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專訪 Archives - 太平山青年商會
203
archive,tag,tag-203,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elect-child-theme-ver-1.0.0,select-theme-ver-3.1,popup-menu-slide-from-left,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1.2.1,vc_responsive

業界專訪

由台灣爆紅到香港-草泥馬café專訪

位於台北三芝的一間咖啡廳,在路邊不多起眼。但每日也有無數的外國人慕名而來。大部分人也是因為店內的兩隻「店主」而遠道而來。全台灣首間以羊駝(草泥馬)為主題的café 是如何做到全世界的遊客也要去的景點? 羊駝café的起點 當初老闆只是想要準備退休,就頂了一間海邊的咖啡廳生意。幾年前「草泥馬」這一個字眼爆紅,連帶羊駝這種動物的人氣也上升。老闆看中了這個熱潮便開始想辦法找羊駝到咖啡廳作「生招牌」,就這樣成為了全台灣第一間羊駝咖啡廳。   羊駝café 的發展 現在café 內有兩隻可愛的羊駝走來走去,但這並不是最初老闆的想法。幾年前一隻羊駝出生時,牠媽媽不懂得照顧所以老闆便帶牠到室內照顧牠。此時有客人見到跟老闆說很可愛就像狗仔一樣。老闆當時靈機一動,便決定訓練牠在室內生活,像其他寵物一樣。 羊駝到室內變成寵物後,café 的客戶群也開始有變化。從大部分都是台灣人到不足20%,取而代之客戶群變了以外國人為大部分,以亞洲人為主。香港是其中一個主要的客戶群。身為香港人的我們,出們旅行前多數會在不同的網誌中找不同的景點。這間羊駝café 是在很多網誌中出現過,不少網紅,甚至藝人也是café 的捧場客。老闆說他們沒有特別做宣傳,最好的宣傳就是客人的介紹。老闆相信著以人傳人的宣傳手法,所以每個客人在café 內的體驗是很重要的。羊駝café 以羊駝為噱頭吸引客人,但本質還是一間咖啡廳,食物、飲品、衛生也不可以出問題。   成功非僥倖 羊駝café 的成功絶對不是僥倖,而是老闆的努力,加上做好的準備,機會來到時便出手把機會轉化成成功。老闆最後給想創業或在創業的年輕人的心得很簡單︰做好準備,做好本分,機會來的時候就要主動出擊,抓緊機會變成自己的特色,要做得比其他人快。   撰文:會員 陸榮俊

業界專訪:網紅勇闖遊戲開發路

香港著名YouTube屎萊姆,80後,因為「一開始的衝動和無盡的堅持。」至今頻道每月有700萬點擊,單一影片點擊達5000萬。自2013年自拍打機,辭去程式開發人員的工作,與太太北上成立遊戲開發公司Play Lazy,開發了遊戲「勇者神域」。追夢過程中亦不忘為青年人作分享做YouTuber和遊戲開發的成功和失敗經驗,為他們帶來正面的改變。最近,他還成立了個人品牌OVERSPICE。 說起創業的經驗,分享的竟然是自己的失敗之談。 屎萊姆甫在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就當上了程式開發員,在創業前曾編寫撰寫不同的遊戲程式。五年前是一個手機遊戲開發最蓬勃的年代,他誤打誤撞之下去了成都,太太又是成都人,對當地有一定認識,發現當地遊戲公司大概有一千間,尋找資金相對容易,政府又會提供不同類型的配套,針對遊戲開發coding人才亦多。於是決定和太太一起帶二十多萬人民幣到成都創業,他笑言自己當時都是「心口掛個勇字就衝左上去」。 