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發展 Archives - 太平山青年商會
65
archive,tag,tag-65,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商務發展

由台灣爆紅到香港-草泥馬café專訪

位於台北三芝的一間咖啡廳,在路邊不多起眼。但每日也有無數的外國人慕名而來。大部分人也是因為店內的兩隻「店主」而遠道而來。全台灣首間以羊駝(草泥馬)為主題的café 是如何做到全世界的遊客也要去的景點? 羊駝café的起點 當初老闆只是想要準備退休,就頂了一間海邊的咖啡廳生意。幾年前「草泥馬」這一個字眼爆紅,連帶羊駝這種動物的人氣也上升。老闆看中了這個熱潮便開始想辦法找羊駝到咖啡廳作「生招牌」,就這樣成為了全台灣第一間羊駝咖啡廳。   羊駝café 的發展 現在café 內有兩隻可愛的羊駝走來走去,但這並不是最初老闆的想法。幾年前一隻羊駝出生時,牠媽媽不懂得照顧所以老闆便帶牠到室內照顧牠。此時有客人見到跟老闆說很可愛就像狗仔一樣。老闆當時靈機一動,便決定訓練牠在室內生活,像其他寵物一樣。 羊駝到室內變成寵物後,café 的客戶群也開始有變化。從大部分都是台灣人到不足20%,取而代之客戶群變了以外國人為大部分,以亞洲人為主。香港是其中一個主要的客戶群。身為香港人的我們,出們旅行前多數會在不同的網誌中找不同的景點。這間羊駝café 是在很多網誌中出現過,不少網紅,甚至藝人也是café 的捧場客。老闆說他們沒有特別做宣傳,最好的宣傳就是客人的介紹。老闆相信著以人傳人的宣傳手法,所以每個客人在café 內的體驗是很重要的。羊駝café 以羊駝為噱頭吸引客人,但本質還是一間咖啡廳,食物、飲品、衛生也不可以出問題。   成功非僥倖 羊駝café 的成功絶對不是僥倖,而是老闆的努力,加上做好的準備,機會來到時便出手把機會轉化成成功。老闆最後給想創業或在創業的年輕人的心得很簡單︰做好準備,做好本分,機會來的時候就要主動出擊,抓緊機會變成自己的特色,要做得比其他人快。   撰文:會員 陸榮俊

上司應有的人格魅力

(網上圖片) 個人認為,不怕入錯行,只怕跟錯老闆!基本上,上司委派任務給下屬絕對是合情合理的事,下屬妥善完成任務也理所當然。 但有的上司會把所有功勞盡領,這種善於騎劫功勞的,不配叫上司,而該叫「騎司」! 下屬執行任務時有所偏差,有的上司為求自保會把責任歸咎於下屬,甚至乘機指三罵四,這種把屬下當成祭品的,不配叫上司,而叫「祭司」! 若果上司會把自己的錯誤嫁禍下屬,自己有病還亂咬人的,肯定就是「喪司」。 那麼下屬為了執行任務而飽受委屈,上司不但沒有責備,還果斷地以清晰思路,強而有力的狀態,以及大無畏的精神,在群眾面前冒著被部分媒體及權貴批死鬥死的風險,挺身開腔不甘、也不想再看見自己下屬工作受到屈辱,還風趣幽默地以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來形容自己!具備這等大將之風的當然叫「政務司」! 實在敬佩(時任政務司司長)現任特首林鄭月娥的鐵娘子個性。因為在這年頭,有理不屈,強而不朽,勇於堅守自己的原則與觀點,顯示出骨氣的人實在少之有少!個人甚至認為,林鄭的這種行為,實在值得每位當上司、父母、師長的領導者好好學習!原因有二: 第一 講大話! 並非說謊的意思,而是說「大智慧」的話。這番說話提醒大眾不能以懲罰的手段來對待協助自己的人!舉例:牙醫讓你等候,那麼便要他得到蛀牙來體驗你的痛楚嗎?另外更提醒了全體公務員,公僕身分與尊嚴不容被侵犯,官員更要注意自身代表性,不可以因個人決定而喝水,製造不良的先例。 第二 贏公信! 作為全港公務員的上司,眼見下屬受到欺壓,憑真理開腔清晰表達自己的立場與盼望,使下屬感受到保護與關懷,下屬怎麼可能不喜歡這種老闆呢? 為人上司要注意自己的人格魅力,別要當「騎司」、「祭司」和「喪司」! 撰文:劉丹心 國際身心語言專業進修學院創辦人。本欄針對強化工作心態為主(以「職場軟實力」探討不同個案),為打工仔及企業打氣。  

