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薈 - 太平山青年商會
124
paged,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age-template-blog-animated-php,page,page-id-124,paged-5,page-paged-5,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菁薈

如果是貿易戰就已經很不錯

受到中美貿易戰加劇的陰霾所影響,港股近期屢屢重挫,甚至有策略師警告港股已步入熊市,可見中美角力,香港事實上也是首當其衝。之不過,筆者覺得可笑的是,全球股市竟數度因為貿易戰會否開打而大上大落─即使特朗普是性情中人,貿易戰也不是說打就打、說停就停,更何況中美貿易戰背後的大脈絡及主因乃中美二強的霸權之爭,那就更不為特朗普的性情所左右。所以嚴格來說,將這場惡鬥視為貿易戰,根本就毫不準確,以貿易的角度與邏輯去理解更只會一葉障目,更難窺見大國爭霸的全貌。 (網上圖片) 說到大國爭霸,不可不提的是由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T. Allison)所提出,並廣為世界所知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這一詞彙,現在已成為了大國權力轉移和霸權戰爭的代名詞。而習近平過往也曾以修昔底德陷阱,以及中國自創、用以勸說美國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新型大國關係」概念,把奧巴馬及美國人耍得團團轉,為中國爭取了多幾年的戰略機遇期,功不可沒。不過特朗普卻看破了中國這一計謀,並且不惜賭上美國的國運,與中國正面交鋒,來一場21世紀霸權戰爭。 (網上圖片) 之不過,假如我們將貿易戰和特朗普因素放到大國爭覇或修昔底德陷阱的框架裏,卻有其特殊作用及意義。沒錯,現時美國打擊中國的背景與情况,的確與修昔底德陷阱相若:「伯羅奔尼撒戰爭之所以無可避免,肇因於斯巴達對雅典崛起的恐懼」("What made war inevitable was the growth of Athenian power and the fear which this caused in Sparta."),但與伯羅奔尼撒戰爭不同,特朗普選擇以貿易戰,而非軍事形式揭開這爭覇戰的序幕,這不僅勝算較高,而且亦不會輕易將美國捲入戰爭, 這種與近年中國及俄羅斯設法不引起美國軍事反應,但實質上達到其目標的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現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可見特朗普高明的地方。 (網上圖片) 另一方面,有人指出修昔底德陷阱的真正教訓,在於不要讓你的國家被誘入戰爭(Don’t allow your state to be manipulated into war)。事實上, 歷史上斯巴達和雅典都不想要戰爭,但由於弱小的代理人與盟友的驅使,令雙方陷入一場大規模戰爭。 (網上圖片) 因此, 一定程度上現在特朗普就是為了不讓美國墮入修昔底德陷阱,而主動以貿易戰的手段,先行修理中國。如果成功的話,不但可使中國屈服,並且亦消弭了一場大國戰爭。 所以說如果這次交鋒是以貿易戰形式落幕的話,就已經很不錯了。 撰文:袁彌昌博士 政黨政策總裁及大學講師 英國雷丁大學戰略研究博士,倫敦經濟學院國際關係碩士,香港大學社會科學榮譽學士。現爲政黨政策總裁,並於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任教。著有Deciphering Sun Tzu: How to Read “The Art of War”,其專欄文章定期於《明報》筆陣刊出。

從世界杯到國際法庭,到底誰是 ‘真’玩家 ?

