化不大,標示為紅色的建築物曾經是域多利監獄的附屬建築物,今天已經改建作其他用途,不再是中區警署建築群一部份。   戰後的發展直到今天 https://youtu.be/F2DqNY4Wf1E 可惜,二戰期間域多利監獄塔樓及部分監倉被炸毀,最古老的放射型監獄只剩下 D 倉保存至今。隨著荔枝角女子監獄、赤柱監獄於 1930 年代落成,域多利監獄於戰前後轉為羈留監倉,至八十年代改為收容難民及非法入境者為主,直至 2006 年結役。 而中央裁判司署則於戰時逃過一劫,戰後改為審判罪犯用途,不少日本戰爭罪犯均在此被審判定罪。自六七十年代起,中央裁判司署轉為只審理警隊刑事偵緝處及廉政公署調查的案件, 包括轟動一時的葛柏案。 中央裁判司署於 1979 年正式關閉,其後曾成為警察及入境處的會所埸地,一直至 2004 年。 至於自從警察總部在 1950 年代搬到灣仔軍器廠街的新警察總部後,中區警署便降格成為港島區的警署總部,並一直使用直至 2004 年正式關閉。 隨後賽馬會於 2007 年至 2010 年間數次修訂保育方案,終於於 2011 年正式展開工程直至現今正式開放!活化後的建築群不再只立於高牆之後,令大眾也可以親自一探究竟。整體規劃保留了大部分建築,亦同時串連了中區警署及域多利監獄的檢閱廣場及監獄操場。群眾可於營房大樓及總部大樓閒逛小店食肆,亦可於新建的藝術大樓欣賞展覽,同時欣賞百年的殖民歷史建築。 面向荷李活道的中區警署總部大樓氣勢非凡。建於 1919 年的總部大樓,有宏偉的外觀及精緻的裝飾細節。   總部大樓的另一面面向檢閱廣場,外觀稍為簡約,牆身以紅磚砌成。 營房大樓建於 1863 年,原為三層高。於 1905 年加建一層。早年建成的殖民地建築以功能實用性為主。   中央裁判司署的側門入口。 中央裁判司署設於基坐面向亞畢諾道的門口。這道麻石外牆門口是婚攝取景熱門地方。 中央裁判司署的希臘式柱廊。 域多利監獄紅磚英式監倉之間的通道。   參考資料: 1.Mapping Hong Kong : a historical atlas 2.Central Police Station Compound Conservation and Revitalisation - EIA Report   撰文:會員 黃洪銓 建築師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9%A6%99%E6%B8%AF%E6%8E%A2%E5%8F%A4-Hong-Kong-Heritage-Exploration-391245877881495/ 香港大學建築學文學士(榮譽) 香港大學建築學碩士 香港建築師學會會員 香港註冊建築師

NGO專題:香港國金獅子會

國際獅子總會是全世界最大的服務團體,總部設於芝加哥,會員人數超過140萬人。獅子總會服務圍繞四個範疇:視覺、扶貧、青少年發展及環境保育,最近一、兩年還加入了新元素,包括兒童癌症及糖尿病。 https://youtu.be/qL2Sg7TCMzo 香港國金獅子會於2017年創立,隸屬國際獅子總會中國港澳303區,創立的一年適逢是國際獅子總會成立100週年。國金獅子會的會員全數來自金融及銀行業界,是港澳地區唯一個由單一界別專業人士所組成的獅子會屬會。國金獅子會服務除了是圍繞著獅子總會四個範疇之外,還引入了其他元素,包括科技創新技(innovative technology) 及青少年環球發展(youth global outreach)。除了以香港為服務基楚之外,國金獅子會還主張無分國界、無分種族的服務。 