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善晴 Archives - 太平山青年商會
454
archive,tag,tag-454,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余善晴

會員專訪 – 余善晴

余善晴Michelle在今年二月加入太平山成為準會員,在六月正式成為會員。Michelle在加入太平山之前已經參加過去年的十二月月會「緣來是...聖誕」及今年的一月月會「補捉.美.生活」,之後才決定加入JCI。Michelle自言自己不但是一個正面及有耐性的人,而且是一個大膽的人,非常樂於嘗試新事物,她認為有很多東西要試過才知道自己所好,寧願多作嘗試,總比後來後悔好。但是Michelle覺得自己未敢於大膽提出意見,這正是她加入JCI想改善的東西。 Michelle是由會員事務董事朱明惠 Vivian介紹加入JCI的,她和Vivian是在英國留學時認識,回來香港後Vivian向 Michelle介紹JCI可以學到很多新事物, 可以作很多新嘗試,亦可以認識不同新朋友。Michelle回來香港不是很久,認識的人很有限,去了兩次太平山月會都很好玩,大家都很友善,而且覺得「後生仔傾下計」的工作計劃十分有意義,很想幫忙出一分力,於是便報名加入了太平山。 Michelle在一所學校內當行為治療師。行為治療師其實也是一位老師,只是學生都是患有自閉症的兒童,教學方式也會不同。Michelle平時透過應用行為分析(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的方法教導自閉症兒童,除了要教導學業之外,也要教導社交及自理能力。Michelle說行為治療師也要讓小朋友知道如何去玩耍,待小朋友自理能力及社交能力有所提升後,他們就可以進入主流學校上學。 Michelle加入太平山後當過三月月會「決戰太平洋之巔」的籌委會成員,五月月會「春天的童"畫"」籌委會成員,及太平山旗鑑工作計劃「後生仔傾下計.青少年前路導航計劃2019」啟幕禮暨青年論壇的籌委會成員及閉幕禮的籌委會主席。Michelle最深刻的是「後生仔傾下計」的旗鑑工作計劃,她整個過程都參與其中,由籌劃至街訪,啟幕禮嘉賓分享至活動日,覺得由零開始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Michelle來年將會當太平山的會員事務董事,Michelle說她是由副會長鄭淦元邀請加入作他範疇的董事。Michelle說:「如果有人覺得我能夠做到的話,我是很樂於接受嘗試的。我期望未來在JCI可以嘗試多點新事物,挑戰自己,令自己成為一個更大膽、更有自信的人。我也希望能夠成為一個很好的青年領袖,指導新加入的會員,給他們有一良好的印象。」 "We know what we are, but know not what we may be" 「我們知道自己是誰,卻不清楚自己的潛能。」 -  沙士比亞 Michelle最近完成了總會的五星訓練營,認為訓練營很有得著,很好玩及開心的,也大力推薦大家參加。 Michelle認為在五星訓練營可以學習到不少青商知識、青商價值、開會會議程序、青商禮儀等等實在的技能,也很高興認識到來自其他分會的新朋友。 Michelle認為一個人的成就未必最重要,活得開心及享受自己的人生才是很重要的。而Michelle的興趣十分廣泛,包括看書、畫畫、聽音樂、看電影 、看棟篤笑、學習瑜伽等。Michelle說她最近特別喜歡學瑜伽,覺得身心都很舒服,而且在練習每組動作時如有所進步是很高興的,一種成功挑戰自己的喜悅。Michelle最近也在學習結他,她很希望有朝一天能夠自彈自唱。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enjoy your life - to be happy - it's all that matters." 「享受生活、感受快樂,永遠是最重要的」 -  柯德莉夏萍 文:黃洪銓