上週,萬人期待的世界杯終於開鑼。在享受這屆精彩賽事的同時,很多球迷在言談間都仍然説著在上一屆的決賽中,巴西隊強差人意的表現。甚至有人會懷疑,在巨大的商業利益推動下的足球產業中,大部分賽果都多少受到操縱。這使得體育精神的真實面,蒙上一層面紗。 (網上圖片) 但疑似權力操縱真相的討論,又何止在世界杯而已呢?在最近一場瑞士對塞爾維亞的小組賽中,兩位瑞士籍科索沃裔球員在入球後作出的雙頭鷹手勢,引起不少媒體認爲這是對塞爾維亞的不敬,也讓各巴爾幹半島上同樣經歷過戰火傷痛的民族,再次體會到該段歷史的傷痛。對塞族而已,戰敗後,他們是 « 戰爭法庭 »中的最大輸家。儘管各民族政客都有燃點那次戰火的責任,但被 « 戰爭法庭 »判刑的,大部分都是塞族的人。畢竟,歷史是由勝利的一方寫的。而已,戰爭法庭儘管有其著彰顯公義的願景,但它的成立也往往有著戰勝方的主導的身影。故此,到底 « 戰爭法庭 »是不是一個公正的地方 ?到底它能不能給大家一個真相?在國社會中,從來都有著很大的爭議。 (網上圖片) 而國際間的另一個法庭,就要説到在荷蘭海牙的« 國際刑事法院»(ICC),其主要功能是對犯有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戰爭罪,侵略罪的個人進行起訴和審判。香港人也許對ICC的認識不深,此因我們都很幸運,在過去很長的時間,我們都沒需要經歷這些反人類行爲。但在大家享受今屆世界杯期間,其實ICC正商討是否對緬甸有種族屠殺羅興亞人提出調查。這個決定,再一次牽動國際社會討論,到底ICC的認受性在哪裏?它真的能彰顯公義,還大家真相嗎? (網上圖片) 我們姑且先不評論這次有關ICC對緬甸的調查的性質。但其實ICC一直備受質疑的地方是它受西方政權主導影響的情況。自ICC成立以來,它主動提出的調查,大都是針對非洲政權。這彷彿讓人覺得,除了非洲小國的政體,地球上就沒有其他地方的政權或許也有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戰爭罪,侵略罪等事例。而再從歷史時間綫上往前走,早期ICC中的法官團隊, 也讓人批評由西方主導,大部分法官都是來自歐美或與歐美聯係比較深的其他國際人士。這樣不禁讓國際社會懷疑它的獨立性。儘管近年ICC已經盡力改革,加強其認受性 (例如現在的法官團隊的國籍就更包羅萬有),但ICC總是離不開其疑似受大國操縱的質疑。例如:爲何受調查的總是小國呢? 話説回來,從足球場到國際法庭,從來都是商業利益或政治利益的角力場,很多事情都沒有一個簡單清楚的 « 真 »答案。雖然老土一點,但也許一些坊間智慧能更讓我們看清楚這些國際盛世或爭議的真實本質 : 歷史從來都是由勝利的一方寫的,而法律也是由權力掌控的一方制定的。當中的正正反反,身爲觀眾球迷的我們,在認識過各方立場及球技以後,就當它爲一場有趣的球賽來看,沒需要太過執著。祝大家有一個愉快的世界杯! 撰文:葉維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駐外代表 Jason早期任職投資銀行。於日本早稻田大學進修國際關係,獲推薦兼讀聯合國大學。其後,加入瑞士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從事人道外交工作。曾被派駐巴勒斯坦,阿富汗等戰區,經常與非政府軍事組織接觸,處理戰事民生問題。

朱古力

曾有研究指出,喜愛甜食是人類的天性,而當中最受喜歡的甜食便是 —朱古力。朱古力是高熱量的食物之一,然而,近年的研究指出,朱古力含豐富的抗氧化物,有利維持心血管健康。現時市面上朱古力的選擇林林總總,包括了黑朱古力、牛奶朱古力、白朱古力,另外亦有額外添加了果仁的朱古力等,但是否每款朱古力都健康有益,大家在選購時又有什麼需要注意呢? (網上圖片) 一般在購買朱古力時,大家會留意其可可百分比(濃度),然而,除了從朱古力的濃度中看出該產品是否含有較多的可可豆,大家亦可留意營養標籤,若標籤中只有可可固體、可可脂及糖,沒有額外的食物添加劑便是較好的選擇。 (網上圖片) 另一方面,朱古力的原材料是可可豆,當中含有可可固體及可可脂,而可可固體便是其抗氧化物的來源。大家可細看營養標籤,同一可可百分比的朱古力,所提供的脂肪量亦有機會不同。此時,大家可選脂肪量較低的一款,原因是脂肪來自可可脂,含較少可可脂,則會相對較可可固體,抗氧化物亦應相對高。 (網上圖片) 在營養學的角度來說,黑朱古力的營養價值較牛奶朱古力和白朱古力高。黑朱古力含有抗氧化物黃酮類化合物(Flavonoids)和前花青素(Proanthrocyanin),能有助防止血管硬化,減低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此外,黑朱古力亦含苯乙胺的神經傳導物質,能輕度刺激讓人體感覺興奮和開心的賀爾蒙。相反,味道較甜的牛奶朱古力和白朱古力則沒有抗氧化的功效,更摻入了大量的糖分和含飽和脂肪,適宜減少進食。 (網上圖片) 雖然黑朱古力為身體帶來種種好處,但畢竟是高熱量的食物,若過量進食有機會墮入致肥陷阱。建議偶爾淺嘗兩格(約10克)濃度70%或以上的黑朱古力便可。   撰文:吳耀芬 (Kathy)營養師 認可營養師(香港營養師學會) 「家營營養中心」創辦人,常出席電視報章營養專訪,及撰寫專欄文章。Kathy是中大食物及營養科學學士、港大心理輔導學碩士、認可身心語言程式學(NLP)導師和催眠治療師。她以「身營心營」為信念,幫助城市人快樂修身。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nutritionistkathy/