今次太平山青年商會有幸訪問到香港國金獅子會的創會會長葉仕偉Albert,及18/19年度會長鍾家輝Franki。兩位金融精英除了向太平山會員分享國金獅子會的創會經過、理念及服務項目外,更展現了西裝革履的專業人士,也有捲起衣袖服務社區的一面。 香港國金獅子會的成立 Albert表示最初接觸到獅子會,是太平山的獅子亭。年青時,獅子會給他的感覺是離地的,遥不可及的。直至近年,Albert接觸到不少來自各行各業的獅子會會員,他們都積極參與社會服務,故此對獅子會有了另一個貼地的,親民的印象,後來更加入獅子會,為服務社會出一分力。Albert最初參加的是香港尖沙咀獅子會,尖沙咀獅子會成立了四十多年,不少年長的資深會員,還積極地參與公益活動。Albert講述,他看到這些年介八十歲的退休商家,都能豪無保留地服侍一些比他們年輕的傷健人士,就被這種無私的奉獻精神打動了。參與尖沙咀獅子會的服務工作,使Albert獲益良多,單是弱勢人士展示出的那份堅定信念便很值得參與者學習。 無獨有偶,筆者採訪當日,正是在Albert任職銀行的會議室,亦是國際金融中心(國金)的最頂層段,有着太平山獅子亭同一高瞻的視野,卻又與對岸尖沙咀相映着地平線上的親切。 Franki補充,他經常提醒會友四出精神:出心、出力、出錢及出席。當中出心及出力最為重要。Franki指出一個自己比較有興趣的項目,是教導小孩打網球的活動。會員不單出心,更加出力,獅子會資助租場費用,並由會員親自教導有興趣打網球的低收入家庭兒童。Franki引申說,會員藉著親身參與社會服務之中,能令自己有所學習、成長的機會。簡單來說,當參與者越是了解到弱勢人士如何克服種種困難,就越是感恩自身的幸運,這樣能使會友更加活於當下,不會為自己面對的困難而輕易有所怨言。如此一來,受惠的並不單是服務對像,而參與者也有能有所得著。 Albert表示,創立國金獅子會是一個大膽嘗試。他們打算凝聚一班銀行及金融業界朋友,運用平日工作上擁有的環球網絡及資源,演化為幫助社會的力量,令更多人受惠。由於獅子會創立新屬會需要二十個會員,Albert也曾擔心創會期間沒有太多會員參與,結果出乎所料,由計劃到屬會成立,只用了幾個月時間便成事。創會的33個會員之中,除了Albert本身是獅子會會員之外,其餘32個是新加入獅子會的金融精英,這證明金融及銀行業界本身很多朋友也樂於服務社會,國際獅子總會中國港澳303區方面也為之興奮。 Albert在游說金融精英加入期間,很多人都表示想參與社會服務工作,但擔心工作繁忙而未能作出承諾。Albert 便會向他們解釋,自已也是來自金融業界,明白同行之間工作繁重,但只要大家能運用已有的資源,簡單如撥個電話,以動員已有網絡,便可以作出貢獻,這其實只是大家日常工作所做的事。Albert舉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今年四月國金獅子會與維多利亞青年商會合辦的「"獅維聯手,創新思維" InnoTrip創科大灣區之旅」。這正是國金獅子會會員,動用商界的網絡,聯繫騰訊(Tencent)、華為 (Huawei) 及金蝶(Kingdee)等企業,安排年青人參觀大灣區的科技企業。 「社企白武士」服務計劃 https://youtu.be/Sd-0DXibNLU 一個國金獅子會較為人熟悉的服務計劃就是「社企白武士」計劃。Albert解釋現時不少金融企業都重視企業社會責任(CSR),他們都熱衷於支持不同類形的社企及非牟利組織(NGOs),投資者亦會透過環境、社會和管治(ESG)因素,及NGOs的價值觀來決定投資取向。