公司開發的第一個手機遊戲就是「勇者神域」,遊戲開初上線的頭半年賺到的利潤其實十分豐富,期後利潤不斷減少到虧蝕,虧蝕的情況也維持了半年。在虧蝕到不能再應付的情況下,公司決定關閉「勇者神域」的伺服器,在直播關服的晚上在觀眾面前流下男兒淚。關閉「勇者神域」的伺服器後,公司更要面對裁員,合伙人都要離開,是非常難受,是網民的支持令他可以咬緊牙關走過。 筆者敬佩屎萊姆回想創業失敗的經驗時談及最多的是自己怎樣犯錯和現時公司發展如何避免重蹈覆轍。他回想遊戲關服告終是自己在過程中不成熟,決定錯誤所致。 遊戲投資、公司擴張錯時機 當時他在內地找到三家公司投資遊戲開發,最後選了A公司,因B、C的出價相對低一點,名氣也較低,但反思後發現當日的選擇錯誤,因A公司不能提供原訂資金額。於是,屎萊姆重新 與B、C公司洽談投資,但得到的回覆是該年度的預算額已經用完。如果要提供資金的話只可以等到下一個年度,但當時公司遊戲即將發佈根本無可能再等下一個年度。偏偏在資金未到位的時候,公司已經大規模擴張辦公室,錯誤計算遊戲更新所需人手致增聘至30名員工,花了幾十萬。他笑言:「幸好當時創業的基地為於成都,每月成本都只是30多萬人民幣,否則香港工資、租金會令容错率進一步下降。」最終,他要倒貼、問親戚朋友借錢去渡過無投資但開支急增的時間。 遊戲開發、發行欠分工 他亦反省個人以至團隊在過程中不成熟,第一次做遊戲,公司要同時兼顧遊戲開發、更新及發行的工作,初次創業做遊戲的小公司根本難以應付。「其實,公司當時沒有必要兼顧所有分面的。團隊根本無足夠的經驗去兼顧三個部分的問題,公司也沒有相應專業的人手。」我們太集中在遊戲開發,太想開發一個屬於自己的遊戲,但後來發覺這個單一系統難以維持。 由金錢堆砌出來遊戲開發,市場環境越趨困難 由投資到發行都需要大量的資金,遊戲開發的成本、投資門檻比以前更高,以當年開發「勇者神域」為例,在內地開發的成本總共用了大概一百萬,但現時的起始成本起碼要500萬或以上。而近年行內稱為「爆款」的遊戲,例如傳說對決、「食雞」遊戲,可以持爆紅手機遊戲真的不多。現在的手機遊機,產品週期大多是半年至一年,遊戲開發公司無利可圖,成都的遊戲開發公司由五年前的一千間跌至一百間。在他看來,倒閉、泡沫爆破也是正常。 話雖如此,史萊姆仍然以遊戲開發為自己主要事業,原因是面對伺服器關閉的期間,「我收到很多玩家、支持者的留言。有指罵的,但更多的是支持和鼓勵的說話,令我非常感動,就好像得到別人的託付和期望。希望有日,「勇者神域」可以重新上線。但需要資金投資,相信自己比以前可以做得更好。」 現時公司定位、生存空間 公司吸取了失敗的經驗,「在整個遊戲開發過程時,我們會與其他公司合作,發行的工作分發到他們公司安排,自己的公司會集中資源做好開發的一塊。好處是,發行的公司有更大的網絡及用戶流量,變相宣傳遊戲的成本會更低。」另一總模式是,其他公司已經事前鎖定了某款遊戲為目標,就會提供一畢資金去購入遊戲的版權,變相令公司的發展項目有了一定程定的保證。而遊戲開發方面,「我們集中研發一些生命週期三個月至半年的小遊戲,例如Twenty Nine Days,雖然本地市場暫時未有利潤回報,我們亦期望遊戲推到海外可以帶來更大的收益。」 意外打開YouTube版圖 沒想到在創業途中閑來無事拍下的一條打機片可以達十多萬人點擊,拍片的成果令他嘗到打機和當網紅的樂趣,YouTube成為了他另一個有協同效應的事業版塊。他分析打機深受歡迎的原因:「 首先,是有部分觀囚無時間打機,亦冇時間鑽研過關的技巧,所以會以影片內容為他們的打機攻略。另一種觀眾是透過遊戲的影片間接地得到打機的樂趣。」 