杏林心窗:躁鬱症

「我的心情將坐在過山車一樣,一時好像天上的煙火,滿天燦爛;一時好像跌進萬丈深淵,無法自拔。」一位病人訴說着他過往的經歷。 躁鬱症是情緒病的一種。在狂躁(mania)或輕狂躁(hypomania)時,病人會發現自己的情緒波動大於常人。有時候,情緒會非常高漲,覺得自己充滿自信,精力充沛,做事勇往直前,不顧後果。有些人會覺得自己很富有,於是購買了很多沒有用的東西,「碌爆卡」變得負債纍累。病人往往感覺自己的思潮如泉湧,思想很敏捷,於是說話也突然增多。有些病人不停說話直至聲音沙啞。他們還會非常活躍,一天到晚忙個不停,一早出門,很晚才回家。他們對性的需求可能突然多了,有時會胡亂結交異性,甚至與之發生關係。 (網上圖片) 情況更嚴重的時候,可能會出現幻聽,聽到被讚美的說話。有些病人也會妄想自己跟某政經人物/神/魔鬼有特殊關係,妄想他是該人物的家屬、情侶或使者等等。 病人在情緒高漲時,也可能做一些很高風險的事。我有一位病人,在九七樓市高峰期的時候買下了樓花,結果無法完成交易,被迫剎訂。最後還被發展商追討差價,令病人及家屬苦不堪言。 (網上圖片) 經過一段時間,這部過山車便會從頂峰滑落,直衝落低谷。病人會變得情緒低落,沒精打采,整天覺得疲憊不堪。思想會變得很緩慢,無法集中精神,記性比以前差。覺得自己很沒用,做事沒有信心。還會避開家人朋友,躲在房裏,整天只想躺在床上。多數患者會比以往更少說話。睡覺的時候常常睡不着,睡得不安穩。總覺得將來沒有希望,做人沒有意思,覺得負累了家人。此外,還會有很多身體不適,擔心自己患上了不治之症,例如癌症之類。既然覺得生活好無意義,備受折磨,有些病人更會興起自殺的念頭。 這樣的周期有機會不斷重複,令病人及家屬極之頭痛。 (網上圖片) 整體而言,躁鬱症的終生病發率為1-3%。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在全球291種疾病及意外中,躁鬱症導致傷亡率排行第四十六。根據美國一項調查, 70%的病人在狂躁(mania)或輕狂躁(hypomania)的時候,感覺到生活受到嚴重的影響達70%;在抑鬱的周期時,這比例更達到90%。 由於這種病的病情十分複雜,並非一般簡單的方法便可以達到舒緩的效果,若懷疑身邊家人或朋友有此問題,應盡早帶他們到精神科醫生接受評估及治療。   撰文:陳蔓蕾醫生 現為精神科專科醫生,擁有超過20年的精神科經驗。她曾服務於不同醫療機構,接受過多種精神科專業培訓。她曾任榮譽香港大學助理教授、香港精神科醫學院榮譽臨床導師,為醫生提供專科訓練。亦多次被邀請到電視台及雜誌接受訪問和演講嘉賓。 診所網站:https://mindhealth.com.hk/

與學者對話—黃洪教授 在職貧窮未解決!