不過,現實上大部份資源都會落入大的NGOs,中小型的NGOs由於未能得到企業的認識,而得不到他們的支持。「社企白武士」就是一個支援中小型NGOs的計劃,會員運用自身的企業管治及會計財務的知識,來幫助中小型的NGOs完善他們的運作,從而希望令公眾、或這些組織的潛在支持者有更深入了解。Franki表示,較早前有一些NGOs被公眾質疑透明度低,以及開支分配不平衝,國金獅子會期望透過這計劃,協助中小型NGOs多走正確的方向,避免這些質疑。 在這服務計劃中,國金獅子會會對中小型NGOs進行會面,初步評估他們的服務方向及理念,了解並討論服務計劃的社會影響,從而估計所需的資金。國金獅子會會為部份NGOs籌款,給矛資金上支持。而國金獅子會會為大部分的NGOs撮合其他有可能資助他們的企業。這有一點類似商業配對,國金獅子會辦演著中介平台的角色,為不同社會團體作出配對。國金獅子會亦會為NGOs的營運方式提供意見或人員陪訓,甚至參與他們的董事局會議。Albert本身是投資銀行的高級副總裁,管理企業內部審計,Franki則是基金經理,而國金獅子會的會員包括律司、會計師、金融分折師及科技專才等人士,都可以將自身日常工作的專長為NGOs提供的支援。 Franki續說,當外地或內地企業想在香港上市,他們會聘請中介公司協助有關法例及管治上的問題。在社會服務的層面上,國金獅子會的終極目標是希望成為一個平台,一方面協助NGOs達至一定程度的管治模式,另一方面為潛在捐款或贊助者列出不同類別的NGOs,為他們提供捐款或贊助上的選擇。這個平台能讓捐款者或企業安心贊助於切合理念的NGOs,捐款企業亦可以每年收到一份年報,得知NGOs如何運用捐款。這有一點類似一些集合多間飲食店舖的評論平台,只不過飲食的評分容易,但社會影響的評分卻未有標準,這方面國金獅子會正與青年獅子會及理工大會進行研究,完善NGOs或社會影響的評估分折。 為天災戰禍者安裝機械義肢 國金獅子會另一個服務計劃,是為發展中的國家或天災戰害而失去肢體的人士安裝機械義肢。Albert表示他們最初打算替受災人士安裝高端的機械義肢,但畢竟在第三世界發展中的地區,機械義肢有被人拆除變賣的可能性,而往後維修保養的技術問題也未能解決。所以這計劃最終修改為替受災者安裝一種較為簡單的機械義肢。這種機械義肢由一間澳洲NGO專門生產,價格相對便宜,成本只是港幣數千元。澳洲的機械義肢並非高科技,卻有高品質,而且易於組裝,日後維修保養更為容易。這個服務計劃聯同一些有團隊訓練活動及CSR活動的上市企業進行,並由企業提供義工為機械義肢進行組裝,最後提供予受災人士。受災人士安裝義肢後便能重新執筆書寫、進行日常工作、甚至踏自行車。 Albert表示澳洲這種機械義肢技術有潛力引入香港或中國地區,甚至有可能惠及「一帶一路」的發展中國家,為受災者提供跨地域的幫助。。 「國金獅子銀行家」服務計劃 Albert 表示國金獅子會除大力在港澳地區提供服務,還積極推廣無分國界,無分種族地域的服務,這與部份獅子會屬會只在港澳地區服務可能有點不同。國金獅子會有一系列名為「國金獅子銀行家」的跨地域服務計劃,並連同青年獅子會一同進行,希望年青人將活力投入社會服務,以擴闊他們的國際視野。第一個服務計劃與阿爾巴尼亞的獅子會合作,為當地盲人籌款、及進行保育工作,為一座古堡進行修繕。第二個服務計劃也是為阿爾巴尼亞患上癌病的兒童進行籌款。第三個將會聯同香港獅子會眼庫舉辦《光明行》,由2018 年8月至年底,在青海西寧為1,500 位貪困白內障病 人施行免費手術。