YouTube搵食也艱難 現時不少人以為YouTuber賺錢快兼易,其實是錯誤的想法。賺錢真的不多,YouTube分紅,100萬點擊只會分到八千至一萬元。 內地有「美女經濟」,開17 直播同觀眾互動一下就會收到錢,直播打機會收到捐款。他指出:「現時不少人以為YouTuber賺錢快兼易,其實是錯誤的想法。」大部分新手YouTuber面對的問題是如何接觸到第一批的觀眾繼而擴大收視。而現存YouTuber面對的是生存問題,在香港YouTuber作為一個全職職業,其實風險很大,「老實說,賺錢真的不多,YouTube分紅,100萬點擊只會分到八千至一萬元。」 用肝臟換取影片點擊 觀眾對影片的要求愈來愈高,以往剪輯一條影片只需要兩個小時,但現在觀眾要求的影片質素需要八個小時去剪輯製作。拍攝、後期製作的技術都有所提升,但製片的時間卻不斷延長 現時,香港的YouTuber每月達100萬點擊的,也不超過20人。觀眾對影片的要求愈來愈高,以往剪輯一條影片只需要兩個小時,但現在觀眾要求的影片質素需要八個小時去剪輯製作。拍攝、後期製作的技術都有所提升,但製片的時間卻不斷延長。100萬點擊連早期最一線的YouTuber也維持不到……但屎萊姆興奮的說:「我每個月都過七百萬點擊!」。在開初YouTube拍攝見到成績時,大概有二百至三百萬點擊,但走到今天的七百萬點擊,其實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即使生病發燒,也要拍下去。不斷改善拍攝、嘗試,才有今天的成績。 投入金錢製作影片 他說:「是對拍片的興趣、成功感和潛在的機遇令我在無收入甚至倒貼的情況下繼續拍下去同開多一條頻道。」。他舉例:「新開的屎萊姆三次元的生活頻道,曾經歷超過一年完全無收入兼倒貼的階段,畢竟生活題材的影片支出很多,例如旅行影片,都要自付旅費、機票及酒店等開支。」 由點擊轉化為不穩定廣告收入 他感慨道:「其他YouTuber如果做不到這樣的成績根本不會有廣告商的青睞,基本上,他們難以靠YouTube成為自己主要而穩定的收入,因為基本收入太低。」即使有廣告商的支持,在他看來,廣告片的收入卻令YouTuber處於非常被動的位置,一但該月沒有廣告,單靠YouTube分紅的一萬多元根本不可以過活,更遑論拍片的基本設備、題材所於的開支呢?像他這類一線的Youtuber收入極不穩定,高峰期一個月來自廣告方面的收入可達十多萬,但有時完全沒有廣告收入也是經常發生。 廣告申報 他面對廣告內容定必小心處理,亦會光明正大講明是廣告內容。 「只要有講清楚,其實觀眾都會接受這類影片,呃得一次好難呃觀眾第三、四次。如果植入廣告但無申報,但慢慢觀眾會發現YouTube的影片都是在介紹這個產品,到時他們就不滿覺得被騙,其實三方都輸。」有部分廣告商亦會要求不要明示影片的廣告性質,問到屎萊姆會怎樣處理,他二話不說:「拒絕。」,不過佢亦會體諒廣告公司員工,會讓他們留下截圖交差後,在內文加上廣告的提示,影片亦絕對會講明是來自那一家公司的禮物等等。問到怕不怕拒絕廣告公司的要求後,以後失去與品牌合作的機會,他坦然說:「其實到頭來都視乎自己如何經營取捨,觀眾受落收視好,同觀眾有良好的關係品牌沒有理由不找你的。」 YouTuber經理人公司幫到手? 屎萊姆有所保留,覺得這類公司對youtuber尋找工作機會的幫助不大,大部分的成果都是要靠YouTuber自身的努力去換到觀眾支持,才會有更多的廣告、公司合作機會,只要真正紅起來,廣告商自然會找上,公司的角色大概是行政上的支援,會否提供到大量工作機會都是視乎自身努力。