    黃洪教授談起跨代貧窮問題,就解釋其實所有小朋友都沒有收入的,嚴格來說,以收入來量度,只可以說是來自貧窮的家庭。青年的貧窮問題,等於家庭的貧窮問題,事實上現在香港面對的一大群「在職貧窮」(working poor)問題的人,以前的貧窮是老弱傷殘人士,他們領了綜援就可以解決。現在是新貧窮問題。有工作但依舊貧窮的一批人士。 這是什麼原因導致這情況呢?黃洪解釋, 1997後,發生了很長時間的失業問題。有工沒有做,有人沒工做。人工很低。當時服務業月薪大約6000-7000元,但女性服務業叫價只有3000-4000元。又例如茶餐廳侍應平均月薪7000元,僱主壓榨新來港婦女至4000元,婦女又甘心,那變相拉低平均工資水平了。新來港婦女、 少數族裔等,他們的議價能力很低,又願意接受低的工資。如此一來,長期穩定的工種被邊緣化的勞工如兼職、合約制、假自僱等一一替代,最終只有一個結果–工資下降。黃洪就說,要解決青少年的貧窮問題,必先解決貧窮家長問題。生涯規劃? 根本是未涉及核心的原因,完全對青少年沒有絲毫幫助。現時的悲哀狀況是,即使是香港頭三大的大學出身,便等於可以脫貧嗎?答案是完全否定的。這是大環境所造成的,只有厭惡性工作如洗碗,建築業工人才可以賺取高人工。可是讀飽書的大學生願意做嗎? 全球化也是另一導致在職貧窮的原因,全球競爭劇烈,訓練趕不上科技的進步,當一群婦女訓練完中文打字,傳呼台已搬遷往中國內地,銀行後勤不少已被搬遷往大陸的廣州、印度等。連銀行服務櫃台都以機器代替,只剩下營業員,文職收縮是大趨勢,有不少50多歲的勞工找不到工做。黃教授表示曾知道有中年人士在政府的再培訓中心讀了30多個課程,最後只當了家務助理,政府的再培訓並非失業人士的靈丹妙藥。 香港的貧窮問題源於不公平。不公平的制度為何會出現? 就是涉及資本主義的三大回報: 資本、勞工、土地—生產原素的應有回報。少數金融地產的資本一定利潤大。中小企只有微利,不是賺很多錢。他們的支出大部分放在租金之上。結果是誰掌握樓及空間供應,就等於賺得最多。小資家被大資本家欺負,非金融地產業務金被融地產業務欺負。有樓收租的人最生活無憂,等於脫離了貧窮。香港出現一個明顯現象,收入嚴重分配不公。愈有資產的就愈易有資產,大家在不同的起跑線,有部分人唯有「靠父幹」。黃教授有切身體驗,其女兒從事會計,半夜2時才回來是閒事,最後還是決定不幹,只因為勞動回報太低。現時有老人院輸入外勞以降低成本,又是誰承受苦果呢? 黃洪認為研究工資的問題才是宏觀地對「脫貧」發揮作用。有研究發現,從事兼職的婦女,尤是新來港婦女。若時薪提高,她們是願意增加工時的。香港於2004年合法規管最低工資,結果商議出來只是28元。黃教授認為非常沒有意思及浪費時間,他當時已預計到每年只會增加2元左右,只是勉強幫助一批沒有議價能力的青年人。 他非常認同英國的做法,利用生活工資水平( living rate),約50元左右時薪,若僱主願意跟從的話,必先要認証及切實執行。現時已有不少機構自願跟從如匯豐銀行。黃金的定律是,作為良好的僱主才可以聘請到好的員工。事實上,立法會令僱主覺得係愈多制肘。香港方面,黃洪認為可以好好考慮此方式。生活津貼是大家與商界一起想清楚,並而配合一起做,而非站在對立的方向,他認為這是此兩年會大力爭取的議題,大家不可以輕言放棄的。  黃洪一向致力於貧窮的研究項目,然而他認為研究以外,最重要的是還是民間的爭取,有著學者一貫的堅持作風,他強調:「民間不自己去爭取,只靠人恩賜, 就沒有了張力與壓力!」筆者又說起一批常駐的「麥當奴難民」,試問一下房價昂貴是否唯一因素? 應該如何理解此現象呢? 黃洪認為與申請公屋也有密切關係,申請到公屋固然可喜,卻有一批人被排除在外。例如一人家庭,有些沒有結婚又購買不起私人樓宇,只好居住「劏房」,與多隻跳蚤為伴,結果難以入眠,唯有去麥當奴睡個數小時,真是現今繁榮的香港真實的寫照。黃教授回想起曾一同爭取退保的一位已去世的婆婆,他鼻子一酸話婆婆跟他說:「(退保)我不是為自己爭取,而是為了你和你的下一代去爭的。」這話仿佛成為了黃教授推動研究和爭取長者保障的動力。過程中,即使有青年人的不認同,他亦寄語青年人不要只看眼前為他人的付出,要多想自己年老後也有機會需要到社會資源的關顧。  筆者非常心痛,我愛的香港有著如斯的畫面,筆者認同黃洪所言,只有無間斷的爭取,才可以改變現狀!力量雖然小,有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香港人,不要放棄可以嗎? 採訪及編輯:洪倩茹 撰文:郭秀梅