願景與機會

(網上圖片) 相信許多在成功的跨國機構工作的朋友也會同意,在這類型持續進化的機構工作,晉升以及僱員福利方面均享有較多的機會與保障。如果在這類型機構工作而沒有享受到以上好處的話,那麼肯定與閣下所服務機構的企業願景不良有關!   願景(Vision)是一種宏願,也是一種夢想,與個人及機構的利益無關。例如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著名的"I have a dream!"—「……我夢想有一天,我的4個孩子將在一個不是以他們的膚色,而是以品格優劣來評價他們的國度裡生活……」;又如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建設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些都是典型的願景例句。願景是連接世界的觀點,也是機構存在的意義、對世界的貢獻又或是服務承諾。所以那些「要成為世界第一」、「全亞洲最佳」等語句,絕非願景!   竭力為貢獻社會行走於光明大道,並且身心合一地如實執行,符合這種願景標準的企業,除表現出創辦人對世界的關顧外,更凸顯其對自身企業體系的重視。成為這種機構的員工,所享受到企業成長的福蔭的機會,絕對比服務於其他機構為高。其實優良的中小企也可以擁有自身對社會貢獻的定位以及願景,成為這類型機構的成員甚至遠比其他機構的晉升機會更高、更快!   所以個人認為,在選擇合適工作崗位時,宜同時留意該機構的企業願景,因為這就是企業的激情,在這類上進型機構工作,勞心勞力也會變得有意義。反過來說,若你並不準備與企業「同甘共苦,共同進退」的話,就別選擇加入那麼上進的企業了,以免產生「期差」(結果與期望不符)!   怎樣可以洞悉企業營運實況?一般而言,大家不妨在面談的過程中找答案。你可以事前做好功課理解企業背景資料,並提出上推式(Chunk Up)的問題,如:「請問貴機構的企業—願景/使命/文化—是如何在日常工作中體現?」若你是企業心儀的招募對象,對方會傾向耐心回答,反之便會支吾以對。作為面談專員是代表著機構的個體,若連他們亦未能有效回應此等問題,表示該機構的企業文化並未深入各階層,間接反映出成員有欠歸屬感,投身該等企業所享有的機會與福利便可想而知了! 撰文:劉丹心  國際身心語言專業進修學院創辦人。本欄針對強化工作心態為主(以「職場軟實力」探討不同個案),為打工仔及企業打氣。