更令YouTuber卻步的是,一旦自己得不到公司的重用,公司對其投閒置散,無工作機會之餘,更有機會因公司與品牌的其他合作而限制了自己的製作內容。 由被動收入轉為主動收入也荊棘滿途 曾有YouTuber試行收費$8,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可惜當時觀眾的期望未有被好好管理,覺得付款的內容不是自己之前所看的風格而失望,亦有網民覺得為何一貫免費的要變成收費的。激烈的爭議暫時令YouTuber未敢試行收費。「雖然全世界Haters都一樣,但香港YouTube生態不像台灣的Haters和粉絲都比較盲目地撐或反,令雙方的聲音可以抗衡, 香港的支持者比較少願意發聲為自己喜愛的youtuber平反,像是一個「食花生」的旁觀者,發聲的只有比較核心的粉絲。」不過,屎萊姆仍覺得主動收入重要,亦成功令觀眾變支持者再變成品牌OVERSPICE消費者,商品開賣兩星期已有數千人購買。 成功爆紅不單要努力、有運氣,還要跟傳統媒體競賽! 當初爆紅竟然是因為一條毫無製作的影片,「個個都以為打機好易,但唔係個個有呢個天份, 最終爆紅靠的大部分都是運氣,但紅左可唔可以維持同增長靠的一定是努力去把握機會。」屎萊姆說到做到,努力改善、握緊機會由線上明星變成線下明星拍攝電視廣告。「可惜的是,香港傳統媒體對新媒體有很大的對抗性,有點固步自封,而台灣、歐美地區的網紅可以變成線下明星的主要原因是他們的社會傾向擁抱新媒體而尋求更大的協同效應。」他期望,香港觀眾可以展示多點的支持和欣賞,這樣才會令香港傳統媒體對新媒體可以有空間融合,畢竟最終的商機其實是由觀眾的支持度所主導的。 寄予想入行做YouTuber的人 外人看來覺得YouTube好像好風光,門檻低,經營一下,就會有錢有禮物。但真相是,要紅,談何容易,好像藝人,識唱歌不等於會變成一個好紅星 「外人看來覺得YouTube好像好風光,門檻低,經營一下,就會有錢有禮物。但真相是,要紅,談何容易,好像藝人,識唱歌不等於會變成一個好紅星,真的要認真想一想,要投入付出怎樣的努力才可以換到人家風光的成就。如果為賺錢做YouTuber,我都不建議。」 我們經常聽到人家的成功經驗,但從屎萊姆的故事看來,失敗的經驗才是最寶貴的經驗、自省和改善令他有今天的成績。 撰文:洪倩茹

業界專訪:突破界限 重建工廈

關德仁(Brian),一巴仙國際培訓集團及樂風集團資深營業董事,多年來涉足多個行業及社會服務領域,在近年亦成功將工廈改造,提升價值出售。筆者當日到訪百美工廠大廈的Lofter Square,雖說在資料搜集的過程中已知道項目活化後已變得美輪美奐,基本裝修設計也略有概念,但不少的別出心裁的設計和裝置配套實在令人眼前一亮。彷彿傳統工廈也可以升級改造,轉出無限可能。 命運總是要人兜幾個圈 其實所謂的匪夷所思的成就,種子早在成長的過程中早早埋下,Brian的經歷也是一樣。談到小時候的夢想,他說:「我希望長大後有一座大廈是由我命名的,我建構的。不過夢想這玩意很多時都是遙不可及,自問也沒想過自己可以做得到。」 中小學時是資訊科技爆發的年代,「電腦」風靡一代青年,Brian也不例外,1997年考上中文大學訊息工程學系,畢業後也「順理成章」當上了程式員,一級一級上,在青商的發展也如是。埋首工作的他,也沒想過自己的工作與建築有何關係。「畢竟,夢想和實際操作是兩碼子的事。」 不過,說到人生的轉捩點,大概是2003年進入了青年商會(青商)的經驗令他明白,人的發展不一定只有單一面向,可能性其實無處不在。這映照四年前他勉勵自己和他人的話,「用自己有限的經驗去限制自己未來無限的可能性非常不智,所以不應該未嘗試便說不能」他於是選擇創業、闖出一片天,過程中亦嘗試了開展不同行業的生意。 