駐京辦實習香港學生Koby在京生活分享

五十幾天後,我就會穿著畢業袍向北京大學道別,離開這個生活了四年、被我視為第二個家的地方,回到香港,步入職場開始新的生活。 2014年我獲得母校拔萃女書院劉校長推薦,通過北京大學校長實名推薦計劃獲得保送資格 。每次和身邊人講起我在內地升學,很多人都覺得很不可思議,而我自己也有同感。當時決定去北大大概有兩個很簡單的原因:第一,希望跳出自己的舒適區,令自己成長的更快、走得更遠、跳的更高;第二,想要親身到內地生活,了解國情,同時讓內地學生認識香港文化,充當促進兩地交流的橋樑。現在回看,覺得這兩點的確都做到了。 坦白說,剛到北京真的非常不適應 。記得剛入學的時候,普通話非常“普通”但卻要用普通話上課、 用普通話進行日常交談,而教科書都是简體字,就連寫作業都要用簡體字,真的有種長期處於一個“唔啱channel”的感覺。用一句去概括當時的情況,大概就是“三不懂”:聽不懂、看不懂、說不懂。雖然香港學生可以選擇入住條件較佳的留學生公寓,但為了可以更快融入內地生的群體,我就選擇和同班同學一起入住四人一間的宿舍。宿舍樓雖然非常簡陋,但還算是五臟俱全。可是,令我最不適應的不是失去自己的私人空間,而是洗手間和淋浴間都是公用的,而淋浴間更是沒門!沒門!沒門!(重要的東西說三次)作為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人,真的從來沒見過這種設計,因為香港的公共游泳池都不會如此“開放”……但日子久了就已經慢慢習慣了,甚至覺得那是個令我和同學變得更親密的一個好機會,因為都能借機和同學討論哪個教授“派Grade”、哪個教授是“Killer”、北京哪裡好玩等等。記得有一天洗澡的時候,和同學們在討論農曆新年假期的安排,我就分享我和婆婆去拜黃大仙的經歷。沒想到我的同學一臉驚訝,她們就問我,你們香港人都這麼早結婚嗎?我當時一臉茫然。及後發現原來在內地“婆婆”是指丈夫的媽媽,“公公”是丈夫的爸爸,而我們在香港,公公婆婆就是媽媽的爸媽。沒想到同在中國,在親戚稱呼層面上卻如此不同,而且居然還能鬧出這麼大的笑話。 除了日常生活上的不適應,還有一個不適應,就是在北京沒得吃正宗的點心。入學四年以來,在北京城里尋尋覓覓,雖然找到很多港式餐廳,但味道正宗的卻是少之又少。作為一個“吃貨”對此感到極度不滿……所以一般回到香港都會和爸媽去“飲個夠、食個夠”。但很有趣的是,回到香港的時候都會很想念北京,特別是想念食堂人均二十的“豪華”麻辣香鍋、麻辣烤魚(說豪華的原因是因為一般在食堂吃一頓飯只需要十元人民幣左右,所以在食堂能吃上二十元已經算是很豪華了),還有想念和三五知己去吃麻辣火鍋的時光。雖然近幾年不少川菜連鎖店都在香港開了分店或者不少港式火鍋店也有麻辣湯底這個選項,但要同樣嗜辣的朋友或者能吃到很正宗的鍋底真的不容易。 說起吃辣這個方面,其實是我到了北京才有的一個轉變。我從小到大也不是很能吃辣,甚至說沒什麼機會吃辣。但自從開學第一天和我兩個湖北室友吃過一次中辣的麻辣香鍋(麻辣香鍋有幾個等級:不辣、醬香、微辣、中辣和特辣),就突然愛上了吃辣了,也在她們四年來的“悉心培養”之下,我已經能吃特辣的麻辣香鍋。之前去成都和重慶旅遊時,都能吃中辣的九宮格火鍋(基本上就是整個鍋面都是紅油和辣椒),而且是吃完臉不改容、嘴不變紅!(此處應該有掌聲~)但除了從不吃辣到很嗜辣,這幾年的轉變的確也很多的。比如說,變得更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不再覺得幸福是必然的。小時候的我沒有對生活在香港有很高的幸福感,甚至覺得在香港生活挺辛苦的,因為從小到大都覺得學習壓力很大,除了需要有優異的學業成績,還需要有十八般武藝,簡單來說:琴棋書畫樣樣皆精。但來到內地後就發現,其實生活在香港真的非常幸福,因為我不需要走幾個小時山路去上學,也不需要和六、七十人擠在同一個教室裡上課,更不需要擔心明天會因為沒錢繳交學費而被迫輟學。但這一切切對於很多同學來說,都是從小一直在面對的困難。雖然如此,但他們仍然能排除重重障礙,考上中國第一學府,這是最令我敬佩的。是他們教會我要時常感恩和珍惜所有,也是他們讓我知道所擁有的一切都得來不易,絕不應該take it for granted。 回望四年,我都收穫了很多,我所指的收穫不只是指大學四年來拿到了七個獎學金或獲歐盟委員會全額資助到英國愛丁堡大學交換,也不只是指有到香港特區政府社會福利署總部及駐北京辦事處實習的機會,而是看到自己真的有慢慢成為一個更優秀的人。當然,成長是需要作出一些犧牲:失去天天和家人見面的機會,也和昔日的好友漸漸疏離。但俗語有云:有捨才有得,這四年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很多,所以還是很感恩四年前做出了這個決定,更感謝家人這四年來在我遇到任何困難時,都願意毫無條件的做我的避風港。 2018年不僅是我大學畢業的一年,更是母校北京大學120週年校慶紀念。今日我為作為北大人而驕傲,希望將來有一天,北大也會為有我這個校友而感到驕傲。 編按: 授訪者欲以第一身分享港人身份在北京學習和在駐京辨實習的的趣事