為配合《國金獅子銀行家》計劃,國金青年獅子會亦會加入義工團隊,參與此海外服務。此外,為優化扶貧醫療服務,香港國金獅子會將會與其他大學及創科企業,運用人工智能及雲端數據的技術,遙距為中國偏遠山區或其他發展中國家,利用新研發的診斷,從視網膜影像中得知患者有沒有中風、腦疾病、或其他血管疾病風險等。 Albert認為,雖然這類高科技的醫學技術已經得到肯定,但有鑑於回報率低,未必會引起企業興趣作大量投資。縱使未能賺錢,但這類服務計劃往往最能夠應用於社會服務上,幫助有需要的人士,特別是在發展中地區的低收入人士。 Albert表示每一個服務項目都有不同的社會團體參與,並涉及多於一個的範疇,例如扶貧、環保、傷健共融及青少年發展等等。不同團體共同參與,沒有高低或優劣之分,亦期望啟發其他NGOs延續類似活動。 最深刻服務項目,金融精英也貼地 國金獅子會去年進行了二十多個服務項目,比其他屬會都多。被問及那一個服務項目印象最深刻,Albert表示是國金獅子會第一個服務項目。那是一個策略性的項目,由於新創會的關係,Albert打算以一個較為傳統的服務項目,來確立其他獅子會屬會的認同,活動聯同其他獅子會屬會進行飯盒派發。Albert憶述當天下著大雨,為免受眾等候,一眾金融及銀行業界會員收市後全提早趕到會場,一邊脫下西裝領呔,一邊換上獅子會上衣,刻不容遲的齊整地加入派飯工作。Albert表示其他志願團體或受惠人士也能感受到一班金融精英積極投入,參與社會服務工作的熱誠。 進行了第一次服務項目後,國際獅子總會中國港澳303區方面對國金獅子會的工作加以肯定,更難能可貴的,是得到其他獅子會的寶貴意見及慷慨的協助。其後國金獅子會開展更多創新的服務項,而且會員參與度也越來越高。國金獅子會一年內就由33個會員增至約50名會員,Albert表示有很多屬會初創期間都有會員人數下跌的問題,而國金獅子會人數不跌反升,這是值得鼓舞的。國金獅子會亦是去年眾多屬會之中完成了最多服務項目的屬會,得到了服務獎的認可。 創會一年,換屆感受 國金獅子會來年的主題是「傷健零界限,獅展海陸空」。 18/19會長Franki介紹來年的服務主題,國金獅子會將會聯同傷健團體進行三方面服務項目。陸,是在七月底為青海西寧地區貧困的白內障病人士,免費進行1500宗進行白內障復明手術。由於青藏地區海拔較高,紫外線較強,白內障個案甚多,香港國金獅子會將贊助及在當地支持香港獅子會眼庫的工作。海,是在九月初舉辦環球清潔日,國金獅子會將會動員傷健潛水員,工程師學會的潛水員,及獅子會的潛水員,進行海底清潔工作,達致傷健共融,人人都可以為環境生態出一分力;空,邀請一群傷健兒童參觀國泰城,讓他們有機會接觸航空世界,甚至讓個別傷健兒童乘坐直升機環繞香港一週。 Franki續稱,換屆後會務運作可能會有一點轉變,但不會因為換屆而令國金獅子會的宗旨有所改變。而上屆有幾個服務項目是有延續性的,未來一年會繼續進行這些項目。創會會長Albert則笑稱,今天的領導者將會是明天的追隨者,去年雖然身為領導者,但今年便成為Franki的追隨者,這樣對國金獅子會來說是一個成長。每個組織每當有新的領袖,都一定會為組織帶入新理念、新元素,並為組織方向作出調整,將以往的缺點加以改善,所以並不擔心換屆會為國金獅子會帶來負面的影響。 撰文:黃洪銓 採訪:洪倩茹

習近平第二任期首次外訪