一創業就是地產?非也。他試過展開很多不同行業的生意,飲食業、個人發展課程、金融業等等,可能大家只見到他成功的案例,不過他也嚐過失敗的滋味。他反思失敗原因是自己沒有充足的準備就開始了一個業務。說到最失敗、最差的情況,他淡然應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蝕 了一點錢。我記得一位前輩跟我說『只要留得住條命,不要把命輸掉,其實什麼狀況也可以受得住,錢輸了他日一定可以賺回來的』」 Brian很喜歡聽成功人士的經驗之談,網誌也勉勵自己和他人「冇理由別人做到我做唔到,要成功便要跟成功人仕學習成功的方法」他相信只要掌握到別人成功的方法和心得,再加上自己的優勢,會更容易取得成功。   最成功的事業 問到地產事業是否他最成功的事業,他謙遜的說相比起他其他事業發展成果,地產項目也只是起步階段。「在2009年,我最核心的業務是地產投資課程,教授普羅大眾買樓的時候的心態、方法、技巧,分享一些財技、法律陷阱。普遍香港市民經常說難上車,但事實上,香港人並非不能買樓,不是沒有購買力,只是他們潛意識中覺得很難買樓,所以沒有做任何準備工夫,於是日復日埋首工作,然後抱怨難上車。 我的理念實踐跟青商一樣,要抓緊社會需要的缺口,然後提供解決方案。於是,地產課程令3000多人上課後發現原來上車也可以很容易,只是一直用錯了方法,最終也能上車。」 這個業務經營了九年,即使其間亦有不少競爭者模仿,最後也無以為繼,我們能夠維持的原因是因為「堅持」無論市好或市壞,那怕只有一位觀眾,我們也堅持舉辦講座,讓大眾認識我們,至今,已舉行268場免費講座,我想這份堅持不是那麼容易模仿。 9年來的地產課程讓他可以集合市場上龐大的買家力量。在青商他學到,一個人不能做些什麼,但一班人就有很大的力量。「在2010年,我們亦組成了大規模的住宅兵團,在沙田一個大型屋苑一口氣買了47個單位,龐大的議價能力令地產中介人也不敢小看這班買家。一有最優惠的單位就會即時給予我們,讓不同的青年人真的可以實踐置業的夢想,不用再埋怨社會。」 他調侃道:「比較起青商知識講座,主講了三十多遍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   危險與機會往往並存 https://youtu.be/Hnu3BQPczuI 政府實行了額外印花稅後,Brian便開展了工廈的發展項目,發現很多工廈都是一些浪費了的土地資源,而當時甚至近年社會上創業的氣氛非常濃厚,普遍青年人也希望從事和網絡有關的生意,而他們亦想找一個比較理想工作空間。舊式的工廠大廈過於殘舊,而寫字樓的商廈租金亦太貴,於是他們有傾向倒不如買一個設計豪華的優質工廈小型工作間,以方便自己以後的事業發展。 市場潮流共用工作空間跟工廈拆售項目根本概念是截然不同。一般使用共同工作空間項目的用戶都是資源較少的,他們希望透過共用空作空間的人脈網絡,「做到借力打力」,產生新的協同效應, 而選擇購買單位的創業者,一般已經有很清晰的業務理念,甚至乎不想被「偷橋」。於是,選擇購買一個自己的工作空間方便帶客戶、投資者到自己的工作室會議,感覺更專業。「於是,我們看準了這個社會需求」   跑贏大型地產發展商、小型投資者 https://youtu.be/L21rcp8KXCI Brian分析,分層式工廈活化項目不是大型地產發展商的胃口。大地產商主要做的項目是整棟的工業大廈,資源雄厚,買賣地的金額以數十億計,而這些2000、3000萬的發展項目 不足以養活牠們龐大的人手,規模太小。 