知人口面不知心

(網上圖片) 我曾經在不同的場合提醒在職人士掌握微觀溝通的重要性。因為只有得到信任才有機會獲得賞識,因為受到賞識才有機會表現自己。所以如果你一直覺得自己懷才不遇,未受上司器重賞識,很有可能是因為你在溝通上出了狀況,以至根本沒法使他人對你產生信任。個天……突然灰都唔知乜事! 微觀溝通(Micro-Communication)是觀人於微的一種能力。新派心理學代表人物羅拔.第爾斯(Robert Dilts)曾發表R.O.L.E Model,指出人類有著不同感觀慣性:視、聽、感、味、嗅覺(V, A, K, O, G),去認識、儲存、運用所接收到的資料信息。簡單而言,當一個人看完一套電影後,其最深刻的可能會是:1.場面(視覺關注)、2.對白(聽覺關注)、3.感受(感覺關注)。對慣於視覺處理資訊的朋友,會對電影的場景畫面特別深刻;慣於聽覺處理資訊者,則會對主角的對白或配樂感到深刻;同樣一套電影,對慣於以感覺處理資訊者,較深刻的往往是劇情對情緒上的感染與牽動。這種不同感官的習慣傾向,會影響一個人的個性,以及對資訊吸收的喜惡。能夠讀懂一個人的感官特徵,就更容易運用配合對方感觀習慣的方式溝通,通俗地說就是能以「更channel」、「更key」的方式進行互動,怎麼會不較易得到好感而產生信任呢? 一個視覺取向的上司,喜做事有效率的下屬,沒耐性聆聽過於詳盡的彙報,所以在互動時必須精準快捷,宜以重點式陳述,附上圖表圖像更有助他吸收。相反,一個聽覺型的上司,對行事快速的下屬會感到不安,甚至懷疑其做事草率不夠細心;所以向這種上司報宜多花點時間向他詳述,提供足夠的例證與數據支持,內容愈仔細愈好,這樣對方將更安心,覺得你做事夠細心。至於感覺取向的上司則有較多情緒上的連接,喜歡能理解及關注其感受的下屬,因此在彙報時宜從其感受出發分析問題,雖然情緒化的表現甚難猜透,但也必須讓對方清楚知道你在乎他的感受。 依據以上原則,與不同類形上司有效互動,升職加薪指日可待。緊記千萬別「知人口面不知心」!

【保證回報的煙幕】

(網上圖片) 在物業投資上,所謂的「保證回報」,就是能保證收到不錯的租金回報,但原來,這正是可怕的煙幕。 例如2年前拆售的尖沙嘴首都廣場(前身是百樂酒店商場)約600個分割舖(已沽清),舖位最細的實用面積30方呎,最大約130方呎,實呎最高達10萬元。合約訂明保證買家首兩年獲五厘租金回報,可惜放租多時,反應麻麻,惟有以奇招吸納租客。 1樓樓面約200間分割舖,上個月我剛經過行了一圈,相信出租的不足10間舖,人流當時只有我一人。 商場分割舖的投資價值一向有限,一旦淪為死埸,往往難以翻身,加上業權太散、管理不善、定位不當等,亦令不少商場?舖無法起死回生,深之都,佐敦廣場都是經典的例子。 90年代已有例子 佐敦廣場於92年改建為商場,翌年業主收樓後,即發現舖位是「縮水舖」,實用率僅一半,全部中招,當中包括藝人薛家燕,商場舖位租不出,業主自用又無生意。98年更因管理公司撤離,一度丟空十年。 至2010年,有財團以劃一收購價每個13.8萬元收購佐敦廣場鋪位。薛家燕最終在2010年以約27.6萬元將兩舖賣出,較92年購入價的253.7萬元勁蝕226.1萬元,蝕幅89%,投資18年僅收回一成資金。 常出現死場 而這個尖沙嘴首都廣場,暫時成為死場,本知能否翻身。而最大的煙幕是「合約訂明保證買家首兩年獲五厘租金回報」,假設某舖每月收租$25000,若不足的有補貼,即頭兩年每年保證收到$30萬,以5厘回報推算,這分割舖當時買入價為$600萬。 現兩年保證回報期已過,業主收到$60萬,商場仍未能翻身,而死場價值很低,幾十呎的舖,用來擺貨都不知點擺,假設月租$5000才是真正的市價,若以要求回報率5厘作推算,這舖只值$120萬。若連收到的$60萬,只取回$180萬(蝕7成),當然上述只是假設計。 但我想講的是,所謂的兩年回報保證不能成為價值的推算,若單憑這個就以為價格合理是不智的,因為這「回報率」是人為的,未必一定能反映市場。所以這兩保證若理解為「減價10%」,我相信更加貼切。 另外,入場費低亦不能成為投資的因素,投資者被「幾百萬就有一個尖沙嘴舖」吸引,這在商舖的世界是低入場費,但以呎計則不是,若投資者只憑入場費低而作為投資因素,其實是很不智的。同理,若只憑「尖沙嘴」三個字就入市,盲目憧憬亦是不全面的做法。