習近平從7月19日起出訪阿聯酋、塞內加爾、盧旺達、南非及毛里求斯5國,並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次會晤。這次長達10天的超級外訪非但是習近平第二任期內的首次外訪,更是在中美貿易酣戰之際,在國際形勢發生深刻演變的背景下,中國面向發展中國家採取的一次重要外交行動,意義與形式皆非比尋常。 (網上圖片) 隨著美國在貿易問題上對華發難,北京與華盛頓開始交鋒,建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至今已化為泡影。另一方面,「一帶一路」亦出現頓挫─馬來西亞變天、越南反華示威再現,亦出現外界對中國在一帶一路以貸款援建方式,讓受援國家墮入債務陷阱,繼而陷入主權危機的指控─這不僅令海上絲綢之路變得支離破碎,而且陸上的西進之路也因巴基斯坦陷入債務危機,以及美國在核問題上對伊朗發難,而遭到堵截,令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的「點連點」式地緣政治及經濟再難有寸進。 (網上圖片) 以上種種問題都迫使北京必須積極尋求開拓全新的外交局面。正如習近平在上月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指出廣大發展中國家是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天然同盟軍」,要求對外工作要做好「同發展中國家團結合作的大文章」。事實上,中國向來重視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非洲的關係,中國與非洲的合作關係早於1950年代已展開,而毛澤東的「三個世界理論」更把中國與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區的發展中國家的「天然同盟軍」關係講得清清楚楚。在目前嚴峻的外交情勢下,這種關係對中國打開外交新局面來說顯得更為重要,同時也是中國外交回歸基本盤之舉。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外交面臨困境,亦正是中國獨有的圍棋思維發揮作用的時候。如上文所言,目前陸上與海上絲綢之路皆遭到堵截,令「點連點」式地緣政治再難展開。既然「連成一氣」不成,那麼就只好由原本的內線攻勢轉為外線攻勢─習近平出訪塞內加爾、盧旺達、南非及毛里求斯,正是由內線到外線的轉進,由貫通歐亞大陸到先佔據歐亞非世界島的「角」和「邊」。同樣道理,佈局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亦帶有全球層面的外線攻勢與佔據「角」和「邊」的意義。此乃中國式地緣政治的精髓,他國難以施展。 (網上圖片) 習近平剛在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次會晤上發表題為《讓美好願景變為現實》的演講,正如其題目所指出,目前在中國的外交倡議中存在着不少美好願景,可是一直以來卻未致力使之落實或變為現實。如今風雲色變,正是中國外交回歸基本盤,將這些美好願景變為現實的契機。 撰文:袁彌昌博士 政黨政策總裁及大學講師 英國雷丁大學戰略研究博士,倫敦經濟學院國際關係碩士,香港大學社會科學榮譽學士。現爲政黨政策總裁,並於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任教。著有Deciphering Sun Tzu: How to Read “The Art of War”,其專欄文章定期於《明報》筆陣刊出。

隔夜菜會致癌嗎?