對於小型投資者來說,進入工廈重建拆售項目的門檻其實也很高。 第一個門檻是選址的判斷。工廈本身的法例條文限制,一但買錯了受限制發展的物業,儘管成功活化,日後也難以出售,無市場承接。同時,Brian認為市區工廈、近地鐵站、周邊有商業區發展,項目才會有優勢。 第二個門檻在於法律知識及經驗,在重建後單位需要分契、拆售。其實需要符合消防及屋宇署的要求。他自言:「多次跟屋宇署及消防部門進行會議的經驗讓整個團隊明白及掌握有關條例對於工廈項目的要求。」 第三個門檻是在活化後,如何進行銷售的市場策略。很多人,包括我們的市場競爭者及模仿者,以為把單位分拆自然就會有人買,但往往都事與願違。他指出所以發展項目可以百分百出售是在銷售的市場策略的功夫。「我們的售樓書由內部設計師設計而成,十分精美。而我們的發展項目亦有售樓廠、示範單位提供。根本一般投資者實在難以跟足我們的做法。在分銷方面,我們跟利嘉閣是策略夥伴,他們可以獨家取得我們發展的單位,而我們亦能夠提供人手去為每一區利嘉閣的銷售人員作培訓及講解這一類型新的產品。如此龐大的銷售關係網絡,令我們的項目是100%可以完全出售。即使有抄襲,但他自信道:「我們項目的發展一直不斷完善,甚至計劃引入智能系統管理,當中的精髓和變化局外人是無法掌握的。」 雖然在Brian眼中地產項目不是最成功,但也不遠矣。百分百出售的比例就是最的證明,超過八成的買家都是用家,而投資收租的回報也可達3-4厘,轉售亦有價有市。面對媒體抹黑說工廈拆售是作居住用途,他侃侃而談說跟管理公司、銷售方做好把關及舉報工作。在展示的單位中可見,工業,概念不再停留在嘈雜、 骯髒 的理解,其實所謂工業只是一個「投入、過程及產出」的程序。造皮革、攝影、音樂也可以是工業。「思維影響行為,行為影響結果,要改變結果,首先要改變思維」大概是次採訪顛覆了我對工廈的印象,工廈也可以很高檔次、後現代、後工業。 後記: 訪問前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會長關德仁參議員,實在是非常難得的體驗,可以從他學習到正能量思考、敏銳的觀察能力,雖然訪問開初是戰戰兢兢,但我可以感受到他作為領袖的親和力。不過因青商非本文單一對象,過程中筆者要稱Brian實在尷尬,下次會面的時候還是叫Past NP吧~   VR遊工廈 https://youtu.be/Ww37-Fs7nSY   鳴謝:Lofter Square 撰文:洪倩茹  

業界專訪:網約平台引競爭?

的士,這個詞語特別有香港的味道,是從出租車的英文語音譯出來的。 https://youtu.be/4u4kadzXNFc 隨著時代變遷,當的士司不再是易事,尤其是UBER出現後,不少的士司機直指收入受影響。 另一方面,有網民認為UBER受市民歡迎正反映出市民對傳統的士司機存有不滿,並列出的士司的「十宗罪」,其中包括「拒載揀客」、「車身殘舊」、「車廂污糟」等。也有市民投稿講述傳統的士的問題,並指出UBER受歡迎的原因。UBER的網上預約及評分制度正正杜絕上述的士固有的問題;乘客可選擇路線,5分鐘內可取消訂單,自主性高;收費一目了然,加上信用卡付款非常方便⋯⋯ 消委會上年底也發布設立網約車服務報告,引起的士業強烈反應。筆者有幸採訪香港的士業議會委會--吳業培,把一系列的問題端到他面前,他咀嚼問題後便娓娓道來。 「UBER的出現使的士業進步了嗎?」 吳業培想也不用想就說:「對啊,是真的,沒競爭就沒進步。」 「但是,UBER是犯法的啊,一旦發生意外時,根本沒保障。」 接下來,他一口氣介紹的士業議會快將推出的叫車應用程式。 「的士業議會下個月就會推出一個Apps,是一個正規的Apps。