港人「瘋」小店 – 花花

(網上圖片) 近年陸續有形形式式的老店、小店結業,從街坊文具店、運動用品店、書店甚至是紮根多年的食肆。主流媒體近來總愛尋找這批結業前老店、小店的店家訪問一番,聊聊經營之道、創辦初衷、或是何種經營困難以致結業。 一篇篇的結業前報道幾乎成了店家的悼念特輯,出刊後吸引大批追趕末班車的市民前往光顧、拍照,並在社交網站撰文紀念。有部分市民從舊區搬走,再重臨舊店光顧,本是懷念昔日時光之舉。不過,有更多的人只是湊熱鬧,到店家打卡觀光一番,懷念最後一夜。無論主流傳媒還是湊熱鬧的市民,大多將矛頭指向業主加租逼死小店,一廂情願地忽略其他結業因素。 楓林小館、龍門酒樓最後一夜時,有被傳媒追訪的市民稱:「我小時候有來吃,後來搬家沒來,聽到結業很捨不得,特地訂位今晚送別。」連東主都不禁慨嘆:「幾十年先光顧一次,難怪我們倒閉。」 小店與老店的存亡,除受限於租金是否合理,其實更看重的是顧客支持與否。社會上有一種講法是小店、老店不符合市場競爭,不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以致遭到市場淘汰,而高昂的租金僅僅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從小店結業的港人追捧的風潮,不得不讓我們重新回顧港人的消費行為,花費時的選擇是否以小店為優先。 買一罐咖啡,買一份報紙,大家首先選擇是便利店、連鎖店,還是士多、辦館、在社區角落的小店?小店的價錢未必較便利店便宜,地點亦未必及大集團更方便。即使並非修讀的經濟學的我們大概亦可想像,每一個消費行為均屬一次自主的投票,以購買支持自己認同的信念。 多年前有朋友曾說,即使他已是傳媒中人,仍堅持每日買報的習慣。這位朋友每日步行至離家較遠的報紙檔,購買一份沒有紙巾贈送、一份正價的報紙。他說:「每天幾元的營業額,便利店不在乎,對於報紙檔可能非常重要。」 這樣的一個消費法則一直深深影響著我,在消費前「停一停想一想」 ,選擇一個自己所認同的消費行為,譬如支持小店、可持續發展、綠色消費、公平貿易或有需要幫助的社會企業。或許花費會較往常的花費多,或許購買會沒有以前方便,但一個消費為所相信的投下一票。 事實上,行動支持小店才是較務實的做法。在我們慨嘆小店、老店結業離場的當下,或許我們可以問問自己,我們光顧了多少?我們為小店做了多少?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