從敘利亞戰事中的政治聯想

隨著伊斯蘭國組織的消失,大家都以為敘利亞的戰火應該告一段落。但兩周前於該國杜馬地區的懷疑化武攻擊,再次告訴大家,這場徘徊在內戰與國際戰爭之間的戰役,仍然陰魂不散。在眾多的媒體報導中(包括社交媒體),我觀察到兩個很特別的現象,希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下個人觀點。 之前一直和大家討論國際法,其實認識國際法的人都明白,國際法其實是國與國之間的"gentlemen's  agreement"。大家相好時,會尊重此法。但雙方交惡時,此法形同虛設。 本月7號,當敘利亞杜馬地區發生懷疑化武攻擊平民事件後,美俄陣營相互指控,誰是誰非,真的你說了便算。翌日,正當從日內瓦出發的OPCW獨立調查人員正前往該地,核實這次化武攻擊的詳情時,美方主動對杜馬地區發動襲擊。儘管國際法沒有明文規定要在調查後才能展開攻擊,但在國際習慣中,如果有任何公認的調查在進行中,參展各方都應該克制,以等待結果。美方的這次行為,無疑讓人猜測背後的動機。可惜,主流媒體也沒有更多的關注和跟進。 (網上圖片) 另外,最近社交媒體也流傳一段敘利亞小孩在廢墟中唱歌的片段。看到片段後,當然欣賞這群小朋友的毅力,而同時也為他們的將來而擔心。但在看該片段的同時,我突然回想在上世紀80年代,在Michael Jackson牽頭下,美國各大紅星一起出了一首名曲"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以喚醒全球關注當年埃賽羅比亞的大饑荒問題。 https://youtu.be/ukQXOqMGGQ0 今天,敘利亞的戰事絕不比不上當年的大饑荒,大量兒童的健康、教育及生命都被嚴重影響。但為何全球沒有紅星出來為他們合唱一曲呢? 也許戰爭從來都比較敏感,誰對誰錯,沒有自然災害的容易理清。但若果大家關注的要點,是平民身份的兒童,而不是他們是否中東人或者穆斯林教徒,我個人覺得為他們歌唱一曲,也沒什麼問題。但既然全球紅星選擇袖手旁觀,敘利亞小孩就只好自求多福了。 撰文:葉維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駐外代表 Jason早期任職投資銀行。於日本早稻田大學進修國際關係,獲推薦兼讀聯合國大學。其後,加入瑞士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從事人道外交工作。曾被派駐巴勒斯坦,阿富汗等戰區,經常與非政府軍事組織接觸,處理戰事民生問題。

韜光養晦

中共十九大以來,大家都應該經常聽見「毛澤東讓中國站起來,鄧小平讓中國富起來,習近平讓中國强起來」這口號,意味着中國進入新時代,甚至正式向以往韜光養晦的時代告別。儘管十九大以後,中國的確勢頭大好,外界亦開始認真看待中國的優勢與強大,可是自從2018年特朗普向中國叫板,中美瀕臨爆發貿易戰,中國電信設備商中興通訊面臨美國禁制,就連紀錄電影《厲害了,我的國》也匆忙下架,則令人不禁反思中國近年是否鋒芒太露,是否過早脫離「韜光養晦」這戰略方針。 (網上圖片) 上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鄧小平就國際形勢驟變的情況,提出了「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着應對、韜光養晦、善於守拙、決不當頭、有所作為」這些重大指導方針,最後用「韜光養晦」高度概括了新形勢下中國外交政策的基本指導思想。 「韜光養晦」雖不是出自道家人物口中,但其收斂光芒、積蓄力量的意思卻帶有濃厚的道家思想味道。事實上,我國史上的漢唐盛世很大程度也是「韜光養晦」的直接結果:漢高祖劉邦於西漢初年遭逢白登之圍 ,幾經辛苦才從匈奴包圍中脫險,自此便一直採取朝貢和和親政策,韜光養晦,最後待至漢武帝時期才得以一雪前恥、收復失地。唐代伊始唐高祖也須對突厥稱臣,唐太宗亦經歷了渭水之辱,幸好唐太宗勵精圖治,派李靖率大軍平定東突厥和吐谷渾,成就了隋唐盛世。筆者相信鄧小平也是根據這些歷史事實來制訂其「韜光養晦」戰略方針,令中國得以從極其困難的境地中走出來。 之不過,一直以來作為中國的假想敵的美國,可不是匈奴突厥之流,而是當世獨大的超級大國。誠然,中國享受了20至30年的戰略機遇期,國家實力大幅增加,然而這卻是美國專注於反恐戰爭,未能分身對付中國, (網上圖片) 同時又經歷了全球金融海嘯,導致國力大損、神話破滅的結果,可是這卻使中國產生了過度樂觀甚至輕敵的心態,加上習近平已大權在握,眾人一面倒歌功頌德,令中國不得不提早放棄「韜光養晦」方針,造成目前鋒芒畢露、過早亮劍的情況,招致美國出手反擊。 (網上圖片) 很多人都誤解了「韜光養晦」代表銷聲匿跡、無所作為,這是不了解道家「無為而無不為」的結果。事實上,「韜光養晦」與「有所作為」不是簡單的非此即彼的關係─沒有「韜光養晦」的前提與指導,「有所作為」也很容易會走樣變形,因此國家越強,才得見「韜光養晦」的可貴。所以美國一本專著的書名說得很對:那是《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中國只要繼續韜光養晦,那麼要在2049年,即中國建國一百年之前,取代美國,稱霸全世界,並非夢想;然而過早出頭,頭腦發熱,則會丟失難得的不敗之地,招致眾強的圍攻,得不償失。 如今之計,中國應該盡量促使美國驕傲自大,使它更肆意去濫用其霸權,盟友及支持者離心離德,以自己的盲動來終結其霸權─這也是道家戰略的精髓。 撰文:袁彌昌博士 政黨政策總裁及大學講師 英國雷丁大學戰略研究博士,倫敦經濟學院國際關係碩士,香港大學社會科學榮譽學士。現爲政黨政策總裁,並於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任教。著有Deciphering Sun Tzu: How to Read “The Art of War”,其專欄文章定期於《明報》筆陣刊出。