乘客可以揀司機、司機可以揀乘客,我們的士業都可以做到。」 「提供點對點的服務,何時上車、何地接客,提早預約,我們都可以做到。」 「而且我們可以做到賞罰制度,如果司機被乘客投訴三次,就會被列入黑名單。」 「的士業議會的分會--的展,也一直在做這種評分制度,你見這有些的士,前座椅背上有三個按鈕,讓乘客為司機評分的。我們會頒獎金和獎狀給做得好的司機。」 「的士加設Wi-Fi,方便乘客上網,這也可以做到。」 「乘客用百達通或信用卡繳付車資也不是問題。」 筆者恍然大悟,果然有競爭就有進步。 「那麼你們怎看消委會所提倡的網約車建議?」 一如普遍業界的反應,吳業培都反對,但他不是車主,不是在意影響牌照價格。 「消委會根本不能代表我們,她沒有諮詢過我們。買賣東西她可能會比較清楚,奶粉幾錢她可能會清楚,但是司機的事情消委會並不清楚。」 「網約車是個好提議,提供點對點服務當然好。」 「香港跟其他國家不同,香港有個本地的特別現象。自2003年沙士後,香港出現了『折頭車』。」 「我們要做一個正規、不打折、不是收單程隧道費的Apps。」 意思就是,他想業界內部協調,透過司機的合作,重整業界的運作秩序。 「如果愈來愈少司機接那些有折扣的柯打,市民在那些Apps叫不到車,就會轉用正規的Apps。」 「如果網約車價錢貴一點,很多司機也會肯做。」 不過,吳業培未有正面回應消委會的網約車提議。 消委會所倡議網約車有幾個重點:一,由政府發出三種網約車許可證:平台專營權許可證、車輛許可證、「夥伴」司機許可證;二,有3至11個營運平台,平台要負責審查司機背景;三,出租汽車許可證(私家服務)上限為1,500;四,司機許可證的數量剛無上限;五,收費方面,預算的收費(連同附加費)、路線等資料,需於乘客確認旅程前列明;六,司機不能隨街接客、須透過應用程式安排。 但是,吳業培只提及的士業之間,網約手機應用程式存有的問題,本質跟消委會建議的網約車不同的。消委會的建議是專設較高級的、只能網約的車,希望紓援消費者對個人化點對點交通服務的不滿,並希望減少市民購買並自行駕駛私家車,避免所衍生的交通擠塞問題,以及針對旅客個人化點對點交通服務的需求,報告指目前的士服務可能不足,故提出網約車的建議。 「那麼,的士業推出手機應用程式後,可以確保司機不拒載嗎?」 「每個行業都有壞分子的。」 「但是作為專業的職業司機,接了單就要去接客。」 吳業培也重申他在立法會提過的建議。 「如果將來都有的士在每一條隧道的收費劃一,那麼就不會出現揀客拒載了。」 他解釋,往往是因為隧道費的考慮,司機才選擇客人,否則他們就會倒蝕隧道費,還未算油費呢。 相信每一位乘客,尤其是的士或UBER的常客都樂見出租車的改變,身為職業的士司機的吳業培也是。 「我讀得書少,所以才成為的士司機,但是行行出狀元,所以我一直積極參與行業的活動,也很希望這行可以『上返啲』。」 這位滿腔熱誠的司機曾獲四屆優質司機,直到主辦單位不再容許重覆拿獎。他對的士業還是充滿希望的。「UBER其實不可怕,只要的士的服務質素好,正正式式地揸,我當UBER不存在的。他們又不可以在街頭接客,我們揸的士很自由,勤力就賺到錢。一個月駕車25日,有心做、勤力做的話,便可賺到$25000-30000。往後,只要我們改變的士司機的形象,便會有多些人乘搭。」 所以,最緊要還是自己做好。 相信每一個的士司機像吳業培一樣敬業樂業的話,出租車行業一定會改變。 記者: 李佩螢 影片:腍岑惹創作空間製作 由四個志同道合既年輕人組成既一個團隊 香港本土小型製作 https://www.facebook.com/L.S.Y.production/