創業專題:創造新「價值」

香港有一個庸俗的別名,叫「美食天堂」,應該是旅遊局想要讓遊客記住香港的方法之一吧。這個筆者從小就知道的名字,意指香港有世界各地的美食,不過說實話,從日常接觸到的菜式看來,這個「世界」很細,來來去去都是中國、日本、韓國、美國、英國、意大利、法國、泰國,還有中東,少時不懂事,真的以為世界就只有這些國家。(誰叫教科書寫香港有各國美食,令小朋友以為全世界的美食都有呢!) 幸好,社會上總有些大膽的人,為我們創造更多這個「細界」的內涵。 80後陽光女孩黃愷華(Vivian),八年前辭掉一份安定的工作,下定決心要創一番事業。 「那時我轉出來做生意的時候,我在想,做什麼好呢?那時二十多歲,什麼都不懂。但一來我自己中意食墨西哥菜;二來不是有很多人會做這菜,所以可以試試;三是,我能幻想到可以怎樣去做,我有煮飯的經驗,做餐飲應該是大型點而已。就這樣,開始了這生意。」 Vivian的初心很簡單,單單就是創業,創什麼?想到了墨西哥菜。由一間小小的外賣店Mr. Taco Truck起,到中環開分店,後來漸漸演變成灣仔的Verde Mar。 餐廳門口有色彩繽紛的餐牌介紹墨西哥菜。 水吧的設計已經很「吸睛」。 筆者以為老闆喜歡蜥蜴才佈置這麼多牠們的裝飾,但原來牠們在墨西哥真的很常見。 在訪問期間,大廚走過來跟Vivian談了幾句,筆者聽了幾句就傻眼了,Vivian和墨西哥大廚是以西班牙文溝通的。原來Vivian當年為學西班牙文,由零基礎開始,走到厄瓜多爾生活兩個多月,回來就開始做這生意。有多少人願意在不懂得當地語言,難以與當地人溝通的情況下,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呢? 放棄所謂的「高薪厚職」很容易 墨西哥餐廳Verde Mar感覺充滿活力,或許是因為老闆黃愷華(Vivian)本來就很陽光。 幾乎每個訪問都會提及到Vivian開餐廳前那份「高薪厚職」。Vivian中大工商管理學院畢業後,到投資銀行麥格理任股票分析員。 「我以前做股票分析,那是會見很多老闆、CFO(首席財務官)。我跟他們聊很多東西,然後回去寫個報告,評論他們公司。但有時覺得,我憑什麼說別人做得好不好呢?人家已經有三十年、四十年經驗,我只是剛畢業。」 那時,Vivian一直有一個念頭:調轉角色,自己開設一家公司。 「反正我還年輕,如果失敗了,那就回去找工作囉,又不會有什麼大損失,哈哈。」原來最大的本錢就是青春。(笑~) 總有人想要比較兩份工作的收入,Vivian直言開餐廳以來,沒有一個月超出當年任股票分析員的月薪,但Vivian不介意,因為創業賺到的更多。 「創業是一個過程,過程才是最享受的部分;創業無終點;創業是一個生活的方式。」她又接著說,「當然賺錢是一個重點,但我視之為不是終點,而是必須,你不賺錢你怎樣走下去呢?你行下去就要賺錢。賺錢是第一步,當你有多點財力時,那你就可以選擇如何分配資源。」 Vivian補充,有些東西可能不太賺錢,譬如教育、想要形成對社會的影響。一開始做生意時,可能還是賺錢階段,未有能力做這些覺得是正確的、想去做的事,賺錢後就可以再做這些東西。賺錢絕對不是終點。 「創業本身是create value,在社會上,如果無人創業,社會是沒有進步的,都不會有就業機會等等。最緊要是創出一些東西,才會有進步。」 知易行難,不過Vivian就是做到了。 不過,這條路著實不易走 可能有人想問,Vivian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呢?「走到這一步,最重要是堅持,中間有百萬個原因叫你放棄。」接著下來那句精警了,「辛苦就一定了。但不可以這麼快放棄,否則就會事事無成。」 看她把一間餐廳經營得井井有條,她說不過剛是起步。「雖然話創業開心,但其實通常都被眼前情況帶著走,見步行步。第一天至今,已經八年了。我覺得直到這一兩年,我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坦白說,頭五六年都是被生意牽著走,多於你想它怎麼走。」 陽光女孩由始至終只有一個心願:一家墨西哥餐廳,一定要做正宗。我希望帶給香港人新的飲食體驗,你不用去墨西哥,都可以吃到墨西哥菜。 在這個前提之上,Vivian在餐牌上教食客認識墨西哥菜。Verde Mar餐牌十分非一般,第一頁不是告訴你有什麼菜式,而是餐廳名字的由來--verde是綠色,MAR是海洋。 然後是墨西哥的地圖、這個地方出產什麼食物、那裡的調味醬油有什麼特色,然後才是菜式的介紹。 Vivian高興地表示,餐牌是由她自己親手所造的。「多人識,就自然多人食,哈哈!」 Vivian仔細地介紹餐牌的設計。 筆者想,小朋友的「細界」裡,應該有墨西哥了。 撰文/攝影:李佩螢