黃豆製品的營養價值

黃豆含有豐富的植物性蛋白質、不飽和脂肪酸、植物固醇、大豆異黃酮等營養素。 不飽和脂肪酸可預防心血管疾病,而植物固醇則在食用後會與體內的膽固醇產生競爭作用,減少膽固醇被人體吸收,能有助降低體內膽固醇水平。亦有外國研究指出,大豆異黃酮有助保護更年期婦女的心血管、預防骨質疏鬆和改善女性更年期不適的症狀。 (網上圖片) 黃豆既有豐富的營養價值,又可以塑造成不同的食品。因此,黃豆及其製品是不少素食者的主要食材之一,這次就和大家細談不同的黃豆製品在營養價值上到底有何分別吧! (網上圖片) 豆漿方面,不少人會誤把豆漿和高鈣畫上等號,亦曾想過飲用豆漿可以取代牛奶,補充鈣質。事實上,牛奶和豆漿的營養價值是截然不同。舉例來說,一杯250毫升沒有加鈣的豆漿鈣含量平均為25毫克。相反,一杯牛奶的鈣含量為310毫克。因此,一般沒有添加鈣質的豆漿並不能代替奶類作鈣質來源。大家若想以豆漿補鈣,應選購一些人工添加了鈣質的豆漿。然而,除了鈣質外,市面上有不少添加了糖的豆漿,攝取過多的糖分會增加體重上升的機會。因此,在考慮鈣含量和糖分後,建議大家選擇無糖的加鈣豆漿。 (網上圖片) 豆腐方面,硬豆腐雖有豐富的鈣質,但軟豆腐和水豆腐的鈣質則不及硬豆腐高。原因是硬豆腐在凝固過程中加入了食用石膏粉,當中的硫酸鈣成為了豐富的鈣質來源。相反,軟豆腐和水豆腐的水分含量較高,硫酸鈣用量低,鈣含量亦相對下降。雖然豆腐花的水分高,並不是補鈣之選,但它卻是低卡甜品的選擇之一。 (網上圖片) 此外,腐皮、腐竹和豆腐卜等亦是常見的黃豆類製品,然而,腐皮和腐竹是黃豆的油脂,而豆腐卜則是經油炸而成,三者的脂肪含量相對高,長期進食過量有機會使體重增加。而腐乳則是豆腐的醃製品,鈉質含量較高,適宜淺嚐。 最後,提醒大家黃豆雖營養豐富,但豆類製品含蛋白質和嘌呤(Purine),患有痛風的人和一些有腎病的病人需按照醫生和營養師的建議,適量進食豆類製品。 撰文:吳耀芬 (Kathy)營養師 認可營養師(香港營養師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食品及營養科學學士、香港大學心理輔導學碩士、認可身心語言程式學(NLP)導師和催眠治療師。 Kathy具十多年執業營養師經驗,於2006年創辦「家營營養中心」。Kathy是香港極少數同時擁有營養學、輔導學、身心語言程式學、及催眠治療資歷的營養師。她以「身營心營」為理念,認為營養及心靈健康兩者相輔相成,密不可分。她融合了多方面的知識經驗,發展出一套獨特的營養減肥技巧―「7天循環減肥法」。過去多年成功幫助無數人士輕鬆健康地達到理想體重,當中更不乏城中名人士。 Kathy常獲傳媒邀請出席訪問及烹飪節目嘉賓,並於多份報章以及網上平台撰寫專欄文章。媒體包括無線電視、有線電視、亞洲電視、香港電台、新城電台、蘋果日報、東方日報、晴報、都市日報、AM730、頭條日報、U Magazine、3周刊、SundayKiss 雜誌、孕媽媽雜誌、OURS媽媽寶寶雜誌、Baby親子雜誌、經濟日報Topick網站、生活易Healthyd網站、新假期網站、Fam101網站…等等。 Kathy認為營養健康著重生活實踐,而營養師亦不單是營養知識的來源,更是引領受眾建立健康習慣的領航員。故此,Kathy以緊密的師徒制方式,透過一對一的教導和經驗分享,把她的營養輔導技巧、健康烹飪技巧、以及以人為本的管理概念傳揚開去。 著作有《瘦身解密》、《那些騙了您很久的超市偽健康食物》、《Superfood食癒力》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nutritionistkathy/