與客人第一次見面時,我都會了解他們日常的飲食習慣,然後再作出分析。很多時當問到客人在上班日子自備午餐的份量時,他們都會回答:「在帶飯時蔬菜只佔很少比例,而肉類則較多。出現這種情況的除了因為他們較喜歡吃肉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擔心隔夜菜會提高致癌的風險。然而,他們的擔憂是來自一個傳言:「隔夜菜會因細菌作用或高溫加熱,將硝酸鹽轉化成亞硝酸鹽,而亞硝酸鹽則有機會致癌。」通常說到這裡,我便會向客人解釋一下這個傳言,讓他們放心吃菜! (網上圖片) 已有實驗證明,煮熟的蔬菜需要在某些特定環境下,例如存在某些酵素和細菌、高溫及酸性等情況下,才會轉化成癌致物。同時,亦有研究指出,只要蔬菜雪藏不超過24小時,當中所含的亞硝酸鈉量便不會超過安全標準,即是說不會對人體構成危害。除此之外,香港的食品安全中心曾經檢測73種新鮮蔬菜樣本,結果顯示當中的硝酸鹽和亞硝酸鹽含量並不會對公眾健康構成即時風險。 (網上圖片) 因此,大家以後不用擔心帶飯盒時加入蔬菜會影響健康了。當然,以下亦有一些因素值得提醒大家。已煮熟的蔬菜應放入乾淨的食飯盒儲存,並封好放入雪櫃存放,減少細菌滋生。   然而,亞硝酸鈉有防腐作用,因此,加工食物如腸仔、午餐肉、煙肉等均加入了不少的亞硝酸鈉,其含量更是一碟隔夜菜的數倍。比較之下,這些加工肉類才是應該少吃的食物呢! (網上圖片) 每次當解釋完畢,客人都會露出一臉笑容說:「真好,那麼我可以多帶不同顏色的蔬菜,吸收多種營養素,向我的健康大計邁進一大步了!」 撰文:吳耀芬 (Kathy)營養師 認可營養師(香港營養師學會) 「家營營養中心」創辦人,常出席電視報章營養專訪,及撰寫專欄文章。Kathy是中大食物及營養科學學士、港大心理輔導學碩士、認可身心語言程式學(NLP)導師和催眠治療師。她以「身營心營」為信念,幫助城市人快樂修身。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nutritionistkathy/

認識馬來西亞的身份迷思

搬來吉隆坡快7個月,陸陸續續接到很多香港朋友的請求,看看我能否帶他們於大馬玩玩。在一般的情況下,我都不會拒絕。但經過幾次的交流后,我發現其實港人對大馬這個鄰國的認識有點狹隘。除了美食、海灘或最近流行的房地產外,大家印象中的大馬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地方。其實,這一點就正正跌進去馬來西亞社會里的「身份迷思」。在這裏生活了一點時間后,有一些個人看法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也讓繁忙的港人好好認識一下這個鄰國的部分社會面貌。 (網上圖片) 「身份」在大馬從來都是一個敏感的話題。你出身於哪一個種族,對你在大馬社會里所能分享到的資源,具有重大影響。此因,在大馬有三大民族: 馬拉人、華人以及印度裔人。在三大族群中,馬拉人享有全面社會地位及福利,買房有優惠,讀大學有優惠,就業也有優惠。但這些特殊的社會福利,華人及印度裔人是沒法享有的。故此後者一般視自己爲「二等公民」,多少也影響了社會的整體和諧感。 有關三大民族及大馬身份認同問題,我最近和幾位馬拉學者來有過一些交流,當中的内容頗爲有趣。源自中國的人叫華人,源自印度的人叫印裔人,但現在的馬拉族人主要源自印尼爪哇地區。那麽。他們為何不叫自己爲印尼族呢? 況且,馬來半島本身就有原著土族,是不是這些土族才更配用上馬拉族這個名字呢?另外,在和一些馬拉族朋友交流以後,開始發現其實在他們的家族歷史中,曾出現過華人的祖父母輩。 故此,從這個角度看,馬拉族也許不是一個自然的民族身份。它跟美國人的概念相似,是一個大熔爐概念。若果這個想法成立,其實大馬大可直接用「馬來西亞人」這個概念,而沒需要再作細分,造成不同人群的不滿情緒。 另外,有關大馬的華人,也有一點值得我們多探討。我們常聽到香港或大陸的旅客對著大馬華人說:「我們都是自己人」。這個「自己人」其實意指「中國人」。對不少的大馬華人來説,要接受自己是中國人這個概念是有點難度的。皆因,當今的大馬華人其實都已經在大馬三代或以上。他們根本都沒有從中國大陸移居出來的情意結。儘管他們都説著華語、廣府話或其他華南地區方言,但言辭間的内容其實都是地地道道的大馬文化。