無知的人如何投資 – 龔成

(網上圖片) 分散風險是無知者的行為,但知道及承認自己的無知,比起不知道不承認自己的無知更聰明。 「不要將全部雞蛋放在同一籃中」 這是傳統的投資智慧,但股神巴菲特卻持相反意見,他認為分散風險是無知的行為。 「將全部雞蛋放在最結實的籃中,然後好好看管」 巴菲特認為這方法更好。他以集中投資的方式賺到鉅額財富,即將大部份的資金放在少數的股票中。他放棄分散投資而選用集中投資是有前題的,就是投資要有一定的實力,能選到回報率較高的資產,否則結果只會是更悲慘。 雖然我學習巴菲特集中投資的方法,但對於一些不懂投資的人,我卻會建議他用分散投資的方法來取平衡點,以減低風險同時爭取適當回報。而對投資越無知的人,資產分配方面越要分散。 方法是「3個平衡」: 平衡 x 平衡 x 平衡 第1個平衡 首先是資產總類上的分配,即是在物業、股票、基金、外匯、債券、貴金屬、現金等各類型的資產中,作適當比例的分配,當然每個人的情況絕不同,所以分配情況都不一樣。故此,只將資產集中在某單一類型(如只有物業),對投資技巧不高的人來說是高風險的。 第2個平衡 除資產類別的分配外,該類資產裡面亦要分配,例如某投資組合有30%的股票類,當中股票就要適當地分配,但非亂買或越多越好,只要有效分配已可。 對不懂投資股票的人來說,較佳的方法是買入股票指數基金,如盈富基金(2800)、南方A50中國(2822)等,買入該類基金如同買入幾十隻最大最優質的股票,只要長期投資,回報往往不錯,而這類在交易所買賣的基金,收費亦不高。 第3個平衡 第三個平衡就是在價格方面(若你能捕捉到股價高低,掌握到市場的貪婪與恐懼,那就不需要這個平衡)。這個平衝將價格的風險減低,方法是將一筆資金分成多注,以分段吸納的形式買入或沽出。 例如想用$50000買入某股,可將資金分成5注,每次只入$10000,這樣就不怕一次過高追了該股,能有效減低價格不確定性的風險(即是越是價格波動大的股票,這方法越有效)。市面上的月供股票、基金等都能有效達到這目的。 龔成 – 《80後百萬富翁》作者