造夢

「當我們進入夢境時,夢便會變得真實。 只有當我們醒來時,我們才意識到某些事情實際上是奇怪的。」 電影《潛行凶間》 “Dreams feel real while we're in them. It's only when we wake up that we realize something was actually strange.” The Movie "Inception"  經典電影《潛行凶間》 的主題圍繞着「夢」和「潛意識」。電影中主角們運用他們的潛意識創造出一切超乎現實的夢境,有簡單粗糙的夢,亦有複雜細緻的夢境。 造夢人人都試過。從小開始,在每一個人有意識及記憶之時都會體驗過夢的威力。有時夢會很貼近真實情況,有時夢會非常「離地」超出現實;有時會造好夢,有時卻會造惡夢。夢境可以很深刻、亦可以很模糊。究竟為什麼有些人會記得自己所造過的夢,但也有些人又總是記不起? 夢與睡眠是相連的,睡眠比我們的想像之中複雜得多。當人在睡眠時,身體雖然處於靜止狀態,但是人的大腦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活躍。很多時大家會誤解睡眠是一個被動靜止的過程,甚至是浪費時間,但是經過科學家及心理學家多年的研究,睡眠其實是很重要的。研究顯示睡眠是人類一個重要的過程,這過程是對人體有益的,睡眠也對人的身心健康有著重大的影響。 而夢就是一種人類在睡眠時感受到的主體經驗。 夢通常是非自願地在快速眼動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REM)週期其間進行,並會在睡眠時構成的影像、聲音、思考的感覺。在整晚睡眠週期中,快速眼動睡眠會在人睡著後90分鐘後開始,第一次的快速眼動睡眠大概維持10分鐘,而之後的每一次快速眼動睡眠時間會加長,最長可維持達一小時。在進入快速眼動睡眠時,大腦會處於活躍的狀態,並模擬一些醒著時的跡象 。人的身體在快速眼動睡眠時便有所改變,包括眼球快速移動、人體的呼吸和循環產生變化、以及身體進入麻痹(atonia)狀態等。在造夢的時候, 大腦皮質及邊緣系統都有額外的血液流動加強這兩個部分的活躍。大腦皮質主要處理記憶、思想、語言和意識,而邊緣系統則處理情感、學習和記憶。所以很多時人都能對夢境有所感覺,並在醒來時記得造過的夢。 「夢的內容是由於意願的形成,其目的在於滿足意願」- 弗洛伊德《夢的解析》 那為什麼有時人會記不起自己的夢?很多人在醒來時如果記不起夢境,多數人都會認為自己沒有造夢。然而, 2015年法國一位博士進行的一項研究(Herlin et al,2015)指出,即使人們不曾記起造夢,但其實人是每一晚都會造夢的。 心理學家 Deirdre Barrett 發表過,夢的結構會影響人的記憶。一項研究發現,連貫性較少的夢境比起有組織有情節的夢更難被回憶起來。即是說,一個擁有清晰結構及邏輯性的夢境會更容易讓人記住;相反一個越是混亂、越難掌握的夢境就會讓人更難去記住。研究學者 Katja Valli說過夢的內容亦會影響我們的記憶,除了連貫性之外,附有強烈情感的夢境,特別是負面的噩夢,會比那些較「平凡」而又帶來較少情緒的夢更容易被記住,這種記憶偏差也存在於真實記憶中,並不是造夢時的獨特之處。情感及記憶是有關連的。 當太快入睡也會讓人更難回想起他們的夢。記憶是脆弱的,早上的鬧鐘足以分散人的注意力。當人在早上匆匆下床時,他們更會被其他事情影響而忘記晚上所造的夢。研究學者Robert Stickgold說過當人在醒來之時,可以試著在床上躺著別動,困上眼睛,試著「漂浮」著自己的身體,開始嘗試回憶在夢境遭受過的事,讓人在清醒狀態時回顧在剛睡醒前所造過的夢,把夢境從短暫記憶中轉移到長期記憶。這樣夢境就會像其他真實記憶一樣,更容易讓人能夠記住。 文:余善晴 Michelle Yu 心理學(榮譽)理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