杏林心窗:另類抑鬱症治療方法— 腦磁激

雖然抗抑鬱藥物很普及和很簡單,但是仍然有一部份病人並不適合或是效果不理想。例如,有些病人對藥物反應很敏感,服藥後有很嚴重的副作用,或有些病人對多種藥物敏感,故無法找出一種安全的抗抑鬱藥來服用。另外,有些懷孕的媽媽希望能避免服用藥物,以免影響胎兒等等。 (網上圖片) 故此一直以來,醫學界都嘗試找出藥物以外,抑鬱症的治療方法來填補這個漏洞。 若我們回顧精神科治療的歷史,不難發現原來在抗抑鬱藥還未發明之前,便有腦電盪治療。 腦電盪治療方法是讓微電流通過腦部,從而產生羊癎症的症狀。至於為何這樣能醫治療抑鬱症,現在還未有定案。不過從過往經驗所得,這個治療方法對抑鬱症確實非常有效。可是,由於腦電盪治療需要全身麻醉,並不是每一位病人都能接受或適合。而且,腦電盪治療後往往導致病人有部份記憶消失,這個後遺症並不是每個病人都能接受。話雖如此,腦電盪治療依然是治療抑鬱症的其中一個最有效的方法。 (網上圖片) 循着這個方向,科學家便想,除了電流之外,還有什麼物理現象能運用來激活我們的大腦呢?如果要激活大腦的話,又應該激活那一個部份呢? 經過多年的研究,我們對人類的大腦功能知識越來越豐富,發現原來抑鬱症和海馬體及腦前額葉有莫大關係。 (網上圖片) 海馬體及核桃體是我們的情緒中心,它和我們的腦前額葉有密切的聯繫,除了影響我們的心情外,還主宰我們做事時的執行能力、認知能力、如何計劃、防止衝動行為、抽象思維等等。當我們抑鬱的時候,這些部份的腦細胞活動能力降低,變得和常人不一樣。 基於腦電盪的啟發,便有人想出了利用磁場這個方法來直接激活腦細胞(neuromodulation)。運用尖端的科技,能令到產生的磁場集中在一點,令治療的範圍更精準,而穿透力亦足夠穿過我們的頭骨,到達我們的腦部。這樣,腦磁激便在這個背景下誕生了。 (網上圖片) 腦磁激的優點在於它無需全身麻醉,因此無需入院,亦沒有麻醉藥後的身體不適。此外,由於已接受了腦磁激治療,需要服用的藥量也能減到最低,甚至無需服用藥物。而病情開始好轉的時間也可能比服用藥物為早。 現在,腦磁激已成為治療抑鬱症的其中一種標準治療方法,並獲得歐盟及美國藥物食物管理局的認可。 由於抑鬱症的成效理想,醫學界正研究用腦磁激來治療不同的精神科疾病。例如:失眠、強逼症,甚至有學者在研究用腦磁激來治療自閉症等等。 相信不久的將來,一部份我們過往認為是不治之症,將成為歷史的回憶。 撰文:陳蔓蕾醫生 現為精神科專科醫生,擁有超過20年的精神科經驗。她曾服務於不同醫療機構,接受過多種精神科專業培訓。她曾任榮譽香港大學助理教授、香港精神科醫學院榮譽臨床導師,為醫生提供專科訓練。亦多次被邀請到電視台及雜誌接受訪問和演講嘉賓。 診所網站:https://mindhealth.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