人物專訪: 經營快樂

在繁忙的旺角鬧市中,有很多隱世高人。走進彌敦道旁一個不太起眼的商場,乘電梯上二樓,一出門轉左,就見到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大男孩在示範一款最新的玩具--鐵甲奇俠的左手手臂。 「它是以手部動作控制的,一個按鈕也沒有。我第一次用的時候,也花了幾個小時才掌握到如何控制它。」店主邊說邊示範,機械手臂隨即運作起來:一時手掌中心發出強光,兼有機械聲配合;一時前臂彈出,開合發炮位置發出綠色鐳射燈⋯⋯店前一名男人也看得雙眼發光。 「全香港只有我一家玩具店有賣,一千多元不貴了。你帶回公司展示一下,多型!最重要是即使讓同事試玩一下,他們也無法驅動它,那份優越感⋯⋯」 那男人的朋友也不停拍他手臂,鼓勵他買下來,不過他仍然四處張望,未能下決定,突然他眼睛向左上方一瞄。「請問那兩個Iron man頭盔有什麼玩法?」 店主從架上取下一比一鐵甲奇俠頭盔,「這個Ironman頭盔就要等一等了,因為太好賣了,廠商趕不及造那麼多貨,所以這個價錢會再貴一點。它附有一隻戒指,戴上頭盔後,用戒指在耳際掃一下,前面會掀開,多掃一下便關上。」 那男人看起來更難抉擇了。店主笑說了一句:「如果兩件都穿上就真的成為Iron man了。」 最後男人依然下不了決定,拋下一句:「我繞個圈再回來。」 店主沒有挽留,因為全港只有他一家有賣這玩具,而且供不應求,所以他毫不擔心。 筆者走上去,打了個招呼,「你好!你就是那位玩具收藏家嗎?」 沒想到,他劈頭回了一句:「我不算是玩具收藏家,我只是喜歡玩玩具而已。」 最緊要中意! 梁偉良(Thomas),在旺角經營一家玩具精品店。不過,你未必能在這家玩具店找到你喜歡的玩具,店內有陳列架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模型,也有螢幕播放著漫威漫畫(Marvel)英雄系列的電影片段,然後,沒有了。因為Thomas只會賣他自己喜歡的,所以各式各樣模型也只有籃球球星、星球大戰的角色、Marvel英雄等等。 「我不會賣自己沒興趣的玩具的,因為我根本都不認識。」即使有某個動漫掀起一陣熱潮,但如果他沒有興趣,也不會賣。「賣玩具的時候,也會跟客人聊起關於那玩具的故事的,我不認識的話,怎聊起呢?最緊要中意。」 Thomas喜歡上一樣東西時,會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年輕時喜歡NBA,把一件又一件NBA珍品收藏起來,「如果說的是收藏家,NBA收藏家都算是的。」 Thomas收藏NBA各式物件逾廿年,件件讓人大開眼界,今年更首次組NBA團,看高比拜仁告別賽。 不過當筆者想問起NBA時,他又給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回覆,「不如問問我別的,我也很喜歡單車的,不久後應該會辦一個跟單車有關的團。不是應該,是一定會,因為實際上已經談好了很大部分。」 也難怪的,在谷歌打幾個關鍵字就知道,Thomas接受過無數次有關NBA的訪問,更被稱為「著名NBA收藏家」。 最緊要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我不是不再喜歡NBA,如果跟我聊起NBA,我也會津津樂道地聊的,不過其實我也有喜歡其他東西,有試玩不同東西,如果你問我其他,我會更開心一點。」Thomas就是如此了解自己想要什麼。 他接著提起香港的年輕人,「我跟不少年輕人接觸過,也有人邀我到大學分享,不過我跟大學生對話後,發現有他們有很多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在做什麼。」 談起年輕人、談起佔中、談起香港的未來⋯⋯再說回玩具。「就像有很多人來買玩具,他們分不清想要和需要,買了玩具,滿足了一下子的購買慾後,只放到一個角落,沒有真正玩那玩具。有時他們也不是很了解那件玩具的故事,只是見很流行便買一件回家。」 在經營玩具店上,Thomas或許不符合一般人理解的「成功」。 「你有打算擴充業務嗎?」「沒有!」他連想也沒想就拋下這答案。 「賣玩具不是站著收錢給貨就可以的,要跟客人有交流,所以要對玩具熟悉,也有一定表達技巧的要求,所以請人並不容易。而且我不太喜歡跟人夾的,比較享受one man band,自己一個人打理鋪內大小事,現在也已經忙得不可開交,擴充業務太麻煩了。」 「我在經營快樂!」 遺憾最美 Thomas一邊接受訪問,一邊收拾東西,準備收鋪。筆者打趣的問,「如果明天世界末日,只準你帶走一件最珍愛的收藏,你會帶走哪一件呢?」 這次他被我這問題塞到了,「為什麼要把事情簡單複雜化呢?我平日不會想這些的。如果只準我帶一件⋯⋯我什麼都不帶,那就可以留住最美的一刻。因為有遺憾,所以那一刻才是最美的。」 Thomas認為要成功先要不怕輸。什麼都不帶走,重頭開始好了,或許太空有不同收藏品的等著他呢! 「那一段精彩時光,永遠不會被遺忘」,離開時,筆者從他卡片上看到這一句。他就是直到現在都忠於自己,創造自己不會遺忘的精彩時光。   文:李佩螢