我曾經去過一個在大馬唐人街的文化展覽館,身在裏面給我一種奇妙的感覺。此因,除了文字的書寫或發音是我認識意外,它們所承載的内容,如歌曲、工種、文化節日等,其實都是另一個世界。故此,爲了顧及大馬華人朋友的感受,我們這邊的「自己人」還是敏感一點,尊重一下他方華人的不同生活軌跡吧。 撰文:葉維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駐外代表 Jason早期任職投資銀行。於日本早稻田大學進修國際關係,獲推薦兼讀聯合國大學。其後,加入瑞士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從事人道外交工作。曾被派駐巴勒斯坦,阿富汗等戰區,經常與非政府軍事組織接觸,處理戰事民生問題。

杏林心窗:電子遊戲上癮症

這個名字聽起來好像很陌生,卻又是大部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究竟我們使用電子產品真的會變成精神病嗎? 答案是:視乎大家使用電子產品的程度和自制能力了。 (網上圖片) 現今社會,大部份人生活和電子產品、互聯網息息相關,由網絡搜尋到社交媒體,大家或多或少都會使用到。加上大部份書信來往、繳費、登記參加活動、銀行交易、股票買賣甚至交稅都早已電子化了。令我們每天花在「手機」的時間越來越長。   平日我們坐港鐵時,車廂內盡是「低頭族」,這些人對身邊事物置若罔聞,即使有孕婦或傷殘人士亦未必留意到和讓座。我的朋友笑言,現在即使在車廂內發生火警,大家也不知道,也不懂逃生了。 (網上圖片) 相信身邊不少家長朋友都會慨嘆小朋友「打機多過食飯」。有些小朋友和年青人一天到晚玩網上遊戲,通宵達旦,有些甚至荒廢學業,不肯上學。在電視新聞裏,偶爾也聽過有人因為玩電腦遊戲時間過長,突然猝死了。   究竟我們沉迷到什麼程度才算是病呢? 為什麼「打機」會令人沉迷呢?我有一位病人嘗試向我解釋為什麼會沉迷「打機」: 一、好勝心——大部份遊戲設有積分排行榜,於是,「機友」便為着排行榜排名而努力,誓要排到榜首為止。 二、無法停止—— 大部份遊戲設計均會引誘玩家繼續玩下去,例如一些關數必須一口氣完成,否則需要從頭再來。 三、聯誼——一班朋友在指定時間一起玩,和朋友同心協力完成任務,互相分享「打機」秘3訣,不失為一種聯誼的方法。間中,還能藉着網路的關係,結交新朋友。 四、電競選手—— 有些人希望以自己興趣作為事業,成為電競選手,因為電競已是很多地方的經濟產業支柱,發展亦有一定前途。   不論是遊戲設計者主動地或是玩家被動地,已經令部分玩家患上了電子遊戲上癮症了。 (網上圖片)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年出版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4計手冊-第五版本(簡稱DSM-5) ,已把電子遊戲上癮症納入研究的項目之一。在2018年六月,世界衛生組織(WHO)更草擬在國際疾病傷害及死因分類標準第11版( ICD)把電子遊戲上癮症納入為精神病,屬於行為上癮的一種。   患者往往無法抗拒電玩引誘,無法控制想玩電玩的衝動,並重複地、過分投入於電玩中;雖然面對因玩電玩之各種嚴重負面後果,仍無法降低玩電玩的程度。根據統計,電子遊戲上癮與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和抑鬱症有密切的關係。   在中國,年齡介乎18歲至23歲的年青人,當中15.6%已產生與電玩有關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在不同的年齡層亦有擴大的跡象。   因此,若發現自己或身邊的人對電玩過分投入,別掉以輕心,應留意會否患有電子遊戲上癮症了。   撰文:陳蔓蕾醫生 現為精神科專科醫生,擁有超過20年的精神科經驗。她曾服務於不同醫療機構,接受過多種精神科專業培訓。她曾任榮譽香港大學助理教授、香港精神科醫學院榮譽臨床導師,為醫生提供專科訓練。亦多次被邀請到電視台及雜誌接受訪問和演講嘉賓。 診所網站:https://mindhealth.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