書店店員的日常 – 花花

(網上圖片) 要認識社會,也許可以從認識一個人開始,從不同職業、身邊林林總總的普通人開始,用他們的雙眼與經驗,學習以另一個角度看世界。 我有一個朋友小魚,她是個男仔頭的女生,畢業多年仍一臉孩子氣,不帶半點飽經滄桑的世俗。熱愛打籃球的她卻沒有如預期般從事體育有關的職業,甚至讓人大跌眼鏡地走進書店,成為一個小小的店員。 書店是零售行業,但與其他有佣金制度的店員不同,工時相約、薪水固定。要做零售業,為何選書店?「只是找不到心儀的工作,才經朋友介紹將就將就,誰知一做就是好幾年。」她說,說不上是書迷,偶爾沉迷科普讀物,像是國家地理雜誌類的。儘管面對各種新書,也沒有特別的興奮。 「小書店人少,小至開門、清潔、收拾,大至找數、訂書、決定書本擺位通通都一手包辦。」小魚說,書店店員的生活說不上枯燥沈悶,卻總有一堆瑣碎的雜事,這種工作形態正好適合個性喜歡安靜而又不能習慣重複的工作的她。 工作做久了似乎都逃脫不了重複的命運,幸而書店不斷引入新作,為沉悶中帶來一點新意。如果說書店的風格取決於選書,書店店員也扮演著其中一個重要的角色。 「偶爾可以提議老闆採購自己喜歡的書,如果銷量很好,代表有知音與同好,也會很有滿足感。」 小魚每天與書本打交道,卻重新認識了新一代書本。「原來有書本會全本挖空某個形狀,再用排版遷就設計;有書本封面以鏤空的雕花設計;有書本版型不同於普通,有時偏大或偏小。」小魚有時亦擔心書客會否有儲存困難,不過她說粉絲們大多追隨作家的新作而少考慮設計。 最有趣的工作經歷原來還是與書客打交道,小魚在書店打滾的幾年見識不少「新奇」的人,頻率最高的算是各種忘記書名或作家而找書的書客。「某天有客人問有沒有兄史的書,我告訴他沒有聽過,客人再說那史兄呢?我才恍然大悟,但也只能告訴他賣光了。」小魚說,與客人最常的對答是出版社,當你問他們知不知道哪家出版社,得到的大部分答案都是台灣。 「作為店員想問的是,真的有出版社叫台灣嗎?」 另一個「急性子」書客同樣令小魚印象深刻,某天有一位小姐奪門衝進書店,一手拿起新書書桌上的某本書,問道「有沒有這個作家的最新那本書」。小魚告訴她:「賣完了,等補貨」,可是那位小姐卻以晴天霹靂的口吻自言自語:「有沒有搞錯,有沒有那麼快,是不是瘋了,有沒有那麼快。」小魚那時心裡想的是:萬事皆有可能,不是嗎?愛書如她,能夠理解,但也是有點誇張。 書客百態,小魚在幾年見了不少,有些妙問妙答讓人會心微笑,有些粗魯書客也讓人懊惱不已。她說,書店店員似乎如一本新書的看更,在找到知音帶走前好好看守。人們常說「我在很多地方留下不少腳毛」,書店店員會對你說「我在很多很多很多本書上留下不少手指模。」   花花 – 喜歡探索,喜歡發掘,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成為記者。遊走在新聞界多年,現職某報業集團港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